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9
分享

中国商界的“曹德旺现象”

这个是认证

一点财经

2022-06-25 16:08

50273 1 9

*好文重读,本文发布于2022年1月17日。

中国真正意义上能被称为企业家的人,只有两位,任正非和曹德旺——一个带领华为走向世界展示中国科技实力,一个将福耀玻璃推上全球制造业王座。

相比任正非的声名与威望,在中国,曹德旺是一个被严重低估的人。即便2009年曹德旺获得“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的时候,公众也很少知道这样一位大神级企业家。直到2019年纪录片《美国工厂》引爆关于中国制造的大讨论,才唤起了人们对于曹德旺以及制造业的再一次热议和思考。

《美国工厂》将镜头对准福耀玻璃在美国的海外工厂,观众得以看到中美两国的管理者与工人,是如何带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在生产实践中对话与交锋,是如何在摩擦与磨合中探索新的合作方式。

“我非常骄傲的是,在纪录片拍摄的四年半时间里,我和我的美国工厂毫无保留地公开一切,我相信美国的企业也做不到这样公开透明”,曹德旺说,中国的希望在于中国人自己的觉悟。如果每个行业都有人执着地把自己的事业与国家联系起来,不但能成为自己这个行业的领袖,为自己、为社会创造财富,还有机会跻身于世界这个大舞台,为世界创造价值和财富。

此后,曹德旺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所言所行常常引起广泛的社会共鸣。

“慈悲心头坐,不影响资本穿肠过,在他身上呈现出一种奇妙的混搭”,近身访谈过他的人曾如此形容,“我分明看到了一座精明的佛”。

更多人这样评价:“相比多数企业家,曹德旺是有国家和民族信念的”“真正的企业家”“中国首善”……于是,舆论场掀起了中国企业界人士“学习德旺好榜样”的风潮。水有源,树有根,多为价值创造的实业家鼓与呼,发自内心去尊重,确实不失公道。

中国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果真只有任正非与曹德旺?显然并不是。“学习德旺好榜样”背后,是公众对于企业家群体的期待,是公众对于企业家精神在现实中的投射,以此呼唤更多有更高追求、致力于价值创造的企业家出现。

过去的几个十年,中国企业界上演了一出令人瞩目的崛起大戏,可也正是这种激情又把中国的企业推向新的无序与盲动,“泰坦尼克现象”此起彼伏——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大雾挡道,曾经意气风发的互联网企业开始面临内外压力与发展迷茫,曾经如日中天的房地产行业接连出现龙头企业暴雷崩盘,曾经踌躇满志的CEO们开始为明天的生计哭泣了。如何穿越商业丛林迷雾,如何不再成为下一个牺牲者?

于是,以实业报国的福耀玻璃和怀揣慈善之心的曹德旺,在此刻显出了其特有的意义。

“别拿李嘉诚和我比”

“别拿李嘉诚和我比”。

是谁如此敢说敢为?曹德旺!在类似“你怎么看李嘉诚”这样的对话中,曹德旺的情绪通常起伏激烈,“我不做房地产,我不为钱,我捐了八九十亿给中国,我赚的钱也是捐掉。为什么拿我跟他比呢?我是实业家,对那些为了钱的人不屑一顾。”

作为香港经济的符号,李嘉诚人称“李超人”,而“超人”的诞生除了时势造英雄的结果之外,中间还夹杂着他敏锐的商业嗅觉和对于商业大势的判断。

“超人”的故事,多数人都耳熟能详。1939年,李嘉诚被时代的大潮裹挟到了香港,不是荣耀的移民,而是逃离的难民。此后,他靠做塑胶花起家,崛起于香港楼市低迷期,以“低买高卖”的手段开启超人生涯。1990年后,李嘉诚选择重仓中国内地房地产,批发式拿地屯地,使他的财富进一步裂变,并曾经持续多年位列华人首富。

重仓中国香港房地产,让李嘉诚成为顶级富豪;重仓中国内地房地产,让李嘉诚成为华人首富,赢得莫大的功与名。但有人慧眼如炬:“李嘉诚既不是传统领域的实业王者,也不是新兴产业的创新造富,‘识势套利’才是他书写财富神话的不二法门”。

过去几年时间,一系列“脱亚入欧”的资产甩卖举动,将李嘉诚拉回到大众的视野之中。捂盘多年一朝套利跑路,人民不答应!

在中国攫取了近二十年的财富,李嘉诚赚得盆满钵满,“其商业帝国,欲上演金蝉脱壳之法”,2015年9月12日,新华社旗下“瞭望智库”发布文章《别让李嘉诚跑了》——在中国经济遭遇危机的敏感时刻,李嘉诚不停抛售,造成悲观情绪在部分群体中蔓延,其道义制高点已经失守。

2015年1月,长实及和黄联合发布公告,将分三步对李嘉诚家族庞大资产进行重组,并同时将公司注册地从香港变更为开曼群岛,即所谓“迁册”。《人民日报》曾算过一笔账,据不完全统计,李嘉诚国内套现近千亿元,转而投向了欧洲。

对一个商人来说,能吃到政策红利并全身而退,是一种本事;但对一个国家来说,这种依靠囤地来获利的行为,百害而无一利。以至于,在过去的数年里,李嘉诚都被撤资这个标签包裹着,每一次出售资产的举动,都引发出“别让李嘉诚跑了”的呼声,李超人也成了“背弃道义”的典范。

多年后,李嘉诚在一封公开信中回应称,“在职业上,我只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不赚钱的商人不是好商人。”

曹德旺却说,“商人都有国别的,对祖国贡献最大的商人,当然是强大国民,造福世界,但一定是在某个领域能让自己国家占据世界巅峰。而绝不可以拿钱去让别国成为这个领域的霸主”。

作为福耀的掌舵者,曹德旺毅然站在了蕴含着巨大泡沫的地产、金融的对立面,专注于自己的汽车玻璃行业,专注于产品、技术和服务的创新,成长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汽车玻璃专业供应商,也为中国人做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玻璃。

曹德旺说,企业家应该有这样的境界和胸怀,“国家会因为有你而强大,社会会因为有你而进步,人民会因为有你而富足”。

做企业、做事业不是仅仅赚多少钱的问题,需要的是一点一滴、无中生有地坚持价值创造,而不是通过价值转移套利。可以说,曹德旺深刻的践行了“实实在在、心无旁骛做好实业”这一本分。

李嘉诚是一个异常成功的商人,但曹德旺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中国可以没有李嘉诚,却需要更多曹德旺。

“不犯天条,不惹众怒”

一个是深受敬重的实业家,一个声名狼籍的套利者——如今的曹德旺与李嘉诚两人,已然成为商界正反两面的典型。有人说“不同的经营策略造就了迥然不同的企业家命运”,这句话也许是最好的注解。

从商人的角度来看,李嘉诚在关键点上权衡风险与利益作出的选择,不断抛售内地资产,这种现实考量无可厚非,于法律上亦无可指摘。但囤地套利后,拍拍屁股走人,于一个国家、于当地人民而言百害而无一利——李超人虽未触犯天条,却惹下众怒:“享受了时代红利,却又不想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李嘉诚缺乏政治自信”,曹德旺认为,一个企业家除了文化自信、行为自信,能力自信之外,更要有政治自信。

从1983年勇于担当承包一个年年亏损的乡镇小厂,到1985年彻底改变了中国汽车玻璃市场百分之百依赖进口的历史,再到2001~2005年取得全球反倾销案的胜利,曹德旺经历了创办企业的艰辛,但对制造业始终进行着长期投资,最终也收获了成功转型的喜悦。

曹德旺说,无论什么时间,不管有多少困难,对国家有信心、对社会有感恩、对企业有坚守,这是我们取得成功并且取得更多、更大成功的关键。

作为企业家,“文化自信”是必须具备的人文信仰。义利相济也就是中国商道的精髓。“义”就是要承担责任,做应该做的事情,把应该做的事情做到位;“利”就是要让大家都得到利益,自己要通过努力获得利润,同时也要给其他人分享利益。

“行为自信”则企业家必须学习的行动指南。企业家要具备知识、见识、胆识和共识,用系统管理思维看待管理是什么、管理为什么、管理做什么、管理怎么做。

“能力自信”更是企业家必须掌握的生存法则。作为一个企业家,最主要的工作是“做正确的事情”。

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政有政道商有商道,当老师有师道。商道是什么?“必须坚持一种原则,敢作敢当,把责任担待起来,能够在社会里形成的一个影响”,如曹德旺所说,企业家要有担当,不仅仅做自己企业的事情,还要有家国情怀。

而“不犯天条,不惹众怒”,这是经营底线,更是经营法则。触犯天条可以让你铁窗十年,失去民心可以让你遗臭万年。

“我有四个不做”

“房地产不做、金融不做、煤矿不做、互联网不做”。

当被问到“为什么不做?”曹德旺霸气地说,不就是赚钱嘛,不但不做,而且我告诉你,偶然一两项东西即使赚到了钱,我也不要。“这样的钱赚完以后,别人会说你勾官结贵,谁给你证明?”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

曹德旺曾在自传《心若菩提》中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年福清财政危机的时候向我借钱,我以个人名义给它担保,它把福清的四个收费站抵押给我,我说把钱直接还给银行,它卖给我五年,也就是这五年的收费都是我的,但是我只收了两年多就把本息收清了,后来的时间我就放弃了收费”。

不贪才能不贫。

曹德旺曾多次表示:“我爸以前告诉我,贫和贪的写法很像的,如果你不戒掉贪,如果你粗心一点,不小心就变成贫了。”他曾特意定制了两只与众不同的貔貅摆在自家门前,貔貅因“纳食四方只进不出”而被生意人当作吉祥物,但曹德旺却要求匠人给貔貅尾部凿个洞,寓意“有进有出”。

归根结底,商业是一场有节制的游戏。恒大、安邦等民营企业出现的很多麻烦大多是因为贪婪引起的,贪婪往往是最大的敌人,能占的便宜尽量占,这就是祸根。

当初福耀也曾横跨房地产、汽车玻璃、国际贸易、装修等多个领域的业务。1993年福耀玻璃在上交所挂牌后,曹德旺受到启发,砍掉了所有非主业业务,专心致志做汽车玻璃。在当时多元化很流行的时代里,其却由此走上了发展快车道。

而当前提到的“四不做”,可以说是曹德旺的跨越多元化陷阱之后的顿悟,更是他一生只专注于玻璃事业的聚焦法则。

太阳光以每小时数以兆亿度的热量射向地球,因为辐射面太大太散,那么大威力伤害不到我们。但是,如果有一个小孩用一面镜子放在沙滩上收集阳光,将阳光收集变成一束光,再将这个光束射向地板或者石头,光束所到之处不论什么都能被融化掉。

这,就是聚焦的力量。

人的时间、精力、经验、资金都是有限的,如何把有限的时间、资金精力和经验发挥出最大的效率,就得像小朋友手中的凸透镜,将发散的太阳聚集成威力无比的光束一样,集中精力、集中时间,如拳头一般,专打一点。这就是专业化。

因此,企业经营跟聚焦是一样的道理。后来,当很多人劝曹德旺做IT,说股票触网即暴涨;有人劝他占领玻璃维修市场,福耀将如虎添翼。但他却异常清醒,给自己设下边界:四不做。选择汽车玻璃作为主业,然后十几年、几十年如一日地磨豆腐,比慢、比笨、比扎实,打造组织能力,打造核心竞争力,打造一架自动播种、自动浇水、自动收割的“永动机”,并为之奋斗终身。

斯蒂芬.茨威格曾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一本书中写道:“一个人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发现了自己生活的使命。”

在这个意义上,像曹德旺这样的中国企业家都是幸运的,因为在应当由他们承担责任的这个年代,他们发动了一场最具激荡力的企业革命,他们的使命与他们的命运,决定了一个民族的进步,他们从赤手空拳出发,但却创造了让人惊叹的奇迹。

这段话,可以说是曹德旺玻璃人生的最强注解。

“我演好了我的角色”

啪,一束追光精准地落在身上,四周的闪光灯闪烁不停,曹德旺“心情激动,却又百感交集。”

这是2009年5月31日晚12时,在地中海滨一座奢华的大剧院顶层,两扇天门徐徐打开,绚丽多彩的烟花腾空而生,照亮了地中海。安永全球主席正在隆重宣布:“2009年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获得者:来自中国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先生。”

从“为中国人做一片自己的玻璃”开始,福耀公司在1985年成为第一个进入汽车玻璃行业的中国企业,彻底改变了中国汽车玻璃市场由国外品牌垄断的历史,并在全球市场占据着主导地位。

安永中国主席兼首席合伙人孙德基说:“曹德旺的身上真正体现了一个成功企业家的素质”“敬天爱人,止于至善,做事规矩”,很少有一位中国企业家比曹德旺拥有更加虔诚的信仰价值观并彻底践行。

而铸就伟大企业的核心往往就在于构筑坚实的价值观,而成就伟大企业家同样如此,从始至终的价值理念贯串。

他说,“赚钱根本不是要想的事情,让所有国人用上一片便宜,且质量好的玻璃,是我最大的心愿和一直要做下去的事情。我不会轻易退下来,坚持在第一线,像蜡烛一样,把蜡烧完了再说。”

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汽车玻璃市场由国外品牌垄断。曹德旺说,要为中国人做一片自己的汽车玻璃,这片玻璃要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站在国际舞台跟全球巨头竞争。

28年后的今天,福耀玻璃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汽车玻璃制造商,国内市占率超过70%,全球市占率达25%,产品销往全球70多个国家,囊括了全球二十汽车厂商。

真正的企业家是为信念而活着,而奋斗、而进取不息的精神物种,就像一位虔诚的教徒,他们的饥饿感更多地是在使命层面,是在过程的体验中,而非财富的堆积,财富对他们而言是工具,是实现使命的手段而已。

曹德旺告诫自己与员工,“人生的每一天的每一分钟的每一件事,都是你在盖历史大厦的每一块砖。某一段砖用坏了,做了坏事,你盖很高的时候,高处不胜寒,压力一大,那个地方经不起推敲,大厦就这样摧毁了。”经营企业和做事做人,道理都是一样的:要经得起推敲。

如今,曹德旺做到了!他说,“我不一定是剧中的主角,但是我演好了我的角色。”

知识不是遇见,但预见是知识的一部分。中国的商业历史仍在一条演进的轨迹上快速前行着,对于今日的企业家而言,曹德旺的昨天恰好可能就是他们的今天,所有商业上的兴与衰、逻辑与边界如出一辙。

# 曹德旺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9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开封于七一
“月亮不睡你不睡!”
2022-06-25 19:28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