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分享

【正解局】染血的美墨边境:每天都有无数“许三观”在排队卖血

正解局

2022-06-16 13:33

135884 0 1


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


正解局出品


相信很多人一定看过或者听说过《许三观卖血记》这本书,对于要靠卖血为生的许三观充满同情。


1998年我国出台法律禁止卖血后,“许三观”们已在我国成为历史。


然而,在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地区,却依旧有一批靠卖血为生的人,他们掏空了自己的身体,只为了活下去。


美墨边境,直到今天还耸立着一座座卖血工厂。



虽然墨西哥先天条件不错,既有天赋异禀的资源,工业方面也实力不俗,奈何邻居美国吸血严重,差不多榨干了这个国家。


1846年,美国和墨西哥因为德克萨斯的归属问题爆发了美墨战争。


这次战争以墨西哥战败告终,墨西哥不但元气大伤,还赔付给美国自己差不多一半的土地。


墨西哥华雷斯城是世界上谋杀率最高的城市


1993年,墨西哥在美国的劝说下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然而,这则协议并没有给墨西哥带来经济实惠,反而造成大量墨西哥农民破产,本国发展工业的机会被剥夺,墨西哥国内贫富差距加剧,毒品贸易借此泛滥,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


根据2021年联合国拉美经委会发布的数据,墨西哥的贫困人口占比高达50.6%,意味着按照联合国最新划分的1.25美元(约合人民币8元出头)的贫困线标准,墨西哥当前有一半以上的人每日生活费不足8元人民币。


于是,越来越多的墨西哥人不得不选择偷渡,美墨边境每天都上演着魔幻与现实。


美国和墨西哥距离很近,生活差别却很大


紧挨着美国边境的墨西哥华雷斯城,被称作“谋杀之都”,是世界上谋杀率最高的城市,在这里随时随地上演着走私、贩卖毒品、帮派火拼等血腥场面,普通百姓则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不过,即便如此,美国并没有就此放过这个邻居,反而依旧在努力吸血。


其中,就包括鼓励墨西哥人出卖自己的血浆。


在墨西哥,早在1987年就已经禁止出售血浆。


但就像我先前文章里说的,美国却允许有偿捐献血浆。


作为血浆出口大国,美国为了获得更多的血浆,早就打起了邻居墨西哥的主意,让大量墨西哥人可以过来献血。


有数据说,全美有805个血浆捐赠中心,其中43个设立在美墨边境之上。


不少血浆公司也提供了便利的接送服务,用大巴车把人从墨西哥接到美国来卖血,之后再用大巴车送回去,在车上还给配备了西班牙语翻译(西班牙语是墨西哥的主要语言),便于沟通。


为了扩大影响力,一些血浆公司还在网络社交平台上投放广告,并通过大数据精准推送给墨西哥等拉美族裔亟需钱的穷人,明里暗里地告诉他们,只要过来卖血,就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


为了鼓励人们多次捐赠,美国血浆中心推出了各种奖励券


不错的收入加上便捷的条件,每周都有成千上万的墨西哥人用临时签证进入美国,去献血中心有偿捐献自己的血浆。


这也让墨美边界的采血站采集率远高于其他地方,在美国其他地区的血站一周大概能收到1000份左右的血浆,但边境上的血站却可以收到2300份,成为美国血浆采集的主力军。


美国血浆公司推出的献血浆酬金广告


靠着这些廉价采集来的血浆,血浆公司挣得盆满钵满,美国也成为了世界上有名的血浆出口大国。



墨西哥人之所以愿意跋山涉水去卖血,归根结底就是利益驱使。


2021年,墨西哥政府才将最低日薪123.22比索(约合人民币40元)上调到141.7比索(约合人民币46元)。


a11292a7f44ebf7218476454470bfd3c.jpeg

大多数墨西哥人的生活水平很低


事实上,墨西哥当地的很多杂工日薪仅为4美元(约合人民币26.8元),但与华雷斯市隔河相望的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市的居民平均日薪却高达62美元(约合人民币416元)。


因此,对于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墨西哥人来说,每次只要花费一个半小时,捐献350ml血浆,就能赚到至少40美元,非常有诱惑力。


一周两次就轻轻松松获得了80美元,比一般工作好挣钱多了。


墨西哥人Genesis曾是一名医护人员,虽然工作很辛苦,一天却只能挣9美元,辛苦工作一周也才只能挣五六十美元。


最终,她跟随着父亲的脚步,选择每周两次穿越墨西哥和得克萨斯州之间的边境线,去血站卖血浆。


虽然自从她开始献血后,就和其他献血者一样失去了工作,不过,她每个月可以拿回家的“薪水”,却差不多是当地一份固定工作工资的两倍。


而Genesis的父亲贾马列虽说在墨西哥经营着一家健身馆,但每月收入也仅为100美元,只能依靠卖血来养家糊口。


墨西哥卖血浆者Genesis(右)和其父亲贾马列(左)


在法律上,墨西哥人来美国卖血浆,其实属于“灰色地带”。


为了方便大批墨西哥人跨境卖血,美国特意在政策上开了绿灯。


虽然美国移民法明确规定,禁止在入境后挣钱,却给卖血的墨西哥人发放了大量B1和B2类型的签证,允许他们临时过境。


美国海关发言人谈到使用旅行签证去献血是否构成犯罪时,公开发言称:“这是一个灰色地带,并不能给大家一个肯定或者否定的答案。



虽说捐献血浆对于身体的影响很小,但倘若长期高频率地献血,献血人则可能因为失去过多的血浆而产生严重的健康后果。


众所周知,血液是可以再造的,但如果一年献血几十次甚至上百次,流失的营养很难通过正常的饮食补回来。


有研究表明,倘若长期过度献血,70%的献血者血液中的蛋白质含量较低,感染和患有肝肾疾病的风险更大。


许多长期献血者不但贫血严重,还会出现断电般的疲劳感。


Genesis虽然才二十出头,但是她却患有严重的偏头痛,时常会出现昏厥、四肢麻木的情况。


很多墨西哥人都因为频繁献血,结果出现了体重过轻、抗体水平低的情况,而他们挣的钱可能根本不够看病。


即便如此,他们仍不会停止献血,生怕切断经济来源,生活难以为继。


墨西哥人以为卖掉的血还会再生,却不知道自己正在卖命


同时,他们还是会孜孜不倦地邀请家人朋友们都去献血,只为了获得血浆公司提供的“全家桶额外奖励


事实上,长期高频捐赠血浆的后果很严重,不但会破坏免疫系统,患上心律失常、呼吸困难等疾病,最坏的情况下,甚至会威胁生命。


因此,不少长期跨境卖血的墨西哥人身体都越来越差,很多人恶疾缠身。


新冠疫情后,这些隐患被彻底放大,也导致美国血浆缺失严重。


表面上看,美墨边境的卖血产业受到影响,是由于美国的疫情管控政策,致使很多人无法顺利入境献血。


疫情之后,贩卖血浆的难度加大


长期频繁抽血早已让墨西哥卖血者的免疫系统被严重地破坏,很多人在疫情来临之前就已经患有各种严重疾病。


当疫情肆虐时,他们因为抵抗力低而被感染,最终彻底离开这个世界。


但彻底阻断墨西哥人卖血之路,却是拜登政府突然实施的一项新政策。


去年6月15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宣布,即日起不再允许墨西哥人以临时签证进入美国出售血浆。


美国德克萨斯州禁止墨西哥人卖血


这一限制令美国的血浆供应至少减少10%左右,令本就因新冠疫情受影响的血浆采集更加艰难。


由于供不应求,血浆的价格不断飙升,给捐赠者的报酬也是越来越高。


位于美国El Paso的血浆中心在2020年夏季时给捐赠者高达700美元的报酬,后来一度涨到1000美元。


在重金的诱惑和养家糊口的压力下,虽然明知违法,但每天依旧有三四百个墨西哥人偷偷翻过边境卖血。


为了不被边境警察发现,可以顺利出境卖血,这些墨西哥人也是用尽了各种办法,有人藏匿在汽车部件中,也有人头戴塑料袋伪装成污染物偷渡过河,还有人挖了一条秘密隧道。


为了偷渡卖血挖的隧道


可以说,只要让他们顺利卖血,哪怕可能因此搭上性命,也变得无所谓了。


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出售血浆是在榨干自己,但是至少还可以维系温饱。


毕竟,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不卖血活下去,也注定是死路一条。


有句话说,墨西哥“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


边境地区的卖血乱象,只是美墨现实关系的隐喻而已。


# 墨西哥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1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