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华图教育创始人易定宏被执行2.54亿,曲线上市后合同负债激增

这个是认证

雷达财经

2024-06-18 23:48 江苏

74026 0 0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身为华图教育幕后掌舵者的易定宏,近日因一则被执行人信息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

天眼查显示,近日,华图教育创始人、董事长易定宏被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金额高达2.54亿元。

时间回拨至2001年,彼时易定宏放弃稳定体面的大学老师工作,拿着10万元来到北京创业。在易定宏的带领下,其创办的华图教育从蜗居在通州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成长为了如今在公职培训领域拥有领先地位的头部玩家。

虽然贵为“公考三巨头”之一,但华图教育奔赴资本市场的道路却颇为坎坷。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华图教育曾先后试图通过借壳*ST新都、扬子新材的方式上市,但最终均未能成行。除了借壳上市的计划外,华图教育也曾尝试独立向A股、港股发起冲击,但仍旧没能如愿。2018年2月,华图教育还从新三板摘牌。

2019年,华图投资以人民币7.5亿元的总对价获得上市公司山鼎设计30%的股权。至此,山鼎设计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了易定宏、伍景玉夫妇。次年,山鼎设计更名为华图山鼎,但此后的几年时间,华图山鼎却迟迟未将教育业务装入上市公司。

直到去年11月,华图山鼎终于开始通过全资子公司华图教育科技开展了职业教育领域中的非学历类培训业务。得益于该业务的助力,华图山鼎去年全年及今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大涨。

不过,华图山鼎今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及盈利情况不及对手中公教育。而非学历培训业务让华图山鼎营收狂飙的同时,也使得华图山鼎的负债金额激增。

华图教育创始人易定宏被执行2.54亿

一则被执行人信息,将华图教育创始人易定宏推到了聚光灯下。天眼查显示,6月3日,易定宏名下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2.54亿元,执行法院为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

据悉,易定宏此番被执行与其跟嘉兴稳弘三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相关案件有关,与易定宏一同被执行的还有易定宏的妻子伍景玉,但该案件的具体情况目前暂未对外披露。

雷达财经从华图教育官网获悉,目前易定宏在华图教育担任董事长兼执行董事职务,主要负责公司战略规划及整体管理。

天眼查显示,华图教育主体运营公司北京华图宏阳教育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2月,注册资本达4.2亿人民币。股权方面,易定宏持有北京华图宏阳教育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2.07%的股份,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受益所有人。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华图宏阳教育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曾卷入多起司法纠纷。天眼查显示,目前该公司共卷入170多起司法纠纷,其中担任被告的纠纷多达123起,涉及案由包括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劳动争议、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教育培训合同纠纷等。

去年,北京华图宏阳教育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还多次受到行政处罚。2023年4月,该公司因违反了《出版管理条例》第九条第一款,被北京市海淀区文化和旅游局罚款1.8万元。

同年8月,因在禁止吸烟场所提供烟具和附有烟草广告的物品且拒不改正,该公司又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中关村街道办事处罚款2000元。

同月,因征订、储存、运输、邮寄、投递、散发、附送其他非法出版物,该公司又被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罚款2000元。

除了华图教育创始人兼一把手的身份外,易定宏手中还握着一家上市公司的实控权。2019年,华图教育以7.5亿元的代价拿下了A股上市公司山鼎设计30%的股份,易定宏借此成为了这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据华图山鼎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去年年末,华图宏阳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华图山鼎51%的股份,是华图山鼎的控股股东。而华图宏阳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易定宏,易定宏及其妻子伍景玉则是华图山鼎的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

随着易定宏于2019年成为华图山鼎新的实控人,多名华图系高管陆续进驻到了华图山鼎的管理层。尽管易定宏是上市公司华图山鼎的实际控制人,但易定宏本人并未在华图山鼎担任职务。不过,易定宏的胞妹易晓英目前在华图山鼎担任总经理职务。

天眼查显示,目前易定宏共在47家企业任职。其中,易定宏在26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在20家公司担任股东,在25家公司担任高管。而易定宏的妻子伍景玉则在3家企业任职,但这3家企业目前均处于注销状态。

几经波折的上市之路

1969年出生的易定宏,自幼在邵阳县河伯乡长大。年龄稍大些时,易定宏就读于当地的河伯中学,这里位置偏僻,交通不便,是邵阳县最贫困的乡镇之一。

尽管出身贫寒,但易定宏深知教育对一个人的未来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于是,易定宏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功从河伯中学考上了中南大学,并先后就读于四川大学、湖南农业大学,长江商学院、清华大学金融学院,并获得博士学位。

从学校毕业后,易定宏被分配到了广东财经大学任教。在外界不少人看来,易定宏的这份工作体面而又稳定。然而,不安于现状的易定宏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放弃了大学老师这份令无数人羡慕的工作,转而下海创业。

2001年,易定宏只身来到北京创办了华图教育,专门从事图书出版和公务员招录考试培训。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华图教育如今已成为国内公考和职业教育领域的头部玩家。而身为华图教育灵魂人物的易定宏,还曾和妻子伍景玉一起以35亿元的财富登上《2019年胡润百富榜》。

如今在事业上大有作为的易定宏,还不忘回报自己的母校。公开报道显示,近些年来,易定宏连续多年在中南大学、四川大学、广东财大、邵阳县河伯中学设立奖学金,每年资助数百名大中学生完成学业。

此外,易定宏创办的华图教育还先后在四川汶川、芦山、大凉山以及青海玉树等地,资助修建多所希望小学,帮助当地改善小学教学条件。

然而,华图教育奔赴资本市场的旅程却颇为曲折。早在2011年,华图教育便完成股份制改造。次年,华图教育曾启动IPO辅导备案,因证监会暂停IPO申报受理,转而于2014年7月挂牌新三板。不过,新三板市场交易量低迷,华图教育绝大部分时间处于停牌状态,实际交易天数仅61天。

2015年,华图教育曾试图借壳A股上市公司新都酒店上市,但由于*ST新都被暂停上市,华图教育此番借壳上市的计划最终没能成行。

2016年,华图教育又计划借壳扬子新材上市,但由于华图教育股东未能就业绩补偿事宜达成一致,致使本次交易无法继续进行。

两度借壳上市的计划“泡汤”之后,华图教育动起了独立IPO的念头。2017年6月,北京证监局出具了辅导备案登记受理函,但华图教育此后并未成功叩开A股的大门。

2018年2月,华图教育在新三板终止挂牌。紧接着没过多久,华图教育又转而向港股发起冲刺,但后续华图教育也未能如愿登陆港股。

2019年9月,在A股上市的民营建筑设计公司山鼎设计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车璐、袁歆于9月3日与非关联境内法人华图宏阳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

据悉,华图投资将以人民币7.5亿元的总对价获得车璐、袁歆持有的上市公司共计2496万股股份。转让完成后,华图投资将取得上市公司30%的股权。

而山鼎设计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也将因此变更为华图投资及其实际控制人易定宏和伍景玉夫妇。2020年5月,山鼎设计正式更名为华图山鼎。

教育业务助推营收大涨,合同负债随之激增

尽管易定宏夫妇早在几年前便已成为华图山鼎新的主人,但华图山鼎却迟迟未将华图教育相关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由于一直未将教育业务注入上市公司,华图山鼎的主营业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以建筑设计业务为主。

直到去年7月,华图投资的控股股东华图教育作出决定:拟建议上市公司选取职业教育领域的优质发展方向拓展新业务,并拟为此提供全方位资源支持。

在华图山鼎看来,本次拟拓展新业务是公司立足长远利益作出的决策,有利于拓展和完善公司的产业布局,拓宽公司的业务发展空间,改善公司的经营状况,进一步提高公司综合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促进公司长期可持续发展,为股东创造更大价值。

2023年9月28日,华图山鼎成立了一家全新的子公司——华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图教育科技”)。随后,华图教育与华图教育科技签订《无形资产无偿授权使用协议》,将相关“华图”商标、课件及著作权、域名和相应的网络系统资源等无形资产无偿授权给华图教育科技使用,专业人员亦将进入华图教育科技。顺利交接后,华图教育将关停成人非学历培训业务。核心业务的转移,意味着华图教育业务上市。

同年11月,华图山鼎通过全资子公司华图教育科技逐步开展职业教育领域中的非学历类培训业务,比如国家及地方公务员招录考试培训、事业单位招录考试培训、医疗卫生系统的招录培训及其相应的资格证考试培训。截至去年末,华图山鼎共计培训学员超过5万人次。

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华图山鼎非学历培训业务的直营网点已覆盖全国31个省与对应地市,辐射网点已突破1000个。与此同时,公司员工超过10000名,其中有超3000 名专职老师、教研员。而公司专职老师队伍之中,硕士及以上学历占比超过半数。

据华图山鼎发布的财报显示,2023年,公司共录得2.47亿元的营收,相较上年实现131.27%的增长。分业务来看,华图山鼎的主营业务主要分为建筑工程设计及相关咨询服务以及非学历培训业务。

虽然华图山鼎在2023年仅剩最后两个月之际才将华图教育注入上市公司,但非学历培训业务所取得的营收却占到了公司当期营收的八成左右。2023年,非学历培训业务为华图山鼎揽下1.98亿元的营收,而建筑设计业务所取得的营收仅为4905万元。

不过,华图山鼎去年全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9197万元,与上年同期1096万元的盈利规模相比由盈转亏。

2023年11、12月公司非学历培训业务亏损的原因主要为:公司从2023年11月起开始陆续开展非学历培训业务并招收学员,由于招录考试的时间分布具有一定的季节性,通常来看,11月、12月既不是各项招录公告发布的高峰期,也不是全年招收新学员的旺季。

其次,主营业务收入里,普通班学费和协议班杂费按照授课阶段确认收入,协议班预收学费是按照约定条件达成之后确认收入,但是交付成本是按实际发生确认,成本确认时点一般早于收入确认时点。

另外,招录考试的培训课程周期较长,目前公司部分订单课程交付尚未完成或未达到收入确认条件,该部分订单对应的预收款将在年末合同负债余额中体现。

从业务开办和持续发展角度,自华图教育科技开展业务以来,已完整建设了人员队伍、师资队伍以及培训交付场地等所有业务开展必需资源。培训业务中场地成本、人员成本、教师成本、房租物业及折旧摊销费用等支出具有较强的刚性,公司前期开展业务亦存在必要的市场推广费等支出,因此出现短期内收入无法覆盖成本和费用的情况,造成报告期内非学历培训业务业绩亏损。

今年第一季度,是华图教育科技注入上市公司华图山鼎的首个完整财季。在非学历教育培训业务的助力下,华图山鼎本季度的营收达到6.95亿元,同比暴涨4494.24%。仅今年第一个季度,华图山鼎的营收便已达到去年全年营收的近3倍。

至于利润指标,今年第一季度,华图山鼎录得7256万元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相较上年同期成功扭亏为盈。

不过,与另外一个同样聚焦招录考试培训和职业能力培训的头部选手中公教育相比,华图教育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要稍逊一筹。今年第一季度,中公教育录得7.63亿元的营收,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7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中公教育登陆资本市场也并非是通过传统的IPO路径。2018年11月,中公教育通过借壳亚夏汽车的方式登陆A股,成为公考培训领域第一家上市的公司。

在今年5月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有投资者向华图山鼎提问:“华图山鼎和华图宏阳还有同业竞争问题吗?华图教育科技全面接收了华图宏阳的非学历教育了吗?”

对此,华图山鼎表示,为避免同业竞争,保障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对于华图教育科技已实际开展业务的成人非学历培训业务,华图宏阳已不再从事该等领域内业务。

不过,非学历培训业务助推华图山鼎营收大涨的同时,也使得华图山鼎的负债金额激增。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华图山鼎的合同负债达到5.45亿元,相较上年的2.33亿元增长133.52%,这主要系预收非学历教育培训费增加。

辗转多年终于将教育业务送上资本市场的华图山鼎,接下来又将迎来怎样的发展?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 金猫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