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峰回路转,蔚来重新拥抱宁德时代

电动势

2023-01-25 11:05 湖北

16759 0 0

加编辑微信(wxid-dianxiaoer02),进《电动势》粉丝群,参与热点选题讨论,及时洞察行业变革。

正文

蔚来与宁德时代,选择再一次携手同行!

1月17日晚,宁德时代宣布与蔚来签署五年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宁德时代表示,“此次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的签署是双方基于战略合作关系的又一次深化和升级,涉及新品牌、新项目、新市场的技术合作,供需两端联动,海外业务拓展,以及基于长寿命电池的商业模式合作等领域。”

此次签约在宁德举行,曾毓群和李斌出席了签约仪式,合作级别不低,而就官方披露的图片来看,两人脸上的笑容相当灿烂,足见双方对合作之满意。

这样一份合作,这样两副笑容,在当下这个节点,实在是耐人寻味。

众所周知,宁德时代与蔚来合作多年,彼此互有成就,蔚来曾经成为宁德时代最大电池装机品牌,宁德时代则为蔚来持续提供了高品质的电池。不过,近年业内有不少双方不和的传闻。而就此次合作的成功签署来看,双方关系不仅没有像外界传闻的疏远,反而联系更加紧密了。

这样的“出乎意料”,其实不难理解。宁德时代与蔚来,一个是连续6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冠军,一个是国产新能源的新星翘楚,唯有合作,才能共赢。

都是“涨价”惹的祸

从2017年发布的首款量产车ES8,到现在最新已经交付的ET5,这些蔚来汽车里面装配的都是全球最好的宁德时代电池。蔚来与宁德时代,双方合作之坚定,可见一斑。

转折发生在2021年下半年。彼时,由于上游原材料涨价,作为价格传动的下一环,动力电池价格也迎来上浮。对于一台电动车来说,动力电池成本占比本就高,这一番涨价还得了?尤其是对于蔚来这样极为看重毛利率的“互联网车企”来说,影响更大。

于是在2021年11月的财报会议上,李斌宣布,“蔚来长期车辆毛利率目标是25%。为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在经营中加强降本增效,成为蔚来的实质性选择。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加强电池技术研发,以求进一步掌控电池。”

由此可以看出,蔚来之所以做电池,并非只是因为宁德时代电池涨价,更多是从自身的长期战略进行考量。

也是在2021年11月,蔚来资本参与卫蓝新能源的C轮融资。资料显示显示,卫蓝新能源是一家固态锂电池研发商,公司主要产品包括混合固液电解质电池和全固态锂电池,产品应用覆盖无人机、电动工具、规模储能、电动汽车、航空航天、国家安全等领域。

2022年6月,李斌进一步透露蔚来的电池策略,他表示,“长远来看蔚来在电池领域将采用‘自制+外采’策略,这将有助于增加产品竞争力和产品毛利率。这也是我们投资和研发上的重点。”

天眼查显示,2022年10月21日,蔚来电池科技(安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人民币20亿元,为蔚来控股全资子公司,人事方面,公司董事兼总经理为曾澍湘,李斌任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蔚来电池科技的经营范围涵盖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电池制造、电子专用材料研发、石墨及碳素制品销售、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新能源汽车电附件销售、智能输配电及控制设备销售、电子元器件零售、电子元器件批发等。

自此,蔚来正式下场做电池。对于这一战略的落地,李斌当时对媒体表示,“汽车厂商做电池是正常的战略。”

蔚来自研电池,也让蔚来与宁德时代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这一点,从宁德时代新电池技术的应用可窥见一二。

作为全球动力电池老大,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技术的引领上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特斯拉和蔚来,作为宁德时代电池装机量最多的几个品牌,也是宁德时代新电池技术的尝鲜者。

2020年11月,由宁德时代和蔚来合力打造的100kWh电池包问世,这块电池包创下行业多个第一:当时最大电量量产电池包,“只冒烟 不起火”电池包首次搭载量产车型……

2021年9月,宁德时代和蔚来合力打造的第二件作品——三元铁锂电池包问世,该电池包创新性地将三元锂和磷酸铁锂两种电芯进行混搭,既获得了磷酸铁锂电池的低成本优势,也解决了磷酸铁锂电池的低温问题。

这些年,在宁德时代的强力支持下,蔚来给大家留下了整车安全、电池技术深厚的不错印象。然而,这种情况在去年开始发生改变。

2022年6月,宁德时代发布轰动业内的麒麟电池,其系统集成度创全球新高,体积利用率突破72%,能量密度可达255Wh/kg,轻松实现整车1000公里续航。

2022年12月30日,麒麟电池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2022年度最佳发明。

在麒麟电池的率先应用上,并非大家预期中的蔚来,而是新秀——极氪汽车。2022年8月27日,宁德时代宣布极氪作为麒麟电池的全球量产首发品牌,极氪009为麒麟电池首发车型。

同日,宁德时代宣布,麒麟电池将落地AITO问界系列新车型,双方已签署五年长期战略合作协议,AITO问界车型全面搭载宁德时代动力电池。

在电池技术上,宁德时代一如既往的勇猛。而蔚来在独自探索电池路径后,开始变得落寞,甚至被嘲笑,两年前发布的固态电池(后改为半固态)中间迟迟没有消息,原本计划去年四季度推向市场,现在计划延迟到今年上半年。

半固态电池就那么值得期待吗?未必。严格来说,半固态电池只是玩了一个起名字的文字游戏,本质上还是液态电池,其性能与目前先进的液态电池也无多大提升,部分核心性能甚至更差。

2022年12月16日,岚图追光上市,其中低配搭载了孚能的半固态电池,这也是半固态电池的全球首次装车。只是这块孚能半固态电池包有点令人失望了,其能量密度仅有170Wh/kg。作为对比,岚图追光的顶配版搭载了宁德时代的液态电池,其能量密度高达212Wh/kg。

动力电池产业链涨价,堪称近两年行业最大的一次挑战,包括宁德时代和蔚来在内的多数行业构成,都是这一变局的受害者。

当然了,就像李斌所说,对动力电池的探索,是蔚来这家年轻车企寻求发展的必经之路,即便会遇到一些挫折。

合作才能共赢

从蔚来与宁德时代签署的这份五年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来看,在动力电池发展路径上,蔚来已然暗自做出了抉择,在蔚来自研电池取得突破之前,现阶段,与宁德时代合作仍然是蔚来的最优解。

蔚来为何还离不开宁德时代?

首先,蔚来必须稳固双方现有的合作关系。《电动势》认为,这方面主要有以下四点原因:

第一,高端电池产能,除了宁德时代还有谁能满足?2023年1月1日,蔚来公布2022年全年交付量,达到122,486辆。这其中所采用的电池,几乎都是宁德时代的电池。

作为高端品牌,蔚来自然需要高端电池产能,虽然二三线动力电池近来十分活跃,但其实各有各的难处,难以解决蔚来目前的现实问题。

第二,电池切换还需时间。蔚来如要切换宁德时代的电池单供模式到电池品牌多供模式,这个过程需要时间。而且,还得考虑蔚来的用户情绪,以及接受情况。

2022年315前夕,因为小鹏P5采取电池切换,导致148名车主为此展开维权,据悉,他们的电池被悄悄地替换了,从宁德时代一线电池变成某三线电池。小鹏尚且如此,更加重视用户的蔚来势必会遭遇更大的挑战。

第二,宁德时代的高品质电池谁能替代?截至2022年12月31日,蔚来累计交付289,556辆新车,也基本都是宁德时代电池,其自燃比例极低。“蔚来好久不自燃了”,蔚来用户常常调侃说。宁德时代电池的高品质,早已深入人心。

第三,宁德时代能够提振蔚来的高技术形象。作为全球动力电池老大,宁德时代电池不仅品质卓越,而且技术领先。蔚来作为高端品牌,采用宁德时代电池,相得益彰,如若能够像之前那般成为新电池的尝鲜者,进而助推蔚来高技术形象,自然更好。

其次是新业务拓展。

虽然蔚来去年销量破了十万辆大关,继续引领中国高端纯电动车市场,但发展模式决定了蔚来不能停下来,必须不断滚起雪球。

所以,在现有业务基础上,蔚来将进行裂变,包括将成立一些新子品牌(网传的阿尔卑斯和萤火虫),以及向欧洲等重要的国外市场进军。

不论是蔚来子品牌,还是欧洲新市场,蔚来都很难完全撇开宁德时代。尤其是进军欧洲市场,目前能与蔚来携手同行的国产电池品牌只有宁德时代。

2022年,宁德时代已打通进入欧洲电池市场的大门:

4月,宁德时代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首个海外工厂(产能8GWh)正式获得电芯生产许可;5月,宁德时代获得德国交通部颁发的全球首张欧洲经济委员会R100.03动力电池系统证书,2023年9月1日起,出口至欧洲经济委员会成员国的动力电池系统均需通过该认证;8月,宁德时代正式宣布投建欧洲二工厂——匈牙利东部城市德布勒森建设电池工厂(产能100GWh);12月,宁德时代德国图林根州工厂如期实现电芯投产。

“涉及新品牌、新项目、新市场的技术合作,供需两端联动,海外业务拓展,以及基于长寿命电池的商业模式合作等领域。”就宁德时代与蔚来的这次合作协议细节来看,双方新的合作就涉及上述新业务。

据媒体未经证实的报道,蔚来子品牌已经开放了电池采购策略,即采用多电池品牌供应的模式。基于此次合作不难看出,宁德时代为第一家敲定的电池品牌。其它电池品牌,比如蜂巢能源与中创新航,据闻蔚来也在接洽中,至于结果如何,有待观察。

如果说在蔚来品牌将宁德时代电池切换到其它品牌电池还有难度,那么这些新品牌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一方面新品牌定位更低,另一方面新品牌没有用户基础。

至于蔚来新品牌电池多供模式的未来发展情况,其实目前已有不少“前车之鉴”,比如威马的“自燃”,小鹏的维权,埃安重新拥抱宁德时代,等等,其中埃安这一例目前对蔚来最有参考价值。

2020年,广汽埃安执意扶持中创新航替换宁德时代,使得中创新航在广汽埃安的最高份额占比一度超过90%。

不过,在采用或者对比中创新航等其它动力电池后,广汽埃安选择重新回到宁德时代的怀抱。2021年4月底,宁德时代和广汽向时代广汽增资,由10亿人民币增至为20亿人民币,增幅100%,宁德时代持股比例为51%,广汽集团持股49%。

2022年4月,时代广汽的电池在广汽埃安最热销车型AION Y的份额占比达到88%。据接近时代广汽的人士介绍,“未来,广汽埃安V电动车型的动力电池也主要由时代广汽供给,时代广汽正在着手扩产。”

2022年7月,在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据广汽埃安披露,宁德时代电池在广汽埃安的份额占比已经超过50%。

总得来说,无论是对现有业务的维系,还是对未来新业务的拓展,宁德时代都将是蔚来在动力电池上的重要选择。当然,如果蔚来自研电池获得极大突破,那就另当别论了,可是自研电池哪有那么简单?

最近,何小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现在不考虑在电芯领域做投入。其实做每一个领域都很难,做成功了都很好,但是要看你投了多少钱,你投100块钱跟投100万是两种风险。在(电芯)这个领域,我们现在选择合作。”

即便这次选择了与宁德时代合作共赢,但其实蔚来的电池路径仍在探索中,结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只想提前祝福蔚来!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