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蔡崇信:阿里巴巴落后了

这个是认证

孟永辉

2024-04-22 09:19 浙江

98776 0 0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过去五年阿里巴巴走过的路的话,「迷失」,或许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无论是阿里巴巴对于其互联网时代战略打法固执地进行延续,抑或是阿里巴巴对于新领域的谋篇布局的亦步亦趋,我们都可以非常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

直到以蔡崇信、吴泳铭为代表的元老们重新执掌阿里巴巴,迷失着的阿里巴巴,终于才开始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新方向。

这一点,我们可以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蔡崇信的最近一次采访当中,看出一丝端倪。

按照蔡崇信的说法,「当我们审视内不并反思过去几年的情况时,我们发现,我们落后了,因为我们忘记了我们真正的客户是谁。我们的客户是使用我们的应用程序购物的用户,我们没有给他们最好的体验。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有点自食其果,并没有真正关注价值所在,我们能在哪里提供价值。」

不得不说,蔡崇信敢于直言当下的阿里巴巴,正在遭遇到的这样一场危机,多少是有些勇气的。

然而,透过蔡崇信的这样一种表态,我们同样可以看出的是,阿里巴巴正在拨开以往萦绕着自身眼前的层层迷雾,找到新的发展方向。

由此,不妨可以大胆想象,阿里巴巴将会开启一场自我救赎,重新找到从前的那个自己。

马云离开阿里的五年,是阿里巴巴迷失的五年。

显而易见的是,阿里巴巴在过去的五年里,并未真正找到与时下的市场相契合的发展之道,并充分地发挥自己的价值,从而将阿里巴巴的发展,带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里。

认识到这样一种迷失,并且找到真正适合阿里巴巴的发展之道,或许才是阿里巴巴真正跨越周期,迎来触底反弹的关键所在。

盲目执着于互联网,缺少壮士断腕的勇气

当马云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张勇真正成为阿里巴巴的掌舵者,我们看到的是,张勇对于阿里巴巴的一系列的改造和升级。

不得不说,张勇的这些改革,的确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阿里巴巴的问题的。

比如,组织的扁平化;比如,出海的进取性;比如,业务模块的细分化。

然而,虽然张勇的这些改革,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阿里巴巴遭遇到的困境和难题,但是,仅仅只是执着于互联网机制之下的改革,必然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阿里巴巴的困境和难题的。

于是,我们看到了纵然是张勇对阿里巴巴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造,但是,它们依然没有让资本市场对阿里巴巴重拾信心,依然没有让阿里巴巴扭转在国内市场上节节败退的现实。

拼多多的市值超越阿里巴巴,以本地生活为代表的业务不断地被竞争对手蚕食,无一不再告诉我们,张勇的这些改革,并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阿里巴巴的困境和难题。

从本质上来看,张勇的这些改革,依然还是执着于互联网的机制之下,依然还仅仅只是对于传统业务进行表层的整合,而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重塑和再造阿里巴巴。

于是,我们看到了,当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布局AI大模型的时候,当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尝试数实融合的新路径的时候,阿里巴巴显得有些亦步亦趋,缺少了曾经的引领者的姿态。

很显然,这样一种仅仅只是局限于互联网之下的做法,无法给阿里巴巴带来真正持久的发展动能,无法真正从根本上解决阿里巴巴的困境和难题。

于是,我们看到了阿里巴巴依然在张勇的一次次改革当中迅速跌落,全然没有了以往的神奇。

因此,对于阿里巴巴来讲,如何找到摆脱互联网的牵绊的方式和方法,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不断地用新的技术、新的模式给自身注入新的活力,才是真正将阿里巴巴的发展带入到全新阶段的关键所在。

一味地强调资本的作用,忽略了真正的价值所在

回顾阿里巴巴的发展和壮大,我们始终都无法否认,资本在其中所扮演着的决定性的功能和作用。

可以说,阿里巴巴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与资本同频共振的协奏曲。

无论是阿里巴巴与软银之间美妙的资本故事,抑或是阿里巴巴借助资本运作的手段不断地做大、丰富自身的生态圈,我们都可以看出,资本在其中所发挥着的举足轻重的作用。

不得不说,资本成就了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同样给资本带来了回报。

于是,我们看到了阿里巴巴在发展过程当中浓重的资本的味道。

然而,我们同样要看到的是,一味地放大资本的作用,一味地将发展的重点聚焦在资本上,而缺少了与行业结合,为用户提供价值的能力。

纵然是在强大的资本力量,必然会有崩塌的那一天。

如果我们寻找以往阿里巴巴迷失的内在原因的话,一味地强调和放大资本的作用,一味地以延展边界和拓展生态的方式来寻找发展的可能性,忽略了用户,忽略了自身的价值所在,才是最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重要方面。

当资本的红利不再,特别是当资本输血的方式难以为继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以往以资本为主导的发展模式,无法给阿里巴巴输送发展的动能,曾经给阿里巴巴带来增长动能的资本运作模式,同样开始遭遇到越来越多的问题。

我们看到的阿里巴巴开始退出以往的投资标的,我们看到的阿里巴巴开始不断地将关注的焦点越来越多地关注电商行业本身,无一不是阿里巴巴开始放弃以资本为主导的发展模式,重拾自身价值的表现。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阿里巴巴只有找到与时下的资本发展模式相契合的方式和方法,不断地用资本为自身的发展输送能量,才能真正将阿里巴巴的发展带入到一个全新的阶段。

后互联网时代断层明显,错失了新技术的红利

几乎可以肯定是是,互联网时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远去。

无论是一系列的互联网玩家们开始在互联网的战场上遭遇到的困境和难题,还是以ChatGPT、文心一言为代表的AI大模型的加速进化,我们都可以看出,互联网时代正在远去,以AI为主导的新时代,正在来临。

然而,纵然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阿里巴巴依然在加持以互联网为主导的发展模式,缺少了用新技术去改造和重塑自身业务的能力。

回顾以往阿里巴巴的业务模式的创新,几乎都是基于互联网的技术和模式衍生和发展而来的。

直播带货、淘宝特价版,无一不是如此。

虽然这些互联网业务和模式可以给阿里巴巴带来一定的增长,但是,它始终无法与业已蓬勃发展的新技术实现完美桥接。

于是,当互联网技术和模式无法给阿里巴巴输送流量,无法让阿里巴巴持续地发挥自身价值的时候,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开始变得越来越少。

如果我们将阿里巴巴在互联网时代看成是一个引领者的话,那么,它在新技术时代,更像是一个跟随者。

于是,当玩家们开始在用AI、大数据等新技术,为自身的业务,打开新的发展天窗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阿里巴巴依然在互联网的机制下横冲直撞,直到一次又一次地败倒在竞争的擂台上。

因此,如果我们要寻找阿里巴巴所遭遇到的困境和难题的表现的话,互联网时代前后的断层明显,并且并未找到新技术与互联网之间完美桥接的方式和方法,才是真正导致它的发展真正进入到死胡同的关键所在。

如果要寻找阿里巴巴的突破口的话,不断地用新技术去给电商业务找到新的发展突破口,或许才是破局之道。

于是,当蔡崇信、吴泳铭开始执掌阿里巴巴,便开始了一场全面拥抱AI的新变革。

无论是在阿里巴巴的各条业务线条下加入AI的元素,还是阿里巴巴借助AI对于产业上下游的赋能和改造,无一不是这样一种现象的直接体现。

当阿里巴巴找到了与新技术结合的方式和方法,特别是它可以用新技术不断地去改造自身的传统业务,它的发展,才能真正摆脱互联网的牵绊,真正进入到新周期。

组织僵化严重,团队年轻化进展缓慢

当蔡崇信、吴泳铭开始掌舵阿里巴巴,我们看到的是,以戴珊下课、俞永福去职、侯毅退休为代表的,一系列的组织架构的调整,开始上演。

如果对于这些人事的任命和调整进行分析和总结的话,刀刃向内,组织革新,不断地启用年轻人,不断地让年轻人走到前台,无疑是最值得我们去关注的另外一个方面。

因此,如果我们要寻找阿里巴巴迷失的另外一个原因的话,对于公司组织的僵化以及由此带来的效率的降低,或许是另外一个最值得我们去关注的重要方面。

同样地,当我们去回顾张勇进行的一系列的改革,不难看出,张勇仅仅只是基于以往的人员和组织进行改革,而没有真正从根本上去改造阿里巴巴的组织本身,才是真正导致阿里巴巴的效率不断低下,并且开始丧失组织活力的关键所在。

从表面上来看,张勇对于阿里巴巴进行了一系列的变革,但是,这些变革并未从根本上改变阿里巴巴的组织僵化和陈旧的现实。

于是,他的这些变革,开始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到了困境和死胡同之中。

对于阿里巴巴来讲,如何打破以往业已形成的组织和人事僵局,真正让年轻人走到一线,并且真正担纲起一线竞争的重任,真正让阿里巴巴的组织,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才是保证阿里巴巴再度焕新的关键所在。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阿里巴巴的干部年轻化的展开,阿里巴巴以往所形成的一潭死水的局面将会被打破,阿里巴巴的组织活力,将会重新被激发,新的动能,将会得到释放。

由此,阿里巴巴将不再是基于以往的模式和机制运行和发展,而是开始有了运行的新动能,阿里巴巴的发展,同样将会开启全新的阶段。

结语

毋庸置疑的是,过去的五年,是阿里巴巴迷失的五年。

在这样一个五年当中,阿里巴巴失去了引领者的位置,成为了一个亦步亦趋者。

深入分析其中的原因,不难看出,仅仅只是固执地执着于以往,忘记了自己是谁,特别是忽略了自己之于用户的最大的价值所在,才是导致这一点的关键原因所在。

于是,当蔡崇信、吴泳铭开始执掌阿里巴巴,一场全新的自我救赎,开始上演。

当阿里巴巴重新审视自我,特别是,当它开始越来越多地抛弃以往的陈规旧矩,一场新生,或许才能够真正上演;一场以AI电商为主导的新升级,或许才能真正出现。

—完—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行业研究专家,知名KOL,数字经济学者。

# 金评媒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