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天齐锂业蒋卫平遭遇“业绩杀”

这个是认证

雷达财经

2024-04-26 09:06 江苏

79063 0 0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天齐锂业最新披露的一则业绩预告,揭开了其一季度业绩巨亏的伤疤。今年第一季度,天齐锂业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36亿元至43亿元。

相比去年第一季度48.75亿元的盈利水准,甚至去年第四季度8.01亿元的亏损规模,这一数字都显得格外醒目。天齐锂业一季度巨亏的消息,很快传导到了资本端。4月24日,天齐锂业A股股价下跌9.99%,市值蒸发74亿元。

对于一季度巨亏超36亿元的情况,天齐锂业给出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方面是锂产品价格的大幅下降导致了公司锂产品的毛利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则是联营公司SQM的税务诉讼对公司的业绩产生了负面影响。

雷达财经注意到,其实去年天齐锂业的业绩就不甚亮眼,当年405亿元的营收仅微增0.13%,而72.97亿元的归母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69.75%。而公司去年业绩下滑的背后,主要与锂价下跌、投资收益减少等原因有关。

作为天齐锂业的掌舵者,蒋卫平用自己极具前瞻性的眼光较早地进军了锂资源行业,并通过豪赌奠定了天齐锂业在行业内的头部地位。凭借天齐锂业这家企业,在锂行业拥有近20年经验的蒋卫平成功上演了属于自己的财富神话。

在2021年的《胡润百富榜》中,蒋卫平的财富一度高达660亿元。不过,即便是被外界视为锂业大佬的蒋卫平,也难逃周期魔咒。在最新出炉的《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中,蒋卫平的财富已降至325亿元,相比此前缩水了335亿元。

一季度净利暴雷,天齐锂业市值一日蒸发74亿

4月23日晚间,天齐锂业发布了2024 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公告。公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天齐锂业预计公司的净利润为负值,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介于36亿元至43亿元之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介于36亿元至44亿元之间。

单看前述数据,或许还不足以直观地感受到天齐锂业第一季度的亏损规模到底有多大。可以作为参照的是,去年第一季度,天齐锂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高达48.75亿元。与之对比,天齐锂业在今年第一季度的预测净利润可谓是发生了近乎180度的大反转。

而去年一整年,天齐锂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97亿元。换言之,仅今年第一个季度,天齐锂业就亏掉了去年至少约一半、甚至最高接近六成的净利润。

其实在去年第四季度,天齐锂业就已陷入亏损泥沼。即便与去年第四季度相比,天齐锂业本季度的预计净利润指标仍算的上是恶化较为明显。彼时,天齐锂业录得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8.01亿元。与之对比,天齐锂业一季度的净利润亏损扩大了3.49至4.37倍。

从去年一季度盈利48.75亿元,到今年第一季度预计至少亏损36亿元,天齐锂业在此期间究竟经历了什么?在此次发布的业绩预告公告中,天齐锂业给出了其业绩发生变动的原因。其一,受锂产品市场波动的影响,公司锂产品销售价格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锂产品毛利大幅下降。

其二,截至本业绩预告公告日,天齐锂业重要的联营公司 Sociedad Química y Minera de ChileS.A.(以下简称“SQM”)尚未公告其2024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天齐锂业全面考虑所能获取的可靠信息,沿用一贯方式,采用彭博社预测的SQM2024年第一季度每股收益等信息为基础来计算同期公司对SQM的投资收益。

此外,SQM发布公告称,智利圣地亚哥法院于2024年4月对其2017年和2018年税务年度的税务诉讼进行了裁决,撤销了税务和海关法庭在2022年11月7日对于该案件的裁决结论。SQM基于最新裁决情况重新审视所有税务争议金额的会计处理,并预计可能将减少其2024年第一季度的净利润约11亿美元。

基于谨慎性原则并经反复论证,天齐锂业认为将上述SQM税务争议裁决影响确认在本报告期对该联营公司的投资收益中更符合会计准则规定,该事项预计将使公司归母净利润减少。

根据前述彭博社预测数据,结合SQM税务争议裁决的影响,SQM2024年第一季度业绩预计将同比大幅下降,因此公司在本报告期确认的对该联营公司的投资收益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

或是受到业绩预告的影响,天齐锂业在资本市场上迅速遭到“冷眼”对待。截至4月24日收盘,天齐锂业A股股价下跌9.99%,其市值在一天之内蒸发约74亿元。与此同时,天齐锂业港股股价也遭到重挫,于当天暴跌19.15%。

除了被投资者用脚投票外,天齐锂业预计一季度巨亏的业绩公告还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4月23日,深交所向天齐锂业下发关注函。

深交所要求天齐锂业结合主营业务开展情况、产品产销量、产品价格、原材料采购价格、成本费用、减值计提等因素的具体变化情况,量化分析一季度亏损较去年四季度大幅增加的原因,并说明是否存在持续亏损风险;说明公司经营情况变动是否符合行业变动趋势,是否与可比公司业绩变动情况相符。

此外,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还要求天齐锂业说明SQM税务争议裁决的具体情况及后续进展情况,对公司一季度净利润的影响金额及计算依据,公司将相关税务争议裁决影响确认在一季度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据天齐锂业此前发布的2023年年报显示,公司对SQM长期股权投资期末余额(账面价值)为261.63亿元。而近期有媒体报道称,SQM与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签署谅解备忘录。

因此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还要求天齐锂业核实说明相关事项具体情况,评估对公司的影响并说明拟采取的应对措施,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锂价下行+投资收益减少背后,去年已现颓软迹象

学生时代接触的元素周期表,背后藏着许多生意。作为锂矿巨头,天齐锂业的发家离不开元素周期表中的第三个元素——锂。

公开资料显示,锂是世界上最轻、电化当量最大的金属,具有高氧密度等特性,在地壳中的含量约为0.0065%,丰度位居第27位。更重要的是,锂在能源领域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

随着全球主要国家或地区积极推进新能源产业发展,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市场销量迅速增长。这一趋势显著推动了对动力电池需求的增长,进而引发了锂需求结构的调整,锂电池行业也借此成为了推动锂需求增长的主要力量。

自成立以来,天齐锂业已发展成为一家以锂为核心的新能源材料企业。据了解,天齐锂业的公司业务主要涵盖锂产业链的关键阶段,包括硬岩型锂矿资源的开发、锂精矿加工销售以及锂化工产品的生产销售。

就地域来看,天齐锂业战略性布局中国、澳大利亚和智利的锂资源,其还是全球少数几个同时掌握全球最优质的硬岩锂矿和锂盐湖核心资源的公司之一。

比如,天齐锂业控股的格林布什锂辉石矿区是全球目前品位最高、储量最大的在产锂辉石项目;天齐锂业参股的SQM运营的阿塔卡马盐湖是全球储量最大的锂盐湖项目;天齐锂业控股的位于四川雅江措拉锂辉石矿是亚洲最大的硬岩甲基卡锂矿的一部分;另外,天齐锂业还参股日喀则扎布耶盐湖,该盐湖是全球少有的天然碳酸锂资源。

回顾天齐锂业的发展史,可以说公司因锂而兴。不过,自去年起,公司的日子并不是十分“滋润”。

财报显示,2023年,天齐锂业全年录得405亿元的营收,与上年同期404.5亿元的营收相比仅微增0.13%。

利润方面,2023年天齐锂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97亿元,而2022年天齐锂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高达241.2亿元。与上年相比,天齐锂业的该项净利润指标在2023年下滑近七成。

对此,天齐锂业解释称,其一,受锂化工产品市场波动的影响,公司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较上年下降,锂化工产品毛利下降。

其二,锂精矿售价较上年上涨导致公司控股子公司Windfield Holdings Pty Ltd 净利润增加,所得税费用增加,少数股东损益增加。

其三,SQM 2023年度业绩同比下降约48%,公司在2023年度确认的对该联营公司的投资收益较2022年度也同比下降。

其四,2022年度内,公司参股公司 SES Holdings Pte.Ltd(以下简称“SES”)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因被动稀释所持SES股权导致失去对SES的重大影响,产生由长期股权投资变为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的投资收益,2023年度内无此事项,导致投资收益同比减少约12亿元。上述因被动稀释导致长期股权投资被动处置产生的投资收益为非经常性损益。

此外,结合市场状况、公司经营预测等情况,根据相关会计政策规定,天齐锂业针对在2023年资产负债表日存在减值迹象的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并对出现减值的资产确认了减值损失。

华福证券在研报中指出,锂盐和锂矿价格倒挂,2023年公司业绩承压。从量来看,2023年公司精矿产量152.3万吨,同比+12.9%;销量84.5万吨,同比+11.3%;库存量40.9万吨,同比+38.3%。锂盐产量5.07万吨,同比+7.3%,销量5.67万吨,同比-2.5%,库存量1.32万吨,同比+350.3%。

从价来看,2023年锂精矿均价4586美元/吨,同比+58%,高于市场价格,碳酸锂均价26.3万元/吨,同比-46.7%,氢氧化锂27.5万元/吨,同比-42.8%,精矿价格调整慢于锂价跌速。就本而言,2023年精矿单吨综合COGS为599澳元,同比-6.4%,主因系锂价下跌特许权使用金降低。

“锂王”难逃周期魔咒,蒋卫平财富缩水335亿

作为天齐锂业的话事人,蒋卫平牢牢掌控着天齐锂业,其主要负责公司全面战略规划及业务发展,以及作出主要战略决策。

据天齐锂业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末,公司控股股东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公司4.16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比重为25.37%。而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正是董事长蒋卫平本人,其持有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90%的股份。

与此同时,蒋卫平的妻子张静也持有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10%的股份,并直接持有天齐锂业6867.99万股股份,对应的持股比例为4.18%,二人构成一致行动人关系。

时间回拨至上个世界七十年代,彼时赶上高考制度刚刚恢复的蒋卫平,成为了那时第一批受益的年轻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蒋卫平成功迈进了四川农业机械学院(现西华大学)的大门。

从学校毕业进入社会后,蒋卫平曾有过多段就职经历。1982年至1985年期间,蒋卫平在成都机械厂工作,担任技术员一职。1985年,蒋卫平在四川省九三学社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之后,蒋卫平又于1986年至1997年间在中国农业机械西南公司任销售工程师。

直到1997年,蒋卫平决定独自下海创业,做起了矿物的进出口生意。而如今作为蒋卫平财富主要来源的天齐锂业,其实此前一度是一个连年亏损、甚至资不抵债的沉重包袱。

尽管这家名为射洪锂业的企业在当时看着成色一般,但眼光敏锐、意识到锂资源广阔前景的蒋卫平还是在2004年买下了它。之后,射洪锂业摇身一变成为了天齐锂业,而蒋卫平掌舵的天齐集团也借此成为了天齐锂业的控股股东。

通过收购澳大利亚矿企泰利森51%股权、以及收购智利矿企SQM公司部分股权两场豪赌,天齐锂业奠定了自己在行业内的优势地位,但这种“蛇吞象”式的并购,也一度让天齐锂业背负了巨大的经营压力。

此次天齐锂业一季度巨亏,其中部分原因也与此前收购的SQM有关。这笔交易可以追溯至2018年12月,彼时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的价格购拿下了SQM公司23.77%的股权,借此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据悉,SQM运营全球储量最大的锂盐湖阿塔卡马项目,其资源量约1080万吨金属锂当量,锂离子浓度1840mg/L,镁锂比仅为6.4,资源量和品质居全球前列。

不可否认的是,由于踩中了新能源的风口,天齐锂业在资本市场上的市值表现较上市之初翻了好多倍。而得益于锂资源在市场上的受宠,蒋卫平也凭借掌舵的天齐锂业成功实现了财富的跃迁。在2021年公布的《胡润百富榜》中,身为天齐锂业董事长的蒋卫平,财富一度高达660亿元。

不过,随着近些年锂价的走低,手握锂矿巨头的蒋卫平也尝到了身家缩水的滋味。在不久前公布的《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中,蒋卫平以325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第745名的位次。与此前高达660亿元的财富相比,蒋卫平如今的财富缩水了335亿元。

蒋卫平财富大幅缩水,与天齐锂业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息息相关。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最近一年时间,天齐锂业的A股股价累计下跌44.21%,市值蒸发超过528亿元。

在4月9日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有投资者向天齐锂业提问,“目前天齐锂业的 H 股估值较低,我觉得已偏离公司价值,请问公司有无提振市场和价值管理的计划?”

对此,天齐锂业表示,一直以来,公司都高度重视全体股东的权益,并持续从股东沟通、股东关系维护、股东服务、保障股东利益等多方面做好相关工作。

对于回购事宜,2022年9月23日,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进行首次回购公司A股股份。此外,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长期投资价值的认可,公司大股东天齐集团及张静自愿承诺自2023年8月23日起6个月内不减持其所持有的公司A股股份。

截至2023年10月11日,天齐集团在结合中小股东的整体诉求、其自身实际情况、转融通业务进展等因素综合评估其影响后,已提前终止其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

在天齐锂业看来,锂资源相对于其他有色金属行业来说,具有一定的行业特殊性。尽管锂价存在周期性的价格波动风险,但下游终端特别是新能源汽车和船以及储能产业未来的高成长预期、有关政策的倾斜是客观存在的,因此从中长期来看,公司认为锂行业基本面在未来几年仍将持续向好。

蒋卫平能否带领天齐锂业再创辉煌?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 金猫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