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4 2
分享

从摆地摊到年入700万,80后夫妻从欠债到逆袭,被故宫老院长点名称赞

这个是认证

卖家

2022-09-02 10:41

109995 4 2

从地摊上走出的大神。

文/吴鹤鸣

编辑/范婷婷

眼前的兔子,正在接受一家国外媒体的采访,她在镜头前略显拘谨,介绍自己设计的一款手工书包,结束后,她偷偷吐了下舌头,用口型对着一旁的丈夫阿文说了句什么,阿文轻轻一笑,给她递了瓶水。

兔子原名刘思蔚,“芽小七手创”的创始人,83年生人,开朗的性格,加上设计师特有的自信、认真,配合她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她交流的时候,你会以为对面坐着一个95后。

最近因为参加造物节,她被国内外超过30家媒体报道,其中不乏央媒和其他国际大媒体,一条B站的视频已经登上热门,弹幕刷得最多的两条是:“她们好美”和“这才是国潮”。连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单霁翔也称赞:现在年轻人的创意爆棚。

但其实,兔子和阿文也是从苦日子挨过来的,两人一起打过工,结果逃回了老家;开过服装店,倒闭了;摆过地摊,勉强混个温饱。唯有淘宝店开了快16年,一直陆陆续续维持着运营。几年前,兔子做的青蛙包,因为一位博主的推文意外走红,从此开启了逆袭之路。

山中神兽

从桂林出发,沿着夏蓉高速公路一路向北,大约78公里就能到龙胜各族自治县,高速两边具是山峦,层峦叠嶂,山间则是义江,一路往南汇入柳江。从龙胜出发,需要再走山路,翻过几个大角度的陡坡,就会来到洪门寨,从前走路大约需要半天的时间。

一入山门,满眼皆绿,这里就是兔子的老家。梯田阡陌总有穿着民族服饰的姑娘穿行其间,身上的配饰随着走路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应和山风,叮咚有声,吟哦成趣。

龙胜县生活着苗、侗、壮、瑶、汉五个民族,兔子就是壮族。她和母亲从小在县城生活,母亲靠做成衣谋得一份收入,把兔子拉扯大。兔子说,母亲的手艺好,“从男装到女装,做的西服都不输‘高定’”,她从小到大的衣服都是母亲做的,从裙子到呢大衣。兔子初中时在学校跳梁祝,母亲就帮她缝了一件宽大的水袖,赚足眼球。

兔子的母亲

从10岁起,她就帮着母亲一起缝裤脚,学着踩缝纫机,“还没资格做衣服”,有一次母亲帮一位孕妇做了十多件衣服,兔子就用剩下的边角料缝了几个挂件。看女儿有些天赋,母亲会经常给她一些料子,让她自己做着玩。所以兔子的手艺,一半是天赋,一半是母亲。

长大后,兔子去念了美术院校,成绩一直在班级前几名,“每年都拿奖学金”。毕业前,校长让兔子设计了一尊雕塑,摆在学校里,“给了500块钱”。

毕业后,兔子和阿文谈起了恋爱,兔子在广告公司上班,阿文则在幼儿园当教员,“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几百元”,刨去房租水电,“只能剩70元”,两人实在做不下去,一起回了桂林。

回到老家做回了老本行,母亲给兔子租了个档口,女承母业做服装生意,自己做模特,每天能卖个几百元,“有时候能上千”,算是稳定下来。闲暇时间,两人开了个淘宝店,兔子把自己做的小玩偶、手机挂件、抱枕、背包等作品,挂在店里卖,结果吸引了不少线下小店的老板,“那时候流行格子铺,从我这儿50元进的货,店里能卖100”。

兔子和阿文

本以为这种日子能一直过下去,结果第二年,档口生意越来越差,两人做不下去,只能退了档口,转战去了街边摆地摊,还是卖兔子做的小东西,但她不愿意抛头露面,摆摊的时候都远远躲在角落,“幸亏阿文长得帅,吸引了不少女生的光顾”。

再后来,跟兔子进货的格子铺也关门了,最大的客户没了,兔子的店铺每个月只剩零星几个订单,日子一下拮据了。

出圈的烦恼

2015年,野生救援(WildAid,一家非营利性国际环保机构)在北京举办慈善义拍晚宴,找了当地最有名的文创店,从所有的设计师里挑出三位,为晚宴设计展品和拍品,兔子就是其中之一,姚明和海清都出席了当天的晚宴。兔子为拍卖设计了抱枕和义拍的窗帘,还特地做了200双大象手套,送给当天出席的嘉宾。

给野生救援设计的展品

在圈子里小有名气后,不少人顺着淘宝店找到兔子,有文创店、玩具店,也有消费者,还有骗子,“有家挺有名的文创店,跟我们预定了大批量的动物手套,我们把缝纫机都踩冒烟了”,晚上怕吵到邻居,就垫上垫子消音,一边做一边发,“就是一直不给钱”,发了一千套,阿文意识到不对劲,“再做下去物料钱也不够赔”,这个时候再去找人,已经找不到。

真正让兔子的店有了流量的,是一位小红书博主。他背着兔子设计的青蛙包,花了一年的时间走遍全国,拍了照片发上网络,算是现实版的“旅行蛙”,兔子的店铺订单量一下增多,最高的时候一年卖了100万元。

但是名气大了也有苦恼,“仿我的太多了”,保定有厂家仿她的包,温州的则仿她的草帽,网上有上百家的店铺都在卖她的同款,厂家甚至恐吓她,“你不让我过,我也不让你好过”。有些店铺则好言相劝,撤诉下架,兔子也便不再追究,他们反而帮着兔子劝厂家承认错误。

阿文意识到,“芽小七”做到这个规模后,需要有更专业的人来运营店铺。阿狼便是这个时候加入了团队,他喜欢兔子的设计,国,且潮,当下就对兔子打包票,“你不用改风格,剩下的我来想办法!”两人签订合同的其中一条就是:“兔子对设计有一票否决权”。

阿狼加入后,团队的运营正规了不少,做了内容也开了直播,“定下国潮的大方向,让兔子专心设计,她脑子里像是装了一本山海经,创意源源不断。”阿狼日常就负责盯后台,看什么品类好卖,就让兔子多设计一些,但具体做成什么样,由兔子负责,“会听客户说什么,但是兔子大约是不会改的”,手艺人大抵如此。

那一年,“芽小七”的营业额,从100万元,直接翻了7倍。

吃掉厄运,带来好运

兔子会在设计里加进醒狮、蟾蜍等动物,在家乡的传说里,它们能吃掉厄运,带来好运。夸张的造型,加上高饱和度的底色,成品出街极为扎眼,很多情侣、母女都会成对成对地买。

为了分摊兔子的设计压力,阿狼给她招了四五个助理,但多数都是为她缝制样品,所有的设计依然由她一个人负责。她对自己设计的东西有一种很深的执念:不要教我应该怎么设计。上一任运营就是这样被她“气跑”的,“他让我做点便宜的东西”。也和阿文吵过不少次,阿文现在跑去负责生产的部分,“不跟她吵,吵不过”。

在设计上,兔子拥有绝对的自信,“恨不得一周上五个款”,只是她的设计造型复杂,生产难度不小,且基本都是手工制作。幸好她所在的龙胜县,几乎人人都会一点手艺活,初学的绣娘只需要一定时间的学习理解,基本几个星期就能上手。

绣娘们在工作

负责生产的绣娘们,都来自她的故乡,从十年前的七八人,发展到现在241人,场地也从几十平到一百平,如今已经扩大到400平米,产能依旧有些吃紧。现在村里的阿姨们都在她这里上班,不用打卡,嘴里唠着闲嗑,手上的活也不停,如果做不完就带回家继续做,按件计费,比较自由,一件成品的手工费,几乎占售价的五分之一。

近年因为销量提升,兔子的招工范围就扩展到周围的灵川县和平乐县,多数是闲赋在家的老人,也有丈夫在外打工的中年人,“不用外出打工,时间也比较自由”,做得好的一个月能拿到两千多元,这在当地算是不错的收入了。兔子说,凭手艺能挣点钱,不给子女增加负担,阿姨们都很开心。

兔子和母亲、外婆

跟着她干活的,还有几位残疾妇女,曾经在网上流传的“广西坚强姐”胡凤莲,就是龙胜县人,也在兔子的工作室干活,“每周来两三天”。每次来,都由自己的丈夫骑车接送,“她主要做一些简单的产品,对她的要求也没有那么严格”。胡凤莲每个月也能挣几百元,跟其他绣娘们聊天会说,比在其他工厂里舒服不少。

有时候绣娘们干着活,不知道谁会突然起个头,大家就会唱起山歌,你一句我一句,唱到高兴,就会拉着手跳舞,歌词里大概是在说有工作很开心,感谢兔子之类的词,她们的笑容,就像手里正在做的公仔们一样灿烂。

# 金猫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2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苦兮兮
觉得锦绣香江
2022-09-02 17:16
0
0
兴乐悦
砖家们支支招
2022-09-02 13:46
0
0
熊洁梦
吃语言的行业
2022-09-02 12:37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