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1
分享

那些被恒大害惨的人

这个是认证

智谷趋势

2022-06-20 10:19

35948 1 1

1.97万亿的总负债并没有让恒大破产,但它的一些债主们已先它而去。

他们都经历了什么?当初为何上了恒大这艘大船?如今又将如何逃亡?

害了一条产业链

市值35亿元的上市公司,现在还不起150万元。

2022年5月30日,曾经的建筑装饰一线企业,深圳广田股份收到了《重整及预重整申请通知书》。

这份文件的含义是:到期没还钱,看样子也没能力还钱,但家里还有资产,所以砸锅卖铁还有价值。

过去两年,广田股份惨不忍睹持续亏损。2020年亏损7.8亿,2021年亏损55.88亿,负债高达151亿。2022年一季度末,现金及等价物余额只有7364万元。这7000多万,就是债主们想重整的“锅”和“铁”。

广田的最大客户是恒大,它持有恒大逾期未兑付的商业承兑汇票达32.47亿元。如果恒大多少还一点,广田就能挺过这一关,广田的债主也不用惦记着去砸锅卖铁。

现在,他们都面临破产整顿的风险。

广田不是最悲惨的,另一家建筑装饰企业金螳螂,被恒大拖欠了41亿,做幕墙门窗的嘉寓股份,手里捏了13.16亿的恒大商票。

但至少它们还活着。

走南闯北的南通建筑铁军,扛得住最苦的工地,却扛不住债务。和恒大有业务的3家特级企业、4家一级企业,因恒大拖欠工程款,无力偿还上游债务,不得不宣布破产。

这其中,甚至包括了修建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哈里发塔而享誉海内外的南通六建。

在破产重组、拍卖的队伍里,包括中国云南路建集团、成龙建设集团、浙江自胜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浙江怡业建筑公司、河南高速发展路桥工程公司、重庆元飞建筑集团等一批特级、一级建筑企业。

承建商垫资给开发商建房、装修是房地产行业的潜规则,但产业链上的其他成员,日子同样难过。

易居企业控股是中国头部的一手房承销商,代理了恒大全国三分之一的项目。

但现在,恒大欠易居中国应收款35-40亿,使易居深陷美元债违约风险。在公开确认债务违约后,它被港交所暂停交易。

另一家新房销售服务商世联行,则对应着12.45亿元恒大欠款。

给恒大做广告的上海聚胜万合广告公司,早在去年8月就向法院起诉,要求恒大支付2.69亿元广告费。

其母公司利欧股份的公告显示,聚胜万合一直为恒大地产提供广告发布服务,聚胜万合已完全按照合同履行发布广告义务,恒大地产却未按合同约定及时付款。

恒大向供应商融资主要包括两种形式,一个是商业票据,二是账款拖欠。据统计,恒大对供应商的欠款达5000亿。从建房、装修、卖房到广告,整个产业链都被恒大的欠款所拖累。

比起供应商,位居产业链顶端的金融机构,才是恒大更大的债主。

其中民生银行、农业银行、浙商银行、光大银行、工商银行为银行类债主前五名,分别欠293亿、242亿、107亿、100亿、97亿。128家银行债主给恒大的借款余额为2323亿。

非银行金融公司的欠款则更多。121家非银行金融公司给恒大的借款余额是3684亿。另有境内外公司债券2350亿。

恒大,专杀老朋友

易居企业的老板周忻,和许家印是多年的老朋友。2008年恒大上市未果,许家印急需资金周转,周忻豪爽地给恒大垫资了十几亿。

看到老朋友愁得都瘦了,周忻还送了一条爱马仕皮带给许家印。4年之后的全国两会,许家印以妖娆身姿获称“皮带哥”,不知道扎的是不是周忻送的那一条。

许家印念及与周忻的皮带之交,把全国三分之一的项目代理都交给了易居中国。而现在,恒大欠易居中国应收款35-40亿元。但截至目前,易居企业还没有对恒大就欠款提起诉讼。

这可能是患难见真情的最好诠释。

许家印的老朋友,并不只周忻一个。

广东汕尾人叶远西,曾经在深圳做了十余年的高级“包工头”,他创办的广田公集团广有盛名,是国内装饰行业里的头部企业。

2007年,叶远西开始从恒大承接业务,广田集团与恒大地产签署战略协议约定,恒大地产每年安排约35亿元的装修施工任务,并逐年增加约10亿元左右的施工任务给广田。

随着合作的加深,叶远西成为了比自己大4岁的许家印的好友兼“小迷弟”。3年之后,广田集团与恒大续签《战略合作协议》,恒大继续给广田集团大量业务,而广田集团承诺战略合作期间承接其它房地产商的住宅精装修工程施工业务不得超过公司年度营业额的10%。

叶远西还创造了一个“融资促订单”的商业模式,在与恒大等开发商签订工程订单时,通过其成立的广融基金,向客户的项目提供委托贷款融资。

这除了利益上的“深度捆绑、一荣俱荣”,只能用“真爱”来解释了:只有对无限信任的客户,才会还没收到钱就先把钱借给他去花。

2017年,恒大计划借壳回A,与深深房进行资产重组,对赌协议要求恒大地产引入总额约300亿元的战略投资者。恒大分三次引入了25家投资者总共1300亿元战投,叶远西正是其中之一。

3年后,恒大和深深房相继宣布终止资产重组。此时广田集团对恒大的业务从上年的60.71亿元已萎缩至23.12亿元,归母净利润则直接从盈利1.44亿元变成亏损7.84亿元。

但叶远西还是和许家印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不要求进行回购并继续持有恒大地产权益。

当时一起出席签订仪式、力撑许家印的,还有原苏宁易购董事局主席张近东、嘉寓集团董事长田家玉、山东高速董事长孙亮、南通三建董事长黄裕辉、金螳螂董事长朱兴良、索菲亚家居董事长江淦钧、易居企业集团董事长周忻等人。

然后,他们都统统成了恒大的债主。

苏宁张近东和许家印的首次共同公开露面,发生在2017年9月的深圳。他们喝了颇显油腻的“交杯酒”,然后说了更加油腻的心里话:

“我和家印主席心有灵犀、一拍即合。”

然后两人共同决定,要推动苏宁和恒大全方位的战略合作,携手布局智慧零售时代下的场景消费。

兄弟情深的结果是,2个月后,苏宁电器集团全资子公司南京润恒将向恒大地产战略投资200亿元。

在2020年的续签会议后,张近东成了恒大的股东,除了最初的200亿元所剩无几,还背上了恒大从苏宁易购采购的债务。

他们在相信什么?

2018年的《吐槽大会》,面对被俱乐部欠薪的林丹,恒大足球队队长冯潇霆谈笑风生:

“我们许老板就从不欠薪,还老发奖金,烦死了。”

许老板战无不胜,是董事长们都集体相信的事情,冯队长实在没有理由怀疑。

那时,虽然“房住不炒”已经提出两年,但很少有人认为房地产企业会受到冲击。尤其是恒大,野心勃勃风光无限。这一年,恒大开始进军新能源汽车;这一年,恒大和中科院合作,投入1000亿全面进入科技产业。

“签约仪式上,许家印没有提及任何商业上的回报,协议的内容也摆明了是先投钱,着重技术上的真正突破和创新,再谈研以致用。”

一篇文章说,对于许家印的大目标,外界早就习以为常,1996年至今,正是伴随着一个个“天方夜谭式”的大目标,恒大实现了令人惊叹的大发展……

在之前的几年,恒大进军保险业、进军主题乐园、进军吃喝领域、进军健康产业、进军现代农业……

每一次进军,都意味着百亿以上的投入。人们说,许家印的钱,真的是许家“印”的。

虽然许老板不能真的印钱,但他的钱来得太容易。

拿地、贷款、开发的循环模式,让许家印等地产商成为过去20年最耀眼的企业界明星,这让他产生了战无不胜、斩将夺旗的幻觉。

篮球比赛时,队员对手都成全他当得分王;《恒大报》以领袖的规格报道他的一言一语;女明星和他谈笑风生;到城楼上去观看建国70年大礼;他和一众恒大高管,出行有数量众多的秘书班子提供详尽细致的服务。

一个商业强人被全方位塑造出来,包括金融机构、供应商、承建商、合作伙伴、员工在内的人们被许家印的“谋略”、“格局”所折服,这让他们也陷入了强人崇拜中。

从周忻、叶远西到张近东,都为恒大巨轮的建成贡献过力气,也分享过成功。

他们因此以为,许老板会一直赚钱,以为一路高歌猛进的恒大会是永远的赢家,拉上他们去开启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冒险,让他们跟着恒大的大船一路远航。

这让他们陷入对许家印和恒大的迷狂,与许老板和恒大越绑越紧,却忘掉了一个常识:商业的根基是对理性的尊重,对风险的控制。

一块块砖,垒起了一座没有根基的高楼,当大厦崩塌之时,每一块砖都不是无辜的。

# 恒大
# 恒大地产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1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时光摆渡者
人脉决定钱脉,人要成功都要有前期的积累与铺垫,任何事情不能急于求成,磨功近利,不能急功近利,功夫靠磨
2022-06-20 11:51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