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不得了,唐国明这样找到了埋在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里的曹雪芹文笔

这个是认证

唐国明

2024-03-27 17:30 湖南

80813 0 0

不得了,唐国明这样找到了埋在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里的曹雪芹文笔

————————————————————————————————

喜欢我唐国明书的朋友,可直接加我微信:13467607858

————————————————————————————————

(提醒:在本篇正文后,可以了解我出版的书与我的思想,找到的80回后曹雪芹文笔、及我开创的鹅毛诗、半途主义、诗意流。)

【半途主义就如主张“思危奋发图强、修德安和天下”的唐国明在《坚守在长城要塞上的士兵》与《零乡》书中表达的那样:不在过去,不在现在,不在将来,只在途上;不在别处,不在远方,只在路上;不在故乡,不在他乡,此刻只在半途之上。】

————————————————————————————————

集开创鹅毛诗、找到80回后曹雪芹文笔、半途主义、诗意流成就于一身的著名作家唐国明作品

————————————————————————————————

我如此再现了埋在程高本后四十回里的曹雪芹文笔

————————————————————————————————

一、如此再现

首先要说明的是,本书是我做了一个再现埋在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中曹雪芹文笔的工作,也是在找到《红楼梦》80回后曹雪芹文笔的基础上以考古复原的方式再现了曹雪芹文笔。

在再现80回后20回曹文中,为了补缺,文中引用了一些很贴近曹文文脉的民间歌谣,还有从一些文献中改造过来的文字,总共千字左右。如《十独吟》,前2首在87版红楼梦电视剧剧中出现过,究竟是谁写的,仍没有定论,但很贴近黛玉口声,所以十首诗就全借用了。

至于我是怎样从《红楼梦》程本后四十回以考古的方式再现找到的曹雪芹文笔的,看看下面的例子就知:

(1)、在程本原文第81回第一段以考古复原方式再现曹文过程的展示:

注意:下文“<>”内的是删除的字句,“()”内的是还原的字句,“【】”内的是还原式添加的字句,其余的是曹雪芹原文笔。

且说迎春归去之后,邢夫人象没有这事,倒是王夫人抚养了一场,<却甚实伤感,在房中自己叹息了一回。>(正在房中叹息。)<只>见宝玉走来,<看见王夫人>脸上似有泪痕,也不敢坐,只在旁边站着。【待】王夫人叫他坐下,宝玉才捱上炕来,就在王夫人身旁坐了。王夫人见他呆呆的瞅着,似有欲言不言的光景,便道:“你又为什么这样呆呆的?”宝玉道:“<并不为什么,只是昨儿听见>二姐姐这种光景,<我实在替他受不得。虽不敢告诉老太太,却这两夜只是睡不着。我想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那里受得这样的委屈。况且二姐姐是个最懦弱的人,向来不会和人拌嘴,偏偏儿的遇见这样没人心的东西,竟一点儿不知道女人的苦处。”说着,几乎滴下泪来。王夫人道:“这也是没法儿的事。俗语说的,‘嫁出去的女孩儿泼出去的水’,叫我能怎么样呢。”宝玉道:“我昨儿夜里倒想了一个主意:>咱们索性回明了老太太,把二姐姐接回来,还叫他紫菱洲住着,仍旧我们姐妹弟兄们一块儿吃,一块儿顽,省得受孙家<那混帐行子>的气。等他来接,咱们硬不叫他【回】去。由他接一百回,咱们留一百回,只说是老太太的主意。这<个>岂不好<呢>!”王夫人听了,又好笑,又好恼,说道:“你又发了呆气了,混说<的是什么>(胡道!大凡做了女孩儿,终久是要出门子<的>,嫁到人家去,<娘家那里顾得,也只好看他自己的命运,碰得好就好,碰得不好也就没法儿。你难道没听见人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里个个都像你大姐姐做娘娘呢。况且你二姐姐是新媳妇,孙姑爷也还是年轻的人,各人有各人的脾气,新来乍到,自然要有些扭别的。过几年大家摸着脾气儿,生儿长女以后,那就好了。>你断断不许在老太太跟前说起半个字,我知道了是不依你的。<快去干你的去罢,不要在这里混说。>(快回园看你的书去,不要再在这里为你二姐姐的事瞎耽误工夫,仔细老爷又问你书。”说得宝玉<也>不敢作声,坐了一回,无精打彩的出来<了>。憋着一肚子闷气,无处可泄,走到园中,【便】一径往潇湘馆来。

(2)、从程本原文第81回第一段再现出来的曹文正文:

且说迎春归去之后,邢夫人象没有这事,倒是王夫人抚养了一场,正在房中叹息,见宝玉走来,脸上似有泪痕,也不敢坐,只在旁边站着。待王夫人叫他坐下,宝玉才捱上炕来,就在王夫人身旁坐了。王夫人见他呆呆的瞅着,似有欲言不言的光景,便道:“你又为什么这样呆呆的?”宝玉道:“二姐姐这种光景,咱们索性回明老太太,把二姐姐接回来,还叫他紫菱洲住着,仍旧我们姐妹弟兄们一块儿吃,一块儿顽,省得受孙家的气。等他来接,咱们硬不叫他回去。由他接一百回,咱们留一百回,只说是老太太的主意。这岂不好!”王夫人听了,又好笑,又好恼,说道:“你又发了呆气了,混说胡道,大凡做了女孩儿,终久是要出门子嫁到人家去,你断断不许在老太太跟前说起半个字,我知道了是不依你的。快回园看你的书去,不要再在这里为你二姐姐的事瞎耽误工夫,仔细老爷又问你书。”说得宝玉不敢再作声,坐了一回,无精打彩的出来。憋着一肚子闷气,无处可泄,走到园中,便一径往潇湘馆来。

二、百回理由与根据

在庚辰本第二十五回脂本眉批中有:“通灵玉除邪,全部百回只此一见。”在庚辰本第四十二回回前脂批中有:“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馀。”在蒙府本第二回脂批中有:“以百回之大文”的话;在蒙府本第三回脂批中有:“后百十回黛玉之泪。”在同一蒙府本的脂批中前后矛盾,一说百回,一说百十回;庚辰本脂批前后倒不矛盾;虽庚辰本、戚序本、蒙府本二十一回前批有“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见后三十回犹不见此之妙”的话,这话是指第21回后的30回?还是指80回后的30回?但庚辰本明确肯定的说了“全部百回只此一见”

到程伟元高鄂编写时又说是回目一百二十回。但有红学学者认为是一百零八回左右,理由是古人习惯以“九”为数,在《红楼梦》前五十四回是写“盛”,后五十四回是写“衰”。由这般推去,说是一百回更有理由,因为《红楼梦》通篇是以写诸芳聚散之事来彰显盛衰的,况且《红楼梦》整体是围绕“三春过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的意旨来进行的,在一至五十回已经完成了诸芳在大观园千紫万红、百花齐放的聚集,从五十一回以“袭人出园回家探母,晴雯得病作引”地开始为诸芳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地从“聚”向“散”开始伏笔。

而最大的理由是几乎有很多学者与读者,公认《红楼梦》的写作方法来自于《金瓶梅》,《金瓶梅》只有一百回。脂批中甲戌本第一十三回眉批云:“深得《金瓶》壸(kǔn)奥!”若再增加证据,百回《西游记》更是更好的证据了,《红楼梦》其“神”与“意”受《西游记》影响较大,其结构与语言又受《金瓶梅》影响较大,《西游记》与《金瓶梅》都是一百回,加之至目前发现的清朝小说,百回文本普遍,可以肯定曹雪芹创作的《红楼梦》就是一百回。

三、用文本回答一切

“红学”的最高目的是为找到真正的《红楼梦》文本,回到《红楼梦》文本本身,阐释传播《红楼梦》文本本身的事情上来,才是“红学”未来走得更远的理由。

当年脂砚斋见《红楼梦》的书稿已失,凭着自己的记忆,以评的方式,告诉我们后人,《红楼梦》完成了,并且内容大致是个什么情况,残缺的部分基本写了什么,给我们这些后人留下了珍贵资料。

自从程伟元与高鹗整理出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可以说《红楼梦》已进入了汇校的时代,到俞平伯前后一批学人对一百二十回本提出质疑,加之《红楼梦》脂批各种残稿本的出现,先有俞平伯汇校的前八十回加程高本《红楼梦》后四十回,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不断修订普及至今,后有周汝昌《红楼梦》前八十回汇校本与郑庆山《脂本汇校石头记》的出版,同时刘心武与周汝昌根据脂批对《红楼梦》八十回后内容的考证猜测的流传,可以说使《红楼梦》已空前进入了修残补缺,复原整理的成熟时期。

在俞平伯以前,多年来流传开来的是程高本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程伟元在程甲本《红楼梦序》中说:“……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无不留心,数年以来,仅积有廿余卷。一日偶于鼓担上得十余卷,遂重价购之,……见其前后起伏,……然漶漫不可收拾。乃同友人细加釐剔,截长补短,抄成全部,复为镌板,以公同好,《红楼梦》全书始至是告成矣。”又程伟元、高鹗在程乙本《红楼梦引言》中说:“……是书前八十回,藏书家抄录传阅几三十年矣,今得后四十回合成完璧。……书中前八十回抄本,各家互异,今广集核勘,准情酌理,补遗订讹。其间或有增损数字处,意在便于披阅,非敢争胜前人也。……是书沿传既久,坊间繕本及诸家所藏秘稿,繁简歧出,前后错见。即如六十七回,此有彼无,题同文异,燕石莫辨。兹惟择其情理较协者取为定本。书中后四十回,系就历年所得,集腋成裘,更无他本可考。惟按其前后关照者,略为修辑,使其有应接而无矛盾。至其原文,未敢臆改,俟再得善本,更为厘定,且不欲尽掩其本来面目也。”俞平伯晚年很后悔腰斩“红楼”:分开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这四十回中究竟隐含了什么?

自十多岁始读《红楼梦》,读过数次后,每读到贾母叫惜春画大观园,叫添上一个丫头捧梅与宝琴大红大紫地站在藕香榭东门外的山坡雪地上,我就想这应是为日后让出家的惜春于青灯之下、低眉展卷自画的大观园画幅,看画中过去千紫万红,抬头望望栊翠庵的窗外,已是残月荒草作铺垫的。每读到八十回迎春出嫁,就感到繁华渐去,大观园中的女子开始离散,青春的盛宴不再。总以为要写最多还写到黛玉宝玉的爱情悲剧,就该以一个总结的方式结束了。正好应了秦可卿死前托梦给凤姐所说的:“三春过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恰好在秦可卿死后,从贾元春省亲算来,到《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开桃花诗社,刚好是《红楼梦》写的第三个春天的开始。从时间上讲,过完这个春天的一年,到第二年从元宵节后,就该为《红楼梦》终局了。这样才应了《红楼梦》第一回那句从僧人口中说出的“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的话。在这两句话后的甲戌本脂批侧批中:前一句是“前后一样,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后一句是“伏后文。”

另外,《红楼梦》通篇读去,你会从一个家族生活的起居游玩打闹小吵小斗中看到一个讲排场、摆阔气、显奢华、图乐子,过度溺爱孙子孙女的老太君;一个怀“安和”情怀安和着大观园众红颜的男子贾宝玉;几个寄人篱下心怀“零乡”之感的知己红颜;一帮深怀居安思危奋发图强心气的姐妹;一群命如纸薄,命系悬丝的丫鬟;一伙只管尽兴挥霍祖业,今朝有酒今朝醉,享乐过日,坐吃山空,不事前程的男人构成的家族群体,共同画写了一幅“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史诗图像;如同雄伟的万里长城与圆明园被劫后的废墟一般,警示后人不管处如何境况,必时刻以思危奋发图强的精神,以德安和天下的情怀处世为人,来避免家败人亡的命运。也会看到从天上到人间来的宝玉及一群千红百艳的女子在青春期万紫千红地相聚争艳再到各自奔腾四方的一个聚散过程,自觉的应了人生如梦、聚散无常,尽管经历了什么荣华富贵,三灾九难,怎么美艳,诗情画意过,人也不过是警幻册子里的一个名字。

但《红楼梦》主要是写青春少女最纯净最清风明月的原生态诗意生活的,作者借对这种最纯净最明月清风的青春原生态诗意生活的追忆与怀念,去彰显所处的那个时代与自己所产生的思想哲学与人生观。随着青春的结束,那次庞大的青春宴会也该散场,归天的归天,回乡的回乡了;入俗的入俗,出世的出世了。对于四大家族烟消的烟消,火灭的火灭了。

其次,《红楼梦》也着重表达了一旦背后支撑的“诗意情怀”人生存在的框架已经失去,“诗意情怀”的人生就会破灭,而怀了这种“情怀”诗意的人最终只能退出现实这个残忍的舞台。

上面所述应是《红楼梦》整体情节发展的方向。而程高整理修订添补《红楼梦》时曹雪芹才死去三十年,读没读到曹雪芹后面写的稿子他们已在程本序言中道明,至于《红楼梦》八十回后原本,在《石头记》脂本批语中——第二十回庚辰眉批云:茜雪至“狱神庙”方呈正文。袭人正文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第二十五回庚辰眉批云:叹不能见宝玉“悬崖撒手”文字为恨。第二十六回庚辰眉批云:“狱神庙”回有红玉、茜雪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叹叹。第二十七回庚辰眉批云:此系未见“抄没”、“狱神庙”诸事,故有是批……从这些话语中可得知,在曹雪芹完稿,脂批之时当时的批书者就有很多回遗失没读到了,到程高时期已经三十多年了……然而程高本后四十回很多地方与细节是符合“脂意”的。据周汝昌的考证,他发现清道光年间俄国汉学家在他所购的程高本上题明:“宫廷印刷”。可见程高本是“脂意”与皇家“旨意”交织的产物。《石头记》脂批里多次提到“百回”,明确地告诉你《红楼梦》是百回。这个脂批作者,在作脂批时就面对着了《红楼梦》八十回后被粉碎的命运。直到曹雪芹死后,一百二十回程高本《红楼梦》印刷流传,也开始广为被世人接受,后来的续书也不知有多少,都没被读者接受,唯独接受程高本后四十回。

作为一个伟大的作家曹雪芹,几乎在死前十多年都在增删修饰,他前面八十回到现在都能找到存下来的各种残本,说曹雪芹没有完成《红楼梦》原作,都难以成立。在《红楼梦》第一回中就有这样的话:“……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从这话中就明确告诉我们《红楼梦》是完成了的,若说程高本后四十回全是另作的,那么八十回后面的部分到哪里去了呢?《红楼梦》八十回后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只能从脂批中去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曹公在《红楼梦》中主要是以写青春女子们的风流云散而彰显世事。就像海明威的小说,只露冰山一角的。八十回后面的文字也应该如此,如大海般在平静中去显示出那份曹公须表达的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绝世出尘的伤感。

读程高本后四十回越多,越明白它被大众所接受的原因,在阅读的过程中时看到不少曹雪芹写的文字跳脱出来。了解多了,更敢肯定的认为,曹公《红楼梦》全本的百回文字应是被难以说清的目的如碎玉一样粉碎在了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的汪洋之中。为求真本,使得红学家们从俞平伯那个年代开始费尽了力气探寻到如今。程高本的伟大之处,是它的后四十回保存了残缺的《石头记》后面许多逼真的文笔。时召唤起我复活那个隐藏在程高本后四十回中的曹公文本。

如果把程高本《红楼梦》后四十回比作遮蔽曹雪芹《红楼梦》八十回后真文字的黑夜,我却以孩子般的童心在这个黑夜中发现了无数闪烁曹公文笔光芒碎片似的星星,怀着尽可能复原出曹公原意及文字原貌的愿望、倾尽全力的以程高本后四十回为参照底本,用修补古董再现原貌原意韵的法子,贴原著、作者之心,求真、提炼、复原,以“脂意”为参照,给这个找不到尾巴的“红鱼”再现出了一个“本真”的尾巴,给残缺的《石头记》考古复原出了这二十回真曹雪芹文字。

为了求真,以考古复原方式再现出的二十回“曹文”,所有的字、词、句尊脂批《石头记》八十回文本之例,文字上全沿袭保全了曹雪芹当时的习惯用法,极力保全了曹雪芹原来的意蕴。不但内容上要本真理出呈现曹公的原意段落,而且考古复原的文字与风韵也应本真再现曹公风骨。

这也是我“考古复原《红楼梦》”的一些心得、见识与看法,我觉得也应该是“考古复原《红楼梦》”的一个原则。回头想想古典时代给我们留下的长城已残破在荒山野岭,体现园林艺术最高峰的圆明园已成为我们不忘国耻的象征,只剩下了荒草残垣。体现古典文学最高峰的《红楼梦》虽经过程伟元高鹗为迎合当时政治环境的需要粉碎曹雪芹文笔式的整理编修,虽得以完整流传,仍是良莠不齐。长城、圆明园不是我个人能力所及能复原的,而《红楼梦》我可以个人去伪存真地完成复原它的残缺,再现它本来应该的样子。在我心灵被一些所谓专家灌输的程高本后40回乃高鹗所续的定义被我无情的否决后,终于再现了这本代表中国古典文学高峰《红楼梦》在曹雪芹笔下的原貌。无意之中,以文本实证的方式在“红学”领域开创了一门叫“再现曹雪芹文笔”的学问。不管将会受到怎样的待遇,我相信无数喜爱《红楼梦》读者的眼光,更相信自己发现与所做的没有白费光阴,我无须写出长篇大论废话连篇的所谓学术论证,我以作家的本分与辛劳做出的文本会替我回答一切。

自2016年龙书剑投资出版后,7年过去,我又纠正了文本中字词句间几百个不妥之处,至于我把这道残缺的“长城”复原得怎样,究竟是从“闻得枯荷听雨声”抵达了“闻得残荷听雨声”,还是从“闻得残荷听雨声”抵达了“闻得枯荷听雨声”,读者读后便知。

2000年8月15日至2024年3月27日写于岳麓山下

——————————————————————————————————

唐国明的书法:鹅毛帖

……………………………………………………

………………………………………………………………………………………………………………………………………………………………

半途主义,既是哲学思想,又是文学观念。其核心观念为:我们都是途中人,此刻我们都是一群在途上——以“与时俱进,改造现实命运,思危奋发图强;实事求是,认知世界真理,修德安和天下”的精神,去成就自己,成就天下的人。就如半途主义开创者唐国明,用集诗、文 、史、数、哲于一体的诗意流方式,在他的半途主义三部书《鹅毛诗》《坚守在长城要塞上的士兵》《零乡》中所表述的那样:

此刻一切都在途上,面临着此刻命运;我们此刻的命运,即使千难万险,也要把握住一个又一个此刻,以“与时俱进,改造现实命运,思危奋发图强;实事求是,认知世界真理,修德安和天下”的精神,去成就自己与天下,去成就自己与天下那个渴望的归。让自己归于天下,归于奋发图强的途上。在无数不确定中,归于能看到摸到的天下此刻。

在瞬息万变,难以确定的世界,无归的我们,只有将天下、路途、此刻当作有归的故乡、有归的家。只有归于天下、归于路途、归于此刻,一个又一个此刻地乘风破浪;一个又一个此刻地归于途上与天下——抵达1时,再去抵达2;抵达2时再奋进地抵达4地将天下万古流传的事业开创。

此刻归处是零乡——著名作家唐国明的史诗性的百科全书、诗意流半途主义长篇《零乡》

著名作家唐国明在介绍他的书《零乡》时,如此说——

《零乡》就是一个展示在无归的现实路上,表现不停进取乘风破浪精神的文本。

《零乡》更像是与你面对面亲切交谈一样的以非虚构、跨文体、自传、百科全书的多种方式;以“为让你认识我自己,我在如此反复地言说给你听”的架势,写出了一个具有“鹅毛风范骨、清风明月肉、闲云流水血、长风情怀心”之人,在时世推移中,在各种交响与交织土壤下,时有无乡之感、时有“无用之王”之叹的历程——通过这种状态的描写,反映出那种远离故乡没有归宿感,折回故乡却发现故乡已不是故里的场景,在似梦似游,无所追寻,无处追寻的漂泊中,一边是对我在时代进程中失去了消失了的乡村故土用记忆性的文字修复还原、一边在现有文字古迹中对自己精神故土的追根溯源、一边是在精神游走中去寻找自己心灵归属故土的心路历程,及我在这种历程中的徘徊、游走、寻根、回忆里,道出了作为进入以网络式漂泊生存的人类一种无根无确定性无依靠感、与对这个世界迅变的陌生感的‘零乡’现实,向世界追问我们到底是为梦想而在?还是因迷惘成病而空?在这个无答案的难题面前,我们只有在无归似归中继续流浪,不得不又继续漂泊的“零乡”现实。使每个有同样经历的自我永远成了一部被“零乡”化了的“零乡”史,成就了“半途哲人”的名言——我们既不在过去,也不在现在,更不在将来,我们只是在途中,我们只是在此刻,我们成了途中的我们,我们成了被“零乡”的我们。——同时此书也揭秘了我是如何以考古方式再现曹雪芹百回《红楼梦》文字,写出鹅毛诗,论证哥德巴赫猜想与3x+1猜想,又是如何成为半途哲人的。更重要的是写出了我如何从一个看牛山山顶上如何到了岳麓山山脚下,与几百个女孩如何交往,又如何成就了人家认为不可能成就的梦想的。这其中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在支撑着我?若想详知,请读我《零乡》一书。

————————————————————————————————

唐国明2016年出版从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找到《红楼梦》80回后曹雪芹文笔的书。唐国明说:续写《红楼梦》一万年也没有意义

——————————————————————

作者简介:

——————————————————————————————————————

唐国明说过:续写《红楼梦》一万年也没有意义

………………………………………………………………………………

唐国明在前人做出的文本成就基础上,纠正前80回文本中的不通、删除第67回中不是曹雪芹的文笔,将从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找到的80回后曹雪芹文笔以考古复原的方式再现出来,无限真实地再现曹雪芹生前完成的百回《红楼梦》。——《再现曹雪芹百回红楼梦》(原名《唐国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

————————————————————————————————

编辑

————————————————————————————————————————————————————————————————

唐国明是谁——

一个喊出力定乾坤、理安天下,以汹涌之势圣洁诗歌神坛的脏泥污水,以大风吹送鹅毛扬空之力让诗歌重回不胜寒的高处;不失长风情怀、已具鹅毛风范的鹅毛诗人;

一个主张去除框架束缚,把古诗写得天然上口、自然成声,水到成流、清水出尘的自由古体诗人;

一个雷打不动、火烧不倒、风雨不垮、踩倒高山就上路,识你之理与力,看我之理与力,合诸家之理与力,知行之,得我之理与力的找到80回后曹雪芹文笔学者;

一个流血不失长风情怀,火烧无损鹅毛风范;究天地之得失,强天下之心力,有鹅毛风范骨、清风明月肉、闲云流水血、长风情怀心,具有胸怀天下、造福万代;“与时俱进,认知世界真理,思危奋发图强;实事求是,改造现实命运,修德安和天下”情怀的文人、人类知识分子;

一个“无事上山取林泉,白水当酒对明月;富贵何须金银换,闲饭一碗胜神仙”的一餐饭先生;

一个“宁学项羽做自我,不学古人做皇奴;了却天下纷争事,只给虞姬当丈夫”的清风明月中人;

一个从数理出发,如在“零乡”之中,持“不在过去,不在现在,不在将来,只在途上;不在别处,不在远方,只在路上”哲学思想的命运跋涉者、文学执着者、思想开拓者;与大众灵魂随时共鸣的半途主义哲人、诗意流公子;

一个“宁愿在布满天空的天空嘶嚎,也不愿在安宁的大地沉默”、“愿是高山,愿是流水,愿是清风明月的模样;不愿贫穷,不愿奢华,只愿思危奋发图强”的半途先生。

说来说去,唐国明是一个有长风情怀与鹅毛风范,有鹅毛风范骨、清风明月肉、闲云流水血、长风情怀心的人。

………………………………………………………………………………

体现在唐国明身上的半途主义人文精神,如唐国明诗作名篇《读书人》中所说的——

雷劈不倒,火烧不移,风雨不垮,似朗月清风/ 日食随时,起住随所,执笔随心,如闲云流水

对汹涌潮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流血不失长风情怀/ 居安宁山脚,贫则无忧富则无过,火烧无损鹅毛风范

与时俱进认知世界真理,思危奋发图强/ 实事求是改造现实命运,修德安和天下

读万卷书,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富天下之力/ 行万里路,穷天地之理,成一家之言,安天下之心

————————————————————————————

编辑

——————————————————————

………………………………………………………………………………………………………………………………………………………………

唐国明,男,汉族,学者、诗者、智者,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一个具有鹅毛风范骨、清风明月肉、闲云流水血、长风情怀心, 集文学家、哲学家、红学家于一体,集鹅毛诗、找到80回后曹雪芹文笔、半途主义、诗意流成就于一身的著名作家。

自发表作品以来,已在《钟山》《诗刊》《鸭绿江》《延河》《星火》及其他国内外书报刊发表文章数篇。

自2013年始其墨迹“鹅毛帖”一幅字能换3000元。

2016年出版成名作《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2017年中国红学会将其列入《红楼梦学刊》2014年至2016年红学书目。

2018年自传作品《这样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1与3x+1》于上海作协、华东师大获奖。

2019年出版网红至今的半途主义诗集《鹅毛诗》。

自2013年起,因找到《红楼梦》80回后曹雪芹文笔,陆续被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贵州卫视、辽宁卫视、湖北卫视、安徽卫视、南方卫视等电视台通过电视节目《中国梦想秀》《奇妙的汉字》《最爱是中华》《有话就说》……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与报道,被美国及其海内外无数报刊网络媒体报道至今。

2017年,分别论证了世界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猜想,并从“3x+1”发现了万有规律公式,通过论证“1+1”与“3x+1”得出了“半途”哲论:你永远处在另一个未知的半途之上,你永远就这样被置于一个未知的“零乡”……

2018年4月完成《再现曹雪芹百回红楼梦》(原名《唐国明考古复原曹雪芹百回本红楼梦》)。

2019年4月江苏无锡市《太湖》杂志双月刊发表唐国明半途主义文学探索“诗意流小说”原创开山之作《坚守在长城要塞上的士兵》。

2020年6月完成半途主义探索小说扛鼎之作“鹅毛小说”《零乡》。

什么是唐国明“鹅毛小说”,就如作家唐国明本人所说的——

鹅毛小说,就是吸收了诗文形散而神不散的创作手法,就像鹅毛脱离了天鹅,迎风四处飞舞,鹅毛仍然是这只天鹅身上的鹅毛。

2020年10月29日与10月30日,唐国明因微博新闻话题#男子蜗居20年想复原红楼梦#连续两天上热搜,成为网络 “亿万流量”的热门人物。

2021年10月9日至10月15日,唐国明因新闻话题#男子蜗居出租屋21年复原红楼梦#上全网热搜。

2022年4月唐国明出版集22年心血企图以文学方式阐释半途主义哲学的跨文体式长篇小说,集诗、文 、史、数、哲于一体的、开创“诗意流”的百科全书式史诗《坚守在长城要塞上的士兵》。

2022年4月8日正观新闻全网发布关于唐国明的新闻《湖南一男子蜗居22年复原红楼梦》,报道唐国明开创半途主义和鹅毛诗。

2022年4月9日至11日澎湃新闻发布关于唐国明的#男子蜗居22年再现红楼梦80回后曹雪芹文笔#新闻上长沙同城热搜。

2023年5月写唐国明追梦之事的《蜗居8平米每天开销不超10元,他被困在“红了梦”里》一文,上澎湃镜相5月榜第2名。

2023年11月8日发微信公众号《著名作家唐国明竟曾在岳麓山下向阳坡那个院子里,13年中与几百个女生相处生活过》一文上“10万+”。

2023年11月唐国明在江西鄱阳湖文学研究会主办的,有国家正规刊号的杂志《鄱阳湖文学研究》2023年冬季刊第50期上,发表了“开创红学新纪元”的万字大文《事实如铁,<红楼梦>现》。在这篇文章中,唐国明有根有据地摆出了自己找到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中曹雪芹文笔20回的事实;从文本创作规律出发,根据充分地讲出了《红楼梦》全本是曹雪芹生前完成了的百回事实;同时以事实根据罗列了《红楼梦》情节发展、讲述了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最后命运结局的故事逻辑,以及前80回中由于誊抄现存的错误不通之处。此外,唐国明还根据《红楼梦》文本推测了作者曹雪芹在当时“文字狱”高压下能完成写作可能的身份与家庭状况,以及在盛世之下曹雪芹写作这本书的真实目的。

…………………………………………………………………………………………………………………………………………………

唐国明在论证哥德巴赫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的过程中所取得的数学与“半途哲论”成就摘要:

=============================================================

1、“1+1”:

无论一个多大的素数,除素数2与5外,它的个位数总是1、3、7、9;无论多么大偶数,它的个位数总是0、2、4、6、8,“任一偶数除以2”加减同一个正整数,能得出等于这个偶数的两个素数与奇数;且两不对等素数与奇数都分布在“偶数除以2”两边的区间,并与之数差相等。这个理论我们在已知的偶数素数区间是成立的,面对无穷无尽的未知数我们只能在一个区间数一个区间数的推进验证中认可这个理论,因此哥德巴赫猜想即“1+1”通用公式为:

t﹦[(t÷2)﹣q]+[(t÷2)+q]

(除素数2与5外,其素数个位数取数范围只能在1、3、7、9中循环取。)

2、“3x+1”与万有通变规律、万有总在途中:

用个位数是1、3、5、7、9的奇数,乘以3加1,则会递增为个位数是0、2、4、6、8的偶数,我们且把这一由奇数递增为偶数的运算规则叫“奇变递增为偶”,再用2连续整除至此偶数为奇数,我们且把这一由偶数递减为奇数的运算规则叫“偶变递减为奇”……任一大于零的正整数,通过连续的这样的“奇变偶变”运算,如无穷无尽数字的万有总是永远处在“3x+1”猜想通过“奇变递增为偶”“偶变递减为奇”原则抵达4、2、1的途中……

# 著名作家唐国明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