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3 5
分享

《荒岛奇恋》——第十四章回到美国

这个是认证

杨诗粮艺术工作室

2022-09-22 17:18

27871 3 5

狄姆逊的海盗船离开大母岛航行在茫茫的大海中,挂着美国的星条旗,它是一艘远洋的商务船,开始返航了,它要回迈阿密。

马蹄香带着玛莎(这是她给养女起的名字)上船的时候,船员们看着她们像是在看怪物,玛莎已经是十四岁的少女,那些白人汉子看了这样的少女能不新奇吗?马蹄香和玛莎被狄姆逊安排到船长室——也是他和苏洛娃的客厅卧室。马蹄香睡在苏洛娃的床上,在她的床边又支了一架行军床——给玛莎用。马蹄香翻找出一条苏洛娃的连衣裙给玛莎穿,比划着玛莎看懂了要她穿这条裙子——当然她不知道这叫裙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因为在大母岛上这个族群就没见过衣服,也不理解船上的人为什么都要穿衣服——玛莎也没有衣服这个概念。所以她非常不情愿穿这件连衣裙,怎么穿怎么不舒服,脱下来马蹄香又给她穿上,穿上玛莎又脱下来,她无论如何不习惯要这件东西——她觉得实在是多余。她甚至委屈地哭了,好像挺伤心的样子。她们之间语言又不通,马蹄香和玛莎各自打着她们的手势,做着各种肢体语言,她俩就像是在表演哑剧尽量让观众弄清剧情。马蹄香总算说服了玛莎把穿上的连衣裙不再脱下来,她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马蹄香警告自己一定要耐心再耐心,这仅仅是刚刚开始,麻烦事会接踵而来,她必须教会玛莎如何适应文明社会——不仅仅是语言,还有许多许多,她要尽到母亲和教师的责任。马蹄香看看眼前这个单纯的女孩,是那样的无忧无虑,对这个社会是那样的无知——简直就是一片空白。她觉得自己的责任更加重大。

没事的时候马蹄香就教玛莎学习语言,先从生活用语学起,想尽办法和她沟通。玛莎很聪明,记忆力非常好,语言能力也很强,对传授给她的知识都特别感兴趣,她的好学也增强了马蹄香调教的信心。

玛莎把马蹄香当成了自己的母亲,她对这个世界还很陌生,以为这个世界就是海洋,因为大母岛被大海包围,而在船上又觉得世界这么狭小,没有大母岛开阔自由自在,她不知道他们会奔向何方,她已经厌烦了船上生活。她寸步不离马蹄香,她就是自己的母亲。晚上睡觉她要和马蹄香躺在一起,像孩子偎依着母亲。马蹄香也不再勉强她穿睡衣,让其慢慢适应。她要和马路香睡一个床,马蹄香也满足她。睡觉的时候玛莎还要抱着马蹄香,俨然是一个撒娇的孩子……马蹄香对玛莎的一切行为都接受了,而且非常温柔非常和顺非常自然,她就是玛莎的唯一亲人。

狄姆逊看到马蹄香把全部感情给了玛莎,虽然有些不高兴,但她对他不那么疏远有了亲近感使他欣慰,他总想和她亲热身边有玛莎感到十分不方便,他有些讨厌玛莎,然而马蹄香喜欢玛莎他又必须顺从,心情很是矛盾,他知道海上生活是暂时的,他表现得很理智很谦让,使个人之间的关系显得很和谐。

迎风破浪这艘商务船在大海中枯燥航行着,到了公海上才看到零星的船只鸣笛而过,大海依旧是那么狂躁不安,波涛汹涌白浪滔天……狄姆逊指挥的这只海盗船在大海中横冲直撞了许多年,他听从了马蹄香的话不再做海盗了,这是最后的航行。为了一个女人下了这样的决心也实属不易,他也吃尽了做海盗的酸甜苦辣生死风险……

狄姆逊让大副把所有船员——除坚持岗位的——都叫到甲板上,马蹄香和玛莎也来看热闹。狄姆逊让船员抬出了珠宝箱子,把大量的翡翠、宝玉、钻石、黄金,各样的贵重首饰都倒在一个铺了白台布的桌子上,简直令人眼花缭乱,琳琅满目,金光闪闪,价值连城。

狄姆逊拿起一条钻石项链举得高高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说:“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抢来的,用生命换来的,也是我们罪恶的象征,然而,兄弟我们用得着它,它们是我们的财富。从今天起,我狄姆逊不再做海盗了,把这些浸满了鲜血的脏物分给大家,从今以后大家都做良民吧,忘掉以前的恶行去做生意,自食其力……”船员们都默不作声,狄姆逊继续说:“咱们兄弟一回人人有份,不一定分得均等,大家谅解,兄弟们好不好?”

船员们一声吼:“好!”

三十来人排成一列到桌前由狄姆逊分发宝物,有得一件的,有得两三件的不等,主要看狄姆逊平估宝物的价值,比如一个大的钻戒要抵上几条玉翠或金项链,大体公平而已。其他没到场地给他们分了出来由大副为他们代收。剩下的大量珠宝归狄姆逊所有,大家都明白其实这些珠宝都不是他们抢来的,而是狄姆逊的老板的自藏宝物,狄姆逊讲义气分给了大家,自然都很满意,虽然也有人嘀咕我的不如他的值钱,等等,这也可以理解。

狄姆逊又大声喊:“兄弟们,收好了自己的物件,我这里还要给大家分一点现金,不多——但也够大家生活一阵子的了,大家别嫌少,跟我狄姆逊干一场,我不能亏待了兄弟们。最后我宣布一条纪律:从现在开始——也就是我讲话以后——大家都不许在船上赌博,看好自己的钱财不要丢失。如果谁要敢违抗我宣布的纪律,胆敢赌博,不管是谁,立刻扔到大海中喂鲨鱼。你们都知道我狄姆逊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大家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

“好了,散了吧!今晚加几个菜,咱们喝一杯!”

来到船长室狄姆逊对马蹄香说:“今天我的表现如何?”

“很好,很好!是个男子汉,我很高兴你当众宣布不再做海盗了,要遵守诺言!”

“洗手不干了,和你过安生日子,相信我——你对我很重要。”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漂亮的首饰盒,打开一看是铂金镶嵌的钻石项链、钻石戒指、钻石耳环,太豪华了太昂贵了,狄姆逊郑重地说:“马蹄香,收下吧,这是我给你的定情之物。原谅我——你是被我抢来的——强迫你对我的爱,但我是真心的由衷的爱你,是你改变了我今后的人生轨迹,相信我……”他深情地吻了马蹄香的左手,并给她戴上钻石戒指。马蹄香踮起脚尖搂着他的脖子深深吻了他的额头:“我相信你……”

狄姆逊紧紧把马蹄香拥在怀里,他们亲吻着忘掉了一切,突然一阵掌声把他俩从亲昵中惊醒,那是玛莎看到他俩亲吻为之高兴便不自觉地鼓起清脆的掌声,还跳蹦着喊叫着什么……

“噢!玛莎……”马蹄香推开狄姆逊。

“玛莎,我们的小东西,我没有忘记你。”狄姆逊从口袋里又掏出一个精制的首饰盒,在玛莎和马蹄香的眼前展开——这是一条镶满了翡翠的黄金项链,灿烂夺目,精美异常。他说:“玛莎,这是送给你的,喜欢吗?”玛莎明白这是送给她的,她说不出来只是笑,是那样的天真,狄姆逊给她戴在了长长的脖子上,她高兴地吻着狄姆逊低下的额头,又转过身来抱住马蹄香喊:“妈咪,我——爱——你!”这是她刚刚学会的一句话。

“狄姆逊,到了美国我和玛莎的签证、护照、国籍怎么办?是不是会有很多麻烦?”马蹄香有些焦急地问。

“达令,你就放心吧。我有的是钱,有的是朋友,还能摆不平这区区小事,在美国只要你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美国是自由世界,开放民主也容纳各样盗贼。你今天是流氓无赖明天就可能是富豪大亨……”

“像你说的那样易如反掌那样变幻莫测。”

“真的是这样,在美国你必须是一个强者,必须霸道,你必须想办法把别人的钱巧妙地转换成你的钱,社会才承认你,否则你就是一个笨蛋等着别人来宰割你……”

“多可怕!”

“真的这么可怕,我尝过各种滋味,所以我由人变成非人,杀人不眨眼……是你让我从非人再变成人。”

“我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改变你的习性?你无非是在奉承我……”

“你不理解我,爱是有魔力的,我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见到你就像有一个强大的磁场吸引着我无法摆脱,所以就顺从了你的话,改邪归正立地成佛。”

“那就好,那就好!我也相信爱是有魔力的,但愿爱能给我们一个美好的结局。”

狄姆逊的商务船终于返回迈阿密,按照狄姆逊的指示,到了这里就是他们海盗生涯终点了,各自回家,各奔前程。从此,狄姆逊也再不是船长,开始重新生活。

狄姆逊在迈阿密临海有一处别墅,500多平方米的三层小楼,独门独院,还有一个2000多平米的花园。这里安静而雅致。狄姆逊雇用一对黑人夫妇照看这个家。原来是他和苏洛娃生活在这里,如今,他带回了马蹄香和玛莎,他交待塞昆和赖斯——一对仆人夫妇的名字——马蹄香是他的夫人,玛莎是马蹄香的贴身仆人,要他俩好好照料他们。

狄姆逊带马蹄香巡视了别墅的各个房间,厅室很多,布置得都很豪华,功能齐全,但马蹄香就觉得缺少点什么——后来她想起来了——缺少书房,这个别墅里缺少书,也就是少了文化氛围。她对狄姆逊说她需要一个书房,他说这么多房间你随便选,她就把与卧室相邻一间大客厅改做书房,重新做了布置,购置了书架之类的家具,还亲自选购了大量的书籍:有文艺类的,历史类的,时事类的,还有大量的各类杂志、报刊,很快这个客厅变成了一个图书馆。她已经很长时间脱离人类社会,对于世界上发生的变化一无所知,一片空白,她如饥似渴地想了解这个世界……

狄姆逊注册了玉石翡翠公司和办起了玉石翡翠加工制作工厂,对从大母岛运来的璞玉和其它玉石进行深加工和装饰创意设计,产销一条龙,狄姆逊进入了珠宝行业红火的创业阶段。

马蹄香要让玛莎接受文明教育,她找了多家小学和中学他们都无法接收这个特殊的学生——因为玛莎已经十四岁了,学龄前的教育都没经历过,连字母都不认识,也不会发音,无法和小学生一起听课。马蹄香只好给玛莎请了一个家庭教师专门对她进行启蒙教育,让她逐渐地了解文明社会。

这段时间,马蹄香足不出户阅览大量书籍、杂志、报刊、文献资料了解国际时事。她整天蹲在书房里翻阅资料,看得头晕眼花,惊心动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家乡也自然动荡不安,她无家可归了,流落在异乡。她多么渴望回家乡看看,父母和亲人都怎样了?她每天都像恶梦初醒,追忆着梦境又不敢进一步联想,不知将来的归宿在何方?狄姆逊忙他的珠宝玉石、他的公司,也是难得在家多呆一会儿。今天他下午就回来了,高高兴兴地对马蹄香说:“告诉你个好消息,打开了几块从大母岛运回的璞玉,个个都品相极佳,少有的美玉,我们发大财了!我们的工厂也都完善起来了,今天我们要喝一杯!”

“为你高兴,狄姆逊。”马蹄香还是沉浸在那些过时的文献当中,并没显出快乐的样子。

“马蹄香,你不能总是不开心,会影响你的身体健康的。”

“我想中国,想我的家乡,想我父母……你不理解吗?你说,我不该想他们吗?”

“不是不该想,是想也没用,现在中国正在打内战,你家乡的情况一点儿都不清楚,也联系不上,怎么回去?不是我不理解你……”

“我不是怨你,我是想我该怎么办?”

“振作起来和我一起做生意,你是我的好搭档,好合伙人,好的顾问……相信我:只要发挥你的聪明才智,我们齐心协力一定会干出一番大事业,真的,我相信你——一个充满智慧的女人!”

“好了,你学会了在关键的时刻奉承人,我已经领教了。”马蹄香停了一下说:“我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玛莎是一个特别聪明的孩子,她的学习进步特别快,能认很多字,会说很多话,又很会做家务事,我真的很喜欢她。”

“那就好,让她学会照顾你,她不是你的孩子,她是你的仆人,你要摆正关系……”

“我懂!”

“好了,不说这些了,今晚我要带你去个地方,咱们放松放松,喝一杯。”

“我不想出去,就在家喝吧!”

“你不能整天闷在家里,你会闷出病来的。你要多到玉器加工厂走走,将来那一摊经营你要管起来,你要学会做老板……”

“我不想当老板,也不会当老板。我想我应该做点儿研究工作……哎!学业都荒废了,我能干些什么呢?”

“走吧,咱们出去散散心,高兴高兴。”

马蹄香被狄姆逊推拥着坐上了汽车,他驾着车在海边悠闲地浏览着海边的风光。马蹄香只要一看波涛万倾的海就有一种恐惧感,她又留恋海留恋荒岛,有无法割舍的情怀。狄姆逊选了一家豪华清幽的酒店,要了一间临海的包房,点了龙蝦、鲍鱼、石斑鱼、海鳗等各样海鲜,要了一瓶法国白兰地……两个人温馨起来,慢慢地品味美酒慢慢地品尝海鲜,也慢慢地回忆人生的酸甜苦辣。此时此刻狄姆逊显得格外温柔格外的体贴格外的善解人意;马蹄香逐渐地忘却了烦恼忘却了苦闷忘却了荒岛。

“马蹄香,你一定要帮助我经营珠宝玉石工厂。”狄姆逊真诚地说,“咱们生产加工的品种款式越来越多,市场需求量很大,很受欢迎,我准备再到华盛顿和纽约开辟市场,你不出山我很难脱身;而且公司的发展势头也是意想不到的好,我在筹划股票上市,实在需要你来帮我一把,这也是你的产业——更应该是你的事业。”

“我没有经营头脑和这方面的能力……”

“你有这方面的能力。我相信——现在需要的是你的自信,这比能力还重要。”

“你是承诺过奥邦德给他出画册搞画展的,这项工作需要我来做……”

“出画册搞画展与经营珠宝玉石不矛盾,可以同时来做的,互不影响。”

“让我再考虑考虑。还有我还想回一趟中国——这也是你答应了的。”

“我也希望你能回趟中国,找到自己的亲人,可是中国正在内战,一点消息都不知道,何况很难获得去中国的签证,你怎么回去呢?”

马蹄香举起酒杯很无奈地说:“原谅我,总是让你扫兴,为你的珠宝干杯!”

“这就对了,但是我要纠正一下,不是为了我的珠宝,而是为了我们的珠宝,是为我们干杯!”

“好!为我们的……干杯!”马蹄香一饮而尽,又倒上一杯。她是在发泄自己的压抑。

“不能这么喝,我的宝贝,那样会醉的,慢慢来……”狄姆逊也干了一杯,马蹄香又给他倒上。他瞅着马蹄香红红的脸说:“今天你喝了酒更漂亮,我爱你……”

“你喝多了,开始说胡话了……”

“这么一点就喝多了,我没有说胡话。”说着他走过来搂抱着她亲吻,“我这一生就真心爱你这一个女人,你征服了我!以后做生意还要托你的福!”

“好了,好了!狄姆逊我也爱你!我们再干一杯!”

“马蹄香,说真的,我年岁也不小了,我想跟你要一个孩子,答应我……”

“我答应你,会有的……”

“如果是女孩一定会像你一样漂亮——”

“如果是男孩一定会像你一样彪悍——”

他俩都喝得有些醉意,马蹄香要回家,狄姆逊不肯,他还要开车去夜总会,她告诉他酒后不能驾车。他说:“我不开车,把车停在这里,我们打出租车去。”

“不能去了,你喝多了!”

“这么点酒,还算喝酒吗?你扫我的兴是不是?”

“好——好——那就去!”

他俩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一家夜总会。

看来这里狄姆逊是熟悉的,他和这里的服务人员随便地打着招呼。马蹄香是第一次光顾这样的场所,一切都是新奇的,光怪陆离,连这里的灯光都是虚幻的怪异的使人精神迷茫错乱……她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怪怪的,女人妖冶性艳,男人油滑甜腻……她感觉自己和这里的情调格格不入,跟随着狄姆逊走在一个迷幻的世界。他们来到了一个宽大的舞池,然而人多拥挤,男女拥抱着婆娑曼舞……马蹄香不会跳舞也看不惯这种男女过于亲密的舞姿。她在人群中走过找不到一处清静的座位,她感觉天旋地转像是吃了迷药,脚下轻飘飘地站不稳。

马蹄香有气无力地对狄姆逊说:“我们回去吧,我感觉不舒服……”

“怎么刚来就要走?”狄姆逊不解:“我给你找个地方坐一会儿。”

“不!我要走!”

“你病了吗?我们——”

“我头晕,不适应这里的环境,你不走我自己走!”

“好——好——我们走!”

这时一个女人过来拉狄姆逊跳舞,他甩开了她,看样子他们很熟:“狄姆逊,今天怎么了?不想跳舞?”马蹄香说:“你不要管我,你去跳舞吧,不扫你的兴——”

​“走——我们走——”狄姆逊拉着马蹄香的手走出了舞厅。五光十色璀璨变幻的霓虹灯闪烁着,悠幽的乐曲弹奏着,有钱有闲的男女尽情地消费着他们的情感。这就是二战后的美国,此处是迈阿密。


# 荒岛奇恋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修改于2022-09-23 11:02
投喂支持
5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匡铎岛
厉害厉害!
2022-09-23 11:23
0
0
问友岚
你们简直是直的不能再直了
2022-09-23 11:22
0
0
厍蕊毅
他真的,我哭死
2022-09-23 11:20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