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黄光裕回归926天,国美艰难“活下去”

这个是认证

雷达财经

2023-09-04 22:31 江苏

86819 0 0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国美的至暗时刻,还未过去。据国美零售于8月31日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营收同比下跌96.57%,直接从上年同期的121.09亿元骤降至4.15亿元。

与此同时,国美零售更是自2003年以来首次出现毛利为负的情况。在2017年至2022年累计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超392亿元的情况下,国美零售的亏损雪球越滚越大。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再度录得35.39亿元的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

值得关注的是,上半年国美再度大手笔裁员,公司员工数量较黄光裕回归时大幅减少。

回顾国美的过往,其创始人黄光裕曾凭借一手缔造起的商业帝国完成从穷小子到中国首富的华丽转身。不过,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黄光裕也曾锒铛入狱。黄光裕入狱期间,国美有过内斗,尽管黄光裕家族最终在内斗中获胜,但国美却没能把握住电商时代的机遇。

当黄光裕从狱中归来时,国美已不再拥有昔日的优势地位。尽管黄光裕放话“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但如今的国美却距离这一目标越来越远。此前国美改名真快乐的举动,未能掀起太多水花,而被黄秀虹寄予厚望的直播业务,也暂时没能帮助国美摆脱困境。债台高柱、诉讼缠身等多重阴云下,国美的自救之路愈发艰难。

上半年营收暴跌超九成,“活下去”仍是国美核心要务

“2022年也是国美艰难的一年,生存的问题再一次摆到面前,活下去成为了我们发展的核心要务”,在年初举行的公司内部会上,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妹妹、现任国美电器董事长的黄秀虹曾语重心长地说道。

半年左右的时间过去,“活下去”似乎仍是国美当前需要努力完成的目标。8月31日,国美零售披露了截至2023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未经审核中期业绩。尽管国美零售早在8月18日就通过盈利警告公告向外界打了“预防针”,但此次国美零售交出的这份中期答卷,仍旧让不少投资者感受到了沉重的一击。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共录得4.15亿元的营收。而去年同期,国美零售的营收规模高达121.09亿元。换言之,国美零售的营收在今年上半年跌去了96.57%,直接“蒸发”了超百亿元。去年全年,国美零售的营收为174.44亿元,这意味着国美零售今年辛辛苦苦忙活大半年,收入却不及去年全年的一个零头。

其实,国美零售在营收方面的表现早已显现出了颓势。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的中报,国美零售分别录得316.92亿元、353.12亿元、380.73亿元、347.06亿元、343.33亿元的营收,均达到300亿元以上的水准。但到了2020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的营收便跌至190.75亿元,不仅没能守住300亿元的防线,还直接跌至200亿元以下的水准。

2021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短暂恢复元气,营收重新上涨至260.4亿元。但好景不长,去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的营收便再度下跌至121.09亿元。而今年上半年仅个位数(以亿为单位计)的营收,更是创下了国美零售近20年来的最差中报成绩。

利润方面,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为35.39亿元,亏损的数字是其同期营收的8倍还多。即便与去年上半年的29.66亿元相比,国美零售今年上半年35.39亿元的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仍扩大了近两成。

与营收表现一样,国美零售的亏损并不是今年上半年才出现的情况。早在2017年,国美零售就已身陷亏损境地,自那时起,国美零售仿佛中了魔咒一般开始陷入连年亏损的窘况。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1年,国美零售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分别为4.5亿元、48.87亿元、25.9亿元、69.94亿元、44.02亿元,共计193.23亿元。2022年,国美零售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更是创下历史新高,全年199.56亿元的归属于母公司拥有者应占亏损直接超过了其2017年至2021年期间连续五年的累计亏损之和。

此外,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自2003年以来,国美零售的中报、年报从未出现过毛利润为负的情况,但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的收入甚至都没能覆盖其同期的销售成本。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的销售成本为5.35亿元,与4.15亿元的收入相比产生了1.2亿元的毛亏损,而上年同期国美零售尚有20.87亿元的毛利润。

对此,国美零售表示,报告期内毛亏损主要由于与供应商结算周期加大,因此,本集团未能及时确认相关费用且计提减值拨备。

公司业绩承受巨大压力的背景下,国美不得不想办法控制成本。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的营销费用、管理费用分别为13亿元、7.83亿元,与上年同期的24.44亿元、17.46亿元相比分别减少46.81%、55.15%。

与此同时,身处窘境的国美,还不断精简员工规模。截至2021年末,国美集团旗下尚有32278名员工。但到了去年年末,国美集团的员工数已减少至12431名,与上年相比减少超过1.98万人。此次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上半年末,国美集团共拥有3609名员工,这意味着仅仅半年时间,国美集团又再度减少8822名员工。

手握“烂牌”问鼎首富,入狱多年错失良机

如今陷入前述困境的国美,其实也曾有过自己的高光时刻,而国美的实际掌舵人黄光裕也曾凭借国美坐上过中国首富的宝座。

回顾黄光裕的过往,1969年5月出生于广东汕头市潮阳区的他开局并没有手握一副好牌,甚至年幼时家境贫寒的黄光裕还曾和哥哥黄俊钦靠捡垃圾来贴补家用。由于家境十分清贫,且家中共有兄妹四人,黄光裕甚至连初中都没读完。

初中肄业后,年仅16岁的黄光裕跟随哥哥一同前往内蒙古谋取生计。也是从那时开始,黄光裕开启了自己的创业生涯。1986年,17岁的黄光裕和哥哥拿着在内蒙古攒下的4000元来到北京发展。

彼时,哥俩为了在北京盘下一家100平方米的店面,连贷带借了3万元。在哥俩的努力下,这家店终于在北京前门的珠市口东大街开门迎客。一开始,这家店做的是服装买卖,之后又改做起了销售电器的生意。

次年元旦,这家店正式挂上了“国美电器店”的招牌。在“坚持零售 ,薄利多销”的经营策略下,这家店从许多采用“抬高售价、以图厚利”经营模式的商家手中抢到了不少的客户。等到1992年,成立时间并不算很长的国美电器店便发展为了大型电器商城。之后,黄光裕还在北京地区开启连锁经营模式,将国美的辐射版图进一步扩大。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经营理念不同的兄弟俩逐渐产生分歧,于是俩人决定“分家”,此次分家后黄光裕本人拿到了国美的招牌和几十万现金。不过,分家之后的黄光裕,却并没有因为这则小插曲停下脚步,反而在日后的商海浮沉中快速壮大。

这一阶段,黄光裕将旗下的所有门店进行了统一整合。如此一来,国美旗下的“国豪”、“亚华”、“恒基”等店铺全部摇身一变挂上了“国美电器”的招牌,国美也借此形成了连锁经营模式的雏形。

与此同时,国美也不再仅仅局限于扎根北京地区,开始在全国各地开疆扩土。国美的不断壮大,也给了黄光裕不断书写财富神话的机会。2004年、2005年、2008年,黄光裕三次拿下胡润百富榜中国首富的桂冠。

然而,黄光裕的传奇人生,却因其商业犯罪行为发生了转折。2008年11月,黄光裕被北京市公安局带走调查。2009年1月18日,黄光裕辞去国美电器董事职务,其作为国美主席的身份同时自动终止。2010年8月30日,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同时被判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黄光裕在狱中服刑期间,中国零售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岌岌无名的淘宝、京东成功抓住电商时代的机遇,成为了如今名列前茅的行业龙头,而反观国美,作为昔日的零售巨头,其存在感却越来越弱,不断被对手甩开越来越大的差距。

2021年2月,入狱多年、多次获得减刑的黄光裕从狱中归来。获得自由身后,黄光裕在集团举行的高管会上留下了那句满怀壮志的豪言,“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时间转瞬即逝,如今两年半的时间过去,黄光裕立下的flag显然没能实现,国美反而被包括裁员欠薪、拖欠供应商货款、被列为被执行人等在内的一系列负面消息缠身。

救国美,甚至比再造一个国美还难?

事实上,为了帮助国美实现重回巅峰的壮志,黄光裕曾做过诸多努力。资金方面,自去年12月8日至今年1月6日,黄光裕已累计通过旗下公司向国美零售提供7.8亿港元的免息、无抵押贷款,以解决国美零售的流动性问题。此后,黄光裕还通过债转股的形式以保住自己大股东的地位。

不过,纵使黄光裕自掏腰包给国美“救火”,但国美当前仍背负着巨大的资金压力。截至报告期末,国美集团持有主要以人民币及其余以港币及其他货币计值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1.47亿元,相比2022年末的1.7亿元再度减少2300万元,而2021年末这一数字高达43.78亿元。

另据不久前国美零售发布的盈利预警公告显示,于2023年6月30日,集团逾期计息银行及其他借款共约160亿元。国美零售表示,集团已与相关银行及企业积极商讨(其中包括)改变贷款条款或延长贷款期限以达成双方同意的安排。

与此同时,债台高筑的国美还卷入诸多纠纷。前述公告显示,于2023年7月31日,集团涉及的未决诉讼案件共计1458宗,涉及金额共约112亿元,其中银行及金融机构未决诉讼案件涉及金额共约94亿元。于2023年7月31日,集团被冻结资金共约1.97亿元。

而业务方面,黄光裕的回归,也没能让国美重新焕发新的光彩。2021年1月,国美舍弃了自家沿用多年的金字招牌“国美”,转而以“真快乐”命名,推出真快乐App。在公司2021年的战略发布会上,国美零售副总裁王巍曾强调,真快乐App是国美旗下娱乐化、社交化的零售新物种。

彼时,担任国美在线CEO的向海龙也表示,国美将通过真快乐App进一步从平台、场景、内容、赛事、玩法等方面推进娱乐化零售,释放国美线上平台势能,同时赋能线下、激活门店娱乐化零售发展。然而,真快乐并没有带给国美真正的快乐。去年1月,国美又重拾原先的国美招牌,这意味着此前声势浩大的更名之举重新回到原点。

而国美重点押宝的直播业务,目前起色也并不明显。对于直播业务,黄光裕的妹妹、现任国美电器董事长的黄秀虹曾在年初公司举办的研讨会上表示,未来国美将打造电器类垂直类电商平台,并以直播、短视频、元宇宙等新业态和技术为发力点,带动新的利润增长。国美App的新功能将于上半年陆续上线。国美电器今年将加强销售考核、直播转化。

黄秀虹对于直播的重视,不仅仅停留在口号上,为了给自家的直播业务站台,黄秀虹还亲自在直播间卖力吆喝。此外,国美旗下百家自营门店也正式入驻抖音、快手本地生活平台,通过到店团购、直播带货等方式进一步联动线上平台和线下门店。

此次发布的财报中,国美又再次强调,“集团在未来一段时间的战略重心将继续向优化升级新模式经营策略倾斜,线上方面,将不断提升直播、短视频等营销手段的频率和质量,实现直播常态化,即门店每日一播、分部总部每周一播;推动直播专业化,提升商品品质和丰富度,提升直播人员专业能力,强化直播场景化”。

但国美进军直播行业收效并不明显,其并没能成为下一个新东方,反而被不少人认为“雷声大,雨点小”。今年上半年国美零售的营收,甚至远不及李佳琦大促期间一场直播的GMV。

对于目前国美在直播方面的进展,黄秀虹也曾坦言,“无论内容形式还是专业素养,我们与抖音、快手、淘宝这些头部直播平台依然有着很明显的差距,如缺少重量级主播、短视频内容粗糙、直播爆品热品匮乏等。”

随着一封封并不亮眼的财报的发布,外界对国美及黄光裕的期待值越来越低,甚至部分业内人士还给国美送上了这样的评价——“再造一个国美,都比救现在的国美容易”。截至9月4日收盘,国美零售股价报收0.057港元/股,较黄光裕回归后一度达到2.55港元/股的峰值已跌去超97%。

国美透露,接下来其会继续贯彻战略聚焦,加速线上线下的深度融合,提升运营效率、推进业务板块重组、优化资产结构,迅速实现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的提升,以科技手段、平台标准、用户思维,不断提升消费者服务体验。

“尽管本集团在过去多年经历了低谷,但管理层致力制定新措施,期望在2023年重振旗鼓,努力扭转局面,并能够走出低谷”,身处困境下的国美零售,在半年报中仍对未来寄予希望。

但包括消费者、供应商、投资者等在内的众多对象,是否会支持国美东山再起?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 金猫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