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3 3
分享

【上金谷文集】范蠡劝盗从商

上金谷景区

2022-08-06 10:05

18114 3 3

隐逸乡野

春秋末年,越王灭吴,成就霸业。


洞明世事、不贪功恋势的范蠡,给越王留下一句“君行其法,我行其意”后,带着西施悄然远走。


范蠡辗转至齐国,在此经商发了巨财,还被拜为相国。可他哪愿再沉浮宦海,巧言辞相后,家财尽散于穷苦百姓,带着妻儿和一个忠心老女仆,又踏漂泊路。


连日来舟车劳顿,柔弱的西施,颇感乏累,柳眉紧蹙,整个人都无精打采。范蠡心疼娇妻,又怕齐国宫中人再来寻他,便在乡野间,觅得一家僻陋客栈住下。


不过两日,爱妻笑靥重展,范蠡心头甚喜。西施身子骨虽弱,行事却是利落,告之夫君自己可赶路了,但范蠡仍让她再歇些时日。


一日清晨,范蠡站在客栈门口,眺望远处层峦叠嶂的大山,见其云雾缭绕,颇有仙山意境。

心生游兴的范蠡,说要上山观景,且讲会早去早归。言毕,只身出了门。

晌午时分,掌柜端着木案来送饭食,见范蠡不在,便问先生呢。


老女仆告诉掌柜,说先生大清早就出了门,是去前头那座大山上赏景。“啊!”掌柜闻之,面露惶恐,手一哆嗦,案中饭菜差点儿翻落于地。


西施心一沉,忙问其故。掌柜道:“ 刚才听一个讨水喝的人讲,不知何时窜来一伙恶人,近日在山里转悠,专干劫道勾当。”


闻之,鬓发染霜的女仆,提起墙角的顶门棍就往外走,说去救人。掌柜哭笑不得,忙拦下她。


西施毕竟不是平常女子,很快镇定下来,请掌柜及早派人先去山里打探一番。掌柜倒真是个仗义人,生怕伙计办事不牢,自己立刻动身前往。


掌柜入山,一路小心翼翼,步步谨慎,除了鸟雀啁啾山溪叮咚,并没听到什么大动静。



范蠡遇盗贼

范蠡在哪儿呢?他正静坐在一处青峰的山石上饱览壮美云海,口中还时而轻吟。他的一双眼睛在前头观云海,却不知道,身后乱石堆里,有数双眼睛在观他呢。


“大哥,就他一人,无随从,马上动手吧!”“等等,我见此人虽粗衫素襟,却不似平常人物,不可贸然行事。”“嗐!管他啥人物,咱又不在这里安家落户,抢了就跑,想那么多干嘛。”



盗贼们闪身跃出,为首二人操刀,其余人等皆持棍棒。一伙人连蹦带跳围将过来,惊了正陶醉于美景的范蠡。


先生瞧对方那阵势,心下便明白了。


前头的黑脸汉子,将刀一横,冲范蠡喝道:“要命的话,赶紧留下钱财!”见此人并未惊慌求饶,那红脸汉子将刀架在范蠡脖子上。小喽啰也挥舞着棍棒,乱嚷一气。


范蠡不惊不诧道:“各位好汉,缺钱啦?”黑脸汉本是绷着脸,闻听此言,差点儿没笑出来,又赶紧将脸一沉:“尽废话!”


“啰嗦!”红脸汉将刀一抖,又命身旁那个瘦小喽啰道,“二狗,搜!”


“不用,我自己来。”说着,范蠡站起身来,从袖子里掏出几把小刀来。先生要使飞刀必杀技吗?非也。


范蠡手中拿的是齐国的钱——刀形币。当然,盘缠不可能都带在身上,所以,他只掏出几把“刀”。

“就这么点?”黑脸汉问。范蠡道:“已悉数奉上。”


却见二狗,从范蠡腰间衣褶里扒出一块掖藏的玉佩来。那年头,粗人也懂玉:青透如冰,好玉!


范蠡紧攥玉佩,求道:“好汉,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走,唯独这块玉佩,千万留给我呀。”


黑脸汉狞笑道:“命,也可以拿走?”“若是玉佩没了,生死并无二致。”范蠡腰身一挺。“哟,这玉佩啥来历,比你的命还贵重?”黑脸汉倒来了兴趣,又对红脸汉道,“把刀放下,谅他跑不掉,大爷今日闲,还别说,真想听他扯几句解解闷儿。”众喽啰笑。


范蠡凝视玉佩,缓道:“它呀,是当年夫人赠我的定情信物。”见范蠡眼里泛着光,黑脸汉的声音不觉放低了些,问:“你夫人现在已……没啦?”他以为范蠡的夫人死了。范蠡不置可否。


红脸汉已颇不耐烦,厉声道:“老小儿,别废话,留下所有钱,滚!”黑脸汉道:“行行行!钱留下,赶紧滚!今日大爷心情不孬,不想见血。”


二狗又要扯范蠡的玉佩,见状,黑脸汉道:“罢了,那破玩意儿留给他。”二狗不舍,忙辩:“这玉好着呢,值钱!”黑脸汉双目一瞪,二狗忙缩了手。


强人收了钱,就放范蠡走。范蠡倒不慌不忙,又坐了下来,继续看云海。


劝盗贼从善

这是唱的哪出?盗贼们全懵了。红脸汉咬牙怒目,喝道:“想找死不成?还不滚!”


范蠡笑而不语。“笑甚?”黑脸汉问。“笑甚?笑你们天天坐在钱堆上而不自知,其实,何必干这等提心吊胆的事呀。”范蠡敛了笑,正色道。


“钱堆?扯淡!破石头倒是一堆堆的!”黑脸汉道。范蠡问:“山腰那处泉水,你们可否饮过?”“甜呢,每次我都喝个饱!”二狗抢着说道。黑脸汉又瞪他一眼,二狗闭了嘴。


范蠡道:“这股泉水,汩汩而出,清澈无尘,甘甜可口,的确很好喝。”


红脸汉早按捺不住,嚷道:“大哥,听他瞎扯什么呀!”黑脸汉正寻思范蠡的话,一时走了神,待回过神来,气吼吼道:“哼!我们是来干啥的?不是听你讲水经的!”


范蠡缓道:“你们呀,虽干此等营生,却非真正的歹人,所以,我才愿给你们指条明路。”


黑脸汉与红脸汉对目一视。只听范蠡继续说道:“方才,这位红脸老弟,用刀背对着我,说明他怕伤人;小兄弟手中的棍棒,细弱得很,拴根布条,赶鹅驱鸭还行;还有,我说我想留下玉佩,还得以应允,说明你们通人情。试问,天下可有此等强盗?”


黑脸汉忽地仰天长叹一声,扔了刀,向范蠡拱手行礼,说道:“我与弟弟本为军士,因不愿滥杀无辜被逐,老家又毁于战火,妻儿双亲杳无踪影。我们流落至齐地,不得已干此勾当,不过,也只想有口活命饭罢了。”


范蠡又说了一席话,那红脸汉也扔了刀,众喽啰皆放下棍捧。


范先生席地而坐,侃侃而谈。那伙人也围拢过来竖起耳朵听——全然忘了自己是来劫道的,真听起经来啦!


范先生对他们说:“如依我言,你们不但能有饱饭吃,假以时日,兴许还可重享家园之乐。”


最后,那伙人将钱物归还,毕恭毕敬目送这位先生下山。



盗贼变为运水人

下山途中,范蠡正遇寻来的掌柜。见人无碍,掌柜长舒一口气,问道:“先生在山上,可遇啥事?”


“无甚,不过看看风景,与强人聊聊天而已。”范蠡云淡风清地说了一句。掌柜一听,“俺的娘吔!”,腿一软,差点儿没栽倒。


回去后,范蠡让掌柜一切先保密,又请他安排伙计趁夜将数个大木桶置于山脚隐秘处。大木桶盛满山泉水后,范蠡乔装打扮一番,租来毛驴,亲自带上二狗等几人,将水运至繁华的大街上。


第一日,水免费送于各大酒楼茶肆;第二日,依然如此;第三日,便不送水了,范蠡他们在街上闲逛。


有老板见到范蠡,就像见到救星似的,火急火燎道:“唉呀,老大哥,今天咋不送水了?客人都嚷着茶水不好喝,我们生意都没法做了。”


范蠡说以后不送了,山高路险的,哪有那么容易弄到水。老板二话不说,抓了一大把钱来,央道:“钱不是问题,算我求你们还不行吗?”范蠡与二狗相视一笑。


从此,大山周遭再无劫盗传闻,只是乡野小道上多了一队老实的运水人。他们有时会到那家客栈歇脚,常给掌柜带些山货,且分毫不取。


范蠡临行前,叮嘱黑红脸二汉道:“眼下你们是独家生意,但以后,必会有人抢着做此生意,那时,收入便会少了,所以,赚钱后要尽早另谋出路。”他还拿出两卷竹简,说你们来日可依上面所述之法立身、经营、避祸云云。俩汉子跪地长拜。


再登旅途时,范蠡才向夫人道出实情。西施惊出一身冷汗,却又并不意外:像夫君这般的奇男子,半生多行惊人之举,这算不了什么。不过,她还是希望此般之事,切莫再遇。


最终,范蠡在宋国陶邑定了居,人称“陶朱公”。不用说,先生一番经营,又登“富豪榜”!


有一年,宋国遭大旱,陶朱公施财赈灾。


一日,他听说百里外有大善人搭起了长棚,施水施粥,许多百姓因此得救。先生亲往观之,果与传闻无异。


“让让,让一让!”一队送水、送粮的牛车来了。


先生在侧旁,看到队首车上有个黑脸膛汉子,又瞧见队尾有个红脸膛汉子,不由颌首抚须而笑。


来源 | 山海经杂志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3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广美美
赞同,没毛病
2022-08-06 18:31
0
0
石勋
还能咋办呢
2022-08-06 17:41
0
0
辛安念
说得太直,说得太好、说得太对!
2022-08-06 16:20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