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资本大佬陆正耀遭遇30亿“强执困局”

这个是认证

雷达财经

2024-04-21 22:41 江苏

47533 0 0

雷达财经出品 文|肖洒 编|深海

曾创立了神州租车、瑞幸咖啡和库迪咖啡等企业的陆正耀,商业生涯正遭遇重大挑战。

近日,天眼查信息显示,陆正耀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8.96亿余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去年3月份至今,陆正耀累计被执行金额29.88亿元。

其中除了巨额被执行信息外,还有10条关联到陆正耀的消费限制信息,以及神州优车的股权被冻结。尽管目前还不知道这些案件的具体细节,然而这一切都似乎表明,陆正耀及其公司面临着重大的财务和法律挑战。

这让一些投资人联想到,多年前的乐视危机崩盘前夜,围绕在贾跃亭身上同样是类似的消息。

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陆正耀的职业生涯充满了起伏和挑战,他曾经是神州优车、瑞幸咖啡创始人。在涉及财务造假离开瑞幸咖啡后,又创立了库迪咖啡。

拥有这般“开挂人生”的陆正耀,身上也有着其他复杂标签。有人认为,陆正耀善于发现市场机会,并能充分借力资本实现自己的创业抱负;在另一些人看来,陆正耀则是个大冒险家,其因瑞幸财务造假中的角色而备受争议,也因多个项目中屡试不爽的疯狂烧钱模式遭到质疑。

无论如何,在如今糟糕的资本环境下,当烧钱模式难以为继时,陆正耀的困局或许才刚刚开始。

一年多被执行近30亿元

陆正耀又出现在了公众视野中,这一次是因为负面新闻。

近日陆正耀、李浣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18.9亿余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此外,陆正耀在2023年3月份至2024年1月份期间三次被执行,四次合计被执行金额达29.88亿元。

目前虽然无法确定具体事由,但部分案件与陆正耀创立的“神州系”汽车公司有关。比如,一件执行金额为10.85亿元的案件,被执行人除了陆正耀,还有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神州优车”)。

据媒体报道,2021年3月22日,因迟迟拿不出年报,神州优车在新三板被强制退市。随着公司退市,昔日的合作者变成了债主。

神州优车公告显示,2017年2月28日,由浦东发展银行控股的资管公司浦银安盛,以每股16.8元的价格认购神州优车共计10亿元的定向增发股票。

与此同时,中国银联旗下的上海联银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上海谷欣、中金启元分别认购24亿元、7亿元和5亿元。

按照神州优车的公告,这轮认购没有回购承诺,“本次股份认购协议中均不存在业绩承诺及补偿、股份回购、反稀释等特殊条款”。

但据南方周末掌握的一份判决书却显示,陆正耀实际上承诺了苛刻的回购条件。

2019年,神州优车跌破16.8元的定向增发价后一路向下,浦银安盛要求陆正耀回购,但后者并未履行。

2020年6月10日,神州优车公告,股东陆正耀所持公司的2.7亿股已被司法冻结。

另据上述报道,2021年4月26日浦银安盛向法院紧急申请了仲裁前财产保全,要求冻结陆正耀9.2亿资金。

此后,随着债务的多米诺骨牌倒下,陆正耀以及其背后的神州优车公司面临密集的合同、债务起诉。

回顾来看,诞生于共享经济风口的神州优车,当时和滴滴等竞争对手一样,都是依靠不断的烧钱而生存下来,而这需要大量的资金。

另一方面,神州优车的资本运作还产生了窟窿。2019年3月,神州优车透过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41亿元的价格买下了宝沃汽车67%的股份。

一开始宝沃企业业绩有所起色,主要是靠关联方采购,等关联方自身难保时,宝沃业绩就差了下来,2022年,宝沃汽车被裁定破产。

神州优车项目,也成了陆正耀的资本运作风波之一。

连续创业者陆正耀

据媒体公开报道,陆正耀生于1969年,家中兄弟姐妹5人。其母亲曾是村支部书记,父亲会酿造酱油,因此家中经济条件相对较好。

屏南一中在福建省屏南县,陆正耀在这里读完的高中。多年后事业成功的陆正耀,对家乡教育做了较大投入。

大约在2005年时,他拿出200万元在屏南一中设立了一个基金。2017年,屏南一中60周年校庆时,陆正耀又捐资1000万元设立“浩德”奖教基金。

1987年,陆正耀以县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的计算机系,毕业后,他顺利地进入石家庄政府部门,成为了一名公务员。

在府部门工作没过几年,他就辞去公职。原因很简单,“因为单位不让我穿花裤衩上班。”

陆正耀认为自己对财富看得很淡。“生活上的钱已经够了,有时候钱多了,会觉得有点不安全。”

对金钱不感兴趣的陆正耀,却是经商的一把好手。据了解,下海后陆正耀创立了第一家公司,从事通讯设备代理及系统集成业务,先后成为不少欧美大公司在华最大的代理商。

2003年,陆正耀的第二家公司成立,不到一年时间,就做成了中国最大的企业级IP电话代理商,一度拥有中国电信该项业务在北京67%的市场份额。

陆正耀称自己:“我出手到现在,还没失过手”,可谓自信满满。2007年前后,正值我国租车行业的风口,陆正耀投入全部家当以及获得的3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创立神州租车。

次年初,神州租车便获得2100万美元投资:联想通过君联资本投入800万美元;凯鹏华盈中国基金(KPCB China)、美国CCAS共同投入1300万美元。

这是陆正耀第一个面向C端用户和借助资本力量的创业。而从那时起,他摸索出一套标准化打法,被坊间总结为:烧钱营销、疯狂融资、快速扩张,然后上市到二级市场变现。从神州租车、到神州优车再到瑞幸咖啡,几乎一模一样。

2014年,在获得超过60亿元融资后,陆正耀终于将神州租车推向港股IPO。随后,共享经济的风口到来,陆正耀迅速成立神州优车,将原神州专车的相关资产、业务、债权债务及5家子公司100%股权全部置入神州优车,后者于2016年7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从此,陆正耀的自信语录又多了一条,“我们用500天的时间,做了一个400亿市值的公司”。

在“神州系”尚处高光的2017年,陆正耀将触角伸向了咖啡赛道,瑞幸咖啡就此诞生。不同于以往,这次陆正耀让自己的老部下神州优车前COO钱治亚出面,自己则隐身幕后。

瑞幸咖啡在钱治亚的带领下,以“外卖咖啡+互联网”的模式,继续复制神州租车的路线,用资本快速助推扩张,从成立到成功上市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

2020年,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东窗事发,陆正耀黯然出局,其一手打造的“神州系”资本帝国也在这一时期崩塌。

但陆正耀并未就此止步,从趣小面、舌尖英雄再到库迪咖啡,陆正耀一次次尝试卷土重来。

烧钱模式或难以为继

梳理陆正耀大大小小的创业项目,不难发现,其商业模式的共同点可以简单概括为“烧钱模式”。

实际上,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大众对于烧钱模式并不陌生,从较早的外卖大战、网约车大战、共享经济大战,到近几年的生鲜电商大战、社区团购大战,其背后的逻辑无非是,以补贴起步占领市场,而后慢慢涨价。

库迪咖啡就是陆正耀烧钱模式的最新例证。自2022年10月成立以来,库迪咖啡以惊人的速度扩张。窄门餐眼的数据显示,2023年库迪咖啡当年就开出了6500家门店,最高的一个月开店数就超过了1500家。

同时,为了抢占市场,库迪咖啡还发起了9.9元咖啡的价格战。就在今年2月26日,库迪咖啡官方宣布在全球门店数达7000家之际,开启全场不限品、不限量9.9元大促,为期3个月。

但招商证券研报分析,在“9.9元”价格战中,由于杯量、采购体量、自建供应链的差异和运营效率的不同等因素,瑞幸的单杯成本约为9.5元,而库迪的单杯成本约为10.2元。较高的成本压缩了盈利的可能性,可能对现金流造成一定压力。

一边快速开店一边以极低的价格出售产品,这对资金的需求可想而知。截至目前,库迪咖啡也没有公开信息显示其有融资情况,也未曾对外披露过自身的财务状况。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库迪咖啡若没有外部资金补充,通过开店赚加盟商的钱会是其重要的“续命方式”。未来是否会有长线收益,还有待市场检验。

从大环境看,以往互联网企业热衷的烧钱模式,也似乎不再灵验了。有市场人士指出,现在机构的估值体系没有以前那么激进了,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单纯的紧盯用户增长,而是更加注重盈利的确定性,这也导致一些融资驱动型公司更难拿到钱。

值得关注的是,据窄门餐眼数据,库迪咖啡最新门店数量为6889家,已不足7000家。

在此背景下,随着陆正耀的资产不断被强制执行,他还有多少弹药可以拿出来给库迪咖啡补血?

# 金猫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