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分享

洗钱、逃税、四处流窜,最神秘“华人首富”要栽了?

这个是认证

金融五道口

2022-06-17 16:15

163472 0 1


钱是赚够了,但赵长鹏长期流浪海外不敢回国,他的“鬼魅”交易所没有总部,4000多名员工“居无定所”。崇拜他的人,把他捧上神坛当教父,憎恨他的人,说他是魔鬼赌徒.......

文| 金融八卦女作者:澍野(本文不代表金融五道口立场)

“币圈”大佬赵长鹏,摊上事儿了?

最近有消息传出,美国证监会正在调查赵长鹏的企业“币安”,是否是洗钱和逃税的渠道,以及是否存在“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的可能。另据路透社一份报告称,币安在五年内协助洗钱不少于23.5 亿美元的腐败资金。

之前,赵长鹏仅仅用了4年时间,就从“穷光蛋”成为豪赚6000亿的“华人首富”,成功把李嘉诚、钟睒睒甩在身后,走完了互联网首富20年、实业首富30年的路。

▲赵长鹏  

钱是赚够了,但赵长鹏长期流浪海外不敢回国,他的“鬼魅”交易所没有总部,4000多名员工“居无定所”。崇拜他的人,把他捧上神坛当教父,憎恨他的人,说他是魔鬼赌徒.......

1.

/4年炼成“华人首富”,

源于一场豪赌/

赵长鹏原本是个小镇青年,1977年出生在江苏连云港,父亲是大学教授。上世纪80年代末,一家人移民到加拿大温哥华,赵长鹏也成为加拿大籍华人。

赵长鹏从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毕业后,成为一个“码农”,曾分别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彭博Tradebook开发匹配交易订单系统和期货交易软件。

2005年,赵长鹏到上海创业,成立了富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Sistem Fusion),为券商开发了“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但8年下来并没赚到多少钱。

2013年,比特币在国内兴起,赵长鹏在一场牌局上,被人普及了币圈知识,眼红的他孤注一掷,“豪赌”数字货币。

2014年,赵长鹏用卖掉上海房子的钱,All In比特币。但随后不到一年,上海的房价就翻了一倍,而比特币却跌去三分之二。他一度除手机之外,再无其他资产,成为一个“穷光蛋”。

▲赵长鹏  

后来,赵长鹏去了加密货币企业当打工人,但也不太顺利。赵长鹏曾加入OKCoin,出任首席技术官。但只待了一年,赵长鹏就因“内斗”干不下去了。

彼时,赵长鹏发表声明说, OKCoin冷钱包由徐明星老婆和岳母保管,OKCoin创始人徐明星鼓励员工在OKCoin交易。

而徐明星反击,赵长鹏欺骗公司,学历造假、出卖公司利益等。在这场闹剧之后,赵长鹏愤然离开OKCoin.

2017年,在“币圈”积累了几年经验后,赵长鹏成立了币安交易所。那时,OKcoin、比特币中国、火币网,这数字交易所三足鼎立的局面业已形成。

但因数字货币正值爆发期,币安交易所也火速蹿红。

币安成立3个月,利润就达750万美元;成立6个多月时,币安宣布盈利2亿美元,超过德意志银行,震惊了金融行业。

从此江湖流传:“币圈一天,人间一年”。

借此,赵长鹏也“一路开挂”。2018年1月10日,币安宣布其全球注册用户超过500万人,跃升为世界最大的虚拟币交易所之一。

2018年2月,赵长鹏登上了福布斯的封面。奇妙的是,四年后的2022年,币安对福布斯进行2亿美元的战略投资,成为其两大股东之一。

▲赵长鹏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与此同时,资本蜂拥而至,甚至为争取投资币安,打起了官司。

2018年,红杉资本把赵长鹏告了,指责币安违反了“排他性协议”。原来,红杉资本想投资币安,但双方谈了好几个月,到最后却告吹了。

因为赵长鹏有自己的心思,他更倾向于愿意给更多钱的IDG资本。如果赵长鹏与红杉的交易完成,红杉持股11%,币安的估值在8000万美元左右,但IDG资本愿意以4亿美元和1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两次投资。

事实证明,币安的发展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到2021年,币安成立仅4年,就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在全球拥有3000名员工,日交易额达到760亿美元,估值达3000亿美元。

按此计算,赵长鹏身价或达9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5733亿元,超越身价4244亿元的中国首富钟晱晱,成为新晋“华人首富”。

更重要的是,赵长鹏仅用4年,就走完了互联网首富20年、实业首富30年的路。

不过,对于“华人首富”这个头衔,赵长鹏自己也觉得受之有愧,毕竟没有流动性的估值没有多大意义。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首富”当得还有些狼狈......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2.

/没房没车没总部,

到处流浪找“避风港”/

原来,币安仅成立3个月,一连串的监管政策,就犹如泰山压顶一般,袭向国内的币圈。

2017年9月,中央七部委叫停了代币发行融资,各种代币的交易所开始关闭在中国的交易平台。这下,赵长鹏的生意,在中国成了违规的勾当。

无奈之下,他只能避走海外。虽然币安最初就走国际化战略,82%的用户来自海外,受到此项监管的影响比较小。但问题是,海外很多大国也不欢迎他。

赵长鹏出走海外后,一开始根本混不下去。美英日韩俄等世界大国,都在驱逐币安:

2018年日本禁止币安,他跑去英国;

2019年英国禁止币安,他跑去美国;

2020年美国禁止币安,他跑去新加坡;

2021年,新加坡调查币安,也下了逐客令......

在合规性上,币安在中国、日本、美国、欧盟、英国等国家和地区均未获得合法牌照。2021年12月,一家加拿大证券监管机构,曾谴责币安在没有注册的情况下继续在该国开展业务。

为此,赵长鹏不得不“流浪全球”,美其名曰“去中心化办公”。

为找到容身之处,赵长鹏先来到不知名的非洲小国,蹭总理与总统的热度,把气氛搞起来后,再去发达国家忽悠。

▲赵长鹏与马耳他总理

赵长鹏去小地方游说时,往往以经济利益相诱惑,比如在当地创造数千个就业岗位、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说得天花乱坠,但有人还真信了。乌干达、百慕大、马耳他、泽西岛等地,都向赵长鹏敞开了怀抱。

靠这招,币安很快成为赵长鹏的“顶级摇钱树”。币安交易所有9000万用户,上线了600多种数字货币,手续费、上币费、服务费,币安各个环节通吃,还24小时不停歇交易。

数据显示,币安光是每天交易额就能达到760亿美元,约等于500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伦敦证交所、纽约证交所、香港交易所三者之和。

根据规则,币安可以从交易中最高收取0.1%的费用,760亿美元就可以最高收取7600万美元的费用。

目前,币安发行的数字货币BNB(币安币),是全球第四大数字货币,总币值约650亿美金。2021年半年不到,BNB曾创造了涨幅1400%的神迹。

赵长鹏尝到甜头后,又到处游说。最近,阿联酋、越南等地,也成为了币安“流浪”的新避风港。

2022年6月3日,赵长鹏发了一条推特:“我爱河粉”。

当日,赵长鹏来到越南,参加2022年越南NFT峰会。而就在不久前,李嘉诚旗下地产旗舰长实集团也来到越南,承诺引进高端房地产项目。

此外,赵长鹏还一直在寻找全球总部的落地城市,越南、迪拜都是热门选择。根据路透社3月的报道,币安已获准在迪拜开展一些业务,并在迪拜的世贸中心建立了一个区块链技术中心。

为了向迪拜示好,赵长鹏还在迪拜购置了公寓。而在此之前,赵长鹏没房也没车,加密数字货币占据他个人财富的99%。据他所说,自己不买房,原因是房子的流动性太差。

3.

/洗钱、逃税、割韭菜,摊上事儿了?/

最近,有消息传出,美国正在调查赵长鹏名下企业,是否是洗钱和逃税的渠道,以及是否存在“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的可能,并将着重调查币安是否允许非法的美国客户,使用币安交易加密货币衍生品。

同时,路透社发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2017年至2021年,至少有高达23.5亿美元的非法资金,通过币安洗钱。

针对涉嫌洗钱一事,币安发言人强调,“这篇文章采用了2019年的过时的信息和未经核实的个人证明作为建立虚假叙事的支撑。”

此外,受加密货币暴涨暴跌影响,赵长鹏身价波动异常剧烈。今年5月17日,赵长鹏转载了一条有关币安投资Luna币的报道并评论道:返贫了(Poor again)。

彼时,在美联储激进加息缩表的大背景下,虚拟货币的泡沫正在逐渐破灭。仅几天时间,一枚Luna币的价格就从90美元一路血崩至不足0.00015美元,数百亿美元市值灰飞烟灭。

作为Luna币的持仓者,赵长鹏损失惨重。据赵长鹏所述,2018年币安交易所曾投资300万美元,换来了1500万枚Luna币,这笔投资价值曾一度翻至16亿美元,但经过这轮暴跌就仅剩约3000美元。

因果报应有循环,割韭菜的人被收割,赵长鹏的跌落并不意外,看看他都玩过哪些“割韭菜”的套路?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正是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据说币安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销毁一些币安币,销毁的价值等于当季币安净利润的20%。通过主动销毁币安币引起供给紧缩,从而提高知名度,推高币价上涨,这已经成为其一贯的套路。

这还不算什么。还有币圈“老韭菜”亲自验证,发文《币安,最黑交易所》,讲述了被币安割了35万美元的经历,并细数了币安的三宗罪:

第一,混淆交易概念,故意误导投资者交易造成巨额损失;

第二,币安交易时委托的订单即便达到交易点位也未能成交;

第三,产品规则不明确导致爆仓,币安连番推脱。

值得注意的是,最终这件事情由客服无奈背锅,为沟通中的“误解和不顺畅”道歉。但币安没赔偿用户损失的钱,而是赠送了他50ETH,当做“建设性的提议”的奖励。按当时市价,50ETH差不多只有7.3万美元。

▲币安CMO何一  

这还算好的,大量忍气吞声的“韭菜”,只能被默默宰割。

币安还曾卷入技术性争议。2018年3月,币安出现了系统故障,多名投资者账户被黑客入侵。面对用户的怒火,赵长鹏直接篡改交易数据,将用户的账户恢复到被盗之前的状态,令同行直呼“大受震撼”。

不少人感慨:这打出去的牌、泼出去的水,还有再收回的道理?!

币安的“擦边球”也打得很溜。2020年2月,币安CMO何一在朋友圈发布招聘商务的广告,标准是:“美、胸大、做过网络主播、00后尤佳、会聊天”。

此后没多久,几位年轻貌美的女生照片就开始在各大社群里传播,他们名义上是币安的商务达人,但一言不合就放性感照片。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无非就是要借美女效应,吸引暴发户、煤老板们入局。

此外,为了给币安炒作引流,赵长鹏也是不遗余力。

之前,马斯克在币安遭遇提币问题后,在社交平台质问赵长鹏。赵长鹏先是马上道歉,说都是狗狗币钱包惹的祸,随后又转发了一条特斯拉故障的新闻,暗戳戳把马斯克按到地上摩擦。

这一番操作下来,不明真相的群众跟风交易,狗狗币怒涨了一波,币安也从中大赚了一笔。

不过,赵长鹏也并非总是得意。受加密货币市场震荡、SEC调查风波、涉嫌洗钱报道等一系列“buff叠加”,如今他的身价已大幅缩水。

▲2022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

据2022年4月公布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赵长鹏身家仅剩650亿美元,短短半年缩水近30%, 从“华人首富”的位置跌落。

对于层出不穷的负面新闻,赵长鹏曾表现得乐在其中,他认为这是好事,最坏的是没有新闻,至少“我们是很辣眼球的”。

如今面对自己财富缩水,还因为“涉嫌洗钱”登上新闻,他还能继续这么乐观吗?

# 赵长鹏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1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