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春节七天收入过万,卖红包封面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硬壳INK

2023-01-25 10:45 广东

13355 0 0

今年春节,你收到了多少红包?其中有多少是用红包封面发的?

从2020年微信首次对个人开放红包封面服务至今,红包封面从一张简单的红色背景图变成了如今结合视频,互动按钮等多种玩法的春节仪式感寄托。

图/淘宝

在各大社交媒体,红包封面讨论度持续保持火热,截至1月24日,在微博热搜榜单中“微信红包封面”相关阅读已经超过了19.8亿次。

图/新浪微博

相关话题下,有人分享自己精心设计的红包封面,有人分享出自己做的“蹲点”抢红包封面时间表,市场上甚至已经出现“红包封面”相关的产业链,有人在电商交易平台通过制作和销售红包封面赚得盆满钵满。

红包封面从一张没有太多实用价值的背景图片,逐渐成为一种必不可少的节日仪式感。

小小红包封面为何连续几年都是春节“抢手货”?红包封面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春节期间,硬壳INK策划了《年轻人春节消费》专题,这篇是专题内容的第二篇,「春节红包封面」。

红包封面不过是近几年才产生的新事物,为什么能够迅速俘获一批一批消费者花钱呢?

回顾过去几年红包封面的发展历史,也许可以窥见一些原因:

2019年春节,企业微信推出了“定制微信红包封面”功能,最初该功能只对企业开放。

2020年,首次开放个人申请红包封面服务。

到2021和2022年,申请人只要开通视频号或者完成视频号认证就可以上传使用。

近年来随着门槛逐步降低,使用人群越来越广,红包封面的花样自然也越来越多。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红包封面审核流程比较严格,即使制作完成之后也不是免费的,通常是发送方用一元一个的价格购买再发送。

从最开始定时定点抢封面,到大家自掏腰包花钱制作封面,大家对红包封面的消费态度正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01

个人封面,为个性化自掏腰包

对于个人用户和自媒体从业者来说,红包封面的出现更像是一种个性化延伸。

坐拥二十万粉丝的自媒体从业者小池告诉我们:“自己定制红包需要一些门槛,公众号或视频号粉丝量和活跃度达到要求才有资格制作红包封面。”

“通过了账号资质后、绘画、设计、上传、审核通过后,还要花钱去发送,送少了不显得没有诚意,做多了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我认为红包封面可以看做是一种内容产品,虽然过程费工夫,但能在春节期间抓住机会传播,打造自媒体的个性,拉近和用户的关系。”

图/IC PHOTO

“红包封面既出彩又被人喜欢,需要创意和设计功底,花很多工夫送给关注者或朋友,显得更有诚意、更用心思。”

红包封面不只是封面。

主题的扩展、形式的改变、拼创意,打破刻板印象、猎奇封面的出现,红包封面早已不局限在“红色”,各种颜色、主题的封面不断推陈出新。

图/淘宝

在互联网中,红包封面成了一种兼具节日仪式感和个性表达的产品,越来越多人愿意为了喜欢的红包封面一掷千金。

在豆瓣红包封面讨论小组,关于红包封面的讨论从未停止,在关于“微信红包封面有什么用?”的讨论帖子中, “红包封面像是给游戏角色充值,或是给手机买手机壳上瘾一样,让人忍不住消费。” 回答赞同数排在首位。

02

品牌封面,划算的节日生意

对品牌方来说,红包封面蕴藏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某快消品牌公共管理人员小黑告诉我们:“1块钱1个的红包封面对个人可能有些贵,但对品牌方来说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

“品牌花1块钱就能获得1次品牌的精确露出,这其实是一笔非常划算的营销费用,我们花一块钱发出的红包可能被客户分发给十个甚至更多的人,每一次打开红包都是有效曝光,这种成本算下来性价比非常高。”

图/小红书

今年的红包封面玩法多样,音频、视频等互动元素的加入让品牌方有了很大的发挥空间。

我们采访了几位品牌红包深度收集者,得到答案:“对一些时尚大牌来说,红包封面更像是一种身份背书。”

“定闹钟、拼手速,就是为了抢一个喜欢的品 牌封面。

“为了喜欢的红包封面苦苦等待蹲点,制定时间表去抢大牌红包,我是品牌粉丝,就需要抢到。”

图/小红书

这些年,品牌封面红包也在发生变化。

“和前几年堆叠着品牌LOGO的封面不 ,今年的品牌红包更注意氛围感营造,宣传功能越来越淡化,对品牌露出做了隐蔽处理。

“抢到很好看的红包封面之后会忍不住在群里想发一下炫耀。”

03

红包封面是一门好生意吗?

有需求就有生意,春节期间,有人把红包封面做成了月入万元的红包生意。

博主小仟去年开始在店铺中上线红包封面,价格从几毛钱到10元不等。

店铺页面显示售价6.98元的红包封面销量已经超过1000,热销款式销量都在一千单以上,粗略计算,店铺交易额超过万元。

图/受访者提供

在各大电商平台,有很多关于红包封面分销的广告,宣称可以通过销售红包封面轻松赚钱。

我们联系到一家自称是红包封面代理的店铺,店家宣称销售封面可以轻松盈利,但需要大量的粉丝基础和电商销售经验,加入需要缴纳代理费用。

/受访者提

进一步询问封面是否有原创版权保护等问题时,对方并没有明确回复

在分销生意赚钱的同时,红包封面上游的设计师却并没有因此获利,封面设计师骁骁告诉我们:“近几年微信红包封面对创作者的要求越来越高,几乎纯原创的红包才可以过审,但精心制作的红包封面带来的利润微薄,且变现还需要一定的电商运营经验。”

“从定制红包封面问世以来,红包封面的门槛一降再降,从面向企业、政府、媒体等各类组织开放,再到支持个人创作者定制;价格从10元/个,降至1元/个。”

“现在能通过作品盈利的可能越来越小了,随着同行越来越多,封面的设计脑洞大开,自己设计的封面没多久就会被其他创作者的新设计超过,现在只能就当副业做着玩。”

红包封面看似是一门多方受益的生意,消费者愿意花钱、品牌方愿意投钱、平台方也可以借此为新产品引流。

但随着使用人数变多,二级市场混乱、版权保护匮乏等随之问题浮现,虽然红包封面是一门应节日而生的生意,但与之伴随的问题需要我们持续关注。

撰文:杨一凡 校对:李立军

本文由硬壳INK出品,欢迎大家在朋友圈分享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使用

一起聊聊

今年,你最喜欢的红包封面是哪个,你是如何获得它的?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