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3 3
分享

我在Soul寻找灵魂伴侣,却遇到了颜控、杀猪盘和搭讪艺术家

这个是认证

雪豹财经社

2022-07-26 10:29

196762 3 3

图片

灵魂社交今何在

Fast Reading

3年累亏22亿元,还没学会养家的Soul带伤冲击上市,占比近94%的增值服务(主要为礼物)收入,被很多Souler认为“充满铜臭”。Soul选择的元宇宙新故事,也是噱头大于落地。

Soul本身也在经受着灵魂的撕扯。它想撕掉猎艳标签,打造相对纯粹的兴趣社区,但用户仍然在上面寻找或长或短的浪漫关系。Soul的两难在于,不扩圈意味着商业化的天花板难以突破,扩圈则意味原有的社区调性被稀释。

每天930万Soulers在Soul上寻找灵魂伴侣,但因不看脸的机制,想恋爱的人撞上了“女装大佬”;以为遇到soulmate,却还是因长相被抛弃;这里成了猎手教人搭讪的教室,还可能是杀猪盘的温床,老用户则因净土沾染了铜臭而离开。

作者 | 闫学功

奔赴港交所,冲击IPO,成为Soul最后的灵魂救赎。尽管这显然不是最好的时机。

成立6年,月活3160万,略高于探探的2560万,又远低于陌陌的1.1亿。陌生人社交赛道集体式微,嗅觉敏锐又异常势利的互联网圈,不会向第二名投以青眼。自2019年起3年累亏22亿元,意味着它至今没有摸索出通往盈利的道路。资本市场期待新故事,但Soul选择的元宇宙,听起来噱头大于落地的可能性。

和绝大多数陌生人社交软件不同、令其突出重围也备受争议的,是Soul被冠以灵魂之名的兴趣社交。用Q版动漫人物做头像,视频时用户的脸也会被动漫形象头套挡住,以去中心化的匹配机制取代常见的同城交友模式。

这是一款略显纠结和拧巴的社交软件。

它想撕掉陌生人社交平台最常见的猎艳标签,打造一个相对纯粹的兴趣社区,但用户仍然在上面寻找或长或短的浪漫关系。它试图藏起略显肤浅的颜值评判,取而代之以灵魂的碰撞,但广场照片上涌动的荷尔蒙和随机响起的恋爱铃,仍然有莫大的吸引力。

Soul的落寞或许在于,它试图颠覆过去饱受诟病的陌生人社交,但又无法摆脱它的滋养和桎梏。

每天有930万Soulers在Soul上寻找灵魂伴侣,但由于Soul的特殊机制,这一过程犹如开盲盒。有人想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却意外撞上了“女装大佬”;有人以为遇到了灵魂伴侣,却因为长相被现实打败。教人搭讪的猎手们在这里如鱼得水,“杀猪盘”的骗子们把真实目的掩藏在重重伪装之下,陪伴Soul成长的老用户,则遗憾地发现曾经的灵魂净土沾染了铜臭味。

好看的皮囊无处寻觅,有趣的灵魂可能是个骗局。很多人慕名而来,失望而去。他们在Soul上面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又有怎样的体悟和感受?

雪豹财经社与一些Souler聊了聊,以下是她/他们的自述(经编辑整理)。

“以为找到了soulmate,结果被骗了6万”

李诗萍 女 29岁

职业:会计

Soul龄:325天

幽默、健谈、可靠,在Soul上面遇到的他,几乎满足了我对soulmate的一切想象。我庆幸于自己拥有了一场天时地利人和的幸运恋爱,谁知背后竟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

那是在一个夏天的午后,我搞定半年报表后松了一口气,又感觉有些百无聊赖,于是打开Soul开始刷广场(类似去中心化的朋友圈)。偶尔看到几对晒出结婚证的情侣,我会心一笑,随手点个赞,心里期待着属于自己的爱情。

于是,我顺手发了个“瞬间”(Soul上的动态):“在银河中找到TA,我的他不会掉河里淹死了吧?”很快,我就听到了私信的提示音。

“我把你228条瞬间都看完了,你是个有趣的姑娘。”他的开场白迅速吸引了我。再加上瞬间照片里修长的身材、良好的衣品,他给我的感觉是个生活考究的男人。

从偶尔对话到经常聊天,再到线下见面,我们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他在约会时表现得很大方,总是趁我不注意悄悄买单,我想回请都找不到机会。这更让我觉得靠谱。

有一天,他很神秘地说要送我一件礼物,结果是一张博彩软件的截图,用户名叫“love诗萍”。他把这个账号作为礼物送给了我,密码是我的生日,还帮我往账户里充了2万元,让我没事时消遣。重点是:赢了算我的,输了算他的。

当时,我对这个套路满满的局竟然没有起疑心,只是觉得让他花钱实在不好意思,也一直没敢动上面的钱。但他总是催促,还手把手教我如何押注。在他的指导下,我第一天只花了半小时,账户上就多了6000元。

这种方式来钱太快了。从那以后,他总是教我在博彩软件上“赚钱”,我也在他的怂恿下前后充值了近6万元。

账户上累积的余额达到20万元时,“收网”的时刻到了。他让我提现,我试了一下发现被软件拒绝,账户也显示被冻结。他告诉我账户被冻结了,要交提现金额的30%作为手续费才能解冻。我一算,这又是6万元。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了,遇到了“杀猪盘”。在我的连环质问下,他拉黑了我所有的联系方式。我赶紧报警,但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人。

Soul是我用过的最贵的交友软件,“会费”是6万元人民币,以及深入灵魂的痛。

“曾经的灵魂净土,如今充满了铜臭”

赵明颖 女 34岁

职业:设计师

Soul龄:1811天

我是Soul的骨灰级玩家,5年来一路见证了Soul的成长。但对我来说,曾经的灵魂净土,如今已充满了铜臭。

我最开始知道Soul是在知乎上。当时,Soul在知乎上投放广告的力度很大,刷问答时经常能看到Soul的广告。Soul最早的一批用户有不少是从知乎上转过来的,他们也为Soul最初的调性做了铺垫——文艺、青春、知性。

那是Soul最好的时代,我至今仍在怀念。

早期的广场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段子手,有人写诗、谱曲,有人晒自己的摄影作品,还会出详细的教程,参数、角度、镜头都写得清清楚楚。我经常一刷就是一天,从他们的视角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体会不一样的人生。

Soul还会定期从广场上挑选优质的摄影作品作为开屏图片,在图片右下角写上创作者的名字。这个小小的举动,引发了一阵全民摄影的浪潮。

那时的Soul,人不多,但很可爱,经常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我可以跟Soul上面的朋友为一本书、一句诗彻夜讨论,忘记了时间,直到手机耗光电量;也可以将一段关系从线上延伸到线下,成为死党,参加小众爱好者聚会。有人在Soul上面找到了一生的伴侣,不少人戏称Soul为“民政局”。平台也很会搞事情,真的出了个固定话题,叫#Soul民政局#。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Soul上面的人越来越多,商业化的痕迹也越来越重。

想跟人聊天,弹出来的首先是送礼物的界面。点击进去后,Soul贴心地将花呗付款链接直接附在下面。想知道谁看了你的瞬间?要花钱。想更准确地匹配同城的Souler ?要花钱。就连聊天发个表情包,都要花钱。

我甚至觉得,Soul现在的全拼应该是q-i-a-n。

这已经成为Soul劝退用户的原因之一。我身边不少朋友将Soul当成了交友软件,但都无一例外地离开了。在他们看来,向陌生用户打招呼、同城匹配等别的软件可以轻松免费做到的事情,在这里都需要付费,那还留下来干什么?

像我这样只想把这里当作树洞的古早玩家,也已被不胜其烦的骚扰逼得所剩无几。早期人们互相打招呼的原因,往往是看了对方的某个瞬间,想进一步探讨。而现在,“约么”“看看脚”等打擦边球或低俗的打招呼方式,充斥着号称灵魂社交的Soul。

玩Soul这5年来,我见证了不少离别。

一个Soul龄2000天的朋友临走时告诉我,她要走了,因为这里太嘈杂,以后想找树洞的话,可以发仅自己可见的微信朋友圈。5年半以前,她就是为了分享那些不便在朋友圈展示的喜怒哀乐,才来到Soul,没想到如今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写的文案,还不如小姐姐晒马甲线、小哥哥晒方向盘获赞多,我也无数次想过离开。但反复卸载和重新安装之后,我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只是几乎不再上线。

留个念想吧,人类的灵魂本就难以安放。我这样告诉自己。

“教人与妹子搭讪,月入3万”

舵手 男 32岁

职业:情感导师

Soul龄:3年+

我教人如何在Soul上搭讪女生,学费999元,一个月保底有30个学员报名。人们通常叫我情感导师,但我更喜欢自称搭讪艺术家。不看脸的Soul,是我最好的课堂。

我有一套完整的搭讪课程,包括如何展示更好的基本面(修饰瞬间),如何迅速向女生展示你的优点,如何根据她们的话来进行回复,从而显得你更加有趣。最终目的是让妹子迷恋上你,从而获得爱情。

也有人认为这些教学内容太过于基础,因此我还有更高级的课程(1999元),会从头到脚地帮学员进行包装,连穿搭都是量身定制的。

其实,被很多人妖魔化的搭讪艺术并不是精神控制,而是Pick Up Artist的简称。过去,我的主战场在探探和陌陌,但学员总是认为自己的外形不好,学这个也没用。

而在Soul上面,交友不用以貌取人,我这套注重心理沟通的方法对学员的帮助更大。再加上Soul的女性用户很多是文艺青年,容易被文字吸引,因此我的恋爱方法论在Soul上的成功率更高。

总而言之,Soul拥有做好我这门生意需要的一切先决条件。

我会在各个地方打广告,有时也利用小号搭讪,在Soul上晒出女生主动找我聊天的“战绩”,再配合一些女生主动邀约的聊天截图,学员自然会踊跃报名。后来发现这么做容易封号,我就转移了阵地,在贴吧、QQ群等招募学员。

不过,随着Soul的用户越来越多,我做生意越来越难,还要和机器人或酒托斗智斗勇。

3年前刚玩Soul的时候,我每周至少能成功邀约一两个女生。现在,我每周都要花四五天时间在Soul上寻找目标和收集素材,但由于每天只有3次语音匹配和25次的灵魂配对机会,搭讪难度越来越大。相比之下,探探App每天有120次滑动机会。另外,Soul上面的不少女生账号其实是机器人或者酒托,这大大增加了我“出教材”的难度。

如今,连我都觉得搭讪有些吃力,更何况学员们。群里每天都有新老学员不停催促我上新的案例,还有不少人在闹着要退钱。我自己也已经感受到,收学员的难度与日俱增。

所有社交平台都无法躲过一个周期定律:起于猎艳,兴于炫耀,衰于无聊,终于广告。我不知道,如今的Soul走到了哪一步。

“有趣的灵魂,终究比不过美丽的皮囊”

徐阳 男 27岁

职业:咖啡师

Soul龄:649天

我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两段恋情无疾而终,姑娘们嘴上不说,但我知道还是这张脸吓跑了她们。朋友们都劝我去社交软件上碰碰运气,“总有人喜欢抽象派”。

但大多数社交软件都是以颜值为第一驱动力,我把照片放上去后无人问津,一度怀疑自己是在玩单机App。我只好把自己的遭遇归咎于他人的肤浅。

难道就没有人不看外表吗?不能设置真人头像、主打灵魂交友的Soul,很快吸引了我。

对长相不自信,我就努力打造文青人设,到处搜罗哲学书来看。号称是“检验文青真伪唯一标准”的米兰·昆德拉全集,我读了四五遍,终于在Soul上面邂逅了一位真正的女文青。

我和小钰的故事,始于对一句网络流行语的争执:“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哪个更重要?”

我吃尽了长相的亏,自然是颜值的拥趸。小钰却一口咬定只看脸是肤浅的,真正吸引人的是高贵的灵魂。我们俩引经据典,唇枪舌剑,一下午时间都在打嘴仗中度过。但其实,她越是反驳我,我心里越是高兴,甚至隐隐觉得她就是我心中的soulmate。

我们顺理成章地成了朋友,默契地没有索要对方的照片。我们从兴趣爱好聊到人生理想,互荐书单和电影list。我教她区分和品鉴咖啡,她向我分享摄影心得和作品。我们还约定好,有一天,我给咖啡拉花,她用镜头记录下那个瞬间。

图片

然而,所有美好都终结在了这段恋情“见光”的那一刻。

认识第102天,谐音“要你爱”的那一天,我们约定在线下见面。出发前,我惴惴不安地试探她会不会嫌弃我的相貌,但她觉得我把她看得浅薄了,甚至都有些生气。我这才放心赴约。

我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提前一周买了新衣服,选最能发挥我优势的咖啡馆作为约会地点。北京冬日的气温直逼零下,但我为了帅气还是穿了件风衣。

小钰比我想象中的更美,身高168,皮肤白,眼睛大,身穿一件浅绿色的毛呢大衣。她也对我挤出了一丝微笑,但眼神中开始有了闪躲。这种眼神我再熟悉不过,那是嫌弃。

我使出浑身解数逗她开心,但她只是浅浅地笑笑,盯着马克杯中的咖啡或窗外堆积的落叶,从不直视我。约会不到20分钟,她就借故匆匆离开。

转身离开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有趣的灵魂终究比不过好看的皮囊。

小钰没再跟我联系,我鼓起勇气半开玩笑地问她,“你这种喜欢诗歌的姑娘,不是一直不看重颜值吗?”

最后一次对话,她用诗人王尔德的名句回应我:“不以貌取人的人是肤浅的。”

“拆盲盒不一定是惊喜,也可能是惊吓”

刘宇泽 男 25岁

职业:药剂师

Soul龄:267天

一袭米白色裙子,精致的小脸,修长的体型——看到颖儿照片的那一刻,我就陷入了自以为是的爱情。

我是个颜控,即便在Soul这样隐藏颜值的社交App上,还是坚持要看脸。每次遇到聊得来的人,我都会及时索要照片,唯恐自己跟对方聊很久后才发现不合眼缘,那样会让我更加惆怅。

颖儿是我在Soul上面认识的网友。我们都喜欢二次元,因为我一句“三次元中不可能有人能驾驭双马尾”而开启了对话,也因为她发来的一张自拍而结束争论。看到颖儿的样子后,我对她展开了攻势,她对我也有好感,我们很快就在网上确定了恋爱关系。

但奇怪的是,她从来不发语音给我,每次都说自己不太方便,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

为了防止见面时翻车,我提议视频一下,哪怕就几秒钟。颖儿有些生气,质问我是不是认为她是“照骗”,但最终还是主动发来了视频。因为在Soul上面视频时会有一个Q版的头套,看不清庐山真面目,所以我们加了微信。

当颖儿俊俏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时,我悬着的心放下了。但这次她仍然没有说话,说要留到见面时再说。

周末,我们在一个人不多的公园见面了。远远望去,颖儿身材高挑,身着浅蓝色套裙,十分亮眼。我开心地走过去,一边还在脑补今天的约会该如何开始。没想到,她开口的一句话就吓到了我。“你好,终于见面了。”配合着那张精致小脸的,是一个极其违和的男性声音。

我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他承认自己是个男生,只不过爱好是穿女装。

我被惊出一身冷汗,抛下一句“对不起,我还是喜欢女孩儿”,便夺路而逃。我之所以下载Soul,是因为失恋半年后好不容易走出来,又被“跟随灵魂找到你”这句话吸引。我没想过到这里寻找另一半,只是闲暇时解闷才玩,没想到遇到了这种电视剧或动漫里才会发生的事。

事后,颖儿一直对我道歉,恳求我千万不要在广场上揭穿他的真实身份,而我却经常看着存在手机里的他的自拍发呆。

写在最后

流血冲击上市意味着,6岁的Soul亟需学会养家糊口。

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Soul增值服务收入12.02亿元,占总收入的93.9%;广告服务收入7786.4万元,占比6.1%。但其赖以生存的变现手段,被很多Souler认为“充满铜臭”。

2021年,Soul的付费率由2019年的2.3%提升至5.2%,每名付费用户的月均收入由2019年的21.9元增至60.5元,增加了176%。在这背后,哪怕只是为了跟心仪的对象说一句话,Souler们也不得不氪金充值。

Soul的两难选择在于,不扩圈意味着商业化的天花板难以突破,扩圈则意味原有的社区调性被稀释,甚至消失。

花巨额营销费用引入的新用户,正在让这个小众社交平台变味,不少“骨灰级”Souler感到灵魂圣地被打扰,离别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新用户贡献的收入,也没能让Soul走出入不敷出的窘境。

灵魂无处安放,“钱景”难觅踪影。奔赴港交所,会是Soul最好的结局吗?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人物均为化名)

# 金猫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3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寒净善
见了也远躲
2022-07-26 11:58
0
0
青兰
见证这一切
2022-07-26 11:56
0
0
这个是认证
奇遇旅
回复方便
2022-07-26 11:02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