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陈根:风光与风险并存,巨子生物能成功“闯关”吗?

这个是认证

科技前沿

2022-06-20 09:23

7396 0 0

文/陈根

       众所周知,胶原蛋白是使皮肤紧致、有弹性,看起来光滑饱满的重要蛋白质。可以说,胶原蛋白几乎是美容护肤界的偶像级概念。在胶原蛋白受到消费者火热追捧的背景下,近日,作为全球最大的重组胶原蛋白生产企业之一的巨子生物拟登陆港股市场,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

       巨子生物的IPO给“医美面膜第一股”的争夺又增加了变数,毕竟,在巨子生物以前,创尔生物、敷尔佳已经先后加入了IPO大军。而如果近期巨子生物成功过会,它将成为全国第一家成功IPO的医用敷料厂商。

       根据巨子生物招股书,2019年至2021年,巨子生物的营收分别为9.57亿、11.90亿和15.52亿元,净利润高达5.75亿、8.26亿和8.28亿元。2019年到2021年,巨子生物三年的毛利率高达83.3%、84.6%和87.2%,堪比茅台,并且呈现逐年上升趋势。

       然而,隐藏在高利润背后,巨子生物轻研发重营销随之显现。与此同时,巨子生物能否持续盈利也受到市场的质疑。当风光与风险并存,巨子生物还能成功“闯关”吗?

从胶原蛋白起家

       胶原是人体中量最多的蛋白质,广泛分布于人体的结缔组织中。浅白来说,胶原蛋白,就像是将我们的身体固定在一起的胶水。

       人体中有各种类型的胶原蛋白,但是最多的是I型——它是皮肤中最主要的结构性蛋白质。I型胶原蛋白是皮肤形状和韧度的基础,但是人从20多岁开始,身体中I型胶原蛋白的分化,就超过了身体的再造速度。

      《护肤宝典》作者安加力·马赫托(AnjaliMahto)表示,人也就是从这个年龄段开始,皮肤厚度和韧性每年以1.5%的速度递减。换言之,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随着年龄逐渐增长,胶原蛋白生成速度减小,弹性蛋白弹性减小,皮肤就开始松弛老化,即“衰老”。

       这也是为什么胶原蛋白会受到人们狂热追逐的原因,毕竟,在人们常识性的认知里,缺啥补啥应当是奏效的,这也体现在人们对于美容产品的期待和追求上。根据《2020年护肤行业趋势报告》,护肤品成分中,胶原蛋白的年讨论量位居第一。而以胶原蛋白为基础开发的乳、霜、精华等功能性护肤品更是层出不穷,胶原蛋白——几乎成了护肤品大厂们的财富密码,比如巨子生物。

       巨子生物与胶原蛋白可谓渊源颇深。巨子生物的创始人之一也就是被誉为“类人胶原蛋白”之母的范代娣。作为中国生物化工专业的第一位女博士,范代娣在前往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国家生物工程中心做高级访问学者回国后的2000年便开始了类人胶原蛋白的研发,并于同年用基因工程技术生产出重组类人胶原蛋白,成为胶原类生物材料领域的里程碑式突破。

       同样是在2000年,范代娣和丈夫严建亚在陕西西安共同创立巨子生物,目的就是将技术进行商业转化以牟利。

       2005年,巨子生物的重组胶原蛋白技术获得国家科技部“火炬计划”等多项国家基金和发展支持。其核心专利成分重组胶原蛋白——类人胶原蛋白技术先后斩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中国专利金奖”等多个奖项。

       在这样的背景下,经过多年的实验室研究和产业化探索,巨子生物与3500多家医院及美容机构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在2009年,巨子生物推出首个多功能皮肤护理品牌可丽金,2011年又推出现在大火的皮肤科级别专业皮肤护理品牌可复美,成为全球首个实现批量生产胶原蛋白护肤品的公司。

       当前,可丽金和可复美这两个品牌旗下的产品已成为巨子生物的核心收入来源。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这两个品牌的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7.71亿元、9.81亿元、14.24亿元,合计占公司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80.6%、82.4%、91.7%。

       得益于可复美和可丽金这两个品牌良好的口碑和销售业绩,按零售额计,巨子生物在2021年成为国内第二大的专业皮肤护理产品公司,同时从2019年起连续三年一直是中国最大的胶原蛋白专业皮肤护理产品公司。

轻研发,重营销

       稳坐国内胶原蛋白护肤品“第一”宝座的巨子生物的市场空间无疑是广阔的,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中国重组胶原蛋白产品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15亿元增至2021年的108亿元,复合年增率为63%,且预计将从2022年的185亿元增至2027年的108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2.4%。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巨子生物能够得到资本的青睐。2022年1月,巨子生物完成22年来第一轮、也是IPO前唯一一轮融资,融资总额6.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亿元),融资后巨子生物所持有现金及等价物数额大增至71亿元。

       此次投资方更是众星云集,在这轮融资中,作为前五大投资方,高瓴资本持股4.99%,CPE源峰持股4.33%,君联资本通过君联管理持股3.43%,金镒珠海持股3.76%,Lofty Rainbow Limited持股3.66%。

       然而,风光无限的背后,巨子生物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不可否认,高毛利几乎是所有功效性护肤品企业共同的特点,巨子生物也不例外。2019-2021年,巨子生物的毛利率分别为83.3%、84.6%、87.2%,逐年提升。就以87.2%的毛利率来看,在618大促的背景下,巨子生物天猫旗舰店售卖的5片装的可复美液体敷料售价为134元。也就是说,每盒可复美液体敷料的成本仅在20元左右。

       高利润背后,巨子生物轻研发重营销也随之显现。一方面,从研发来看,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巨子生物研发团队为84人,占总人数的12.6%。2019~2021年,研发费用分别为1140万元、1338.1万元及2495.4万元,在营收占比分别为1.2%、1.1%和1.6%。

       反观巨子生物的同行们,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华熙生物研发投入2.84亿元,占营收的5.75%;爱美客研发费用费用1.02亿元,占营收7.07%;贝泰妮的研发费用为1.13亿元,占营收2.99%。巨子生物研发之轻,也是令人咋舌。

       要知道,对于面膜产业来说,研发是极为重要的一环,比如基础原料研究、配方开发来保证市场竞争,其次秒面膜安全性、稳定性、功效等环节也需要研发技术的支持,因此,面膜产业需要研发,并且是持续的研发,才能有助于面膜的升级。而巨子生物凭借不足2%的营业收入来研发,结果就是,为了获得资本市场的肯定,巨子生物只能往最为赚钱的方向去讲自己的故事,但这样的故事能否让消费者买账,让资本市场买账,还是个问题。

       与研发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巨子生物的营销费用。2019-2021年,巨子生物销售及经销开支分别为9379万、1.58亿、3.46亿,仅营销开支占比就高达95%以上,三年累计销售成本达5.6亿元。相对而言,三年下来研发支出仅仅为5000万元,是营销费用的十分之一,实在是少得可怜。

       其中,巨子生物所提到的销售及经销开支,其实主要就是包括线上、线下营销开支和员工薪酬开支。根据企业官方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在线营销活动的营销开支有所增加。具体而言,就是以平台营销费、平台服务费和KOL合作费为主的线上营销开支占比在逐年提升,从2019年的68.7%增至2021年的88.5%。

       舍得在营销上砸钱,纵然能使巨子生物迅速打开市场,但产品才是一个企业能否走远的根本,而对研发的忽视,则让巨子生物走向了一个相反的方向。

巨子生物能持续赚钱吗?

       除了在研发上受到诟病,可以预见的是,在上市的背景下,巨子生物的隐患在资本市场的审视下还将进一步放大。尽管当前巨子生物给出了亮眼的盈利表现,但问题是,巨子生物构建的赚钱能力能持续吗?

       一方面,尽管现在巨子生物的产品组合多达105项SKU,涵盖功效性护肤品、医用敷料和功能性食品三大领域,包括可复美、可丽金、可预、可痕、可复平、立研、欣苷(SKIGIN)及参苷八大主要品牌。但是消费者最熟知的或者是最畅销的不过是可丽金和可复美两款产品。

       如前所述,作为两大王牌,2019-2021年,可复美、可丽金两个品牌下的专业皮肤护理产品销售额分别占总收入的80.6%、82.4%以及91.7%,由此可见这两大品牌的销售收入已经持续成为公司收入的主要部分。巨子生物对两款拳头产品的依赖程度可见一斑。这意味着,一旦可复美、可丽金出现任何变数,对巨子生物而言都可能造成致命的打击。

       另一方面,第二增长点难寻的巨子生物,更是很难保证以重组胶原蛋白为根基的产品能够被市场持续青睐。巨子生物凭借重组胶原蛋白的科研成果,建立了较高的技术壁垒。此前有能力量产重组类人胶原蛋白的企业,主要就是巨子、锦波和创铭三家,后两者取得重组胶原蛋白的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分别是在2014年和2017年,比巨子晚了近十年。

       但现在,重组胶原蛋白赛道内的生产企业已经从3家激增至近20家,新增的产品批号除了创健医疗,大部分都是2022年拿到的。这意味着,重组胶原蛋白量产难题已在行业层面得到解决,随之而来的,必然就是重组胶原蛋白的竞争,尤其是护肤领域的竞争的白热化。

       在这样的竞争趋势下,巨子生物以其其常年不到营收2%的研发投入,或许很难顺应市场的新潮流及时推出新的产品。虽然巨子生物也在开发基于人参皂苷技术的功能性食品,试图以此找到新的产品增长点,但经过几年的发展,人参皂苷产品销额占总收入还不到3%,暂时看不到增长希望。

       而在医美注射填充的应用方面,巨子生物至今没有一个三类证,连三类医疗器械的生产许可也没有拿到,而且也没有开发用作注射填充剂的产品。

       不仅如此,巨子生物还频繁陷入了虚假宣传的争议中——因其产品真实的效果与其高昂的售价的偏差而多次受到法院的传票。根据裁判文书网显示,巨子生物旗下的可丽金曾因面膜这一产品被消 费者投诉。

       原告在看到可丽金宣传其产品使用了“医生推荐,560医院的共同选择”等广告语后在网上购买了相关美白产品,但其妻子使用过后发现没有美白效果,遂将巨子生物告上法庭。法院最终判定巨子生物构成虚假宣传的欺诈行为,并驳回了上诉,要求其对原告3倍赔偿。除此之外,巨子生物还涉嫌拿普通面膜当“医美面膜”售卖的嫌疑。

       不可否认,过去的技术壁垒,再加上近几年医美兴起的东风,巨子生物获得了非常可观的盈利表现。但在资本市场上,真相就是:不要以为自己的优势能够长青。完美日记的落败就是最典型的案例,从最早的国货之光到如今濒临退市,完美日记曾经讲出了一个国货热潮的故事。由于没有在成为巨头后第一时间推出让资本和市场认可的新故事,国货潮的风口一过,完美日记就被打回了原形。

       对于巨子生物来说也是如此,想要行稳致远,巨子生物除了要给出资本市场持续盈利的期待,开拓新的应用场景,更要维持自身在消费市场上的风评。这对于巨子生物,无疑是一场新的挑战。

# 巨子生物
# 医美
# 胶原蛋白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