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3 5
分享

逃离火坑 丨 反家暴之无私的妈妈

树上微出版

2022-09-23 10:44

9649 3 5

树上微 

每个人

心中都有一个小世界。

长久被困在这里,

琳琅满目皆是千篇一律的复制,

到底该如何寻觅真正的自由和内心的快乐?



在八九十年代的贵州农村,经济匮乏,交通闭塞,村里唯一的通讯工具就是村长家的座机,孩子们去上学需要走两个小时的山路。这里还有些人秉承着男尊女卑的理念,认为女人就应该听男人的。


农村妇女大多文化不高又没有一技之长社会经验也不多,离婚后不好找工作,连门槛最低的服务销售类工作都是要年轻貌美有经验的,所以大部分为了生活会很快选择再婚。然而一旦被打上离过婚女人的标签,将来再婚选择对象也大多都是离过婚的,如果对方有小孩还要给人家当后妈,不仅有婆媳关系,还要维护好与继子(女)的关系。因为彼此都有过婚史可能还会比较容易产生矛盾,也可能再婚对象还不如前夫。


这种种风险让很多人即使知道身在火坑也不敢轻易爬出,因为出去之后很可能也会掉入泥潭。


当然,现在离婚在农村也很常见,没孩子的还好,有孩子的小孩就可怜了,大多数会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离婚后很有默契地一般男孩会归男方,女孩的话妈妈想带走可以带走(由此可见嘴里说着男女都一样,结果还是重男轻女)。


所以,农村相对于城市来说,离婚的影响比较大,所以不管遇到出轨背叛,家暴打得鼻青脸肿,还是性格不合三观不同,一般都是能凑合就凑合了。


-关于本书-


话说回来,笔者只是希望人愿人好。树愿花开。更希望家人们合情合法地处理好家人之间所存在的问题和摩擦。且行且珍惜!


本故事用了七年时间创作,以反家暴为主题,以故事形式向读者展现了家暴家庭的痛苦和女人的无声反驳,在压力中抗争的过程......


-内文节选-


“听说那姐夫很老实,大家就不要做太过,让他多喝几杯就好,明白了吗?”最后淼儿发话,就怕大喜这天大家把姐夫给吓跑了。

众人也都应了,不会闹腾得太过。

这时,外头传来鞭炮声。

淼儿带着大家站了起来,大声说:“好了,姐夫来了,大家做好准备啊。”

屋子里头说话的唐语枝她们也都停了话题,纷纷凑到窗户边看。

透过那透明玻璃,她们看到一个周正温和的男子穿着一身灰色西装,胸前带着一朵红色胸花,上头印着新郎二字。淼儿和他们围着新郎说话,本来腼腆的新郎面色就更加通红喜庆。

“姐夫你看,我姐正看着你呢。你看到她了吗?”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李波抬起头朝着窗户那边看去,就看到窗户边趴着好几个姑娘。

而那群姑娘中,唯有一人带着红花儿点着红唇,眼睛雪亮亮地。

“我看到了。”


▲树上微出版实物拍摄


——

“新婚快乐,百年好合,和和美美!”

“早生贵子,恩爱美好。”

“姐,姐夫是个实诚人,好好和他过日子。”

“姐夫,可不许欺负我姐,不然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众人围着两个新人一番祝福托词,两个新人也不知是高兴的还是怎么的,面色通红。

大家把逗新人当成乐趣,一时间又逼着新人喝了好些酒。

两杯酒下肚,唐语枝便两腮泛粉,眼底微醺。

眼看大家又要敬酒,李波绅士地伸手接过给唐语枝的酒,温声说:“我媳妇儿不能喝,就由我来替她喝吧,大家别为难她了。”

说完他一饮而尽,没半点怨言。

众人看他如此体贴,又是哄这喝了两杯。

唐语枝刚刚被李波那么一呵护,这几个人都飘在了云端里。这会儿大家又要捉弄李波,她便出面开始护夫,怎么说也不让李波喝了。

见此,大家一阵哄笑,这才放开了两位新人各自喝酒。

“你没事吧?醉了的话,先去后边休息一下。”唐语枝担心地看着李波,就怕他这会儿醉倒了出事。

李波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还是唐语枝发出一声低呼,他才放下手,说:“不醉,我今天高兴。”

说着便坐着看着大家,一会儿带着唐语枝去亲戚那边转转。

本来唐语枝还忐忑丈夫若是不够好该怎么办,可是这会儿她突然觉得未来可期。

李波这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自己以后肯定是不会吃苦的。

她心里和灌了蜜似的甜,越是娇羞无限。

等李波带着唐语枝来到淼儿他们兄弟一桌时,淼儿和王军王柱两个兄弟突然站了起来。他们挺直背脊,面色如肃,齐齐朝着李波他们敬礼。

“祝新人百年好合,一生一世同心永结,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这声音洪亮,响彻整个礼堂。

众人一顿,很快礼堂内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唐语枝看了眼淼儿,眼眶又忍不住红了,心说肯定是这个弟弟的主意。

“谢谢你们。”

“我们一定会恩恩爱爱,白头偕老的。”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又对淼儿等人说。

淼儿看着二人就连笑容弧度都是一样的,那欢喜也是直达眼底,就知道姐姐没嫁错人。

他抿了抿嘴:“礼毕,坐下。”

三人又一起收了军礼,板板正正地坐下。

众人一看这阵势,又是羡慕唐家出了个兵,日后有的是盼头。唐运强兰益婷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几杯黄酒下肚,便晕乎乎开始不着调。

李波带着唐语枝去餐桌认亲戚,淼儿的目光也是紧紧跟随着。

今天姐姐结婚,他说不羡慕那肯定是假的。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成家,身边有一个可以说话过日子的人?

众人闹哄哄地到了夜里,该散的也都散了。

唐语枝扶着醉醺醺的李波回了新家,看到屋子里贴满喜字,红通通的十分喜气,她心里又是一喜。

“水……”

床上的李波突然叫了一声,迷迷糊糊坐了起来。

他看着床边含笑的唐语枝,知道这是自己今天新娶的媳妇儿。

“去给我倒水去。”

语气里含有几分烦躁,唐语枝以为他是喝酒闹地,忙起身去给李波倒水。

一杯水下肚,李波也清醒了一下。

他揉着额头坐了一会儿,看唐语枝凑过来,他又一把推她,“我要洗澡,你去烧水去。”

唐语枝被推得一愣,不过很快她在心里安慰自己,说他肯定是喝了酒不舒服才这样。

这样一想唐语枝有了些安慰,柔声说:“阿波你坐着,我去烧水。”

说着她就起了身进了厨房,在厨房里看了一通,发现厨房里还是有些脏乱。不过这会儿她顾不得这些,烧了火开始热水。

后她又去了一趟浴室,发现浴室里有个大盆,便知道平时洗衣服洗澡都要靠这个大盆了。

看着和家里差不多的情形,唐语枝有些安慰。

幸好不是什么新奇物,都是自己用得来的。

再一会儿水烧热乎了,唐语枝便开始往大盆里倒水。一瓢热水两瓢凉水,温度刚刚够。又是按照这么个比例兑,大盆满了大半,温度也差不多。

“阿波,可以洗澡啦。”

唐语枝笑吟吟出了卫生间,走到床边来扶人。

这会儿李波醒着,看到唐语枝走过来便定定看了会儿唐语枝,眼中的红血丝似又多了一些。随后由着唐语枝扶着自己去到卫生间,嘴角微抿。

唐语枝给他脱了衣裤,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最后拿了一块长毛巾给他围在下身。

她说:“阿波你坐着,我往你身上打水。”

李波也无话,沉默地坐了下去。

“阿波,要是温度不合适你就告诉我。”唐语枝在一旁轻说,李波却闭上了眼睛。

烦的。

唐语枝也不觉,打了一瓢盆里兑好的水慢慢浇在李波背上。

一瞬间李波脊背一挺,下一秒腾地站了起来。唐语枝只感觉头皮一疼,随后自己就被甩了出去,脑袋被砸在门边的栏杆上。

“阿波!”

“你M的要死了,这么烫的水,你是不是想烫死老子?”

李波似乎疯了一般怒喝,大步来到唐语枝旁边,扯着还在发蒙的唐语枝的头往后头的栏杆砸。

他力气大得可怕,唐语枝根本挣脱不开,指甲在拉扯间刮到李波的脸,李波又是一嘴扯爹拉娘的咒骂,满口污言秽语。

“阿波不要!”

“贱人,白痴,娶你回来有什么用?”

李波说着起身,对着唐语枝便是拳打脚踢。

他眼睛猩红,里头满是愤怒。

可是他的愤怒来自哪儿?

一瓢过热的洗澡水吗?

唐语枝百思不得其解,一瞬间又感觉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家里父亲喝了酒,拉扯了她的头发,拿着鞋扇她和弟弟们的巴掌……

那无数次她想要逃离的噩梦,在她以为自己脱离苦海的时候,再一次席卷了她。

唐语枝躺在地上,五脏六腑都在痛。

打完唐语枝的李波就自己进了卫生间,可是唐语枝却爬不起来了。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她的眼泪也跟着落下。

她的新婚夜,变成了一个噩梦……

唐语枝想了半天也没想不起来这个李波是怎么回事,想也想不通,新婚之夜就发现这个垃圾,转念一想,可能娇生惯养惹的,想着想尽然大声哭了起来,真是命运弄人。

想了半天觉得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树上微出版实物拍摄


——

“波哥,你跟我来。”

清妙娇俏的女音十分腻耳,女人说话时还拉着李波的胳膊,整个人贴在李波身上。

李波感觉心里无限荡漾,抬手捏了一把她的小腰,惹得女人发出咯咯地娇笑。

女人说:“波哥,今天咱去你家吧,这几天你媳妇不是加班去了吗?”

她眨眨眼,让本来想拒绝的李波一下子没了防心。

也是,今天唐语枝上班去了。

那女人自从自己动手后就不怎么热情,自己求了也没用,还不如找其他人快活热情。

想到这儿,他又捏了一把女人的腰,带着女人从后巷往自己家那边走。

而他们走后,从旁边门店里走出来一个身穿杏色连体裙的女人。

唐语枝看着那二人的背影,面上漠然一片。

她心底却是一声冷笑,“这就是街坊邻居都在传的好男人,只不过会做一些表面功夫。我真是瞎了眼睛了,才会觉得他是个好人。”

“姑娘,我们要打烊了。”

门店的老板一边关门一边说,忍不住提醒一下这个在自己的书店里坐了一天的女人。

一开始女人还十分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在看到那个男人和另一个女的拉扯搂抱之后,她才开始有些表情。

唐语枝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老板。”

她看了眼天色,天也快黑了,现在附近小院的人也都该下班了。这也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有空的。

想到这里,唐语枝就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来到自家小院前时,后头还三三两两跑过两个孩子。

他们笑着与唐语枝打招呼,“李姨你回来啦,今天我妈要做红烧肉,你一会儿来吃饭呀!”

唐语枝平时都笑吟吟的,年纪又轻,孩子们都喜欢她。

“我知道了。”

唐语枝笑着应了一声,可是声音却很小。

孩子们又笑着跑远,唐语枝羡慕地看了一会儿,随后轻巧地打开自己的门。

刚走到院子里,她就听到房屋里传来男女的笑闹声。

她脑海里立马出现一副画面,那李波和女人纠缠在他们的婚床上,尽做一些不要脸的事。

想到这里,唐语枝心里说不上气还是怎么的,心脏跳得几乎飞快。她从旁边拿起一根棍子,又一脚踹开了房门,哐当一声响了满院。

“啊!谁啊!”

房间里传来女人的尖叫声,下一秒就听女人和李波一起哭喊。

“别打了,别打了,嫂子我错了!”

“唐语枝别打了,要被其他人发现了!”唐语枝这次真的发火了,已经是忍无可忍了。怎么会嫁给这样的渣男!

唐语枝却像是听不见一般,用了力朝床上二人打。二人脱得干净,根本没脸皮跑下床。

这里的吵闹吸引来附近的邻居,他们一进门就看到这一幕,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只是这李波刚新婚就和其他女人厮混他们实在是想不到的。

眼看众人都来了,唐语枝放下棍子,呜呜抽噎起来:“李波,你好不要脸,偷人都偷到家里来了,咱们才刚结婚呢……”

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众人一看也知道是她吃亏,都大骂李波不做人,一边把唐语枝给安抚住。

那边李波和女人趁机穿好衣服,女人捂着脸一溜烟儿跑个没影。而李波也是踌躇不安地站着,不知该怎么办。

自己做了那么多回,怎么就被捉住了呢?

如今事情闹大,自己的面子算是毁了。唐语枝不愿像自己的妈妈以前那样软弱了,主动权一定要在自己的手里,这样才不会欺负,这种娇生惯养的少爷不能再惯着他了。

要不然自己会吃亏的。

众人好不容易把哭闹的唐语枝给劝安静下来,李波就连忙跪到唐语枝面前,说:“媳妇儿我错了,这次是她勾引我的,我错了真的……”

他一边说一边拉着唐语枝的手,像是要把唐语枝扯到自己面前。

唐语枝并不笨。

新婚那天家暴之后,他也是这般跪地求饶。她却只能想起自己那老爹,家暴之后也是有此模样。

她呜呜着甩开他的手,“没什么好说的,这才结婚几天呢你就这样。我就是以后再没人要了,也不要再和你生活了,我要和你离婚!”

众人一听,顿时大惊。

离婚事大,可不是轻易就能解决的小事。

然而她却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不管说什么都要离婚。李波一看更加着急了,噗噗往地上磕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眼看着夜深了,众人都散去,就想着这事儿第二天能好。

李波也高兴,心想白天唐语枝有大家在,怕说出来的话不好收才执意离婚。如今大家都走了,那她再好好哄着,肯定能让人回心转意。

他看着院子里的唐语枝,爬起来要去拉人,“媳妇儿,咱们进屋说。”

“你别碰我,咱们这婚离定了。你要是不想,我明天就去派出所,去法院,你做了这种事儿没什么好谈的。”

她恨恨地说,随后一转头跑了出去。

等到离开小院,她才觉得有些解脱。

这个婚,自己是必须要离的!



如果你有幸看到这本书,笔者衷心希望你要好好对待家人,冷静地处理好家人之间的矛盾和分歧,不管你的心有多苦,多累,还是人生的不如意,都不能以暴力的方式解决家人之间所存在的问题和矛盾。


更要善待老人,尽好自己本分,尊老爱幼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给下一代做好榜样。



SHUSHANGWEI

定制出版 专业为你


# 反家暴之无私的妈妈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修改于2022-09-27 16:39
投喂支持
5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顾子
多试试
2022-09-23 11:50
0
0
佟雅菁
把房价降降,烦心事少一大半
2022-09-23 11:29
0
0
次利丽
今日里烈日如火般,却也是寒了我们的心啊
2022-09-23 11:21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