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男孩靠偷盗为生,“哄骗”8岁孩子入伙,入狱后却让全网心疼……

阿呆爸育儿

2023-01-25 11:22 广东

6476 0 0

“警察阿姨,我可以进去看看我哥哥吗?”

在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分局接受采访时,男孩语气稚嫩地向周佼警官问起哥哥的情况。

“我知道你想他,但是我不能带你去。里面关的都是要改错的人,小孩不能进去的。”对方耐心地解释道。

男孩继续问,“等我哥改完错,他还能出来吗?”

“当然可以。”

“我哥要改多久?”男孩急切追问。

“四年多。”

这个男孩叫轩轩,他想进去探望的,是因盗窃罪而被关押的“哥哥”马亮。

案发时,马亮21岁,轩轩只有8岁,他们不是亲兄弟,却胜似兄弟。

随着法制科普节目的热播,徐徐揭开了这对“流浪兄弟”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01.盗窃案背后的隐情

2017年底,陕西省渭南市警方接到了一起连续盗窃案。

经过调查,警方把目标锁定在附近的一片荒地。

警官周佼带领着30多位民警,由南向北,地毯式地搜索了4个多小时,终于陆续发现了笔记本电脑、手机、散盒的烟,以及藏在墙壁狭缝里的四箱牛奶。

凌晨时分,草丛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埋伏已久的民警打亮灯光。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正站在墙角边上。

他的大半张脸都被脏乱的长发遮挡住了,只剩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而脚旁放着两箱白酒。

作案人马亮被当场抓获了,而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一名8岁的孩子轩轩。

马亮负责偷来东西,轩轩帮忙销赃。

他们相依为命,住在这片荒地里。

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轩轩并不是无家可归的孩子,他家就在附近!

荒地南边几百米有一个城中村,村子的尽头是一个废品收购站,那里就是轩轩的家。

此前,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轩轩爷爷透露,孩子出生时,儿子才19岁,儿媳20岁。

由于两人性格不合,经常吵架,在轩轩一岁多的时候,未领证的父母就分手了。

母亲从此抛弃了孩子,父亲也外出打工,长年不回来,从没有给过生活费。

“生了两个儿子,都指望不上。”爷爷对着镜头哀叹起来。

他指着一旁玩耍的女孩道:“这是小儿子的女儿,也是丢给我们就不管了。”

原来,除了轩轩,家里还有一个5岁的小堂妹,是轩轩叔叔丢下来的。

她跟轩轩的遭遇一样,也是爸爸妈妈生下就不管了。

由于奶奶身有残疾,祖孙四口全靠爷爷一个人的收入维持生活。

将近六旬的爷爷每天从早上6点忙到晚上10点,整理收来的废品。

微薄的收入只够温饱,更也无法支持孩子读书。

当同龄的孩子都去上学时,轩轩只能在城中村里到处游荡。

也就是这样,轩轩遇到了马亮。

一开始,轩轩只是出于好奇,帮着这位大哥哥把偷来的东西销赃,然后哥哥会给他买一些小零食。

后来,两人熟悉起来,轩轩越来越多地跟马亮在一起,晚上也常常不回家。

一个8岁的孩子,宁愿有家不回,也要跟一个陌生人住在荒野。

很多人会简单地认为,这都是因为马亮的哄骗。

但是,只要我们去了解马亮的过往,就会明白其中的缘由了。

02.马亮的前尘往事

在笔录中,马亮交代了自己基本情况:

1996年生,是陕西省神木县人。父母健在,家里还有一位姐姐。

可是,面对离家出走的问题时,马亮更多的回应是哭泣和沉默。

为了找寻答案,周佼走访了马亮家,找到了马亮的姐姐。

看到案发照片时,姐姐完全震惊了,三年前干净清秀的男孩,竟成了一个流浪汉。

她坦言:“弟弟变成这样子,最大的原因就是家庭。”

说起马亮的家庭,其实他也跟轩轩一样,是一个“事实孤儿”,父母尚在,但却无法对其提供经济支持和照料。

当年,妈妈是从四川远嫁而来的,婚后,父母两人感情一直不好。

在马亮五六岁那年,妈妈告诉俩孩子,自己要离开这个家。

小小的马亮抱着妈妈的腿,哭着哀求妈妈留下来。

但妈妈还是狠心地撇下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妈妈离开后,爸爸也外出务工了,就这样,马亮姐弟俩只能寄宿在亲戚家里。

起初,马亮曾跟妈妈取得过联系,他还因此跟妈妈同住过一段时间。

在久违而短暂的温暖之下,马亮天真地以为,妈妈很快就会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但不久后,妈妈再婚了,看着这个陌生的家庭,马亮自感无容身之地,又回到了爸爸这边。

从此,马亮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也不愿意去上学了。

他开始经常离家出走,过段时间又回来。

至于马亮去哪里,遇到过什么,家里人一概不知道。

2012年,当时15岁的马亮,曾因偷盗而登报。

在零下二十几摄氏度的北方城市,马亮住在一间多年废弃的民房里,靠偷盗附近居民的物品为生。

而他被抓捕时,只穿着一件破旧单衣,哆嗦着蜷缩在屋子里。

由于还没成年,马亮被送进了儿童救助站,12天后,被爸爸接走。

虽然马亮爸爸并不像轩轩爸爸那样不闻不问,但由于常年在外做生意,父子之间的沟壑越来越深。

为了逃离家庭,马亮再次离家出走,而这一走就是好几年,杳无音讯。

由于身份证落在家里,找不到正式工作,他只能靠乞讨、偷窃维持生计。

对于在外面漂泊的经历,马亮始终不肯开口。

当周佼问他:“在外受过欺负吗?”

一直把头埋在手臂里的马亮,缓缓地轻声回应:“受过。”

周佼紧接着又问:“那时候你多大?你遇到的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马亮犹豫地说:“我也不知道,没有记忆了。”

而后不假思索地低语道:“坏人多。”

03.流浪兄弟,荒野共生

为了降低偷盗被捕的风险,马亮辗转流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地方。

而遇到了轩轩后,他在渭南待了将近一年。

马亮不是没想过要离开,但当他转身藏在墙背后时,轩轩就会过来,一声声地叫着哥哥。

他也曾试过,趁着轩轩没留意时拔腿就跑,但是轩轩在后面哭着追。

这让马亮想起妈妈离开的时候,他也是像轩轩这样的年纪,那样的无助。

马亮答应了弟弟的请求,再留下来100天。

后来,弟弟又让他多留一个星期,再一个星期。

就这样,越拖越久,马亮舍不得走了,兄弟俩在荒野里一起生活。

他们抱着睡在荒地里,身下垫着木板,身上盖着两床破烂的被子。

尽管轩轩的手上脸上都冻皴了,冷得打着哆嗦,直流鼻涕,但当记者问起:

“冬天躺在这里冷不冷?”

轩轩昂起头骄傲地回答“我们不冷!”

或许,正是马亮哥哥倾注的关怀和温暖,足以为轩轩抵御外界的寒冷。

马亮给轩轩讲故事、唱歌,一起数星星。

即使自己的衣服后背全烂了,他也不舍得用偷来的钱买衣服,而是给弟弟买爱吃的零食,酸奶、薯片......

他还在墙缝里藏了好几箱牛奶,那也是给轩轩准备的。

因为轩轩不爱喝纯牛奶,马亮就“强迫”轩轩多喝奶,只有长得胖胖的,强壮起来,才不会被人欺负。

他从不让轩轩参与偷窃,还担心自己的行为会影响到对方,耐心地劝教弟弟“长大了别学我!”

2018年6月,马亮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

入狱后,周佼问他:“你怕不怕弟弟把你忘了?”

始终低着头的马亮,满不在乎地说道:“忘了就忘了吧。”

“你会忘了他吗?”

攥着手沉默良久后,马亮答道:“忘不了。”

一墙之隔,两个世界。

但即使分隔两地,轩轩同样也忘不了马亮。

他还是经常到那片空地来玩,爬上一堵破败的高墙,张开双臂来回行走。

在周佼警官的努力下,轩轩可以上学了,被免去了各种费用,插班进入了学前班。

不久后,轩轩兴冲冲地告诉老师:“爸爸来电话了,他很快就回来。”

但几个月过去了,爸爸还是没有回来,他在外面结婚生小孩了。

至于轩轩的未来打算,爷爷无奈地叹气道:

“还能怎么样,过一天算一天。”

04.

自从节目播出后,轩轩得到了很多好心人的资助,但他的未来仍然是个未知数。

爷爷奶奶年纪越来越大了,万一以后不在了,轩轩要怎么办?

四年过去了,马亮也应该到了出狱的时间。

他们的现状,我们再也无从得知。

但这对流浪兄弟的悲剧故事,正折射出上百万困境儿童的伤疤。

很多失职的父母一时兴起,贸然把孩子带到世上,却生而不养,给孩子造成了一生的伤害。

对此,阿呆爸必须明确地说一句:

非婚生、离异、外出,都不是抛弃和忽视孩子的借口!

既然选择了生下孩子,我们就有责任护他周全,让他幸福健康地长大。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