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4
分享

[原创] 到最后,上海“80后”女干部银行户头只剩1.6万元

这个是认证

镜财经

2021-03-19 16:11

260785 4 0

撰文 | 文一刀

江南多富庶,富贵生淫欲,多欲自多乱。

最近,从江苏到上海的一系列基层小人物落马事件,却因夹带着弥天般桃色细节,一出炉就秒成大瓜,给辛丑年枯燥的春天增添无数人工春色。

上海金山区“80后”女干部金丽英落马时挂职副处不久,2020年5月通报其正接受调查;8月,对其政务开除处(因其为无党派人士)并移送司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12月,上海金山区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10年刑期和百万罚金。

说实话,对于一个39岁大部分时间乃一区区科级的女干部,犯事之后冠以“落马”的确有点儿“丢个手机当命案破”的色彩。金丽英案真正令众人惊讶的,其实是当中那些细节。

去年8月通报时,当诸如“甘于被围猎,与不良商人沆瀣一气,搞权钱、钱色交易;生活腐化,贪图享乐”的行为概括与39岁面貌较好气质佳的女干部形象结合,就已经激起一波化学反应。

今年3月17日,中纪委网站刊登案例剖析更深入、多层次地呈现了金丽英之沉浮全景,且恰逢江苏女辅警与多名公职人员搞关系事件热度犹存,引发的公众反响可想而知。

据上海金山区法院一审判决书,金干部的职务身份情况如下(判决书隐名为金某3):

2016年12月开始担任上海市金山区金山卫镇副镇长,分管工业、第三产业、商务、税务、金融、市场监管(2018年3月28日新增)、安全生产等工作,对口联系税务所、市场监督管理中心(2018年3月28日新增)、企业服务中心、各银行等;

2019年3月28日,被任命为上海市金山区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负责产业技术创新、企业综合服务、改制上市培育、行政审批、外贸服务贸易发展等工作;其中2019年2月至2020年2月在市经信委挂职对外经济发展协调处副处长,分管国内合作交流和对口支援工作等。

在一段当地主题宣传片中,字幕显示金干部曾担任过的具体职务是:“上海市金山区经济委员会招商信息科科长”。原来又是一名招商女干部。

看完上述这一系列岗位责权描述,感觉内容里其实是“服务多过审批,求人多过被求”。当“围猎”二字与这一串任职情况合体,散发出的或是些许“对不上暗号”的气息。

如果真是围猎,那商人所“猎”的应该更多是金干部的未来。

金干部出生于吉林柳河县,这是一个直到去年4月才脱贫的老牌贫困县。金干部家庭虽不富裕,但两所名牌大学及研究生毕业的基础,令其“工作仅半年便当选金山区政协常委,又相继担任金山区知联会副会长、民族联副会长、青联副主席等社会职务。2012年凭借出色的工作业绩获得金山区“十大杰出青年”称号。”

上海商人确实精明,连搞个男女关系都知道投资未来。

法院非常铁面无私,认定金干部收受贿赂共计538万余元,其中仅收受地产商夏某某钱款就408.3万元,另有收受胡某某贿赂共计96万余元,钱某某34万元。

收了夏某某这么多钱,金干部到底“以职务之便”为其干了些什么呢?据判决书认定主要为:“为夏某某经营的相关公司在争取政府退税、避免行政处罚方面谋取利益。”

具体为:2016年底,明知夏某某公司不符合政府财政扶持政策的情况下,依然为夏某某公司极力争取财政扶持,且被上级领导金山卫镇镇长明确告知不符合政策规定的情形下,仍积极谋划通过书记碰头会为夏某某公司争取财政支持。

而纪检案例剖析显示,“此事由于镇长的强烈反对不了了之”。

2018年3月,夏某某公司因广告违法被市场监督管理所立案,后夏某某组织相关人员吃饭,席间金某3明确提出希望能对企业予以关照。

至于最后关照没关照,判决书中没有明确表述。

从这两件事项看,以职务之便,无论为企业已经谋取了利益,还是想谋取利益但努力后未果,都可以被认为是触犯了法律。

有意思的是,金干部及辩护人都辩称,夏某某给的其中一部分钱款并非行贿,而分别是:1、“2017年2月、3月通过其母亲收受的60万元、230万元,时间早于夏某某请托事项之前,是基于男女朋友关系而收受钱款,目的是让金某3与前夫切断联系,不应认定为受贿;”

2、“于2019年2月、3月分别通过其母亲收受夏某某转账10万元、30万元系夏某某在金某3于2018年底流产后所作的经济补偿;”

又见“流产补偿”,记得女辅警事件当中这个名目也经常出现。

案件剖析称:“2016年7月,金英丽被提拔为金山卫镇副镇长,上任不久后便在工作中与辖区内的企业老板夏某某相识,一来二去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夏某某不仅主动出资帮助金英丽解决离婚留下的难题,还以买车、支付车牌额度费用等名义给金英丽打款,两年间送给金英丽现金400余万元,以及总价近20万元的名牌手表、首饰、皮包等物品。”

但另一份裁定却显示,虽然有夏某某的四百多万和另外两商人的百来万,金干部的离婚财产纠纷却直至今年2月底才算解决。

2021年2月21日,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称,关于金干部夫妻之间的离婚财产纠纷案的(2017)沪0116民初9711号民事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现男方作为申请执行人以被执行人未履行上述判决书所确定的义务为由申请执行,要求女方支付人民币30万元。

据该裁定,金干部的丈夫同为朝鲜族,住吉林省图们市,那是一个与朝鲜隔江就能望见的地方。当金干部在大上海背爱马仕包、穿万元单件的衣服、住五星酒店、与地产商自以为谈情说爱实则被围猎的时候,比她大两岁的丈夫在寒冷的图们江边不知在忙活啥。

不过,法院冻结金丽英银行账户之后,仅仅“于2021年2月18日扣划了被执行人金英丽名下银行存款16578.23元。”其他则“未查到被执行人名下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最后,本院只好“作出了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及限制高消费的决定。”对此,“申请执行人同意本案终结执行。”

收受了538万余元,据案例剖析称还有一座别墅,但金干部被带走法办时被扣押的仅有“现金人民币2200元及宝马牌汽车”。

也许是经过司法机关“继续追缴违法所得并予以没收”,最终其连30万的离婚财产纠纷都无力承担,户头仅剩的那1.6万,令给了4百多万“帮助解决离婚难题”的夏某某情何以堪?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猫友1237178
有人也想围猎,结果 被 拒绝 了,而那人的能量大了,气不过,就出招 了?
2021-03-20 19:08
1
0
大鱼之夏
剧情反转,金某丽是个好公仆了?有“密友”,钱都被“敲诈”没了?反正钱是没了……
2021-03-20 11:56
1
0
介石
p2p集资诈骗洗劫民财无数,骗子背后有贪官……
2021-03-20 10:06
1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