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3 3
分享

张勇时代的阿里巴巴,没有“芝麻开门”

侃见财经

2022-09-06 11:45

847199 3 3

当无边界扩张筑起了篱笆,那些以新零售、金融服务、物流、云计算、大文娱等为原点的核心板块都会重构。

那些原本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商业模式,都会在时代的大潮中,被解构,然后重新排列。

2017年,马云曾向世界许下了一个“宏愿”,到2036年阿里将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在讲述这句话的时候,马云也曾做了一段有意思的解释:“如果一家公司能服务20亿用户,覆盖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如果一家公司能够提供1亿的就业岗位,那就比全世界上大部分政府都厉害,如果能提供10亿的生意,那就叫经济体……”

对于企业家而言,在公司最高光的时刻退休,是一种殊荣。

作为当时亚洲市值最高的公司,在最高光的时刻喊出最宏大的口号,尽管站在今天的角度看起来有点“浮夸”,但是也是当时公司状态最佳的体现。

除去那些飘渺的概念,也许周期才是企业最终的归途。尽管当时阿里觉得自己不再是一家电商公司,而是一家以数据为基础的科技公司。

尽管很多当时都强调自己是一家科技属性公司,而尽量回避自己的零售属性。尽管外界也清楚科技企业和零售企业估值截然不同。

当商业的一切元素发生变化之后,企业的命运也只能随着时代随波逐流,而阿里巴巴作为时代的企业,也许等不来芝麻开门的命运,也注定和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无缘,在未来的发展中,重新寻找定位,顺应时代才是最优的选择。

周期上,每个大公司都有十年以上的黄金期

阿里的故事耳熟能详,马云的故事脍炙人口。

当“梦想”遇见马云,他总是要鼓励年轻人去试一试,因为万一它实现了呢?

如果我们站在时代的角度去看过去,我们就会发现,时代其实给予每一家企业的机会都不会太久,大概是一个周期都是十年,而阿里则恰好就是抓住了2010—2020这段移动互联网的窗口从而实现了腾飞。

阿里的故事始于1999年,在互联网浪潮之下,这一代企业都被打上了很深的烙印。在早期的发展中,实际上阿里也并不比其他公司更为特殊,甚至在早期阶段,市场上曾有“北慧聪,南阿里”的说法。

但直到2012年,阿里和慧聪之间才出现了明显的差距。

2012年6月,阿里的B2B公司从香港退市,到了9月,阿里与淘宝账号实现了互通。对于当时的阿里而言,实现账号的互通,等于拆掉了内部的墙,而C2B模式借助支付宝这种第三方支付工具才是马云的神来之笔。

所以说,有时候成就一家公司的并不是一些必然会发生的大概率事件,而是偶然的突发奇想。

2014年,阿里在纽交所上市创造了当时最大的IPO,也带火了马云和软银。直到今天,软银投资阿里仍然是投资界的神话案例。

在那个移动互联无边界扩张的特殊时间段里,阿里的上市与地位,证明了马云的前瞻性,也让这家公司站上时代的风口。

交棒张勇,马云并未实现最终的梦想

对于阿里的未来,马云曾经有过很多设想,最大的设想莫过于2036年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

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商公司,当时阿里的新零售、物流、云计算、大文娱、本地生活服务等板块都几乎是行业最强的存在。2007年马云曾说过:“就算用望远镜,也找不到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在哪里。”

而这一刻也不再有人怼道:“要么是望远镜有问题,要么是眼睛有问题。”

对于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家,功成名就之后,想到最多的就是退休之后去完成年少时未完成的梦,孙正义如此,马云也不例外。

为了平稳顺利地交接,合伙人制度成了马云最大的依仗。

曾有人评价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如果李彦宏离开百度,公司所受的影响是70%;如果马化腾离开了腾讯,公司所受的影响是50%—60%;如果马云离开了阿里巴巴,公司所受的影响大约只有30%。

尽管马云并不喜欢CFO做CEO。但事实证明,这场平稳的交接并没有任何动荡和遗憾。

在张勇管理下的阿里,如同当年他管的淘宝,创造了“双11”一样,其实从COO到CEO,张勇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是all in无线。通过手淘,阿里成功地拿到了移动互联时代的一张船票。

实际上,从张勇担任集团CEO开始,马云基本上就当起了甩手掌柜,很少过问公司的具体事务,而他的爱好也从教书育人延展至保护大自然。这点像地产黄金时代万科的郁亮和王石。

尽管后来,马云给退休设定的美好未来并未实现,他也没有如愿去一所大学任教。

阿里的张勇时代,没有“芝麻开门”

张勇时代的阿里多了一些内敛,如同库克时代的苹果。

在给互联网企业筑起篱笆时,张勇始终保持着阿里这艘巨轮平稳而安全,尽管他的性格里可能缺少疯狂扩张的霸气。

8月4日阿里巴巴发布2023财年第一季度业绩,财报显示,本财季阿里收入为2055亿元,去年同期为2057.40亿元;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收入为227.39亿元;经调整EBITA同比下降18%至344.19亿元,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为302.52亿元,同比下降30%。

作为近十年最差的财报季,张勇鼓励道:“虽然我们的业务在四、五月增速相对放缓,但进入六月已经看到向好迹象。”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的美股市值已经跌至2430亿美元,回到了2014年上市之初的水平。为了防止股价下跌,阿里也想过很多办法,包括回购。根据阿里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季度,根据公司股份回购计划,以约35亿美元回购了约3860万股美国存托股(相当于约3.087亿股普通股)。

此外,软银也一直在减持阿里。8月10日,软银宣布,软银董事会已批准提前结算至多2.42亿股阿里巴巴ADR的远期合约,预计交易总收益达4.6万亿日元(约340亿美元)。结算完成后,软银集团持有的阿里巴巴集团股份占比将从23.7%降至约14.6%。

时至今日,实际上我们更加明白,没有企业的时代,只有时代的企业。当阿里从高处跌落开始,外界就意识到阿里并不是一家具有特殊光环的公司,时代也没有留给阿里一扇带着“芝麻开门”的神奇咒语。

未来,阿里或将继续推动云计算、数字化,等到下一个风口来到,阿里或将重新站在风口之上,但也有可能沦为平庸。

# 阿里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3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夷渝
未来2~5年会发生什么
2022-09-06 16:45
0
0
桑可
这个讲解太及时了
2022-09-06 16:05
0
0
完朗珍
有挣就有赔!
2022-09-06 15:3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