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原创] 网红小冉抽脂身亡,起底医美行业背后的“暗黑资本链”

这个是认证

鳳无涯

2021-07-22 23:59

19159 0 0

网红小冉,做抽脂手术时,不慎感染,病情恶化,抢救了两个月后,于7月13日脑死亡。

而小冉只是众多医美事故中的一例。

小冉,这样一个花季女孩,终于为了所谓的变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从上个世纪开始,整容事故层出不穷,这些惨剧并没有让人们警醒,整容依然让人趋之若鹜。

以前叫“整容”,现在改叫“医美”了,叫法变了,听着更加美好和谐,其实还是一个东西。

医美本来是个中性词,有一些人遭受意外事故而毁容,这就需要医美进行植皮或者其他的方法治疗。

也有人为了防止身上的一些痣病变,选择医美手段把痣切除。

这些都是人类的正常需求。

可是当资本介入时,一切就都变了。

资本成为了女孩脖颈上渐渐收紧的绳索,却鲜少有人觉察到。

资本的目的就是要利益最大化,强调一下,资本的目标不是利益,是利益的最大化,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

当资本介入医疗系统时,它就恨不得所有人都成为病人。

想起了医院私有化时广为流传的一句话:“你有病,病很重;我有药,药很贵。”

医美行业也是这样,正常人的需求就那么多,他们能榨出多少油水,最好的办法就是扩大客户人群。

不管你多漂亮,在整形医师的嘴里你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毛病。

在隔壁某国,一条街都是医美机构,全城都是缠着绷带跟“木乃伊”一样的渴望“变美”的病人,而且好多是中国人。

每年高考结束,高中生们告别了没日没夜地刷题,可以到大学去体验新的人生。

这时,就是医美行业的高峰期,众多整形医院会接收大量高中毕业生。

它们在潜移默化地改变大众的审美,这是资本对人类思想的一场PUA.

什么是美,谁有定义权?凭什么?

某个下巴可以犁地的刘某晨说,他整容后的样子就是美,美就是金钱的味道,穷鬼们是感受不到的。

他的话虽然挺粗糙,但是却点出了问题的一部分本质。

有句话叫“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周礼是分繁复的,礼乐的本质就是要分出阶级,让各阶级的人安分守己。

庶人是没有经济能力也没有经历去完成贵族的礼,礼越繁琐代表它的阶级越高。

欧洲的法国军事上失败了,却把礼仪玩到了极致,成为文化标准的制定者,法国宫廷礼仪相当复杂。

在东方,满清怕被人说成蛮夷,他们是各朝代统治者中最喜欢讲究繁杂的礼仪排场的。

时尚都是自上而下流行开来的,向往美好生活是人的本性。

上流社会的人为了和下层区分开,会特意有一些别人玩不起的讲究,而下层人要想学习就要付出相当多所谓代价。

比如古代的缠足,就是士大夫的癖好,在当时是很“高级”的审美,普通人羡慕不来,因为一旦缠足,就什么重活也干不了,走路都困难,只有富裕家庭才养得起。

缠足成为了贫富的分野。

古代要想嫁给富裕的书香门第,必须缠足。

现在的整容也差不多,先是从上流社会开始,尤其是娱乐圈,然后下层社会再模仿。

他们掌握话语权,他们规定什么是好看的,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软硬广告的宣传,

他们给美貌赋予价值,把整容拍成电影,一个丑女,通过贷款整容,然后嫁给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

有了美的定义权,他们的化妆品、服装生意更好做了,因为利润率最高的上游被他们牢牢握在手中。

上流社会本身就是人们模仿的对象,更何况在他们有目的的宣传下。

娱乐圈是大众审美的方向标。

在影视剧里,一张东方面孔却长着高加索式的鼻子,不知道自己尴尬不?

如果枉顾了整体的和谐,可以说这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丑,这就是所谓的谨毛失貌。

他们只是简单粗暴地把一些标准的好看样板缝合在一起,凑在一个人身上就会显得很违和。

整容失败的例子不要太多,可是大多都没有引起舆论的关注。

小冉的悲剧不是个例。

行业中充斥着太多的不合格机构。

希望女孩们想要对自己身体进行改变时,能够再考虑一下,谨慎些。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打赏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