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正解局】今天,聊一聊南京的GDP

正解局

2024-05-03 13:56 安徽

20880 0 0

正解局02111.jpg

节前,全国很多城市发布了今年一季度的GDP。


一批城市有点尴尬,特别是绝大部分省会城市跑输“大盘”,经济增速低于平均水平。这个,我后续计划专门写篇文章分析。


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据说,曾国藩有“三千步识人”的本事。


钱钟书在《围城》里建议,恋人在结婚前,应该一起去旅行一个月,试验出人品,看看能不能成为结婚对象。


看清一个人也许只需要一瞬间,或者一个月。


但看清一个城市的时间尺度,至少应该是10年、20年。


南京玄武湖风光


今天,我们就以南京为例来聊聊。


“南京是体制之城”,这个观点网上影响力很大,不如杭州在数字经济领域那么活跃,也不像合肥“小伙子”一样拼劲儿拉满。


真是这样吗?


绝大部分人,可能没有发现一个事实:


恰恰相反,目前是南京在改革开放以来,城市经济排名攀升到最高的时期。



我这样说,当然是有凭据的。


现在,衡量一个城市经济实力最常用的指标是GDP(国内生产总值),但实际上,我们国家是在1985年开始建立GDP核算制度,到1990年代才逐步完善起来。


之前的GDP数据,主要是根据相关经济数据综合推算出来的。


但不管怎么样,GDP还是大家最容易接受的指标。


下面,我简单拉了一下南京的城市GDP排名。


南京GDP的全国排名变化


从这张图能很直观地看出来,从1978年起,到现在超过45年,南京城市经济排名总体是向上的。


今年一季度,南京GDP排名全国城市第10。


这也是南京近半个世纪最好的经济排名。


简要说下这个过程。


在1978年,南京的城市排名是第12名。


报下当时前20的城市。


1-5名是:上海、北京、天津、重庆、沈阳。

6-10名是:广州、大连、武汉、哈尔滨、青岛。

11-15名是:成都、南京、鞍山、大庆、苏州。

16-20名是:南通、唐山、杭州、长春、烟台。


现在,我们经常拿来和南京对比的苏州、杭州,那个时候这两个城市的排名虽然落后于南京,但落后不多。


到1980年,苏州、杭州的排名就已经紧贴南京了,第二年(1981年),成功反超(杭州第12、苏州第14、南京第15)。


曲曲折折,到了1987年,南京上升到第11,但苏州已经窜到第7、杭州到了第8。


随后一二十年里,南京排名起起伏伏,在1992年再次遭遇尴尬:无锡反超南京。


在省内,南京降为“第三城”。


这其实是南京的一个“难言之痛”:在改革开放初期,南京相比苏南其他城市,慢了半拍。


一步慢,步步慢,到1995年,南京排名跌到全国第16的低位。


1997年行驶在山西路上的南京公交车


14年后(2009年),更是下滑到第17名。


南京是有股子韧劲儿的,一切都在等待一个转机。


2010年2月,南京成功申办青奥会。


南京青奥会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中国的又一个重大奥运赛事,也是中国第二次举办的奥运赛事。


青奥会是南京新一轮向上攀升的起点。


在青奥会举办的前一年(2013年),南京的GDP排名上升到了全国第11位。


而这个第11位,似乎成了南京很难迈过去的“一道坎”。


从1978到2019年,共41年里,南京有9年排名第11,但就是没有能更进一步。


从2013年起,积蓄七年之力,在2020年,南京终于超越天津(2014年上升到省内第2),跻身第10。


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南京的最好排名。


今年一季度,南京的GDP是4359.56亿元,仍然守住了这个位置。



对于南京来说,这是很不容易的。


为什么这么说?


按照传统经济学理论,经济发展最基础的要素有三个:人口、土地、资本。


抛开流动性极强的资本不谈,南京在人口、土地这两个要素上,不占便宜,甚至说很吃亏。


先看面积,南京在所有省会城市里排名倒数第2,只比海口大,不到杭州的40%。在全国GDP TOP10城市里,排名倒数第3,比上海大4.1%,再就是比深圳大。


人口,按常住人口算,在全国GDP TOP10城市里,南京也是最少的,是杭州的76.69%、苏州的73.5%、武汉的69.1%、成都的44.6%。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南京的产出效率更高。


南京新街口被誉为“中华第一商圈”


从数字上来看,你还能发现一个特点:


南京,真稳!


倒回去看下南京GDP排名走势图片,将近半个世纪里,中国经历改革开放、加入世贸,以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势风云变幻,有的城市急跌上百个位次,有的城市又能跃升几十个位次。


而南京城市的GDP位次却很稳,最差也是第17。


总体上来看,1978年南京是第12,目前是第10,位次还实现了上升。


这里我不想再说历史,就看当下。


南京目前有四大支柱产业:钢铁、石化、汽车、电子。


在大家来看,这些产业貌似不够“fashion”,但是这些却是实实在在的实体经济,也是南京经济的“基本盘”、“压舱石”。


南京钢铁博物馆


在守住“基本盘”的同时,南京也提出新质生产力,构建“2+6+6”创新型产业集群:


“2”是指聚焦软件和信息服务、新型电力(智能电网)两大优势产业集群。


第一个“6”是指新能源汽车、智能制造装备、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新型材料、航空航天六大产业集群,南京将争夺国内制高点。


第二个“6”是指抢占新一代人工智能、第三代半导体、基因与细胞、元宇宙、未来网络与先进通信、储能与氢能六个未来产业新赛道。


政策话语,难免有些拗口。


先看两组数字:2023年,南京的新型电力(智能电网)集群实现营收超3600亿元,软件业务收入达到8000亿元。


这也是南京在全国具有领先优势的两大“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而南京提出来,这两个产业的业务收入在今年要分别达到4200亿、8500亿,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南京的产业底蕴,远不止如此。


比如,南京的第十四研究所是我国雷达工业的发源地。


“南高齿”是我国风电用齿轮箱领域排名第一位的企业。


金陵石化是全国最大的清洁汽油和航空煤油生产企业,同时也是亚洲最大的洗涤剂原料生产基地。


上面只是随手举的几个例子。


南京就像江苏一样,拳头企业往往是2B(面向企业),而不是2C(面向消费者个人),很多企业做到全国乃至全球顶端,但因为平时大家接触不到,所以,也就不为人所知。


中国(南京)软件谷北园,目前有华为、中兴、三星、vivo等领军企业入驻 

南京日报/紫金山新闻记者 冯芃 摄


2018年,中美贸易争端以来,给我们最深刻的认识是什么?


要科技创新、掌握核心科技。


这既关中国未来,更关乎城市发展。


南京在科技创新上,恰恰有着巨大优势。


南京是科研之城,有紫金山实验室、集成电路EDA(电子设计自动化)国创中心,国家级人才工程入选数量居全国同类城市前列。


还有以南京大学、东南大学为代表的50余所高等院校,两院院士总量排名全国第3。


紫金山实验室 南京日报/紫金山新闻记者 冯芃 摄


资本是最灵敏的。


从1984年开始,南京全市累计实际使用外资750多亿美元,外商投资企业和机构5200多家。


2023年实际利用外资49亿美元,同比增长1.9%,总量及增速在全省均位居前列,2024年1-2月份实际使用外资8.9亿美元。


资本“用脚投票”,选择信任南京。


开市客大陆首家“卖场+加油站”店即将在南京江宁开业



我想先岔开下话题,聊两个名人和南京的小故事。


一个是中国人。


1983年,金陵饭店在南京新街口落成,37层、110.4米,超过上海国际饭店,成为当时的中国第一高楼。


同时,金陵饭店还创造了另外五个“中国第一”:第一个屋顶直升机停机坪、第一部高速电梯、第一座高层旋转餐厅、第一座全国最高的室内大型停车场、第一家由中国人自己管理经营的国际一流水准大型涉外旅游饭店……


金陵饭店一时间享誉全国。


6年之后的夏天(1989年),宿迁15岁穷小子的刘强东,离家出走,第一次坐火车到了南京,然后,他从火车站专门走到金陵饭店,想去看看村里早就传说的“旋转餐厅”。


深夜里,金陵饭店灯火辉煌,他被深震撼,绕着金陵饭店转了一圈又一圈,也催生了他的志愿:愿做出海蛟龙,不做南河刀鳅。


建成初期的金陵饭店


第二个人是外国人:美国爆火的说唱歌手坎耶·韦斯特(外号“侃爷”)。


在2020年,有段时间,国外舆论对中国特别不友好,“侃爷”却在美国《福布斯》杂志采访时公开说“我爱中国”,连说了两遍。


之所以这样说,不是因为他在中国有巨大的经济利益,而是因为他自己童年在南京生活过。


1987年,“侃爷”的妈妈唐达·韦斯特被芝加哥大学派到南京大学参加交流项目,在外语学院任教一年。


现在的“侃爷”,那时才只有10岁,和妈妈一起跨越万里,来到了南京,在夫子庙小学念5年级。


起初,他还有点害羞,在班上不爱说话,同学对他友好,也充满好奇。


当时,来自美国的霹雳舞在中国盛行,班上同学也经常热烈地邀请他来一段,他甚至还用霹雳舞换来了同学的羊肉串吃。


南京大学外文系原来的系主任刘海平教授也回忆,当时他搬家,“侃爷”被妈妈带着,和南大外文系老师一起去恭贺,大家一起吃完饺子后,“侃爷”又表演了一段霹雳舞。


“侃爷”多年后说,“在中国(南京)的一年经历,让我开始要成为一名明星。那段时间,许多中国人从来没见过黑人,他们会一直来看你,盯着你,关注你,就跟现在的感受一样。我在小学就已经是一个明星了。”


在南京,这段愉快的童年时光,显然深深地影响了“侃爷”。


2008年,他在北京开演唱会时,还发布了一则寻人启事,邀请当年南京的小伙伴去看他的演唱会。


也难怪在其他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中国时,他会站出来说,“我爱中国,它改变了我的生活,它改变了我的想法,给了我如此广阔的世界观。


这恐怕就是南京的魅力。


当时还是穷小子的刘强东,被摩登的南京震撼,立下宏志要走向大城市。


当年羞涩的“侃爷”,在南京被鼓励,萌发“当明星”的梦想。


10岁的侃爷在中国时和同学们在一起


简单总结下,如果说当年全中国第一高楼金陵饭店,是南京在中国现代化发展中领风气之先的标志。


那么,“侃爷”就是南京对中国乃至全世界细无声影响的象征。


这恐怕是因为南京这座城市有着特殊性:


你根本没法简单地用一个GDP数字去衡量南京。


在明朝时,有一个说法:“盖天下财赋出于东南,而金陵为其会。


实际上,从三国时期,南京崛起成为全国大城以来,在历史上一直是第一梯队的城市。


回到当下,南京提出到2025年,全市GDP总量要超过2万亿,相当于今明两年平均每年要增长1300亿,需要迈出不小的步子。


而在2万亿之后,南京能带来的其实更多。

# 南京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