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亲近纳木错——《走进西藏》

绿色印痕

2022-11-24 22:34 广东

5799 0 0

( 2009年,美丽的纳木错 )

早晨醒来,胸闷头晕,该死的高原反应依然缠身。今天的日程安排是去纳木错,纳木错的海拔可是5200多米啊。在拉萨3700米尚且受不了,何况到5000米以上呢。我的天!

反应最为强烈的雁昨晚已经流过泪了,今天很不想去,非要在宾馆呆着不可。早饭的时候,大家一起劝她,说来一趟西藏不容易,哪能呆在宾馆呢。要坚强,要坚持,再说汽车司机高师傅还带着氧气灌哩。

汽车出了拉萨,便绕着大山攀登。在车上,大家并没有紧张,一路说笑着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揣想着纳木错的模样。

在西藏,错是湖泊的意思。纳木错在拉萨的西北部,海拔4718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王导游介绍说,这里湖滨广阔,水草丰美,瑰丽迷人,像一颗晶莹的明珠镶嵌在万里羌塘草原上。

西藏的路况虽说比不得内地,但也很不错,奇怪的是车子却开的很慢,我们十分纳罕。高师傅说,西藏公路上的汽车是要限时的,在路卡上签字计时,到另一个路卡对照,一段路程必须跑够时间,提前了不但要罚款,而且要停在那里等时间到了才能走,为的是不让司机开快车,以保证安全。啊,明白啦。我说,你不理会这些,能否开快点,节省时间好停下车来,让我们活动下,也照张像。开车的高师傅是安徽人,他说安徽和河南是近邻,我们是老乡。高师傅听了我的话,笑笑,默许了,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经常照顾我们。

车过了羊八井,在一片草原上停了下来。

远处蓝天白云,高山耸立,近处草原平坦,牦牛成群。李是摄影爱好者,一路上只要有机会就拍照,他首先惦着相继跨出了车门。我跳下车,拍了几张照片,还表演般地将洁白的哈达献给了红。没想到这组照片是我和她最后的绝照,几个月后,她便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界。大家在路边尽情的照完像后,李仍然依依不舍,说:西藏的景色真美。

( 2009年,草原上给红献上哈达)

车行3个多小时后,终于爬上了5190米高的那根拉山顶。在那根拉山顶远眺和小憩也是我们今天游览的景点。

下车前,尽管王导游一再交代不要激动,慢慢下车,但大家还是欢呼着跳下车来。站在山顶,举目望去,大有“一览众山小”之感。眼前一片开阔,远处群山起伏,近处一马平川,蔚蓝色的那木错湖镶嵌在广袤的绿野之中。山上很冷,我们的心却很热,站在峰巅,禁不住要呼喊。美女们更是激动万分,不管拉着谁都要留下美丽的倩影。

( 2009年,在海拔5000多米高的那根拉山顶与美女们合影。)

上了车,心情平静下来。大家这才纷纷呼叫头疼,难耐的高原反应开始发力,好在车在向山下走,渐渐使人有了心理上的安慰。

车终于停了下来,那木错到啦。停车的地方离湖边还有一段距离,晓的13岁儿子经受不了折磨,坚决不下车,抱着氧气罐吸个不停。

大家三三两两的向湖边走去,我和晓走在最后,我从身上拿出哈达,说你给我照两张像吧,再往前走我怕受不了的。

( 2009年,在纳木错湖边)

走到湖边,我终于支持不下来了。头发胀、眩晕、胸闷气短,我急忙就地坐下,将衣服披在头上,闭眼轻轻地调整呼吸。该死的李新闻敏感性真强,立马给我来了张丑照。呆众人走后,我对也有反应症的晓说:我支持不住了,我要回到车上去。晓的嘴唇青紫,点点头:“快走。”“还是在水边留个影吧,既然到了,也不虚此行。”我说。

(2009年,终于支持不住了,赶快坐在了纳木错湖边。)

一到车上,我们两人各自抱着氧气瓶就是一顿猛吸。好久好久,我才缓过劲来。氧气罐18元一瓶,不能总吸,无聊的我们下了车,站在车边耐心的等着伙伴,看来他们是玩疯啦,怎么他们就没有反应呢。

难受、难受、还是难受。我终于安奈不住,掏出了香烟,对晓说:反正是难受,就再让它难受点吧。高原上喘不过来气,导游一再交代最好是不要抽烟的。晓咧嘴一笑:“抽。”

大家终于回来了,很是高兴。李掂着相机说:湖边风景真好,拍的照也好。苏姑娘不住地埋怨我俩没走到尽头,没看上好风景。我说:没办法呀,谁让我俩有了高原反应呢。我们先得保住命!

车开了,向着拉萨行进。雁终于支持不了啦,脸色苍白,一路上也不说话。大家不住地安慰,她不住地吸氧。看来她的体力透支得太厉害了。

( 2009年,美丽的纳木错 )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