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共享出行与萝卜快跑,谁能超越滴滴?

这个是认证

新摘商业评论

2024-07-10 19:09 北京

88737 0 0

 

Robotaxi大规模落地+共享出行上市潮,技术与资本背后,网约车司机又该何去何从,滴滴不再高枕无忧。 

作者/智子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共享出行上市消息还没消停,另一端萝卜快跑受政策影响已经大规模落地,网约车行业在2024年注定不再太平。 

自2016年,滴滴出行收购了最大对手Uber的中国业务,滴滴出行就成为了网约车行业的第一名。市场上的其他玩家都被衬托成了小透明。

在此期间,其他玩家找到了不同于滴滴出行的故事,并不约而同地选择在最近冲刺上市。这轮上市潮的成员包括如祺出行、曹操出行、嘀嗒出行、享道出行,以及之前从纽交所退市的滴滴出行。目前,如祺出行和嘀嗒出行跑在滴滴出行前面,率先上市。

据新摘商业评论观察,这两个玩家即 便抢先上市,依然难改在滴滴出行阴影下夹缝求生的局面,这也是曹操出行和享道出行要面对的问题,市场也用“破发”表明了态度。 

与此同时,萝卜快跑最近在武汉市的全无人订单量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单日单车峰值超20单,全无人驾驶订单比例已超55%,并在4月份继续上升至70%,预计未来几个季度将快速上升至100%。目前,萝卜快跑已经于11个城市开放载人测试运营服务,并且在北京、武汉、重庆、深圳、上海开展全无人自动驾驶出行服务测试。根据预测,该平台有望在2024年底在武汉实现盈亏平衡,并在2025年实现盈利。

在萝卜快跑跑马圈地的同时,一些网约车司机开始担心他们的未来,其实,萝卜快跑的发展也给滴滴出行带来了挑战,如果用户能在萝卜快跑上享受到更具性价比的服务,为什么还要用滴滴打车?

此时,所有的玩家都不得不回答两个问题:如何在滴滴出行的卧榻下活下去?如何应对Robotaxi带来的冲击?

 

一、正面打、侧面打,

滴滴出行都是霸主

在招股书中,企业通常都会引用数据向投资者解释市场情况和发展趋势,以及企业在行业中的位置。此时,企业往往会用一些定语,突出自己的领先。在如祺出行的招股书中,这一点体现得更明显一些,堪称定语大师。 

在如祺出行的规划中,公司的定位是一家“自动驾驶运营科技第一股”,它的业务除了网约车服务外,还有Robotaxi。Robotaxi是出行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之一,拥有更广阔的市场前景。中金数据显示,预计到2030年,Robotaxi全球市场规模超2万亿美元。 

除此之外,如祺出行还从2022年开始进军车服业务,覆盖了销售车辆及零部件、保养及维修以及司机服务。在2021-2023年期间,这项业务是如祺出行增长最快的业务,其2023年在收入中的占比达到了14.8%,已经是公司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不过,如祺出行目前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网约车服务,其2023年在收入中的占比达到84%。 

在网约车业务上,如祺出行特别强调了自己在大湾区市场的领先位置:截至2023年,如祺出行在大湾区网约车行业的市场份额为6.9%,排名第二。但如果看整个网约车市场,如祺出行只能排在第八,份额为1.1%。作为对比,滴滴出行的市场份额为75.5%,年交易额是如祺出行的71倍。在份额上,如祺出行还落后于曹操出行,后者在市场排第三。 

与这两位长袖善舞的同行相比,嘀嗒出行的业务更聚焦一些,顺风车业务几乎是它的全部 。在2023年,顺风车服务业务在嘀嗒出行总收入中的占比高达95%。聚焦的好处在于嘀嗒出行能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一个方向上,有助于公司获得更强的竞争力。在顺风车市场,嘀嗒的市场份额为31%,排第二,排第一的是哈啰出行,其市场份额为47.9%。 

此外,嘀嗒出行还布局了智慧出租车服务业务和广告业务。智慧出租车服务业务始于2017年,主要产品是面向出租车司机的嘀嗒出租车司机App和面向乘客的嘀嗒出行App,以及网约车解决方案。嘀嗒出行推出了凤凰出租车云平台,该平台是一款基于云端的出租车管理工具,能通过监察出租车司机的工作量及绩效,审查运营及财务表现,以及协助处理向地方交通运输部门提交的投诉来精简车队运营及管理并优化运营效率。 

广告业务包括两部分,一是卖广告位,二是给服务商导流量,如保险金融、加油。2023年,智慧出租车服务和广告业务在总收入的占比之和为5%。 

无论是如祺出行还是嘀嗒出行,都找到了差异化模式,且都取得了靠前的成绩,这是支撑它们上市的底气。但是,它们还是和滴滴出行存在巨大差距,面对着滴滴出行带来的竞争压力。 

 

二、盈利or想象力,

谁更重要?

要盈利还是想象力,是所有企业都要面对的一个难题,尤其是当企业走到了二级市场大门前。这两个选项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关系,有些企业很有想象力,但当下在亏损,且未来一段时间内都无法盈利,还有一些企业已经盈利了,但透支了未来。嘀嗒出行、如祺出行以及其他网约车平台,都要回答这个问题。目前来看,嘀嗒出行和如祺出行都作出了选择,那就是“放弃想象力”。 

先来看嘀嗒出行,由于几乎只有顺风车业务,导致嘀嗒出行所在市场空间比滴滴出行小很多。这可以从两个维度去看,其一是市场占比,按2023年交易总额计,顺风车在中国网约车中的市场份额占比只有4.4%,网约车的市场占比为41.4%;其二是订单量,2023年,顺风车市场的总订单量为4亿笔,网约车市场的订单为109亿笔。这两点导致嘀嗒出行的收入规模和发展空间都无法跟滴滴出行相比,2023年,嘀嗒出行的收入为8.2亿元,滴滴出行同期的收入高达1924亿元。 

为了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嘀嗒出行布局了智慧出租车业务,希望通过帮助出租车行业完成数字化,从而在出行市场中分到更多的蛋糕。 这个策略理论上是可行的,出租车市场至今都是出行市场中最大的细分市场,是一座金矿,按交易金额计算,出租车是中国客运市场占比最大的细分市场,占比高达54.2%,其2023年的订单量高达133亿笔。同时,出租车市场的数字化程度很低,出租车公司在运营管理上有更高效的需求。 

然而,智慧出租车服务的收入来源全部来自向出租车司机收取服务费,而非向出租车公司收取的服务费。这说明该业务现阶段的本质是顺风车业务的延伸,而非SAAS。此时,嘀嗒出行的作用更多的是获客渠道。

再来看如祺出行,它把重点放在了大湾区和Robotaxi上。大湾区虽然有非常强的经济活力,但只是细分市场,如果只做大湾区,那如祺出行的体量注定无法追上滴滴出行(广州是如祺出行的最大市场)。

Robotaxi的前景更好一些。如今随着萝卜快跑开始大范围商业化,Robotaxi已经不再遥不可及。在今年一季度,萝卜快跑供应的自动驾驶订单达到约82.6万单,累计订单超过600万单。市场对Robotaxi的接受度,将随着萝卜快跑的发展而变高,这有利于如祺出行发展Robotaxi业务。

 

三、共享出行玩家如何突围?

除了最近上市的如祺出行和嘀嗒出行,其他平台也在探索新方向,曹操出行的模式就不同于滴滴出行、嘀嗒出行和如祺出行。 

具体来说,曹操出行除了布局网约车业务外,还背靠吉利汽车推出了定制车业务。基于此,曹操出行可以向合作伙伴卖车,也可以为它们提供租赁服务。曹操出行还拥有一支31000辆规模的直营运力(包括枫叶80V和曹操60两款车)。如祺出行虽然也背靠车企(广汽集团),但它是纯平台模式。不过,目前在收入上,曹操出行的主要收入还是网约车服务,其在总收入中的占比高达96.6%,车辆租赁和车辆销售业务的占比一共只有2.5%。 

曹操出行的网约车业务没有局限在某一地区,而是做全国性运营。在市场份额和规模上,曹操出行和滴滴出行存在巨大差距。2023年,曹操出行的月活规模为1920万,而滴滴出行在2021年时,月活就超过了1亿;曹操出行2023年的年收入为106.7亿元,亏损19.81亿元。 

除了以上这几家外,上汽旗下的享道出行也在冲刺IPO。在模式上,享道出行集合了曹操出行和如祺出行的特点,既有租车业务,也有Robotaxi业务。背靠一汽、东风和长安的T3出行,在去年拿到了超10亿元的A+轮融资,当时也传出了正在推动上市的消息。在模式上,T3出行只提供网约车服务。 

2021年,哈啰出行撤回了美股的上市申请。从业务模式上来看,哈啰出行由于是从共享单车切入出行市场的,所以模式相对更重一些。目前,哈啰出行的业务包括为用户提供出行工具,包括单车和助力车,还为用户提供租车服务和换电服务。从2018年-2020年的运营情况来看,哈啰出行取得了两个成就,一是成为了顺风车市场的第一名,二是亏损规模逐渐收窄。 

滴滴出行之外的共享出行平台,除了嘀嗒出行是创业公司外,其他平台都有巨头撑腰,这也是为什么嘀嗒出行先选择盈利的原因,因为它只能靠自己。 

这给共享出行行业提供了两点启示,其一是只要有足够的差异化,哪怕是创业公司也能在巨头的卧榻下活下来。其二是,对于那些有靠山的平台来说,可以采用双管齐下的策略,一方面做网约车,另一方面利用其他方面的资源优势“广积粮缓称王”。 

面对Robotaxi可能带来的冲击,大部分企业的选择都是“拥抱”,滴滴出行也是如此。滴滴出行自2016年起就在研究自动驾驶,并且已经选择和广汽联手打造Robotaxi量产车。目前,双方合作的首款车已完成产品定义,正在进行设计造型的联合评审,计划明年实现量产。

这款车的定位为跨界SUV,基于广汽埃安AEP3.0高端纯电专属平台、星灵高端电子电气架构打造,同时搭载滴滴自动驾驶全套全无人驾驶软硬件技术方案、安全冗余系统和最新一代面向无人化出行服务的座舱娱乐系统。

对比来看,滴滴出行的进度比萝卜快跑慢一些,萝卜快跑已经能大范围运营Robotaxi。在今年一季度,萝卜快跑供应的自动驾驶订单达到约82.6万单,累计订单超过600万单。在自动驾驶行业,足够的数据量能让系统发生质变,滴滴出行在这方面有“一步慢步步慢”的风险。

如果从易道用车成立算起,中国网约车和共享出行行业已经发展了14年。经过14年发展后,行业诞生了滴滴出行这样的巨头,也诞生了嘀嗒出行和如祺出行等深耕细分领域的玩家,此时,行业格局已经基本稳定,难有变化。但是,随着Robotaxi的到来,玩家们又有了新的竞争焦点,至于鹿死谁手,让我们拭目以待。

# 共享出行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