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学者们的争吵:皆无关民营经济的未来

生命可以承受之轻

2023-01-25 11:36 广东

11568 0 0

相信很多人都误读了达沃斯论坛上的那句话:中国根本不可能搞什么计划经济!

最近,关于民营经济的讨论太热闹了:任博士杠上了司先生,马专家杠上了储教授。说是讨论,不如说是争吵,背景还是达沃斯论坛上的那个富于冲击力的发言。

说中国根本不可能搞什么计划经济,一定不要去死抠概念,要看它的背景。

中国的政策语言从来都是如此,从字面上去泛化,那是书呆子。正如古文化中,老子《道德经》说了个“无为”,你脱离了“无为”的特指以及文化历史的背景,去漫无边际地泛化,很快就让自己躺平了。

“中国根本不可能搞什么计划经济”,从背景上看,说明的了三件事。

第一,在国际会议上谈‘计划经济“,这真的很突然,正因为突然,所以并非空穴来风。在近十年中,国内无论是从理论表述上,还是经济的行为上,的确存在一种与传统“计划经济”相似的选择。我们去年还在谈单一公有经济的模式,调整“以人民为中心”,这是一种以政治的、制度的安全性为核心价值的定位。在实际的政策执行上,内循环如果真的能做到,除了计划经济也没有谁了;因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必然融入国际市场的产业链,不可能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封闭模式。

我们可以说中国近些年经济的方向,的确是在加强公有经济的份量,它不同于过去一大二公的计划经济,而是一种以国企为基本盘,通过一企一业、一业一企的超级垄断,实现一种“举国经济”模式。

我们之所以说“中国根本不可能搞什么计划经济”,是因为从价值观上,近些年的作法很容易引起“计划经济”的联想,我们自己也在避讳。

第二,说明国际社会认为中国就是在搞计划经济,这个共识意味着:你不用关上国门了;我们会对你关上国际市场的大门。这当然是以美利坚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共识,不利于中国贸易的发展,当然要做一个“澄清”。

第三,在策略上,我们并不希望对“计划经济’的解读引起国际贸易上的障碍;因为,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国际市场。美利坚想去中国化,一是不怕,二是它也做不到,但是,作为东方智慧,对抗的方式不是逮谁骂谁,病毒己经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生命哲学的教训,中国的安全性的最高境界是“和其光、同其尘”,让外国资本走进来,让民间资本不再沉睡,这才是最大的安全,共存才是正道。

这就涉及到了网红们的争论了,政策面上当然不希望民营失去长期性的认同,所以,如此严肃地提出“根本不可能搞计划经济”,也不失为对民营的一种安抚吧。

但是,网红们却较真了。

任泽平本来谈的是民营,结果陷入到谁是坏人的吵闹。谁是坏人,对民营目前的生存来说很重要吗?民营失去信心是因为个别坏人吗? 老胡一如既往地走钢丝,谁都不想得罪,结果谁都被他得罪了。什么叫言论自由?对民营经济敌视性的、侮辱性的批判也是言论自由吗?如果崇尚言论自由,换个一个对象你自由个试试?对民营的言论自由,恰好是一种歧视性,想不得罪人都不可能。

储殷说民营是个辅助性的配角,是走向纯粹公有经济的过渡,这是从二百年前一个不知道什么是信息社会的德国人的书本上推出来的结论。现实是什么?现实是民营这个配角支持了中国民生的天,是56789。国企的资产是民营的两倍,却只提供了4400万的就业,不足全国总就业人口的8%,而配角支持了五个亿,这配角挂了,还谈什么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民营一定会退出历史舞台吗?谁能给出结论,历史吗?是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还是世界几千年的文明史?

马光远很生气,但是,他真的认为中国现在是“市场经济”吗?

中国的问题之所以复杂,是因为政治与经济、政策语言与现实、经典的理论与历史之间,处处叠加着悖论。在纷乱的头绪中,你较死理,自然是“剪不断,理还乱”,唯有大道至简,放眼现实,回归老百姓的淳朴的内心,再去看这个世界的是是非非。

一句根本不可能,让网红们为了“民营”争吵不休,而此刻民营正在水中挣扎,岸上儒雅的学士们却在议论:

什么是言论自由?什么是计划经济?水中的那个挣扎的小伙计是不是应该退场?

2023年,疫情打开了,中国经济也走到了一个转折点,唯有扩大内需;虽然财政不太可能大规模支持民营,但是,毕竟己得天时与地利,今年一定会比去年好。

我们一起祝福吧,唯有民营,方有民生。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