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分享
重病女孩在深圳一医院被男护工摸胸、掀被,警方认定猥亵事实不存在
来源 | 东方今报 2021-03-03 22:00
64429 1 0

从四川老家返回深圳后,黄女士第一时间便直奔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提交了相关行政复议材料,要求撤销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1月20日做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

重病女孩在深圳一医院CT室被男护工三次摸胸、掀被嘲笑,警方认定猥亵事实不存在,女孩申请行政复议

近一个月前的2020年12月26日上午,她因急性胰腺炎前往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急诊科就诊,在被医生叫来的一个男护工寇某红送往CT室做CT检查的过程中,因病重不能动弹的她被该男护工三次摸胸,还被其从后面掀床单耻笑。12月28日报警后,男护工当日辞职,警方也经过调查,认定寇某红猥亵的违法事实不能成立,因为做出了对寇某红不予行政处罚的结论。

黄女士对此结论并不认同,因为提出了行政复议。对此事件,涉事医院称派出所已有结论,涉警的问题他们不再回答;男护工寇某红所在的物业公司称,他们曾有培训,关于男护工送女病人去做检查等需要家属或当班医生或护士陪同;至于医院是否存在管理问题,则称是公司的事情,“我可以不回答吗?”

女孩医院做CT被男护工捏胸三次,还被掀被嘲笑

2月25日,四川女孩黄女士反映,2020年12月26日上午10时,她因急性胰腺炎发作,打车到了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求医。因其病情严重,当她下车来到该院急诊室时,她的肚子疼得处于精神崩溃状态,就直接就倒在了护士的工作台旁。随后,她被人扶上了一张病床,在11时55分左右时,医生让一名50岁左右的男护工推着她去做CT检查。

重病女孩在深圳一医院CT室被男护工三次摸胸、掀被嘲笑,警方认定猥亵事实不存在,女孩申请行政复议

原本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检查而已,但令黄女士想不到的是,在CT室内,她遭到了这位男护工的三次捏胸。据黄女士讲,进入CT室之后,该男护工将她从急诊室的病床上挪到了CT室内的病床上。期间,她自己已摆好了位置等待做CT,但男护工却装出帮她的样子用手捏了她的胸。男护工摸她的时候,她还在想他在干吗呢?她觉得男护工可能是无意的,他帮助自己把自己扶上床,人不可能这么坏;但紧接着,男护工转到她的身后,帮她整理根本不需要整理的衣服,在此过程中再次捏了她的胸部。

黄女士这次心里清楚了,男护工捏自己的胸就是故意的。当时她吓蒙了,由于当时的身体状态奇差,整个人处于濒临死亡的状态,想喊却喊不出来,想动又动不了,眼睁睁地看男护工肆无忌惮地猥亵自己。这次摸完之后,男护工退了出去。等做完CT,男护工把她从CT床上挪到急诊病床上时,又趁机捏了她的胸部。她当时疼痛难忍,用尽所有力气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胸部,防止他再下毒手,但没想到男护工挑衅似的从她后面掀开了她的被子,还嗤笑了她一声。

“我当时想杀他的心都有,反正只要一想起这个事情我都觉得太恶心了。”黄女士说。

报警没两个小时,男护工辞职了

黄女士随后被男护工推到了急诊科的病房里。在该科病房里,有医生来查看她的病情时,她向医生讲述了自己在CT室内的遭遇。但该医生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呢?她很后悔,自己当时应该第一时间向警方报警,而不是向医生讲述。

但她说,当时她自己的胰腺疼痛到10时多才有所好转,自己连手机都没法拿稳。“我觉得他是估计我快要死了才这样做,没想到我后面缓过来了。”

黄女士向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提供了一份12月26日当天医院记录的《门诊投诉受理登记表》,投诉内容与其上述所说基本相同。

重病女孩在深圳一医院CT室被男护工三次摸胸、掀被嘲笑,警方认定猥亵事实不存在,女孩申请行政复议

黄女士说,事发当天上午,她母亲一直跟她打电话,她都疼得没法接电话,都是旁边的人看不下去帮她接的;到了晚上10时许,等疼痛稍微好转后,她才告诉了家人,家人就立即去找医院的人,但没有任何回复。

据黄女士的母亲钟女士说,当天女儿去医院时,并没有告诉她,直到丈夫给她打电话时,才知道她在医院的急诊科。就赶忙通知了她,她当时正在上班,就让丈夫先赶了过去,自己下午四五点才赶到医院。当天晚上10时多,女儿才将自己在CT室内被猥亵的事情告诉了丈夫,丈夫当时说算了,但女儿想不通,丈夫就到医院各处寻找这位男护工,但因为不认识,并没有找到他;第二天她得知消息后,又去寻找这位男护工,但医院里的人说他没来上班。他们去找医院里的负责人,但根本就没人搭理他们,后来问多了,对方说那是物业的事情,让去找为医院提供服务的物业公司;但物业公司却让他们报警。

事发第三天的上午10时左右,黄女士和家人选择了报警;但他们从物业公司了解到,他们报警之后没过两个小时,男护工就辞职了。根据物业提供的信息,该名男护工叫寇某红,是湖北省钟祥市人,年纪50岁上下。

重病女孩在深圳一医院CT室被男护工三次摸胸、掀被嘲笑,警方认定猥亵事实不存在,女孩申请行政复议

警方认定男护工猥亵的违法事实不存在

黄女士的妈妈钟女士说,事发后,他们一直要求调看CT室的监控,但医院就是不让看。他们开始说没有监控,后来又说监控被挡住了。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公安分局莲花派出所的民警到来后,他们也要求调看监控,但都没有让看,说的也是监控被挡住了。警方虽然对此事进行了立案,但最终却向她们下发了《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

根据黄女士提供的2021年1月20日的《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现查明2020年12月28日,黄某报称其于2020年12月26日上午11时许,在福田区北大医院住院部一楼门诊科CT12号室做CT检查时,被男护工寇某红猥亵的违法事实不能成立,以上事实有寇某红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视听资料等证据证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五条第二项之规定,现决定不予行政处罚……”

重病女孩在深圳一医院CT室被男护工三次摸胸、掀被嘲笑,警方认定猥亵事实不存在,女孩申请行政复议

该《决定书》还显示,“以上决定已通过电话告知了寇某红”。

就黄女士所反映的情况及警方的处理决定,2月25日和3月2日,记者多次联系涉事男护工寇某红,其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2月25日,记者就此也曾向莲花派出所出勤民警核实相关情况,但其办公室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家属质疑医院让男护工陪同病重女病人存在管理问题黄女士说,自猥亵事件发生后,她在北京大学深圳医院住院近半个月的时间内,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后来便直接从护士那里拿了安眠药,靠安眠药才能解决失眠问题。

黄女士说,她之所以选择北京大学深圳医院,是因为它是深圳最好的医院,她的胰腺炎很严重,搞不好会死掉,因而当时想着要想治好病就找最好的医院,但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而且出事以后医院各种推卸责任。

“我为什么这么气愤,是因为医院是一个治病救人的地方,不是一个出现这种事情的地方。如果我是一个正常的人,而不是一个快要死的人,或者我在路边或其他地方遭受这样的事情,我都好理解一些。”黄女士说。

黄女士质疑,医院的管理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比如,医生说,她当时的血压低到了60到30,他们应该清楚她当时的状况,因而让她到CT室做检查时,即便医生不能陪同,也总得找一个女护工或女护士来陪同,而不是找这样的一个男护工对其上下其手。

黄女士的母亲钟女士也认为,以女儿当时的情况,医院应该给她找一位女护士陪同做检查,而不是让一位男护工去陪同。这显然是医院的管理上出了问题。

对于黄女士所反映的问题及质疑,北大深圳医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可能需要询问驻地的派出所,因为派出所已经有结论了,涉警的问题他们不再回答,涉事男护工也是第三方公司派驻的。至于家属质疑医院是否存在管理管理问题,该负责人则要求出具采访函等证件联系之后再说。

涉事男护工寇某红所在的北京斯玛特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医院现场管理人员谭女士说,他们公司是北京大学深圳医院的后勤管理公司,主要负责每个科室的护工和导医管理。涉事的男护工是医院急诊科的护工,事发的第一现场也是在科室发生的,他们也是有报案的,警方也立了案,整个事情经过派出所都是有的。作为物业公司来说,推病人去检查,也是属于他们的工作范围,但出现男护工猥亵不能动的女病人这种事儿,她不好说。她只是一个现场管理人员。至于对护工的管理问题,他们之前也培训了尽量避免类似情况出现的方法,公司也要求推患者去检查时,特别是男护工推女病人去检查,要求一定要有病人的家属陪同前往;如果没有家属陪同的话,一定要有当班医生或护士陪同进行。至于黄女士当时为何没有第三人陪同的情况,她则称,不知道黄女士的家属去干什么了,黄女士的胰腺炎也比较紧急,至于详细的情况,需要找熟悉情况的张总去了解。

重病女孩在深圳一医院CT室被男护工三次摸胸、掀被嘲笑,警方认定猥亵事实不存在,女孩申请行政复议

北京斯玛特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张总说,黄女士所反映的情况公安机关已经做出结论了。至于涉事男护工寇某红是否还在公司以及公司是否存在管理等问题,她则称这是公司的事情,“我可以不回答吗?”

就医女子已申请行政复议

坏人做了坏事活得好好的,而我却要忍受一辈子这种屈辱。”黄女士说,其实她最恨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她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以后的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她也不知道她现在还能做些什么。要不是爸妈一直陪着她,她早就跳楼自杀了。

出院以后,黄女士直接从单位辞了职,回到老家躲着谁都不愿意见。“虽然过去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她的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个坎儿。”黄女士的妈妈钟女士说,别说女儿了,就是她自己也想不通,这么大的一个医院,出了这样的事情,好笑不好笑啊,任谁都想不通。

3月2日,黄女士告诉记者,她在3月1日已经到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提出了行政复议,要求撤销《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当天,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已经收到了黄女士提出的行政复议材料,已经发给她一份受理通知书。按照办案期限要求,60天后会出结果,如果案件复杂的话会延长审查30天的期限。

在黄女士提供的申请材料清单中,可以看到一份录音文件(光盘)。黄女士说,这是她跟涉事男护工寇某红的妻子的通话录音。之前,她和父母曾多次拨打寇某红的电话,但他的电话要么没人接,要么就是寇某红的妻子来接电话。其中她母亲跟寇某红妻子通话中,寇妻曾说男人在外面花一点没有什么的话。而她提交的录音材料则是她和寇妻的通话录音。

从这份录音中,可以听到黄女士跟寇某红妻子的争吵声。其中,在黄女士质问“你老公为何要做这个事情”时,寇某红妻子曾说到,“既然这个事情他对不起你,你说你要怎样”,“你要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你拿出一个解决方案出来,我知道他对不起你,我也问过他,我问在CT室内医生在不在,他说在,我说你做过没做过事情,他说没做……”

当黄女士威胁要到寇某红的家乡吵闹的时候,寇某红的妻子说:你说想解决问题,派出所已经解决了,你说怎么跟我们进行私人沟通,你要好好说话。你要有什么要求,你要什么样的赔偿,你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你可以说出来,他能够接受就接受,他不接受,你们两个再说,我作为一个中间人可以告诉你,他不会接你的电话的。这事儿已经报警,派出所已经处理了,医院也知道这个情况,他也不在那个医院上班了。派出所的那个证明已经寄回老家了,那个证明盖有莲花派出所的章,是有效证明,你到他们家闹,那也不是所有人全部信你的。

记者就此内容多次联系寇某红及其家人进行求证,但他们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举报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公平正义??
无法发图片。。。。
2021-03-04 06:17
0
0
推荐阅读
凯迪网APP下载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