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大美为真》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学术邀请展—赵晓峰

丹青追梦

2022-06-23 18:52

10640 0 0



【个人简介】

赵晓峰,现工作生活于山西太原。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孔紫工作室画家,山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山西省女书画家协会理事,太原市迎泽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际书象学社会员,山西大众书画院学术委员,九三学社山西书画院特聘画家。出版有个人画集《中国画名家作品集 赵晓峰写意人物》、《晓峰作品》。 

个展:2021.11.《相.非相,赵晓峰佛像水墨小品展》山西太原;《赵晓峰作品展》2018.7,山西太原;《赵晓峰小品鉴赏》2018.3,山西太原;《赵晓峰写意人物画展》2014.6,山西灵石。重要联展:在人間 | 《她力量》天趣全球女性當代藝術線上展2021 ,中国香港;《纸有境界》—-当代中国水墨名家展,2021.9;《翰墨文心》—-中国画名家中堂楹联展,北京观复美术馆,2021.6;《翰墨华章》—-当代中国画百家新媒体系列专题展,2021.1;稽古澄心—当代中国画笔墨观摩展,2020.11;借古开今——当代中国画60家笔墨研究观摩展,2020.6;云yi披香—-当代中国画名家册页新作学术观摩展,2020.11,北京上上美术馆;披图揽胜——2019“中国画手卷作品学术展暨当代艺术名家引首书法展”,2020.1,北京李可染画院美术馆;《2020亚太艺术双年展》2020.1,香港中央图书馆;《现实与理想——中法艺术作品展》2019.12,法国巴黎巴赫利耶画廊;《时代霓裳—-献给母亲的歌》全国女画家作品展,2019.7,中国北京炎黄美术馆;《山西省第十七届美术作品展》,2019.7,山西太原美术馆;《大艺家夏季展2019》2019.7,中国上海艺诺美术馆;《她时代_——卸妆时代》2019.3,中国上海恩来美术馆;《春之韵》全国女画家精品展,中国北京国中美术馆;《大韩民国勉庵书画公募大展》2019.3,韩国首尔;《时代华彩——首届全国女美术家作品展》2018.11,中国北京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2018.11,《艺术广东》当代艺术作品博览会,中国广州流花展览中心。作品屡被藏家和艺术机构收藏。



【作品鉴赏】


我对于“无意识具象人物画”的创作思考


我将我的人物画创作称为“无意识具象”。我故意不去控制画面人物的表情及身体,我用下意识、非自主状态去描绘以其达到我想象当中的那种感觉的人物形象,让绘画自然流淌,使其以最直接的方式来呈现我的意识状态。我期望以一种看起来是具象但表达出来的却是抽象了概念化的“人”,以表达出更深沉、更广阔的情感。我一直使用水墨写意的方式,也许这样的材料、方式与我想要表达的感受更契合。这样的创作理念基于我以下的思考:





一、中国水墨材质的特殊性以及中国画以线造型的局限性,使得人物写实造型方面必然具有先天的不足。2015年,我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参观一个史诗级展览“为人民造像”。展览分两个部分:中国画(水墨与工笔)及油画材料的写实人物创作。油画这部分写实具象不必赘言,能够画的像照片一样是油画材料、造型理念等语言表达方式的优势,但在我今天看来,没有现代主义洗礼之后的创作方式而呈现出一种落后和陈旧感。反复看过几圈中国画后,我甚为失望,上百幅殿堂级画作当中,唯独李世南的《矿工图》最为精彩,因其厚重而又具有独特的写意精神,甚至某种表现主义的表达方式,使其呈现出独特的面貌和视觉冲击力。还有一位画家韩硕,他的洗练而写意的人物造型和高超的笔墨表达,使得他的画作虽然不以厚重取胜,但显得灵动而超逸。其他画作则了无新意,单薄无力。当时我就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水墨人物画不能走西方素描加笔墨那样的路子,不能为了写实而写实,在西方油画极强写实表现能力面前显得拙劣又局促,短板尽显。这里对中国画工笔这一表现语言不过多评论。中国工笔画从晋顾恺之、唐阎立本、周昉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准,到宋徽宗已经登峰造极。现代工笔画则更多的是换汤不换药,将古代的衣纹、开脸改成了经过西方造型训练的衣纹和开脸。至于徐累、郝亮为代表等新工笔画家,则更多的是在题材上的探索,当然也结合了许多西方的表达方式,比如超现实主义之类,而其语言本体并无更多新意,不在本文探讨之列。于是,我下定决心,坚决不再画那样的水墨人物画。





中国水墨写意画的高峰其实是在于山水和花鸟两科,尤其是山水画,对于笔墨的不断探索和基于中国文人的出世哲学两方面结合形成了非常独特的表达方式,在元朝基本上形成高峰。而花鸟则完备于青藤、八大山人,之后,齐白石略有发展。目前由于中国出世哲学等文人思想的消失殆尽,使得山水画创作也一度陷入绝境,只有贾又福的太行山水因捕捉到太行的精神内涵,并加以艺术再现,呈现出令人欣慰的面貌。而花鸟画则鲜有创新者。至于中国水墨人物画创作,经过建国之后对西方造型理念等表达方式的植入,对于人物画创作略有帮助,毕竟中国人物画创作在明、清之后,由于造型方式落后和文人一味追求某种娇弱之态,使得人物画创作几乎穷途末路,不过,任伯年的人物画略备一格。但是中国写意精神与西方科学造型的结合,显然不是成功的。(本文完全是个人观点,不喜勿喷)我看到那种貌似准确的人物造型和中国笔墨结合的主题性创作甚为头疼,这完全不是我想要的中国人物画。





二、中国人物画应该如何去画。我在看了敦煌壁画,尤其是北魏、唐之前的佛造像,汉画像石,北齐墓壁画之后,为其生动、鲜活、洗练又独具写意精神的人物造型而深深震撼。联想到西方意大利早期的湿壁画,那种朴拙生猛与我国北魏佛造像真是如出一辙。我以为,这才是中国水墨写意人物创作的出路。这种基于感受力的造型理念,以及根植于中国人血液的哲学理念及写意性思维方式(包括中医、唐诗宋词、园林曲艺、书法建筑、修禅悟道都是一脉相承),这或许应该才是中国人物画创新思路,尤其是当下各种现当代艺术语言更是可以广收博取,何至于纠纠于一种方式呢。





至于笔墨,我以为可用可不用。我最早是从事小写意文人画的创作,对于中国的笔墨,在早期的创作当中也有很多的心得体会。比如说中国画的一根线,高级的线条,是会呼吸的线条,它应该是毛的、松的、涩的、辣的、拙的、厚的,是愉快的、生涩的、沉着冷静的、欢快活泼的、凝重的、老练的、稚嫩的、衰败无力的,总之有着丰富细腻的变化和表情。至于墨,则也有非常多的表达方式,干湿浓淡泼破陈,极尽变化之能事。但是我以为这也不是中国水墨写意画最重要的部分,它可以体现在你的创作中,也可以不体现,这个是基于我在看到一段视频后得出的结论。一位中国画家和一位外国画家同时进行一幅人物水墨写生,中国画家起承转合用线造型,而那位从来没有使用过毛笔的德国画家则完全凭借他的直觉,使用对于他来讲完全全新的材料进行写生,但最终的作品,我以为德国的画家作品更加生动、鲜活、丰富、饱满,因为没有任何条框的约束使他画的更自由更放松。所以我以为不要一味的用二元对立的态度去看待笔墨的问题,不要画地为牢,作茧自缚。





在当今时代,写实、写意、具象、抽象、笔墨、材料、工具、载体已经完全不是你表达的桎梏,而是应将一切工具材料表达方式尽可能化我所用,去表达你的所思所想,去表达你的艺术哲学,用最真实的态度呈现你的思想和情感,才是最重要的。

















































# 艺术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