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一句光的力量,让小学生们的钱包被卡游“掏空”了

这个是认证

互联网那些事

2024-02-03 16:52 江苏

66731 0 0

有一束的力量,就要上市了。

1月26日,卡游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正式向IPO发起冲击,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摩根大通担任联席保荐人。

而凭借奥特曼、斗罗大陆、蛋仔派对这些知名经典IP,卡游已经成为了中国集换式卡牌领域的绝对领头羊,根据灼识咨询的相关统计,在2022年,按照商品交易总额计算,卡游市场份额居于全国集换式卡牌行业第一,达到71%,而2-4名合计仅为5.7%。

尽管吸金能力爆棚,但卡游对奥特曼系列的卡牌依赖程度较高,而面对几大核心IP的授权到期,卡游能否再创更稳的故事?

01.卡游的卡片生意

在不少一二线城市的商场里,我们都能看到一家卡游的门店,门口摆放着大型奥特曼摆件,周边围着一圈小学生。

如果说泡泡玛特的目标群体是00后,那么卡游的目标群体就是10后

这些购买者多为男性,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卡牌的兴趣逐渐减弱

卡游的卡牌盲盒盈利点,在于要想凑齐一个系列或拿到一张心仪的稀有卡,不仅要在多个卡包或一个卡包上反复进行购买,还可以与好友进行互换

当然,不同的奥特曼卡牌,抽取概率、购买价格都有很大的区别。

奥特曼卡牌有二十多个系列,分为活动卡、黑钻版、礼盒、炫彩版、传奇版等,按照稀有度排名,分为R、SR、SSR、GP、XR等三十余个等级,根据卡游公布的奥特曼卡牌出卡概率显示,根据系列和卡牌质量不同,从1:1到6:432不等。

大多数情况下,孩子们手中的奥特曼卡牌均由家长买单,甚至有一些热衷奥特曼卡片的孩子家庭在这个爱好上花费了数万元,甚至上百万元,只为了一张稀有的卡片。

这也让卡游陷入了争议之中:自卡游起家以来,与“未成年人沉迷”、“非理性消费”相关的问题一直环绕左右,且这样的舆论随着卡游市场规模逐渐扩大,相关舆情也愈演愈烈。

2022年是卡游市场到达规模顶峰的时刻,根据卡游的商品交易总额算,其在泛娱乐产品行业及泛娱乐玩具行业中排名第二,在集换式卡牌领域中排名第一,同年,多个地区出现了“小孩偷钱买卡牌,小卖部不愿退款”的相关新闻报道,就连人民网也发表了评论:失控的奥特曼卡,该管管了。

然而根据网友推测,这种能够掀起“血雨腥风”的卡片,单张制作成本只有7分钱左右,几乎就是钞票收割机。

据卡游官方价格,一套奥特曼卡牌的售价在29.9元~308元,单张卡片的价格在几元~几十元不等。

根据招股书显示,卡游2021年、2022年以及2023年前9个月的营收分别为22.98亿元、41.31亿元、19.52亿元,而集换式卡牌的毛利率分别为59.5%、69.9%、71.2%,年年涨高,这也意味着卡游的暴利盈利模式

其实很多小学生不知道的是,卡游除了奥特曼IP,还有多达40多个授权IP,比如叶罗丽、斗罗大陆动画、蛋仔派对、火影忍者等,但相比之下只有奥特曼的IP成功火出圈。

根据卡游的合约,每个IP的使用周期在15个月到10年不等,尽管手握了不少成熟IP,但年龄潮流变化节奏趋快的当下,卡游很明显要做出更多的取舍抉择。

最大的风险往往来自于过分依赖的主营业务——集换式卡牌,招股书显示,2021年、2022年以及2023年前9个月,卡游集换式卡牌收入占整体营收的比例分别达94.4%、95.1%、85.8%,这不仅仅是单一的卡牌收入,更是叠加了单一火爆IP奥特曼的风险上。

此外,在这一基础上,卡游在2023年前9个月遭到了销量腰斩,包数直接同比下滑49.44%,大规模玩家的退坑、更多娱乐模式的替代,不得不成为卡游的焦虑。

业务的风险性,一直伴随在卡游的发展中。

02.10年后,光的力量还在吗?

卡牌的价值一方面体现在社交方面,另一方面体现在二级市场

有很多家长曾反馈过,自己的孩子从来没有完整的看过一部《奥特曼》,但也会执着于购买卡游的卡牌,原因只是班上的同学都在玩,如果不玩这个卡牌就无法融入群体中

首先最先认同卡牌价值的是中小学生,他们可以围绕着这些卡牌开展积攒、互换、对战等多种形式的活动,而这类活动也具有一定的排外性,其他公司的或者IP的卡牌都非常难以介入,它的竞技属性也更为独特,只有极少数品牌能做到。

这一玩法的鼻祖为万智牌,其以游戏王、宝可梦的TCG卡牌被人熟知。

根据日本玩具协会统计,按零售价计算,2022年日本玩具市场规模为9525亿日元(约459亿人民币),同增106.7%,其中纸牌游戏和TCG卡牌在十大类目里规模居首,达2349亿日元,且同比增速最高,达到132.2%。

而国内,卡游于2013年推出的漫威、航海王、火影忍者、龙珠等等经典动漫IP形象的卡牌全国大赛,但始终未有明显奏效

换句话说,卡游的竞技属性是杀手锏,但其最大的隐患就来自于没有消费能力的中小学生,以及不配合收集的家长们。

二级市场上,卡游的卡牌倒也算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在学校的文具店、小卖部、甚至是线上的QQ群、闲鱼、乃至更多场景都形成了自己的二级市场,他们在二手市场流通的交易中拥有被认可的价值

这一幕是否有些眼熟?

早在19世纪,美国烟草制造商便推出了香烟附赠的球星卡,此后逐渐便逐渐兴起,收藏卡大体都可以分为IP卡、明星卡、球星卡类别,他们都是时间的朋友,其中稀有卡有明显的投资价值,不仅和稀有度有关,也与品相、细节挂钩。

因为二手市场交易过于活跃,评级的需求也开始增加,甚至诞生了PSA、BGS等知名三方卡牌评级机构

1986年的迈克尔·乔丹的Fleer系列卡牌该卡最后一次成交发生于今年1月26日,最终售价高达37.2万美元,而其最初发售售价仅为10美元,另外还有6张在售的同款产品,平均价格在23.5万美元。

对比之下,卡游的奥特曼卡牌虽然也有类似的情况,但整体收藏价值仍有待验证

但值得一提的是,随着2023年卡游卡牌销售量遭遇腰斩,逐渐滑落的价格,背后的核心原因是游玩人数的减少。

买卡的人数少了,收购的价格自然也就下降了,而除了开发斗罗大陆、蛋仔派对这些低领域用户喜爱的IP外,卡游还不断的在几个核心省份开拓旗舰店,并提供更为沉浸的购买体验,带动当地集换式卡牌的游戏氛围。

很明显的趋势是,卡游已经在尝试通过更泛年龄层的IP来拓展新的用户结构,但仍旧处于初期状态,靠着奥特曼火爆的卡游,10年后,还会再相信光的力量吗?

参考:

卖奥特曼卡牌年入41亿,玩具商「卡游」的十个关键词

卡游递表港交所:当市场已不再相信光的力量——眸娱

卡游的奥特曼,卖不动了?——斑马消费

# 互联网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