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刀剪第一股”身后大佬130亿入陕虚与实

这个是认证

悟空说

2024-05-30 21:15 陕西

142945 0 0

编者按:从3月中旬至今,上市将满三年的“刀剪第一股”张小泉股份有限公司(张小泉,301055.SZ)连续三次公告示警,自此揭开身后浙商大佬资金链破口的现实。资金警报均出自陕西却并非偶然,皆因此前热络不已、号称千亿级商业航母的富春控股“全线入陕计划”。现在,这个宏大布局不仅黄灯闪烁,前方亦显朦胧。陕西、西安,难道”人傻钱多“又被收割?

从3月中旬至今,上市将满三年的“五金刀剪第一股”张小泉股份有限公司(张小泉,301055.SZ)连续三次公告示警,内容出奇一致:实控人借钱逾期被列入执行人,若解决不力可能会被法院强执。

其中,5月8日的执行对公司实控人张国标、张樟生实施“限高”,对于浙商大佬张国标来说,这成为其三十余年经商生涯中首次登上“老赖”黑名单的时刻。

钛媒体APP梳理研究后发现,三起执行合计追债6.73亿,如出一辙之处包括:1、事发地均在陕西;2、三次均为公证执行,即由公证处进行强制公证并出具等同于生效判决的强制执行证书,债权人持此执行证书到属地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立案;3、这些借款发生的时点,均处于富春控股与陕西方方面面密集签约宣告合计超130亿投资期间。

目前看来,投资进展多少不得而知,彼时富春控股反倒是趁势在陕西借走不少钱。

更值得注意的是,5月22日执行申请人——陕西建工商业保理公司,是陕建控股(旗下有上市公司陕西建工)全资子公司。2022年9月、11月,富春控股两次与陕建控股签署关键词为“全面、深度”的合作协议,自此吹响全线入陕号角。

如今不过一年有余,昔日誓言深度合作的伙伴不仅追债上门且径直奔赴法院申请强执,一方面让此前“千亿级商业航母富春控股全线入陕计划”显得黄灯闪烁,亦令人不由思忖起富春公司这个宏大投资布局里的虚与实。

“浙商航母”入陕

2022年9月,各省市之间一年一度的秋季招商大战比拼正酣,西安高规格接待了前来投资合作的“一艘千亿级产业航母”——富春控股。

富春控股老板张国标上海浙江商会执行副会长,属于浙商中的代表人物,其创业经历饱含时代烙印。1992年,杭州富阳县计划委员会下属县经济建设集团公司委派其率一小团队到浦东设立窗口公司——上海浦东富春贸易公司。

公司起家业务简单粗暴:通俗来讲即“倒卖砂石”。1998年,随当时政策趋势脱钩,张国标选择自主创业,富春贸易公司摘掉了红帽子,改制为民企法人,这就是富春控股前身。

至2022年,企业步入三十而立,此前一年的《2021年胡润百富榜》上,张国标作为富春控股实控人与儿子张新程以110亿身家排在第647位。企业标准介绍也从“黄浦江畔一个贸易公司”,成为“布局海内外,产业涉及供应链、智能制造、康旅、金融等领域的综合型企业集团。”

基业壮大的同时,富春控股也籍着收购张小泉剪刀厂且经十余年运作推其成功上市而越来越多进入公众视野。

尤其张小泉2021年9月携一众明星资本玩家成功上市(前十大股东中包括演员苗圃、青啤董事长女儿金燕、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及复星国际、杭实、均瑶、万丰锦源等知名机构),更让富春控股同享高光。

这种量级的浙商远赴西安寻求“全面布局”的投资机会,毫无疑问立刻成为“座上宾”。西安方面表示,将与富春控股“加大汽车零部件制造、中央厨房、医疗康养、文化旅游等领域务实合作,实现共同发展。”随即,富春控股就开启了在陕的“密集签约季”。

从2022年9月底到2023年8月,不到一年时间里,富春控股与西安方方面面达成了一系列投资合作意向,对象从西安的核心三大开发区——西高新、经开区、曲江新区以及关联的多家开发区平台公司,到西安市属国资平台、陕西省属大型国企,再到在陕央企,一路签约,各种合作,犹如开挂。

130亿投资VS各处融资

相比西安经开区与富春控股签订的中央厨房供应链产业园及汽车零部件产业园项目合作框架协议,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西安高新区推动医疗康养和智能制造的深度合作框架,以及下属平台公司西安高科集团、高新地产、紫薇地产、高科国际社区公司等分别签署的意向合作协议,富春控股与陕西省属国企的合作更具“实质”。

2022年9月22日,陕西省属航母级建筑国企——陕建控股集团先与富春控股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旗下陕建一建集团、陕建金融公司分别签署合作协议。时隔仅一个多月,双方于当年11月再签合作协议,宣称是“继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在施工、融资、项目合作领域深度合作、实现共赢发展的又一硕果。”

协议刚签订,双方就实施了一项“融资领域”的合作。据张小泉日前公告,2022年12月12日,上海本图实业有限公司将其持有富春控股集团的4笔应收账款转让给陕建控股旗下全资子公司——陕西建工商业保理有限公司,陕建保理向本图实业提供人民币2亿元融资,张国标、张小泉集团等对此笔融资进行担保。

这笔融资由杭州互联网公证处公证,2024年5月22日,因富春控股集团未及时偿付本息,陕建保理以公证处出具的执行证书向西安市院申请执行并立案,执行标的金额超过 2.45亿元。

富春控股不仅从合作方陕建处融资,亦未“放过”陕建的“朋友圈”。

2019年11月,西安楼市沸腾未消之际,陕建控股旗下“王牌军”陕建一建集团收获两个大订单——与西安两家民企万众地产、鸿瑞集团签署项目合作协议,承建西安250米超高双塔。该“双塔”一为陕西万众地产开发的“曲江云松”项目,另一为鸿瑞集团的“鸿瑞天成”项目。

鸿瑞集团起家于煤矿,掌门王世春于上世纪90年代接手岳父煤矿后,历经三十载将鸿瑞集团发展为“拥有20余家控股子公司,涵盖矿产能源、酒业、地产、旅游餐饮、金融及文化等领域的综合性大型民营企业集团。”

公开信息显示,富春控股向陕西鸿瑞下属两家子公司(神木惠宝煤业、陕西汇通达)进行了多笔股权质押融资,目前尚未曝出异常。质押发生的时间,正值富春控股设立陕西产业公司。

相比之下另一家建材业“同行”则没有这么幸运:2023年12月1日,张小泉集团向西安大明宫雁塔购物广场有限责任公司借款,由西安市属国企西投控股发起的“国信小额贷款”受委托发放,借款期限一个月。这笔借款未能还上,引发今年3月中旬约1.28亿的法院执行。

2022年12月,陕西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下辖杨凌区招商局官微发布中,对富春集团在陕西投资情况介绍中提到:“针对富春总部经济项目、张小泉北方总部项目、富春陕西康复产业园项目、富春陕建杭加新型材料基地、网营物联汽车配件基地、网营物联中央厨房等多个项目达成了意向落户,前述项目预计总投资将达130亿元。”

与“全面布局西安”130亿投资的“纸上谈兵”相比,富春控股在陕的四处融资倒是频频落地,只是最终都“爆”了。

“物流帝国”吞金,长安银行踩雷

富春控股在陕西发生的三笔逾期借款当中最大一起金额为3亿,来自长安银行,后者是在陕西省主导下以新设合并方式组建的省级法人城商行,股东包括多家陕西大型国企。

据张小泉公告,这笔借款是以项目土地及在建工程作为抵押担保的“固定资产借款”,2023年7月12日签合同,今年5月8日列入法院执行,前后半年多。

“一般银行借款期限有半年、一年、三年….像这种情况或者是签了半年期限,到期无法偿还,至银行诉诸法院中间可能缓冲几个月;也有可能是签一年期限,虽未到期但借款方出现其他严重违约情形,则有可能令银行启动追偿。”一法律人士分析称。

无论何种情形,长安银行半年多就收获一笔3个亿的“准不良”实在难言幸运,其踩中并通过法院执行而引爆的这颗“雷”,恰好出现在富春控股6年来最着力的板块——物流。

富春控股虽然产业多元,但自创业至今一直钟情的业务还是物流。旗下子公司网营物联总裁耿帅在陕药集团一次到访时介绍称:“自1992年在上海创业开始,富春控股一直在探索供应链产业,从港口物流、江海河联运到建材、钢铁物流园建设、数字化仓配物流网的搭….”。

2013年参股“菜鸟网络”之后,张国标确定的第三个十年发展规划中则明确包括:“积极拓展电商时代物流资产的’互联网+‘转型”;2016年,富春控股将旗下多个电商物流资产成功在新加坡“打包”上市,募资10.7新币(约57亿人民币);2017年10月开始大举投入搭建一个“全国物流及智能供应链网络”,具体运作平台为杭州网营物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网营物联”)。

由于投资规模超大,网营物联从诞生起就又“抱了一条大腿。2017年9月,富春控股与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签订重大战略合作项目,双方将共同设立网营物联公司及物流产业基金,总投资额110亿元人民币。

当年4月刚成立的浙商产融彼时宣称是“浙江最大的航母级投资平台,吸纳了30余家新老浙商行业龙头为股东(实际代表着60余家上市公司)。”

网营物联注册资本50.5亿元,大股东杭州奋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由浙商创投担任管理人的私募,富春控股为二股东。富春控股官网介绍称,网营物联是与“凤凰行动”专项基金联合设立。“凤凰行动”,是指2017年浙江发布实施的《浙江省推进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凤凰行动”计划》。

虽然各路财神这般层层加持,现在看来也架不住建设这个极具野心、自然也蕴含不小风险的“物流帝国”烧钱太猛。

盛大启航之后,从2018年至2021年网营物联先后铺设近50家子公司,用以“打造两大服务体系:重资产物流设施+轻资产运营”,所谓重资产主要是在全国各地投资兴建“网营物联供应链园区”。

2023年7月,富春控股接待陕西医药集团考察时介绍称,“已经建设并运营高标准物流基础设施和产业园区31个,运营面积超400万平方米。”发布于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网站的官宣文章介绍称,“运营及在建项目33个,在投和签约项目超30个。”公开信息显示,各地兴建的这些物流园区”投资金额从6、7亿至15亿不等。据此综合估算,这个庞大基础设施网络搭建所消耗的资金或达数百亿。

网营物联在陕西杨凌兴建的园区签约于2018年,属于全国布局的“先行者”,两期建设共投资15亿,2022年12月“杨凌招商”曾发布称“2023年将完成全部投资并投产”,实际却未能如愿。

“目前还没有建完。”杨凌管委会相关人士确认称。也就是说,即便在借了长安银行3亿未能依约归还情况下,这个早期布局项目仍处于在建阶段,也让“富春物流园区网”的资金链破口浮出水面。

“春江水寒”谁先知?

富春控股遭“陕西追债人”接二连三启动法院执行之际,5月15日张小泉公告,股东金燕计划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117万股。

金燕是青岛啤酒董事长金志国女儿,与配偶任威伦在多家公司中担任负责人或高管。

彼时其与母亲万志美组成一致行动人出现在张小泉十大初始股东之列,俨然一支风向标。现今纷纷欲走,依然一支风向标。

减持者不仅牛散,2024年一季度末,国金量化多因子基金、瑞士银行、国金量化精选基金、金元顺安优质基金均退出了张小泉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行列。

富春控股官网中,最显著位置显示的是北京银行与金隅集团到访考察。今年1月25日,金隅集团与富春控股就后者子公司杭加新材股权重组达成战略合作,透露着杭加新材为上市进行的努力。

早在2022年11月,西安市属华衡国有资本运营集团与富春控股达成的战略合作也包括:“就浙江杭加新材启动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前进行深度股权合作的战略布局洽谈。”

对于资金警报不断的富春控股来说,尽快再有一家子公司能够上市,显得前所未有之迫切。

# 张小泉
# 富春控股
# 西安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