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黑走”医保救命钱被约谈, 开店万家的一心堂是啥来头?

这个是认证

雷达财经

2024-06-03 23:58 江苏

96965 0 0

雷达财经鸿途出品 文|莫恩盟 编|深海

在全国拥有超万家门店的连锁药店龙头玩家一心堂,又双叒叕“翻车”了。因违法违规使用医保基金行为,一心堂有关负责人近日被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约谈。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其实早在2018年,一心堂就曾因存在违规刷医保卡的情况被央视“点名”。彼时,央视更是直接在相关报道的标题中用了“医保蛀虫”等言辞犀利的字眼。

除了违规使用医保基金行为,一心堂旗下门店近年来还因“未凭处方销售处方药”、“应开具而未开具发票”、“大幅提高口罩售价哄抬价格”、“销售劣药”等行为,多次受到相关部门的行政处罚。

自诞生以来,一心堂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已经开出了10746家门店。不过,一心堂的门店有一半位于其大本营所在的云南省内。值得一提的是,医保卡是一心堂旗下门店重要的支付渠道。2022年,一心堂取得各类“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资格的药店数量多达8454家,公司医保刷卡销售占总销售的比重为45.72%。

风波之外,身为国内首家A股上市的直营连锁药店的一心堂,于去年交出了一份营收、净利润双降的财务答卷。财报显示,2023年,一心堂的营收同比下降0.29%至173.8亿元,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更是下降45.6%至5.49亿元,两项指标均为一心堂上市以来的首降。

对于前述业绩,一心堂在公布2023 年度业绩快报时表示,主要是因为大量新开门店导致运营成本费用增加,以及2023年因退烧、止咳、抗病毒等感冒类产品需求降低导致的收入下滑。

近年来,一心堂积极尝试新兴业态,试图借此为公司搭建起多元化业态并存的发展格局。不过,公司布局的泛健康品类以及彩票业务虽小有起色,但距离成为公司新的增长曲线还有一定的距离。

因违规使用医保基金被约谈,此前曾多次受到处罚

6月2日,国家医保局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因旗下一些定点连锁门店存在较为典型的违法违规使用医保基金行为,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对一心堂有关负责人进行了约谈。

约谈指出,医保部门在基金监管工作中发现,一心堂旗下一些定点连锁门店存在串换药品、超量开药、为暂停医保结算的定点零售门店代为进行医保结算、药品购销存记录不匹配、处方药销售不规范等问题,造成医保基金损失。

由于以上问题违反了《医疗保障基金使用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以及属地医保服务协议相关内容,一心堂相关门店已被属地医保部门作出暂停拨付或追回医保基金、处违约金或行政罚款、解除医保服务协议等处理处罚。

约谈要求,一心堂要迅速组织自查自纠,督促旗下门店及时退回类似问题造成的医保基金损失;要完善公司内控制度,制定企业营销规范,健全门店管理机制,优化内控考核办法,积极参与并实施医保药品销售追溯工作;要加大监督管理力度,加强员工守法教育、日常管理、培训考核,定期开展内部合规检查,强化技术手段应用,对出现欺诈骗保问题的管理和销售人员实行“一票否决”;要发挥零售门店的宣传触角作用,加大对参保人员合法合规使用医保基金的宣传引导,共同维护医保基金安全。

对于此番被约谈一事,一心堂负责人表示,此次约谈指出的问题对企业是重要的警醒。下一步,一心堂将坚持问题导向,按照约谈提出的要求,成立工作组,用实质性的整改举措规范旗下连锁门店经营行为。一心堂将按照约谈要求,于6月底前向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提交整改情况报告。一心堂董秘办相关负责人6月2日还表示,公司已经内部整改,此次约谈是针对历史上有过的问题。

“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有关负责人就约谈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相关情况答记者问”还指出,从医保基金监管实践看,一些定点零售药店违法违规使用医保基金主要存在以下几种情形:

第一类是虚假开药。在未真实采购、销售药品的情况下,虚构、伪造药品处方或销售记录并空刷医保码(社保卡),骗取医保基金。

第二类是串换药品。一是将非药品串换为医保药品,使用医保基金为保健品、食品、化妆品等“买单”。二是将非医保药品串换为医保药品。三是将低价药串换为高价药。

第三类是超量开药。一是通过买赠、免减等方式,向参保人推销本人不需要或明显超出本人用量需求的药品。二是为代配药人员(如医药公司销售人员等)超量多开贵重药品并进行医保结算,为其低价转卖、推销药品提供便利。三是诱导参保人年底使用职工医保门诊统筹基金进行集中购药、冲顶消费。

第四类是为其他药店代为进行医保结算。向非医保定点零售药店或已经被暂停医保结算的定点零售药店出借医保结算系统,代为进行医保结算。

第五类是管理问题。如无处方销售处方药、先售药后开处方、药品购销存记录不匹配等。

事实上,此番被约谈并非是一心堂首次因违规使用医保基金受到外界广泛关注。早在2018年,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就曾用《“医保蛀虫”太猖狂:药店卖的日用品,竟在啃噬我们的“救命钱”》的标题报道过类似的情况。

据报道,在海南省三亚市的一心堂连锁药店,消费者的医保卡可以被当做消费卡使用,能用于购买床单被罩、卫生纸等生活用品,且这些商品的售价均高于超市,药店会为前述商品开具药品发票,涉嫌套取医保资金。

彼时,据一心堂披露的数据显示,一心堂海南子公司涉及不合规刷卡次数共9716次,涉及金额合计65.8万元,主要是使用个人账户违规串项销售日用品。为此,一心堂董事长阮鸿献、总裁赵飚自愿申请了各20万元的处罚。

2022年,一心堂再次发生类似的丑闻。当年12月,在相关部门的抽查复查中,发现四川一心堂医药连锁有限公司隆昌金鹅康复中路店存在部分大额未登记、处方药不完整及购销存存在出入,涉及违规金3153.88元影响参保人利益,依据《内江市医疗保障定点医药机构服务协议》规定,收回违规金3153.88元,并处违约金1147.80元,约谈药店负责人并要求立即整改。

除了违法违规使用医保基金行为,一心堂旗下的部分门店还曾因其他行为受到过相关部门的处罚。2022年3月,因“未凭处方销售处方药”,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姚安荷城北路连锁店被姚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1000元罚款。

去年3月,一心堂元谋凤翔街连锁店因“销售第三类医疗器械(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抗原检测试剂盒)的销售记录不真实”,被元谋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2000元罚款。

去年9月,山西鸿翔一心堂药业有限公司因“应开具而未开具发票”,被国家税务总局太原市迎泽区税务局处以3000元罚款。同月,广西鸿翔一心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因“大幅提高口罩售价哄抬价格”,被钦州市钦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7800元罚款。

同年11月,上海鸿翔一心堂药业有限公司又因“生产经营产品卫生安全评价不合格或产品卫生质量不符合要求的消毒产品”,被金山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处以3100元罚款。

今年4月,因“销售劣药”,上海鸿翔一心堂药业有限公司被上海市药品监督管理局没收违法所得627.72元。

此外,据一心堂公告披露,2023年,公司及各子公司接受所在地各主管税务局对2020年至2022年的纳税情况开展税收辅导工作,涉及缴纳税费合计2.33亿元,再加上税款缴纳涉及滞纳金7654.32万元,涉及款项总计超3亿元。

万家门店一半在云南,医保卡系主要支付方式之一

提及一心堂的发展,最早可以追溯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1981年,一心堂的创始人阮鸿献成立鸿翔药材收购站,开始涉足药材经营生意。之后,阮鸿献于1987年、1991年相继在开远、昆明菊花村注册了鸿翔药材经营部、中药材经营部。

1997年,云南鸿翔中草药有限公司成立,这意味着阮鸿献的生意正式从个体经营转变为公司化运营。而随着第一家药店鸿翔中西大药房的开业,连锁药店自此也有了最初的模型。等到千禧年云南鸿翔药业有限公司成立,一心堂连锁药店也随之正式问世。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2001年,一心堂在全国的规模仅有12家门店。二十多年后,一心堂在去年9月迎来了第10000家直营药店的盛大开幕仪式。

另据一心堂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去年年末,一心堂及其全资子公司共拥有直营连锁门店10255家。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一心堂直营连锁门店的数量飙升至10746家。据此计算,仅今年前三个月的时间,一心堂便净增加了491家门店,平均每月净增加40家门店,每天净增加5家门店。

10746家门店是什么概念?据雷达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国内门店数量超过1万家的餐饮玩家,仅有蜜雪冰城、绝味鸭脖、华莱士、瑞幸咖啡、正新鸡排等几个少数品牌,就连麦当劳目前在国内的门店数都没能破万(数据来源:窄门餐眼)。

在就约谈一心堂相关情况答记者问时,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有关负责人也提到,考虑到一心堂旗下门店多、医保基金用量大,为了防止出现更大的问题,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故对一心堂进行了约谈。

尽管一心堂当前已实现了万店成就,但一心堂门店版图的分布并不是十分均衡。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一心堂的10746家门店中位于云南大本营的门店数量就多达5455家,占比超过一半,而云南省以外区域的门店数量占比约为49%。2023年,一心堂旗下销售排名前十的门店中有9家位于云南。

对此,一心堂表示,未来公司将持续提升云南省外门店数量占比,全面提升大西南市场占有率,重点布局华南、华北区域,形成以西南为核心经营区、华南为战略纵深经营区、华北为补充经营区、华中和华东为逐步探索经营区的市场拓展格局。

据悉,一心堂旗下门店零售所采取的主要支付方式除了现金、支付宝、微信、银联卡外,医保卡也是重要的支付方式之一。雷达财经注意到,在此前发布的2023年报中,一心堂提到“医保”二字的频次就超过20次。

据公司2022年发布的财报显示,2022年,一心堂旗下9206家直营连锁门店中,取得各类“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资格的药店数量便多达8454家,占门店总数的比重高达91.83%。同年,公司医保刷卡销售占总销售的比重为45.72%,较上年同期增长1.92个百分点。但在公司2023年的财报中,一心堂未再披露前述数据。

在去年三季报的业绩交流会上,一心堂在提到公司去年前三季度经营层面压力明显的原因时指出,因保健品政策调整,昆明地区2022年1月开始保健品停刷医保卡,2023年1月起云南省内其余地区保健品陆续停刷医保卡,对公司毛利额的影响较大。

一心堂还在2023年年报中提到,公司响应药店参与门诊统筹,采购品种上侧重国家基本药品目录、医保统筹药品目录以及国家带量采购商品清单、谈判药品清单等,丰富品种以满足统筹门店的顾客需求。

而在提及行业管理政策变化风险时,一心堂则表示,随着新医改的逐步深入,在全面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药品零差率、两票制、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等系列政策的同时,行业监管日趋严格,如果公司无法及时根据政策变化,进行业务模式创新和内部管理提质,则有可能给公司经营带来一定风险。

去年营收净利润双降,多元化布局涉及彩票业务

从门店规模上看,一心堂目前已是国内连锁药店品牌的龙头玩家。2014年,一心堂华还在深圳证劵交易所挂牌上市,一举成为中国首家A股上市的直营连锁药店。不过,从一心堂不久前交出的财务成绩单来看,公司去年的业绩却有些颓软。

财报显示,2023年,一心堂共录得173.8亿元的营收,相比上年174.32亿元的营收减少了0.29%。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在此之前的2014年至2023年期间,一心堂的营收始终保持增长态势,因此去年是一心堂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年度营收下滑的情况。

同营收一样,一心堂的净利润指标在去年也迎来了上市以来的首降,但一心堂净利润的下滑幅度要比营收下滑的幅度更为明显。2023年,一心堂录得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49亿元,相比上年的10.1亿元跌幅高达45.6%。

兴业证券在研报中指出,一心堂2023年收入增长承压主要是2022年高基数、消费相对疲软、门诊统筹政策变化导致,毛利率受批发占比提升、统筹目录产品价格调整因素影响略下滑,归母净利润大幅下滑主要是计提2.4亿元补税及税收滞纳金、毛利率下滑和新开门店费用导致。

雷达财经了解到,一心堂目前的主营业务为医药零售连锁和医药分销,其中医药零售连锁业务可以算得上是公司的核心板块。过去一年,药品零售为一心堂贡献126.28亿元的营收,占比高达72.66%。同期,一心堂通过药品批发录得39.01亿元的营收,占比为22.45%。

当前药店行业市场竞争激烈,为了保持经营优势,一心堂还试图通过过引入美妆、个护、食品、奶粉等商品,吸引更多消费者、拓展业务领域,实现产品多元化发展。

在4月28日举行的业绩交流会上,一心堂透露,非药品类是公司近年重点发展方向,主要是与健康高度相关的非药品布局。公司为此成立了大健康事业部推动该项产业发展,未来会继续深入发展大健康产业,扩大经营品类。

不过,以健康美妆、健康个护、健康日化、健康食品、健康奶粉为主的一心堂泛健康品类去年仅实现销售3.7亿元,距离成为公司新的营收增长极还存在一定的距离。进一步拆分来看,美妆品类占该板块的比重为60%,个护品类的占比为23.5%,食品、奶粉、日化品类的占比为27.5%。

为了给公司创造更多的营收可能,一心堂自2022年起甚至还向彩票销售领域发起进军。截至2023年12月,一心堂在云南、贵州、海南、四川、重庆、广西、山西、天津 8个省市中的3000多家门店中开展了“药店+彩票”业务试点。

仅过去一年时间,一心堂彩票销售流水便达到7698 万元(其中一心便利852万元)。一心堂直言,彩票业务在一定程度上给门店带来了新的客流增长。不过,与公司全年超过173亿元的营收相比,彩票销售的流水规模仍存在不小的差距。

有分析指出,由于医保卡支付系许多药店的重要支付渠道,随着相关部门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大,再加上公司内部相应整改措施的落地,一心堂接下来的业绩或将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截至6月3日收盘 ,一心堂股价报收18.98元/股,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8.53%,最新市值为113.12亿元。

# 金猫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