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飞翔的马——贺飞马最新书法艺术欣赏

华夏观察

2024-07-10 14:16 湖南

64220 0 0

艺术家简介

贺飞马,笔名南乡子。某省级金融机构部门负责人。中国书画院高级书法师、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南省直书画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湘江书画院院务委员(理事)。擅长行、草书和隶书,其书法笔势雄健,飘逸俊美,气韵流畅,神采飞扬,深受各界欢迎。其作品多次在全国书法大赛中获奖展出,并被多家博物馆、国家有关部委、荣宝斋等单位及个人收藏。《人民日报》《湖南日报》《衡阳日报》《湖南书画》《长沙收藏网》等多家媒体和全国各大网站对其进行专题报道。


飞翔的马

文/徐文伟

一口笑的他,有癖好的他,不寻常的他。套用一句古语说:飞可飞,非常飞;马可马,非常马。

说的就是贺飞马先生了。

一日,我在飞马先生微信朋友圈晒的″文化自信″书法作品中多了句囗舌,凑个热闹地留言一句:我特别喜欢这个"文"字,双腿修长有力,变化多端,还不失灵敏,真是"自信"从头越!不承想,飞马竟然在微信上留言,让我为他写个书评,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使不得呢。可他倒好,还意外奖励我一句"艺术相通"的话来,这不是给我“下套”的节奏?这不禁使我想起几年前参加殷君发先生的作品研讨会来,我曾在那个会上也发了言。后来,关于他的书评是写了出来,但还是没敢在报纸刊发,也不好私下发给他了。我在想,鄙人人微言轻,多我一个写或少我一个写,君发先生并不会在乎。相比于文学评论这碗菜,我的书法评论更加是一个菜鸟级——我当然写不出专家的书评,专业的书评了!

但是,我还是发自内心地从与飞马兄的接触了解中,说说其人,写写其事,看看其字,也是未尝不可的。自比书评更有烟火味和故事性了。更何况,在他言说之前,我就有了那份小心思。

飞马兄是一位性情中人。与他相识,是在我创立的衡南县作家协会会员群。进来的那几个月,飞马最是活跃分子。群里经常可见他的大言、大作或大影,与文友们相交甚欢,不少人都踊跃跟帖表达话语权。我是好些天难得光顾一次,慢慢爬楼看他留下的“脚印”,悦读大家的开心事,有时也忍不住留一二句话再走人。这言辞往往是为好几天前的好事喜事有趣事而发的,其中不少是为飞马而感的了。飞马“花开两朵”,他既是一位书法家,又是一位作家,双栖才子是也。下面"各表一枝"了。

虽然他的写作时间不是很多,但也不缺真作品好作品。我看过他早年的文学作品,作品也是有模有样,有棱有角了,读后绝对让你有一种不能忘、忘不掉的心声。如《绿色的恋情》讲述他在军营里的生活,写得那么刚毅有力,心扉洞开,令人萧然起敬而回味无穷;《难忘天后街的那间粉店》写出了对那家特色粉店的惦记、眷念、担心和顾虑,作家的悲悯情怀一览无遗,“粉还是那个味,还是那么鲜,可我觉得还有另外一种味道顺着粉条咽了下去”,前后对照看,一股泪水已从脸上不争气地流了下来,真的是苍生不易,打拼难得,为那对夫妻点赞,也为飞马歌唱;《难忘那碗红烧肉》不仅道出了当年的贫,也托出了而今的味,更写出了母亲的情……文章里的真善美无处不在,字如其人也。

后来,也不知什么时候,他悄悄退出了这个群。群里一时间沉寂下来,就像海洋里的水少了一条游走的巨鲸,南极洲上少了企鹅的映照一样。热能多是他传过来的,浪花也多是他掀起来的。群里似乎少了动力源,大家发言的时间少多了,留言的时候也少多了。或许,飞马是把自己太看作一个书法家而非作家了;又或许,他有许多大事要事等着他去做,他吝啬上时光了;再或许,他意识到还没有被真正接纳进来,那真是作协的疏忽了。总之,他的退出是一种不可言状的遗憾。群里有人为他写书评了,有的人还向我打听他的情况。其实,很多人并没有忘记他。

当然,发言不过是飞马的一种交流方式。他的最佳橄榄球,是免费赠送大家书法作品了,且来者不拒,甚至呈泛滥之势。群里不少人得到了飞马的墨宝,我当然也是其中之一。我要的一幅字内容较简单,“常想一二”,这是作家林清玄的名言,下半句为“不思八九”。因为飞马在长沙工作,写出来的作品好几次带到衡阳,又被这个朋友那个朋友索去了。后干脆在衡阳临时写了。就在我去衡阳与其他朋友面见时,他来了,平头发,一脸阳光灿烂,手上握着浓浓墨香味的宣纸。原来,他刚从一家书画室走出来。我欢欣地打开作品,一幅“常思一二”的行书便潇洒地跳跃在大家眼前。笔画少难写,大家在观看中品头论足,自然有叫好声了。也好,“常思一二”与“常想一二”有一字之别,略略脱去了名家名言的外衣。与几位本土文化学者小聚后,大家又围绕蒸水河走了一圈,看周敦颐,品字画,于兴致盎然中走走停停,并合影留念,好不惬意。这样的活动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参加了。首次见面,飞马的笑口常开便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比我想象中的他平和多了。

好长一段时间,我很少有东西发朋友圈,也很少看朋友圈。飞马兄经常把自己的字晒在朋友圈,把自己的家乡情结和饮食习惯等发在朋友圈,引来大家围观留言。随了他的热情与真情,我有时也单独点开他的朋友圈,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真是非常勤奋的一匹快马,一匹飞马。那些潇洒多姿的字墨,多是替他人而为:有朋友迁新居瞩书的,有酒楼饭店请他赐予的,有公司老总相邀的,也有自己练笔的……有意思的是,几日不见字,便有友人相问。原来是不幸变阳还未阳康呢,并非偷懒所致了。他便在朋友圈如实相告,还补发昔日书作,算是弥补遗憾一枚了。我被他那炽热的火花熊熊燃烧起来。不止观其字,也偶有点评。就是我那顽皮的一评,被他盯上,就有了开头一幕。

飞马兄的书法多行草,再现魏晋之气。于行书,行得端庄,稳中有变;于草书,草出韵味,酣畅淋漓。字皆不故弄玄虚,让我难以望其项背而心生羡慕了。当然,作品好坏,墨友的评论与点评也可见一斑。在2016年6月的《墨池书法风云榜》中,飞马作品竟然有八万余人评论和点赞,排名第二,成了不可多得的追捧者。他的很多书法作品荣获全国各类大奖或展出,这些更是有力佐证或注脚了。2015年,他的书法作品荣获《第三届中国廉政文化书画展》优秀作品,此荣誉证书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行为法学会联合颁发,份量不轻,难免令人眼热心馋。

有回,我组织一次“重走徐霞客在衡南路线”的活动,诚邀飞马参加。在新建的微信群里,我刚简单地留下几句话,不想飞马第一个留言,真乃一匹快马也。中午时分,他大笔一挥,一个写有“徐行霞客路”的书法作品便晒到群里,引发群里一阵骚动,大家半个中午的时光便留在这里,有如一次无形的5级地震在此爆发出来。我由此有了新主意,想约请飞马兄书写一幅“重走徐霞客在衡南路线”的作品,作为活动的横幅使用。飞马热情有加,当即答应下来。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就在下午上班前,就在午休期间,这幅书法作品又迎空飞进群里,飞马真是把他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当作一件幸福的事而快操速办了。贺兄还二次风趣附言:“交作业”“落实XX交待的事情不过夜”。这是俏皮话,但绝非奉承语。飞马式的为人,令我感动,让我敬仰,使我汗颜。

马飞知马力,日久见贺兄(心)。知心是现代人一种稀缺的人文元素。在这个浮躁的市场社会,在我逼近知天命之年,与远在长沙的飞马兄相交、相知很是幸运的,乃有相见恨晚之感。飞马从军营到地方,从行伍到金融,从衡阳到长沙到北京,再返长沙,南征北战,三十年的职业生涯滚烫着一颗不变的初心,一种真善美的人格。

更想不到,飞马祖孙三代都是军人。军人,这一支支志在四方的利箭,骨子里刻着坚韧,血液汹涌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飞马现为省级金融机构部门负责人,为人谦卑,心路历程由其文可见:于心态,“努力工作,不管财富的多寡,都在用青春踏出深浅的足迹,因为责任在肩”;于诗意,“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所有的负累,也就烟消云散”;于文气,“铺开一卷生宣,握笔舔墨,飞龙走蛇,物我两相忘,一坛翰墨舞颠狂”。这就是飞马,一个大彻大悟的修身士,一个不折不扣的书法人,一个笑口常开的乐天派。不愧兰亭居士这个雅号了。

几年来,我与飞马见面的机会不多,多在朋友圈常见其字、常知其事,也如常见其人了。所谓“见字如面”,我以为,不仅仅代表写书信了。我们还在微信里聊生活,谈人生,往往见解相同,甚至不乏互相打趣调侃,真性情中坦诚相待,让低沉的生活也翻起些许浪花来。在现实的生活面前,与修心养性的人交往,被热爱生活的人和事填满生活的时空,当是有品味有质量的生活了。因此,一个真诚的人,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肯定是一个可交者。人至中年,有幸与贺兄相知,确乎不容易也。

最后,在为飞马的作品和人品这两根生活弦可喜可贺之时,更祝愿他在书法和文学这两根常青藤上越飞越快,越飞越高。一匹飞马也。

作者简介:徐文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协会员,出版《静是一种方向》等两部散文集,长篇报告文学《报春花:三湘大地改革见闻录》获2017年度湖南省作协重点扶持,40余次获省级以上征文奖和副刊奖,文章散见全国数十家报刊,入选多种选本。


贺飞马作品欣赏

# 书画艺术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