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7 7
分享

浙江的女首富,财富归零了......

大猫财经

2022-06-07 10:36

158728 7 7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2017年12月8日,义乌香格里拉酒店的“少东家”大婚。

婚礼很有看头,杨澜做的主持,施华洛世奇的接班人致辞,许久没有露面的董文华献唱,最高规格的“十八担”,里面全是现金,宾客的回礼不仅有糖酒,还有名贵中药的铁皮枫斗。

虽然只是“本地富豪”联姻,但也挺有意思。

新娘家是从义乌发家的森宇控股二代,母亲俞巧仙,是著名的“铁娘子”,铁皮枫斗就是他们的主产品。

而新郎的母亲周晓光才是婚礼中的最大主角。婚礼嘛,social是免不了的,迎来送往的都是本地的名流,脸都要笑僵了,而这时,也正是她得意的时候。

这一年,电视剧《鸡毛飞上天》正在热播,大美女殷桃饰演的“骆玉珠”正在霸屏,作为女主角的原型,周晓光所代表的义乌以及浙商的故事,正在被全国熟知。

举行婚礼的香格里拉酒店刚刚开业,楼下的新光汇也是周家自己的产业,当年拿地的时候就花了近11亿,大户型的豪宅建了不少,明星云集的婚礼不仅让义乌人吃到了瓜,也让全国人民开了眼界。

那两年周晓光风光无两,2018年以185亿的财富值登上了胡润榜,成为了浙江女首富。

对于《鸡毛飞上天》,这位女首富曾说,“除了感情戏,其他很相似”。

1962年出生的周晓光,对于“鸡毛”的记忆,是刻在骨子里的,这是她商业的启蒙。十二三岁的时候,周晓光已经跟自己母亲从老家诸暨到了义乌,开始了“鸡毛换糖”的日子。

改革开放后,周晓光为了做生意,几乎跑遍了大江南北,“哪里能做成生意,就去往哪里”,绣花针、绣花样再到饰品,啥赚钱卖啥。

跑最多的就是东北,条件艰苦但也最能赚钱,为了省钱,3分钱一块的豆腐乳,可以吃上好几顿,买最便宜的火车票,大包小包、趔趔趄趄,电视剧里面的场景,就是周晓光曾经的苦难。

但是,苦难带来的是极大的回报,1984年,周晓光就赚到了2万元,当时的万元户已经是富豪的代名词,有2万绝对是人上人了。

但是,东跑西颠总归不是回事儿,已经结婚生子的周晓光决定,不跑了。

1986年6月1日,周晓光和虞云新的夫妻档正式开在了义乌小商品市场开业,周晓光决定,赚够5万就回家,但跑遍全国的见识以及代理台商的产品,让周晓光的事业日见起色。

1995年,夫妻俩名字各取一个字儿,新光饰品公司就有了,第一年就开发出了8000多种饰品,3年的时间,新光就已经成为了饰品行业龙头。

2000年,香港国际珠宝展上,自产自销的新光大放异彩。

国内市场不错,国际市场也开拓起来,“911”后,新光抓住机会,在美国卖带有国旗、和平鸽等图案的饰品,赚得盆满钵满,周晓光也成为“饰品女王”。

作出样儿来,地位也不一样了。以前想去施华洛世奇参观,人家理都不理的,但是后来,施华洛世奇的总部亲自邀请,坐着专机,有专人陪同,掌门人亲自接见。

那时有一句话说,“中国饰品看义乌,义乌饰品看新光”。

“让所有中国女性时尚起来、漂亮起来”,这是周晓光的初心。

初心挺好,但想赚大钱确实不容易,新光生产的饰品市场欢迎度很高,但从生产到销售,这个价差巨大,30块的批发价,在北京、上海的商场可以卖300块,到了东京可能就卖1000块了。

钱都被中间商赚了,反而自己只能赚个零头,咋办呢?

建立自营的销售渠道,这事儿有谱,但不好做,新光的自营渠道一直也不太出彩。

周晓光和杨澜、席琳·迪翁一起做了一个“天女至爱”的饰品公司,专做高端珠宝,席琳迪翁设计,杨澜负责销售,周晓光投资,但是,三个著名女人,也没打出什么水花。

眼看着在产业下游被摩擦来摩擦去,怎么能挣到快钱呢?

那几年,只有一个答案,房地产。

自己的浙江老乡们可是在房地产上作出些名堂来了,比如大名鼎鼎的“温州炒房团”,那钱是咔咔赚,说不眼红是瞎话,企业不能炒房,但是盖房还是可以的,于是新光开始跨界。

周晓光先是成立了新光房地产,后来收购了浙江万厦,正式进军了房地产,义乌的不少大楼甚至地标,都是新光建造的,后来她的触角伸到了上海,获得了上海核心地段的部分店铺资源。

但是,房地产也是一个非常烧钱的行业,光靠自己那点资产,得卖多少饰品才能搞一个项目啊,于是乎,上市成为了一个新选择,不过鉴于A股的房地产IPO冰封许久,只能借壳了。

周晓光瞄准的第一个“壳”是*st金路,但是因为其高层被带走,借壳无疾而终,后来辗转找到方圆支承,借壳敲定,2016年,新光圆成借壳成功,后来陆续注入资产,新光的房地产板块登陆资本市场,这是多少房企的梦寐以求。

后来,周晓光“首富”光环加身,新光集团迎来自己的巅峰。

公司业务横跨多个领域——饰品界,是扛把子;地产界,有了上市公司;金融界,参股了百年人寿和南粤银行,旗下拥有21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近百家参股公司,总资产达800多亿元。

高光通常容易掩盖很多东西。

为了上市,周晓光签了3年净利润40亿的对赌协议,别说,前两年发展确实还不错,两年的净利润达到28.49亿,保持这个势头,轻松实现对赌。

但是拐点来了,在2018年,新光圆成业绩变脸,亏了2.12亿。

刚借壳就要保壳,但亏钱还不是最大的事儿。

新光在规模上发展是很快的,但是这种快速的扩张,靠的还是加杠杆,与资产一起膨胀的,还有负债,2010年到2018年中的时候,资产扩张了6倍,但负债扩张了8倍,三个锅盖盖不住八口锅,资金缺口超级大。

俩字,缺钱;仨字,内里虚。

2018年,新光的两笔债券暴雷,债务问题被摆到了台面上来了,当初维持规模靠的是借新还旧,债务违约后,钱更不好借了,而且,更严重的是,当初为了钱,新光集团的手伸向了上市公司,违规占款问题又暴露了。

2019年4月,新光集团破产重整,收到的债权申报就达到了632亿,中国华融、北方信托、西部信托、西藏信托等金融机构被套牢。

2019年12月,因违规占款、违规担保、共同借款、信披违规等多个事项,周晓光和虞云新除罚款外,被罚禁入证券市场10年,相关的刑事责任,直到今年6月份才被决定不起诉。

新光集团破产,3年多都没找到重组的希望,当年的800多亿到底还剩下多少?谁也不清楚。

新光的内部体系庞杂,关联企业众多,人员、财务、资金等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谁也不愿意接这个烂摊子。

甚至有人直言,资不抵债,‍新光已经没有重组的必要,建议直接破产清算。

大股东破产,上市公司挣扎了3年多,也没有啥好结局,6月1日开始进入退市整理,昔日的明星股,现在的市值只有6亿了,坑的当然是1.27万的股民了。

创业36年后,从摆摊到首富,资产也清零了。

不少房产资产已经上架拍卖,少东家大婚所在的义乌世贸中心,房子前几年还能溢价卖,现在降价百万也无人问津了,新一轮的拍卖即将开始,现在的房地产寒冬,谁还敢买一个县城里这么贵的房子。

虽然被禁入资本市场,但是该还的债务还是要还的,周晓光和虞云新名下的股权已经被冻结地七七八八了,多少金融机构都盯着呢,个人资产也跑不了,名下的豪宅豪车,也早就被拿出来拍卖了,几套房产拍了1亿多,立马就被债权人瓜分了。

顺带着法院还对周晓光一家四口,发出了悬赏,5亿多的标的,最多可以获得5000多万的悬赏,首富直接变老赖。

周晓光的亲家俞家不能帮帮忙吗?

人家也不是没帮,在相关的债权追偿纠纷里面,与新光一起被列入被告的,就有俞家的森宇控股,以及俞巧仙本人,但是窟窿太大,亲家也遭不住。

从豪门联姻,到相互拖累,这才几年的光景啊。

# 周晓光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7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这个是认证
花煜寒
人生无常……
2022-06-21 08:19
0
0
这个是认证
开封于七一
“你品,你细品!”
2022-06-07 16:29
1
0
这个是认证
喇叭与仙女
这才几年的光景啊
2022-06-07 16:00
1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