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咳嗽停不下来,咽喉似有浆糊黏着,忽略了这种疾病,怪不得治不好

神希园

2023-01-26 06:38 广东

5479 0 0

在以前,可能没有太多人关注咳嗽这个问题,因为咳嗽太过平常了,很多人在 感冒 后,都可能会出现咳嗽这种情况。实际上咳嗽不仅仅是感冒后才出现,在很多疾病中都可以出现咳嗽,而且咳嗽还有可能独立存在。而且还有一些 病毒感染 后,也会导致咳嗽。因此,咳嗽别小瞧,这里面有大学问。

对于咳嗽这种疾病,无论中医西医,都会选择使用止咳药来进行治疗。不过,有时候,单纯性的使用止咳化痰药未必能够起到良好的作用。有一些比较隐匿性的疾病,往往容易被人们忽略,比如人们很少听说过的 鼻后滴漏综合征 (PNDs)。

鼻后滴漏综合征,又名后鼻漏综合征、鼻后滴流综合征、上气道咳嗽综合征、上呼吸道咳嗽综合征等名称,主要症状为, 阵发性或持续性咳嗽 ,多数患者伴有咽部不适、发痒、异物或咽部发堵,有“ 浆糊粘着咽喉 ”之感[1]。除了这些主证之外,还有鼻塞、流涕及经常清嗓等,伴咽后黏液附着感及鼻向咽喉方向滴流感[2]。

鼻后滴漏综合征,这个病名可能很多人都没听说过,但在临床中却真实存在,有很多 慢性咳嗽、长期咳嗽 ,经过很多止咳化痰的药物运用都无法好转的,需要引起注意,要留心是否是鼻后滴漏所导致的咳嗽,如果是鼻后滴漏所致的咳嗽,按照常规的咳嗽治疗方法,几乎是无效的。

鼻后滴漏综合征的病因多样,病种复杂,而且病变范围不易确定,在临床中极其 容易导致误诊或者漏诊 [3-4],之所以会这样,还是因为很多人对于鼻后滴漏综合征缺乏认知。《柳叶刀》曾发表过关于鼻后滴漏综合征发病机制的文章,认为是发病时,患者的鼻部分泌物增多,容易倒流入咽或气管,刺激该部咳嗽反射器,产生冲动,通过神经反射使咳嗽反射处于超敏状态,极易引起咳嗽[5]。

所以在临床上,对于慢性咳嗽或者久咳的患者,需要询问有无鼻及鼻咽部的特征性症状,如: 有无鼻塞、流涕及鼻后滴流感和咽后壁黏液附着感、异物感 等[6],显得尤为重要。中医里虽然没有鼻后滴漏综合征这个病名,但它的实质在于鼻病和咽病的两病相合,可继发于鼻窦炎、鼻窦囊肿、变应性鼻炎、鼻息肉等疾病,但以主诉来看,可有“鼻渊”“鼻鼽”合并“咳嗽”“梅核气”等疾病[7],也可按照“咳嗽,久咳,鼻渊,鼻鼽”的范畴来进行治疗[8]。这样一来,中医自然就有很多方药可以进行治疗。

就目前来说,综合网络文献,探查中医临床对于鼻后滴漏的治疗,有三个经典良方,加减化裁,对于治疗鼻后滴漏综合征,大有帮助。这三个方剂分别为,医圣张仲景的 小青龙汤 ,清代名医程钟龄的 止嗽散 ,和清代名医郑梅涧的 养阴清肺汤

小青龙汤(麻黄,芍药,细辛,干姜,甘草,桂枝,五味子,半夏)可以 解表散寒、温肺化饮 ,加减化裁后,对于鼻后滴漏综合征的治疗疗效明显,不仅能够减轻患者的痛苦,还可以提高其生活质量。临床中如果阴液亏虚导致虚火上炎,可以酌情加入麦冬、花粉、生石膏等中药;如果咽痒咳甚,可以酌情加入牛蒡子以疏风止咳[8]。

止嗽散(桔梗、荆芥、紫苑、百部、白前、甘草、陈皮)作为治疗“诸般咳嗽”的经典方剂, 温润平和,不寒不热 ,可治疗上气道咳嗽综合征(咳嗽,有痰或无痰。有时呈刺激性干咳,可伴有咽痒,对异味、冷空气、油烟等敏感,或鼻塞、鼻后滴流感)[9];鼻后滴流综合征引起的咳嗽[10]。

养阴清肺汤(生地、麦冬、玄参、生甘草、薄荷、贝母、丹皮、白芍)加减(去生甘草、薄荷、白芍,加辛夷、苍耳子)治疗鼻后滴漏综合征有较好的疗效,药方中生地 养阴清热 、甘寒入肾,麦冬 养阴清肺 ,玄参可养阴生津、泻火解毒,贝母可清热润肺、清肺化痰,牡丹皮有清热消肿功效,辛夷能散风邪、通鼻窍,苍耳子散风寒、通鼻窍[11]。

对于鼻后滴漏综合征来说,如果是按照治咳的思路进行治疗的话,一定要加上治鼻的常用中药,比如 辛夷花、白芷、通草、鹅不食草、苍耳子 等中药。另外,对于兼症也要引起重视,如果兼有咽痛、声嘶的话,可以适量加入金银花、射干;如果鼻塞严重、咳嗽脓痰多的话,可以酌情加入鱼腥草、瓜蒌、枇杷叶;如果浊涕多、痰湿重的话,可以酌情加入薏苡仁、败酱草;如果纳差、不思饮食的话,可以酌情加入谷麦芽、山楂[12]。

最后,鼻后滴漏综合征,在治疗期间要加强营养,多喝水,避免劳累。平时也应预防感冒,积极参加体育锻炼,增强机体抵抗力[4]。对于鼻后滴漏以及鼻性咳嗽的时候,一定要坚持“ 肺鼻同治 ”的原则,不能只治咳不治涕,或只治鼻不治肺[12]。尽管鼻后滴漏病因多样、病种复杂,但 中医总有办法

参考文献

[1]纪树国.对“慢性咳嗽”的再认识[J].空军总医院学报,2003,19(1):38-40.

[2]赵晨,董震,陈明星,等. 耳鼻咽喉科常见慢性咳嗽的诊断与治疗[J].临床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14,28(3) : 211-214.

[3]麻伟南,卢新玲.鼻后滴漏综合征30例误诊分析[J].中国乡村医药,2015,22(4):63.

[4]范锦荣,戴春华.鼻后滴漏综合征 74 例临床特征及治疗分析[J].南通大学学报(医学版),2016,36(6):585-587.

[5]Pavord ID,Chung KF. Management of chronic cough [J].Lancet,2008,371(9621):1375-1384.

[6]苏征.鼻后滴漏综合征致慢性咳嗽临床分析[J].医药论坛杂志,2014,35(6):91-92.

[7]梅文雅.鼻后滴漏综合征证治体会[J].浙江中医杂志,2022,57(2):143-144.

[8]周桦.小青龙汤加减治疗鼻后滴漏综合征的临床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82):197+18.

[9]朱晓红.止嗽散加味治疗上气道咳嗽综合征[J].中医临床研究,2014,6(11):80-81.

[10]季叶,骆天炯.止嗽散治疗各类咳嗽的临床应用初探[J].中医临床研究,2015,7(32):13-14.

[11]张浩然.中西医结合治疗鼻后滴漏综合征的疗效评价[J].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杂志,2015,3(28):83+85.

[12]洪波.鼻后滴漏型咳嗽临床治疗体会[J].江西中医药,2009,40(4):35-36.

【本图文由“神希园”新媒体独家原创出品。作者神希园(全球中医人士的精神家园,中医生命科学的博物图鉴),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复制】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