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2 8
分享

《荒岛奇恋》——第六章清泉倩影

这个是认证

杨诗粮艺术工作室

2022-06-23 14:45

28354 2 8

第 六 章 清泉倩影

奥邦德的故事讲完了,马蹄香听得出神入化,惊奇不已。奥邦德沉静下来好像从一个世界转到另一个世界。

“我的身世都讲给你了,”奥邦德如梦初醒:“没有故事了,也没有隐私,我和世界隔绝了。”

“上帝不是把我送来了吗,”马蹄香深情地注视着奥邦德:“斯蒂芬岛是我们的伊甸园。我们将别无选择地生活下去,还会发生许多故事。”

“但愿上帝不会把我们驱逐出这个伊甸园。”

“不会的,我们没有偷吃智慧果……”

“马蹄香,我们偷吃了智慧果,而不止是一颗而是饱餐了一顿。”

“你真坏,”马蹄香来拥抱奥邦德,他们扭缠在一起:“我要你吐出智慧果,看你还馋不馋?”

“我吐出来你还会给我吃,我会越吃越傻的。”

他俩闹了一会儿,开始准备晚餐。马蹄香说:“听完了你的故事我们该庆贺一下,喝杯酒好吗?”

“当然可以,不过没什么好庆贺的?”

“有哇,我们庆贺你和丹尼·查泰来的浪漫故事。”

“你是不是在取笑我,我和丹尼有什么好庆贺的?”

“不,不是取笑,我是真心的,你和丹尼的爱情多么不容易呢,若不是你和丹尼的浪漫故事你也不可能被流放到这个荒岛上来,那么我们也就不会在这个荒岛上相遇,真可以说因祸得福,我们不该庆贺吗?”

“我是学哲学的,也没有你的诡辩才能。你说得有道理,那我们就庆贺吧。这个荒岛真是我们的伊甸园,我不想离开这个荒岛,想永远只有我们两个人生活在这里。你说呢?”

“我还说什么呢?我要庆贺就是表态了,我爱你奥邦德。”

“我也爱你,马蹄香。”

他们在花园中摆上了餐桌,放上了盘碗刀叉,酒杯等等餐具……摆放了水果:杨桃、木瓜;鸟肉、黑山羊、玉米、花生……罐头食品等等,启开了一瓶白兰地和葡萄酒。丰盛极了。

“马蹄香,我亲爱的,”奥邦德举杯:“为我们的荒岛生活,为我们的两人世界干杯!”

“亚当先生,我接受你的爱,”马蹄香也举杯:“荒岛是我们的乐园,我们要珍惜上帝赐给我们的这个环境,干杯!还要允许我为你和丹尼的浪漫爱情干杯!”

“看你又来了,是不是嫉妒丹尼?”

“哪里是嫉妒,是真心的,来,干杯!”

“谢谢你,马蹄香。你那么理解我和丹尼的感情,除了我母亲丹尼是我第一位真正接触的女人,我真的爱她,你不嫉妒我真高兴!”

他们举杯碰杯发出清脆的玻璃响声,他俩一饮而尽,又倒上一杯。奥邦德隔着餐桌闻了一下马蹄香。

“奥邦德,你一个人在荒岛上呆了五年该多么不容易。”

“为了锻炼语言能力所以我经常跟牧羊犬说话,或者自己大声朗读莎士比亚剧本,我必须得活下来。每天都很忙,要做很多事,慢慢地也习惯了。”

“今后我们两个人就不会孤独了。”

“马蹄香,你真的不想家吗?”

“不想家是假话,可是想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多么想我的父母,我的姊妹……我们国家也等着我回去。我们国家很落后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学有所成应该给国家做贡献,可是……”

“是的,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们都无能为力,必须面对现实。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有机会离开这里个荒岛,你愿意离开吗?”

“我想,我们还是应该离开,我一定和你一起离开。”

“离开荒岛我们还在一起吗?”

“你怎么问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分开。”

“谢谢你,那我就放心了,不然的话,我就不离开这个荒岛,我自己也要在这里。”

“不说这些沉重的话题了,我们干杯!”

“好,干杯!”

奥邦德和马蹄香喝了很长时间都有些醉意,牧羊犬在狗圈那边叫了起来,它们饿了,要吃东西。奥邦德去给牧羊犬准备吃的,马蹄香收拾餐桌。牧羊犬吃饱了不叫了,马蹄香也收拾完餐具洗刷完毕。奥邦德只穿了一条短裤,上身赤裸着挽着马蹄香的手臂,马蹄香穿着她自制的超短裙——她没有衣服可穿,荒岛上也没人看他们,自然他们也不在乎。他们在花园中漫步,呼吸着傍晚夜露的湿润,花草的芳香。虽然太阳落下去了,还是那么热。

他们走得有点累了,马蹄香提意:“我们到清泉瀑布冲凉吧?”

“好主意,走吧。”

奥邦德和马蹄香把身上仅仅穿的那一点点布条也脱下去了,赤裸裸地乘着月光走在露湿的草地上。他挽着她的手臂,逗趣着戏闹着来到清泉瀑布。他们立刻站到瀑布下任清泉洒在他们的身上,凉爽极了,扬头饮着泉水。

已经冲了好一会儿了,觉得有点凉意,他们不冲了,身上披满了清泉的水珠,又踏着月光返回庄园。四周是昆虫的鸣叫声花草树木的沙沙声和清泉的流水声交响在一起,充满了神秘充满迷茫,那是大自然的天籁……

奥邦德和马蹄香的酒醒了,却又被大自然幽静、恬淡、旷达、神圣……给陶醉了。

清晨,阳光已经爬进木屋照得通明,马蹄香翻找着什么,问奥邦德:“奥邦德,我的那个小包你看见了吗?”

奥邦德从客厅来到卧室:“那个小包我给你放到木箱里了,看你找的,像丢了宝贝。”

“是的,我什么都没有,就这个小包,你是知道的里 面有几封欧阳文止写给我的信;还有犹太老人女儿写给他的信,和他写给女儿没有发出的信,还有老人赠给我的一块金表;还有我剑桥毕业的文凭。奥邦德这些东西是我的宝贝。你不觉得吗?”

“就在那个木箱里,自己找。”

“我是要取出那块金表,需要上发条,我们要用它。”

马蹄香找出了金表珍贵地拿在手中,她又想起了在大海中漂泊的情景,老人临死前还嘱托见到女儿转交他的信,做父亲的一片心呀。“我到哪里去找他的女儿呢?我还想见我的父母呢。上帝会给我安排吗?”

“马蹄香,我们要出发了!”奥邦德在外面喊马蹄香。

奥邦德的叫声打断了马蹄香沉重的思绪:“来了。”马蹄香来到花园中,帮助他套竹车。

他们已经有五条牧羊犬了,约翰和朱丽亚生了五条小狗,死了两条,活着的三条牧羊犬都是公狗,长得又高又大比它们的父母还健壮。今天他们套的两只就是兄弟,其它都在家休息。

奥邦德和马蹄香要去爬山,其实这里最高的山也没多高,大概不超过300米。竹车上放了双筒猎枪、弩等东西,饮水是必备的,天气太热随时都要喝水,不但人喝牧羊犬也要喝;草帽也是必带的,阳光太烈像下火一样。衣服老样子,也没什么好穿的,尤其是马蹄香除了那套超短裙,要换装就得穿奥邦德的衣服了。他们要出发了,奥邦德要马蹄香坐到竹车上,她不肯,却要赶车。

这座山离斯蒂芬庄园不远,其实就在庄园的背后,但必须绕一个大弯才能从缓坡登上去。寻着沙石路草不多的地方很快就来到了要爬山的地方,在一棵有树荫的地方停放了竹车,拴好了两只牧羊犬,他们开始爬山。两只牧羊犬在树下蹦跳着也要跟他们一起上山,怕它俩乱跑没有带它们。这条路奥邦德和伯爵将军一同来过,知道路怎么走。

“累不累?”奥邦德问马蹄香:“喝口水吧。”他递给她水壶。马蹄香大口地饮水,真是渴了。

“爬没爬到一半?”马蹄香把水壶递给奥邦德。

“快到顶了,马蹄香是好样的。”

他们说笑着扶携着登上了山顶,荒岛尽收眼底,有些方位因为树木遮挡看不太远,全岛植被厚密,南面有崖壁,北面可见沙滩。四周望去全是大海,不见其它岛屿,斯蒂芬岛是一座孤岛。

“奥邦德,快来看!”马蹄香发现了什么大声叫着:“这是一块界碑?有人来过这里。”

“是的,这就是伯爵将军在这里竖的界碑。”奥邦德指着这块石碑。

“那就是说,这个荒岛是英国的领土——因为你们在这里首先立了界碑。”

“是这个意思,谁先占领就是谁的领地了。”

“英国在世界各地占了许多这样的领地吧。”

“我想是吧,有些是领土,有些是属地。”

“是不是属地就是殖民地?你是斯蒂芬的总督——也就是说你是这里的统治者,对吧!”

“我可没想当总督,更不想当统治者。那不过是伯爵将军说说而已,我会当真吗?”

“关于殖民地英国人可是在全世界占领了许多地方,比如我们国家的香港,就是鸦片战争 中国战败,在南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就这样香港成了英国的殖民地,时至今日香港还被英国占领,是不是?”

“说这些干什么呢?我俩又不是双方政府的代表,不谈殖民地了。”

“可你给我看的这块界碑是英国殖民地的象征。”

“那是伯爵将军竖的,不是我竖的!”

“是的,我们谈这些——尤其是现在——我们这种处境谈这些确实没意义,也没意思……”

“看你激动的,好像我侵犯了你们国家,我是罪人;也许你的动情是对的,不过……”

“不说了,我渴了给我点水喝,我们下山吧。”

他们在山上看到几只漂亮的鸟,长长的尾巴,羽毛特别艳丽,“那是个什么鸟呢?”马蹄香问。

“我也说不准,大概是极乐鸟吧。我在书上看过这种鸟。”

下山之后奥邦德和马蹄香给两只牧羊犬喝了点水又套上它们向腹地走去,走了一段有碎石的坡路看到一大片开阔地,非常平坦,长满了低矮的花草,满地是红花白花黄花紫花粉花……万紫千红,婀娜多姿。在平坦的草地上有几处光滑的巨石屹立着,更为草地增添了神秘色彩。就在这块草地的边缘常常有黑山羊出没。奥邦德给牧羊犬解开了竹车的绳套,让它们自由自在地跟在他的身边。

“马蹄香,这里是黑山羊喜欢来的地方,注意观察。”

“把两只狗给我牵着,你准备好弩,不要用猎枪了。”

“马蹄香,你在花丛中走来走去,左踏右踏,真的是马蹄香了,看看你的身边飞着许多蜜蜂……”

“别拿我开心,看前面有黑山羊,有四五只呢。”

奥邦德给两只牧羊犬解开脖子上的绳套,示意它们去追捕山羊,两只高大的公狗箭一样地射了出去,直奔黑羊群,吃草的黑山羊不知所措,在草地上乱跑,两只牧羊犬围堵着它们,赶向奥邦德他们这个方向,距离越来越近。

“今天不用弩,”奥邦德对马蹄香说:“我们俩和牧羊犬合作活捉一只黑山羊好不好?”

“黑山羊不咬人,又不太大,我看可以制服。”

两只牧羊犬驱赶着黑山羊,不捕杀它们,只是向前围赶,距离马蹄香他们越来越近,黑山羊非常惧怕牧羊犬似乎不惧怕人,奥邦德突然向一只小的黑山羊猛扑过去,马蹄香也赶来帮他,终于摔倒了那只黑山羊,它咩咩的叫着,另外三只黑山羊跑掉了,两只牧羊犬还要去追赶,并开始撕咬它们,奥邦德大声召唤着牧羊犬,让它们停止追扑,最后它们还是听从了命令。

奥邦德用力紧紧抱住小黑山羊,它已经反抗累了,不再那么蹬踹。马蹄香拿出绳子帮助奥邦德捆绑住黑山羊,他俩也累了,坐在草地上看着黑山羊可怜地哭泣。

“小山羊好可怜呀,”马蹄香抚摸着黑山羊:“我们不要杀它了,回去养起来吧。”

“是个好主意,”奥邦德抱起了黑山羊:“我们回去吧。”

“我来帮你,咱俩抬。”

“不沉的,没有几步路就到竹车了。”

两只牧羊犬跟着他们来到停放竹车的地方,奥邦德放下小黑山羊,累得气喘嘘嘘,马蹄香拿来水壶给他喝水,他畅饮着流得满胸脯都是水;马蹄香又倒给牧羊犬一些水,它们争抢着舔了起来。

奥邦德在树荫下和牧羊犬一起休息,马蹄香在树丛中花丛中采花采草编织花环,她先编织了一顶花冠给奥邦德戴在头上,“你是亚当,这是你的王冠。”她又自己穿上点缀着鲜花的草裙和用鲜花编织的胸衣,如同仙女一样展现在奥邦德的眼前:“奥邦德,看我这套行头漂亮不?”

“太美了,简直就是花神。”奥邦德若有所思,“不过美丽的花衣里却透露出你那破旧的超短裙,破坏了你整体设计的美感。不如把超短裙脱掉只穿花衣。”

“亏你想得出来,那我不就成裸体了。”

“快脱掉破旧的超短裙,你会瞬间变成仙女的。”奥邦德动手帮助马蹄香脱掉超短裙,马蹄香刹那之间变成了维纳斯,把全部的女性曲线美展现在光天化日之下。

“太美了,太美了!”奥邦德兴奋地叫喊着来和马蹄香拥抱,马蹄香尖叫:“放松点儿,放松点儿,不要弄坏了我的花衣……”

奥邦德给牧羊犬套上绳套,把黑山羊放到竹车上,对马蹄香说:“你也坐到竹车上吧,累了。”

“不累,和你一起走。再说我若是坐车会把花衣给弄坏的。”

他们就这样往回赶路了,一边走,马蹄香又从路边采了鲜花做了一个花环戴在头上,更美了。头上是鲜花,胸脯是鲜花,臀盆是鲜花,其它地方露出晒黑闪亮的肌肤是多么鲜活的美人。马蹄香走路扭摆着腰肢,风韵多姿如同仙女下凡。奥邦德欣赏着,这是一幅多么神奇而美妙的画面呢!

“马蹄香,我一定给你画一幅就是这个样子的油画,我现在就有创作冲动一定会画出一幅杰作。你随时会给我灵感。”

“好吧,今天不能作画你就尽情地欣赏吧。”

他们说笑着,聊谈着……没觉得劳累就返回了庄园。先给牧羊犬解开绳套,奥邦德又把在竹车上的小黑山羊抱下来,在它脖子上拴上了绳子,解开绑着的双脚,把它拴到一棵有绿草地的树上,它可以自由活动了也可以吃到草。马蹄香看到拴好的黑山羊还是有些怕人,给它倒了一盆水放在那里。收拾完毕,他们要去清泉瀑布冲凉。

“奥邦德,我们去冲凉。我的花衣是不是该脱掉了?”

“我还没看够,不过你脱掉衣服更美丽。“

清晨,起床的第一件事马蹄香就是跑到花园去看黑山羊,在洒满露珠的草地上小羊正在吃草,看她来了有些紧张,躲避着她,马蹄香慢慢地走进它抚摸它,黑山羊不那么躲避了……马蹄香解开拴着山羊的绳子牵着它来到另一棵多草的树下,又把它拴上了,让它有更多的草吃。

马蹄香又来到牧羊犬的棚圈,打开门把它们放了出来。睡了一夜了它们高兴地到处跑起来,约翰和朱丽亚紧随着马蹄香,时而扑向她的身体,亲近个没完。彼特、哈利、小熊,这是三个年轻牧羊犬的名字,它们撒着欢儿地向小山羊的方向跑去,马蹄香怕它们伤害黑山羊也朝这个方向跑来,约翰和朱丽亚也紧跟跑来,热闹极了……只见彼特和朱丽亚围着黑山羊转了起来,并没有伤害它,但是黑山羊却吓得乱跳起来,要挣断绳子……羊犬让它们离开,它们哪里听马蹄香的,尽情地玩耍,孩子一般调皮,她看黑山羊害怕的样子很可怜,就动怒起来驱赶它们,总算控制了局面,带走了五只牧羊犬。

吃早餐的时候马蹄香跟奥邦德讲着牧羊犬围逗黑山羊的情况:“你说,牧羊犬会不会伤害黑山羊?”

“不会的,牧羊犬不是食肉动物,它们是好奇,只是逗黑山羊玩。”

“黑山羊是很害怕的。”

“慢慢就好了,牧羊犬不新奇了,黑山羊也不害怕了,会和平共处的。”

“也许你说得对,不知黑山羊能不能驯化?”

“这种动物是比较温顺的,也好驯化,过些天我们再抓一只,让它有个伴就会逐渐习惯这里的生活。”

“说得对,那么,今天我们就去——”

“今天不去了,不一定能见到黑山羊,因为昨天受到惊吓。今天我是计划为你作画的。”

“也好,听你的。”

吃过早餐奥邦德从客厅拿出画箱等绘画工具,马蹄香拿着绷好框的画布,从庄园北侧沿着小溪来到清泉瀑布。奥邦德打开画箱支起画架,放好画框,让马蹄香脱掉超短裙,赤条条地站在一块岩石上,奥邦德审视着光线调整着角度……

“太美了,真是太美了!”

“你还想说什么,我都不好意思了……

泉瀑布倾泻,前面有仙女胴体,我怎么能画不出杰作。我要比安格尔的《泉》还画得更美,周围环境也特别美,就是仙境……”

“我该做什么动作呢?”

“对,就那样,让瀑布洒在你的头上,向后捋你的头发,对,左腿稍微提起一点,对,就这样……”

“把重心放到右脚上,稍微扭动一下腰部,好!就这样,不要看我,凝视下前方,对,好……”

侧逆光投射在马蹄香曲线优美的胴体上,脸部因为双手向后举着只有额头和鼻梁有少量光线大部分处于暗部,大腿小腿都是一侧有光,显得胴体更有立体感。这个姿势是古典的也是唯美的,把女性曲线凸显出来……奥邦德聚精会神地观察勾勒轮廓。随后用色块画肌肤,画连接的背景,画岩石,画水池……精雕细刻臀部,腹部.....画笔在画布上扫来扫去。

“我累了,坚持不住了……”马蹄香站久了当然很累,奥邦德只顾画忘了让她休息。

“我真自私,只顾自己画了。”

马蹄香坐到岩石上,又顺势滑到水池中,在泉水中浸泡起来,解热又解乏,奥邦德拿过水壶给她喝,马蹄香会心地笑了,喝了几口水。奥邦德看着马蹄香在泉水中的姿势,更是一番别致的美态。

“马蹄香,你在水中的姿势更美呢,又是一幅绝佳的作品,象雷诺阿《大浴女》里的人物呢。”

“你尽情地想像吧,多情哲学大画家。”

“这词新鲜——还头一次听说有哲学大画家,受宠若惊。”

他们说笑着,奥邦德从水池中把马蹄香拉上来,亲吻了一下,马蹄香幸福地笑着,按照原来的姿势扭摆起来,奥邦德开始作画。

第二天的上午,奥邦德和马蹄香又来到清泉瀑布继续作画,除加工油画之外还画了很多大量马蹄香的人体速写。她在瀑布下在水池中摆出各种优美的姿势,奥邦德迅速勾勒着,涂抹着画了一张又一张……马蹄香在瀑布下站累了就躺到水池里,奥邦德不做指导任她扭摆变换,她不拘束,可以自由发挥,他也随意速写……各自展现自己的才华,配合默契,相得益彰。

“你们画画的为什么那么热衷于画人体呢?”

“因为人体很美。”奥邦德回答:“作画离不开画人,画人不画人体怎么了解人呢?就如你是风景画家你就要去观察天空观察云观察花草树木山川大河,必须得画它们;你是画人物的画家不画人体怎么准确地刻画人呢,不了解人的解剖怎么可以呢?何况人是万物之中最有灵性最美的,女人就更美!”

马蹄香在水池中扭动着,她的美姿使得瀑布和泉水都充满了性感,奥邦德陶醉在写生中……

“宝贝——我的美女,你知道画家高更吧?”

“我看过他的画,”马蹄香回答:“好像有一幅作品叫《两个塔希提妇女》。”

“说的不错,你的记忆力很好,他还有一幅著名的作品叫《我们来自何方?我们是什么?我们走向何方?》。高更长期生活在塔希提岛上——像我生活在孤岛上——但他是自愿的我是被迫的。高更的人生经历很坎坷,曾做过海员和证劵经纪人……”

“我打断你的话,”马蹄香在水中抚摸着玉体:“你也累了,不要画了休息一会儿,来泡在池中继续给我讲……"

很长时间,奥邦德顺从马蹄香的提议,跳到水中和马蹄香拥抱在一起。他又接着说:“后来高更做职业画家,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他厌倦欧洲文明和工业社会,为实现原始生活的理想独自来到了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和这里的土著人生活在一起,对土著人的原始社会结构和生活习俗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以此创作了大量的美术作品。他认为这里的原始社会是最符合人类精神的——也是最美的,他以无比的激情表现了塔希提岛土著民族的质朴纯真……同时也把他的浪漫笔调神秘色彩表现得淋漓尽至,为后人留下了线条粗犷,造型简括,谐和装饰的美妙画卷。高更被推崇为法国象征主义的鼻祖。”

“斯蒂芬岛没有土著民族,所以哲学画家就只能画我了……这不是很无奈吗?”

“哪里是无奈……”奥邦德轻抚着马蹄香:“是无法摆脱的诱惑是神奇的魅力......你就是维纳斯女神,你会给我激情给我灵感......这些已经够了。”

“你不要摸我了,好痒呢。”马蹄香推开奥邦德的双手,很认真地说:“我问你一个问题,巴黎罗浮宫收藏的米罗维纳斯——也叫断臂维纳斯,据说,有很多知名雕塑家试图把维纳斯的两只手臂接起来,但怎么接都不美,不被人们接受和认同,这是为什么?”

“对于断臂维纳斯是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她的左臂残到肩头,右臂只存半个上臂……是有很多雕塑家试图给她接全了双臂,有的还拿苹果,玫瑰花之类......但都失败了,没有一件作品被认可。所以,至今维纳斯的残缺美被津津乐道。为什么?最重要的——我认为是审美习惯问题,因为自从米罗的维纳斯出土问世以来就是这个样子,她的面目是完整的,除了缺两只臂膀其它美的元素都没被破坏,现在这个样子更突出女性躯体的美感和女性曲线的美感,而且比有两只臂膀更突显,长期以来人们已经习惯——甚至可以说人们已经定型这种审美姿态,你若强加双臂不是多余吗?不是画蛇添足吗?再做一个假设:如果米罗的维纳斯面部没有鼻子和一只眼睛……你还会感觉米罗的维纳斯很美吗?肯定大打折扣,那是因为维纳斯的最重要的美感部位被破坏了,影响了人们的正常审美情绪……如果是这样,你给维纳斯完善眼睛和鼻子......肯定雕塑家的再创造会被人们认可甚至是赞美!”

​“奥邦德,你讲得有道理,使我豁然打开一扇如何审美的天窗,确实有很多学问。如果你不是学哲学的大概不会有这样精辟的分析。”


# 荒岛奇恋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8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猫友1611719
苹果不能吃啊!
2022-06-24 10:27
0
0
这个是认证
努力拼搏为了威
但愿上帝不会把我们驱逐出这个伊甸园
2022-06-23 15:42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