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7 6
分享
[原创] 女辅警敲诈案“最冤”受害人解谜供述:动了小金库之后
这个是认证

调查清样

2021-03-14 18:55

323033 7 6

撰文 | 文一刀

在已经公开报道的类似事件当中,江苏女辅警无疑是刷新了多项记录:5年时间、9人“受害”、同时或不间断“作案”、372.6万,而且“受害”人主政领域横跨政法、文教、卫生三大系统。

女辅警以一20岁临时工之躯,不仅令连云港“基层9大员”先后拜倒在其蓝色制服下,还能游刃有余地逢索必得,实乃胆色惊人。

事件一经公开,大家先是对江苏基层版“色戒”尺度之大而惊叹,继而对发案逻辑又极其不解:其一,既然是敲诈勒索案,那么首先需要有受害人报案才有立案及之后的破案,在9名“受害人”当中,到底谁是那个报案的?

其二,公职人员遭遇敲诈以往也曾见诸报端,采取报案措施的都是面对敲诈不予妥协说白了就是不愿给钱的,既已选择给钱了事(看判决甚至还有微信保证书),他为什么突然又去报案?

经过一番小小研究,终于算是从公开信息的一些细节中找到了解开谜团的内容。

由于该事件涉及人物庞杂、关系凌乱,以下为求表述清晰准确方便,对两大“主角”姓名就不某来某去了,因为司法、纪检机关在相关通报、声明中早已对其实名进行了全网公开。

在许艳实施敲诈勒索9名对象当中,原连云港公安局海州分局副局长刘相兵虽然不是最早“受害”,但有几项指标却是居首。

一是被勒索金额最大,128万(对刘相兵的审理时称129万);二是与许艳保持关系时间最长,两次合计约15个月(其余除孙某为8个月、林某7个月,均为两三个月);三是位置最高。虽然灌云县副局寇某同为副科,但海州区是连云港市政治、经济、文化、娱乐中心,比如2017年的一次全市KTV消防大清查,连云港总共停了60家,有30家就在海州区。由此可见,海州的区位含金量比灌云县那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在江苏女辅警事件中,对比其他“受害人”,刘副局则犯下三大“失误”:一是兔子不吃窝边草,他吃了(许艳后来从灌云县调到了海州区);二是好马不吃回头草,他又吃了(2016年他以20万封口许艳后,说好不再联系,可2018年他还是联系了,这次一联系俩人就在一起了一年零一个月)。而第三大失误,或许就是把所有人“带进沟里”的导火索。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5月1日,一封对“刘副局”的举报信发至连云港纪监信访室。“刘相兵受贿案”判决书则显示,那封举报信的内容只是关于其“违反生活纪律问题线索”。

对刘的庭审是按规定在中国庭审公开网上全程播放的,庭审过程中,刘这样描述整个到案过程:“2019年5月,我听到一些关于举报的传闻,于是就主动到市局纪委去说明情况,去之前还专门写好了材料。所说明的事项主要是和许艳的事以及一些经济问题,而所有经济问题之前都是纪委不掌握的。”

正因如此,之后检察机关对其经济问题公诉时认定为“自首”,而且还是“特殊自首”。

判决书显示,刘相兵受贿案涉及金额74.6万人民币,是海州分局辖区26家企业老板送的,时间跨度从在2013年7月至2019年4月,每次送钱金额大部分为几千。刘相兵称“所有礼金都是逢年过节的‘看望’,没有一笔是针对任何专门的请托事项,自己屡屡推辞实在拒绝不下对方愿意硬扔下就扔下了。”

庭审时公布的更重要细节是:这些礼金起初刘并未自用或直接拿走,而是大部分交给内勤作为“小金库”,在和许艳发生关系之前的一两年,有一小部分还被用于“所里支取”,但之后就都陆续给了许艳。

在这份判决书中,许艳被称为“许某丁”而且是证人(一份材料中出现多名同姓人员需要隐名时,后边会加上甲乙丙丁来区分)。法庭予以确认的证言为:“证人许某丁的证言证实2016年4、5月份,和刘相兵相识,后发生了男女关系,向刘要钱,刘给其钱的情况。”(许艳判决中,两人关系起始于2016年3月,估计是记忆微调)。

判决书显示刘相兵有几处供述是这样说的:1、“从2013年中秋节至2018年中秋节先后11次收受陈某甲现金53000元,其中2013年中秋节、2014年春节送的6000元给派出所内勤用于所里支出,其余47000元被其存起来,陆续给了许某丁。”

2、“2013年中秋节至2019年4月间,先后收受顾某18.5万元,其中2013年中秋节、2014年春节分别送的5000元交给内勤,剩下的17.5万元被其给许某丁了。”

3、“2014年中秋节至2019年春节间,先后10次收受周某乙送的超市购物卡20000元,后被其兑换成现金给了许某丁。”

连购物卡都不得不兑换成现金,看来许某丁当时的确逼得很紧。

公诉人称,刘一共给许4次钱,分别为20万、8万、51万、50万。最后一笔50万是在2019年春节后给的,两人关系结束于2019年4月。之后许听说刘被举报,遂赶紧去银行将该50万取出准备退还,又观察几天发现暂无动静,于是就先放家里了。

在“刘相兵受贿案”退赃过程中,这50万出现了争议。刘先通知前妻退了24.6万,之后在听取相关部门建议情况下,让其弟“先筹了50万垫上”。也就是说,刘认为自己受贿的这合计74.6万,有50万实际是为了填“敲诈”这个窟窿。在庭审最后陈述时,刘也明确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将这被敲诈的50万退还给自己。

刘、许二人出事时间线如下:

2019年5月13日,刘相兵违纪问题被立案审查,同日决定对其禁闭七日,禁闭期间刘相兵交代收受他人财物共计3.l万元。

20l9年5月19日,连云港指定灌南县管辖后刘被留置,在留置调查期间,被调查人刘相兵如实交代了监委尚未掌握的其他涉嫌受贿职务犯罪问题;

2019年6月19日,许艳被刑拘,2019年7月26日被批捕;

2019年8月14日,刘相兵被刑拘,8月22日被逮捕;

综合这一系列细节,就不难拨开“女辅警敲诈案”的发案迷雾。

海州区娱乐场所众多,刘又是分管治安的分局副局长,各场子老板出于日常勾兑考虑逢年过节会送些礼金给刘,虽然每次数额不大但怎奈人多次频,累积渐多。

通常,这些礼金刘都存为所在部门的“小金库”,甚至还支取过一点儿给所内使用,但坠入许艳裙摆下之后,为了支付许的索要就动了“小金库”。

此举成为刘在处理与许关系过程中所犯的第三个也是最大的失误,最后分手更是一笔给了50万。动了小金库怎能不惹众怒,很快,关于其生活作风的举报就横空出世。

眼见要出事,刘选择了自首。既然已经出了事,刘干脆将被敲诈内情和盘托出没了人好歹还可能要回些钱。许被拘之后一经“坦白”,立刻又扯出一系列往事。众人也是一样心态,当初给钱是为息事宁人,既然事发那就一码管一码,于是就有了一个接一个的敲诈。

一个从警23年的“老战士”,在一个94后女辅警裙下的沉沦与挣扎,终于让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的看似“团团圆圆”,剥开表面后成为敲诈。

举报
打赏
6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猫友1375559
严惩许辅警性敲诈!!否则年轻女子都学会性敲诈........
2021-03-21 11:27
0
0
波隆被撕裤
就别提神马坚强意志坚定信念啦。一个美人计打遍天下无敌手 呵呵
2021-03-20 11:21
0
0
人海观澜
都不是好鸟。
2021-03-20 09:44
0
0
推荐阅读

扫码下载凯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