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富平王寮大槐树的故事

频阳雪松

2022-11-24 23:08 广东

7390 0 0

文/左顺孝

岁月流逝人换代,富平留下一古槐。

经历千年还茂盛,见证多少兴与衰。

这首诗不知是谁写的,读后让人感念不已,这首诗说的就是王寮大槐树的故事。

大槐树生长在富平城东北方向的南董村,距县城有十几里路,它处于S106公路南侧。提起这棵槐树,在富平境内,知名度可是不小。特别是住在县城东北方向的人们,对它更是知之甚详。只要是东北一带的人去县城,不管是步行、骑自行车或是坐车,都须从大槐树下经过。久而久之,大槐树有了路标的作用。如果有人坐车经过大槐树,这时如有人打电话问他到哪啦,车上人会回答:过了大槐树啦。而问的人便会明白,人已过了南董了。听有人说,多年前,大槐树还曾作过飞机上的航标。

处于S106公路南侧的王寮古槐

大槐树北边是一块高地。穿过公路,是一削得齐齐的高处,高处往东是下坡子,有十米远的地方是平地,往北有一条路,是平的,往西是一个小上坡,路直通一个大村子。不管往北还是往西,这就是著名的南董村。

是南董人护育了这棵古槐,让它经历千年还得以存在;而这株古槐也给南董人增色不少,使南董村闻名遐迩。

向西通往南董村的小路

最早见到大槐树,是在我的少年时期。那是1966年11月15日,我们步行去西安串联,因是半夜从流曲中学出发,去时没看见树。十多天后返回,在大白天途经树下,老远就看到了高大雄伟的大槐树,当时我就惊呆了,特别是近观以后,更是吃惊:只见两抱子粗的大树,内心却是朽空的,几千斤重的躯干,仅靠一圈树皮支撑着。我不由对树产生了深深的敬意:这是一棵神奇之树,在它身上,一定有不平凡的故事。

从见到古槐以后开始,我经常上县了,也就经常见到树了。尽管我家距县城有30里路,但最初还是步行,后来就骑自行车,当了民工以后,就坐汽车去。不管咋样去法,都要经过大槐树下。时间长了,我就对树产生了一种亲近感。亲近以后,我就开始探询树的来历,却得不到答案,有人说这树是山西人栽的,人称山西大槐树;有人说是当地人栽的,被一山西人的驴啃了树皮,山西人赔钱买了此树;有人说这树活了500年;有人说这树已千年以上。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后来这树遭了一次大难,大大改变了它的容颜,失去了它俊美雄奇的外观。

事情发生在1999年7月11日下午,一场龙卷风从太平庄靠近公路处席卷而起,一路向西,摧枯拉朽般地,将沿途所有树木,拦腰折断。处于太平庄几里之外的大槐树,也未能幸免,它的上端被齐齐折去,其状惨不忍睹。这天下午,我们臧村初中教师带领初三中专初录生去县里复试,经过太平庄沿线,目睹了这一惨剧。龙卷风所过之处全在公路沿线。所毁树桐树居多,很多一抱子粗的巨桐被齐茬茬从中折断。风到了大槐树前,可能是威力稍减之古,古槐没被从中折断,万幸!万幸!只见古槐折断的残枝,落了一地。这些断枝残股,在它们身上后来还发生了好多故事,至于什么故事,后文再说。

大槐树遭受的这场大难,让我难过了好久,同时我为大槐树鸣不平,它静静地长在路旁,招谁惹谁了,竟无辜地遭此大难?话又说回来,这是大自然所为,谁又能奈其何!

藤蔓枝条缠绕着树的根部,有效地保护了树洞

后来,我又一次次从大槐树下经过,远观,它高大的雄姿缺失了,心中每每产生一种遗憾的感觉。它残缺的身躯,会不会被人砍去当柴烧呢?因为它毕竟没用了,会不会在公路畔消失掉呢?后来,此树被县政府列为重点保护对象,我才放下心来。再后来,又发现树四周被用铁栏杆保护起来,更感心慰。大槐树,它代表了一段历史,它的被保护符合广大人民的心愿。

我一直想写写大槐树的故事,苦于知道的太少,就产生了去南董釆访一下的念头。这不,机会来了。

我的连襟叫徐守军,是宜君人,听说今年富平柿子便宜,便开车来到了我家,妻已提前给购好了几筐柿子。将走时,听说王寮集上蔬菜便宜,就想赶赶王寮集,问我去王寮逛会不?我正好瞌睡借了枕头,说我正想去南董釆访釆访,就坐上了车。

在车上,妻问我准备到南董釆访谁?我说,找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问问。妻曰:莉莉有个朋友叫王娟,王娟爸就住在南董,听说和你一样,是个能写的,估计知道的不少,你去问问他。莉莉是我大女儿,王娟我也认识,不过不认识她爸。于是我拨通了女儿电话,知道了王娟爸的名字叫王铜川,在家住着,心里便有了底。

远观已看不见树的根部

车行至大槐树下,我下了车,来到树前。我发现过去一眼就看到的树洞被杂草小树遮掩住了,由于有铁栏杆保护,这些杂藤树丛才得以茂盛生长。我拨开树丛想去探看树洞,但藤枝太多,不得近身。我从不同角度,拍了几张照,然后就离开了古树。

穿过公路,来到路北低平处,我沿着向西的那条上坡路,走进了南董村。我边走边四下眺望,很想碰上几个老人,谁知走了好远,还没碰见一个人。在村中间,渐渐有了人,见一位中牛妇女手端一个食盆,好像去喂羊。我忙打声招呼:同志,你这附近有七八十岁的老人吗?妇人问,找老人干啥?我说,想问问大槐树的来历。那妇女笑了,说你别找了,别说七八十岁的,就是九十、一百的都说不清。

古槐旁的杂树丛

妇人的话,好似一瓢凉水浇头,我一下凉了半截。又想,既然来了,去找王铜川谝谝,或许能有点收获。于是我就向村人打听王铜川家在哪。南董人都善良好客,不管问到那一个,年轻人还是老人,没有不理的,都以热情的态度指引。铜川家虽住的偏僻,但在多人的指点下,我还是很快找到了老王家。

老王家房子座北朝南,去时大门关着,敲了几下后,我推开了大门,见进门是一个大院子,后面盖了三间平房,听见响动声,平房里出来一个老人,个子高高的,人瘦瘦的,慈眉善目的,很招人待见。我上前和他相见,说明了两个孩子的关系,我们走进了内屋。进门是一个客厅,靠北有张沙发,沙发前摆了一茶桌。沏茶递烟,一番热情过后,我说明了来意。

他一听我是来釆访大槐树来历的,显得比较高兴,看来对大槐树也很有感情,他很具体地介绍了大槐树的情况,说的和前文写的大体相同。他说他小时候听老人说过,这些老人如在,已一百二三了。

南董村老人王铜川

他们是这样讲的:说是一千多年前,有一山西商人途经这棵树下时,见天色已晚,就停宿在这棵树边,把一头小毛驴拴在了树上。当时的树有多粗细,不得而知,但能拴一头牲口,估计最少有对把粗细吧。结果第二天早上出事了,驴把树皮给啃了不少。人活脸,树活皮,没了皮的树将会怎么样?山西人一看慌了,找到当地人,要求赔偿。当地人认为一棵小树,不值当,不让赔。山西人不行,趁人不注意,把很多钱财放在了树下,牵驴而去。当地人见到这大量钱财,很感动,就当是山西人买下了这棵树,就帮人细心呵护,使其不断长大,后来就长成了这棵大树。不过这都是传说,没有史料记载,谁也说不清咋回事。

钻进树丛里拍到的树洞

我问他,你没听老人说,树心是什么时候空的?他说没有人知道。我们小时侯(50年代末),经常钻到树洞里玩,树洞从下到上全是空的。我们常从下面往上攀爬,一直爬到树顶,发现有一斜伸的壮股,里边也是空的。我说:从下面咋往上爬,有脚蹬吗?他说:没有,有树皮茬茬,我们手扳住茬茬就上去了。我想,这真是一棵神奇的树啊!

过了会,老王说,前几年,村上还给树立了一块石碑,你见来没?我说:不曾看见,在什么方位?他说,在树的西南角。我想了想,这一方位恰是我刚才没转到的。心中就产生了快去看看石碑的想法,看石碑上是咋介绍树的。

闲聊聊之余,我看了看他室內的布置。房间显得较零乱,看起来不是个卧爷人(干净),但墙上却布置得有模有样,像个书香人家。客厅的西南角有一书架,摆放了不少图书,我生性爱书,就上前翻看。没有文学书,有几本有关书法的书,还有一本厚厚的《芥子园画谱》,看来他喜欢书法和绘画。转过身来,见靠南墙摆放了一长方形书案,上面摆满了文房四宝。有一幅展开没完工的书法字,上边写的是毛主席诗词。有一幅卷起的作品放在书案东南角,我展开一看,写的是曹操的《观沧海》,龙飞凤舞的,很是潇洒大气,我展开拍了下来,以作留念。转身见东面墙上挂有一幅装表好的四吊,一看内容,写的是岳飞的《满江红》,装表的原故吧,显得更是好看,我也拍了下来。

我问他,你字写得这么好,咋不和富平县书法协会联系?也好交流交流。他说:我一直在铜川工作,和富平文化界人不熟。我问他在什么单位工作,他说是在煤矿上。由于多年下井,老了后老感觉身体不美气。我问:是“矽肺”不?他说不是,不过还是肺上的病。我想这大概是他不大和外界人联系的原因了。

我俩正聊得热闹,妻打来电话,说已从王寮集返回,问我事办完了没。我站起身和老王告别,他把我送出门外,我让他别送了,他却一直跟着我来到了公路上。汽车停在古槐的东边50米处,见我俩来了,妻子她们三人从车上下来打了招呼。打完招呼,老王继续往树根前走,我明白了,他这是引我去看石碑。

南董人立的石碑

我俩来到树的西南角,果然看见了一座石碑。石碑略显长方形,黑底白字,下方有尺余高的底座,显得很是大气。碑的上方正中写了四个字:千年古槐。下面正文介绍了这棵的来历及立碑的前因后果。立碑时间是:2016年11月8日,署名是:南董村党支部、村委会。

碑文上有这样一段话,值得记下来,话是这样说的 :……晋人将钱财放於树下,悄然离去。此后,这棵遭受伤害难以成材的槐树,被当地村民视为晋商的财物才得以保留。即将枯萎的槐树在村民的悉心呵护下,奇迹般焕发生机。历经沧桑,岁月变更,如今树的躯干虽已慢慢腐朽,但仅靠树下的少许树皮,依然生气蓬勃,绿意盎然,成为见证历史的活化石。古槐树的故事因此也被人们世代传颂。为保护历史,传承美德,2006年富平县政府成其挂牌,谓之“千年古树”。

看罢石碑,我再次走近古树,只见树的根部生发出了无数株新枝条,长得已有大拇指粗了。看来是铁栏杆护卫后,新生发出来的小树,若干年后,这些小树会不会长成大树呢?

我从树身旁退出时,老王告我曰:你知道不,这树已有了灵性。我不懂,问他咋回事?他告诉了我这样一个故事。

当年龙卷风把树的上端刮断,堆了一地的残枝断股,有些村民就看上了这些树股,就想拉回去当柴烧。你说怪不,过了没几天,拉回树股的人,又把它原封不动地拉了回来,放在原地后,还摆香案祭祀一番,烧香点纸,临了还鸣放鞭炮。后来有人听说,原来拉回树股的人,家里的事不大顺,为了消灾,只好又拉回来,祭祀是为了向大槐树告罪,祈求神树原谅。后来,又有不知情的人把树股拉了回去,结果,不几天,还是拉了回来,照样还是一番烧香鸣炮,向大树告罪,像这样的事发生了三五次,那时树下好一番热闹。再后来,就无人再敢拉了。这不是说明树已有了灵性了吗?我分析,老王说的灵性,是指树已成神了。

我不信地说,是不是有人在宣传迷信?老王说:不像是的,因为拉的人,拉去又拉回,摆香案祭祀,发生了几起,都是大家亲眼看到的。至于断枝拉回家,事怎么不顺,我就不知道了。

听了老王的话,我不由再回头看古树,心想,这是人们已把树神化了,你看树的周身都挂满了红布条,这就是明证。这样也好,有利于树的保护。

王寮返回后,我开始写作此文。将完工之时,侄子左广福来我家串门,见我正伏案疾书,就问:五大,最近可写啥哩?我说:写写王寮大槐树。广福拿起稿子看,刚好看的是结尾部分,他看到树灵性时说:我给你再说一件奇事,比这摆香案祭祀还要隆重得多。

从东北方向拍到的古槐

下面就是他讲的故事。

前几年我常到王寮集上去炸油糕,常从大槐树下过。约是三年前吧,一天早上八点多,我开车来到大槐树下,看到了一件很稀奇的事。当时我在路北,见路南大槐树西边50米处,有一中年男子,在向树磕头,作揖。他是走一步磕个头,我感到奇怪,就停下车观看,只见他一直磕到树根前才停止,我估计至少磕了百十个头。到树下后,从身上掏出一卷烧纸,给树烧,烧完磕头作揖一番,方才离去。

我说:你都没问啥给树磕头哩?广福说,我正忙着赶集呢,没问,看完就走了。

我把老王讲的故事和广福所讲之事连起来一想,不由心生感慨,看来这棵古槐在人们心目中已经被神化了,那个给树磕百十个头的中年男子,是否家里出了什么不好的大事,在向神树祈福禳灾,也未可知。总之,古槐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已达到了至高无上的地步。

王寮大槐树,你是见证历史的活化石!愿你的故事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被人们世世代代传颂下去。

2022年11月14日完稿于家中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