评论
分享

吴亦凡解约风波背后:退票、赔付,四面楚歌

来源 | 新京报 2021-07-22 02:00
104142 0 0

随着各大品牌解约,更多赔付或已在路上。

被相继解约、失去巨额代言费,给了丑闻中的吴亦凡当头一棒,但这还只是个开始。

吴亦凡私生活混乱、诱骗女性等丑闻被曝出后,其代言的海内外品牌首先站出来挥刀斩乱麻,紧急划清界限,48小时内几乎所有品牌全部解约。

对于品牌商而言,成也艺人败也艺人,所以光是解约还不够,不少品牌还不忘清扫相关宣传痕迹。

随着各大品牌解约,更多赔付或已在路上。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随着事件持续发酵,原定于7月24日举办的吴亦凡杭州粉丝见面会已被取消,地铁站的广告牌等也进行了更换,此前见面会票价曾被抬到上千元。有黄牛告诉记者,“出了这事主办方就给退钱了。”

终止合作后明星代言费是否要返还?在演员负面事件导致的代言解约、影视剧延播等问题中,应该如何判定责任?就此事件而言,吴亦凡方可能面临哪些赔偿?

康师傅冰红茶活动取消前仍有粉丝购票

7月19日,康师傅冰红茶宣布与吴亦凡终止代言合作。此前,康师傅冰红茶曾计划于7月24日举办吴亦凡杭州粉丝见面会,宣布解约后,见面会被取消。

贝壳财经记者搜索发现,康师傅冰红茶的微博账号已撤下与吴亦凡相关的广告海报和视频。

20日,有黄牛在朋友圈发通知,“购买了吴亦凡杭州粉丝见面会的已经在逐个退款。”

记者询问票价变动时,黄牛小赵称:“一开始还能卖个一千来块,上热搜后降到几百,事情闹大就更低了。”

▲黄牛抛售门票。▲黄牛抛售门票。

四位数高价前排坐席,迅速跌落至二三百元。

另一名黄牛表示,“主办方没取消活动的时候,还是有粉丝继续买票,出了这事主办方就都给退钱了。”

终止合作后明星代言费是否要返还?

截至发稿,48小时内十余家国内外品牌已悉数与吴亦凡划清界限。

2019年曾有多家媒体报道,良品铺子签约吴亦凡,一年花费了2500万。其代言收入由此可见一斑。对于吴亦凡方而言,目前不仅面临高额的代言损失,还将承担为数不少的违约金。

在演员负面事件导致的代言解约、影视剧延播等问题中,应该如何判定责任?就此事件而言,吴亦凡方可能面临哪些赔偿?

太琨律创始合伙人、主任朱界平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民法典》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造成对方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是,不得超过违约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约可能造成的损失。即违约方需填补其违约行为给守约方带来的所有损失(包括可得利益在内)。

“实践中,当明星出现了形象危机,品牌方一般会第一时间发出终止合作关系的声明,然后撤掉其相关广告宣传等,但此情况下,给品牌方造成的损失难以得到直观反映,品牌方也很难进行相应的举证。”朱界平表示,在司法实务中,品牌方对于违约损失赔偿的金额,一般可根据双方签署合同中的违约金(赔偿金)条款主张索赔。因此,在该类合同中约定明确的违约金(赔偿金)金额及计算标准,对于维护好品牌方利益非常关键。

此外,朱界平指出,如果双方在签署的有效合同中约定了“以扣除代言费的形式进行赔偿”,那么品牌或合作方可以据此进行主张扣除吴亦凡代言费,但这样的约定,可能存在品牌或合作方可以扣除的代言费不足以弥补其损失的风险。“因此,为了最大程度维护好品牌方利益,应在合同中约定明确的违约金(赔偿金)金额或计算标准。”

网友担心《青簪行》或被延播甚至禁播

吴亦凡风波不止,不少网友担心《青簪行》或许将被延播甚至禁播,微博话题#青簪行还能播吗#阅读量已有5.3亿,话题#青簪行#阅读则达到7.6亿。

该剧改编自侧侧轻寒的小说《簪中录》,于2019年开拍,2020年7月杀青,今年4月19日通过审核,取得发行许可证。

公开资料显示,《青簪行》由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三家影视公司出品,涉及腾讯控股、阅文集团、凤凰传媒三家上市公司。

吴亦凡与都美竹风波中,“协议书”“50万元转账”等话题备受关注,其涉及的吴亦凡方的意图,被网友解读为“送都美竹坐牢”,吴亦凡也因此和“被女友敲诈”的吴秀波成为关联话题。

巧合的是,两位艺人或都因个人问题导致待播影视剧难以如期播出,而两次影视剧的制作方,都有影视公司新丽传媒的参与。工商信息显示,投资《青簪行》的新丽电视由新丽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控股。

2019年,吴秀波的负面事件发酵后,新丽传媒受到牵连。当时,由吴秀波主演的电影《情圣2》宣布撤档。随着《情圣2》的撤档,投资成本与预期票房收入化为泡影。

加上此次吴亦凡风波给《青簪行》带来的延播或停播风险,新丽传媒及其背后的阅文集团压力再加重。

2018年阅文集团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新丽传媒曾做出承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净利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如若未达到业绩要求,那么阅文集团支付给卖方的对价将相应扣减。

此后,新丽传媒的业绩表现不佳,2018、2019年均未完成承诺的净利。2020年,受新丽传媒商誉减值影响,阅文集团由盈转亏。

由于疫情原因,2020年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修改了对赌协议,按照修订后的股权收购协议,新丽传媒在2020年首次完成对赌协议。

演员丑闻屡屡波及影视剧作 

电影动辄几个亿的投资打水漂?

因演员丑闻波及待播影视剧的情况并不鲜见。

今年5月,演员郑爽卷入代孕、天价片酬、偷漏税等丑闻,其出演的《倩女幽魂》被税收单位介入调查,该剧能否播出难以预料。

2018年起,因剧中两名演员高云翔、范冰冰先后涉及性侵、偷税等风波,唐德影视等出品的《巴清传》陷入难以播出的困境。

裁判文书显示,2018年唐德影视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查封、扣押或者冻结高云翔、北京艺璇文化经纪有限公司名下价值6382万余元的财产。

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唐德影视共确认《巴清传》收入6.88亿元,尚有4000多万元存货余额未结转完毕。一旦《巴清传》停播解约,唐德影视已经确认的6.88亿元收入和4000多万元存货将成坏账。

此前,2014年演员柯震东涉毒被捕一事曾引起热议,其主演的《捉妖记》随后换角,投资方在接受凤凰娱乐采访时曾表示,为此投入了7000万元补拍主角戏份,原本一亿左右的投资成本,最后提高到接近3.5亿元。

《捉妖记》出品人江志强还在采访中表示:“我们的电影投资都是几个亿的规模,出了这种问题也没有可能让演员个人赔偿。”对此,同时接受采访的导演乌尔善表示认同:“据我了解,现在很多剧组在和演员签约时已经在合同中加入相关条款了,要求演员注意个人品德。但这东西其实没有用……真出了事,你可能让演员个人赔吗?怎么赔?说到底,这还是一个全行业的问题。”

对于违约赔偿的责任主体,朱界平分析认为,如合同签署方为经纪公司和明星,关于其违约赔偿责任的分担可以依据合同对此的具体约定。实践中,如果明星不是合同签署方,但其向品牌方出具了承诺与经纪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承诺函,品牌方也可以据此要求明星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新京报记者 席莉莉 实习生 李明芮 编辑 陈莉 校对 柳宝庆)

举报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