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我得了胃癌,面对不成器的儿子,没办法只好亲自报了警

我是三月鱼

2022-06-06 17:50

8631 0 0

01


“闭嘴。”


看着他手中那把闪着寒光的刀,老张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生怕自己再多说半句会刺激到他,惹他冲动做出傻事来。


“少废话,快点把钱给我,不然我就……”他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利器,随即把刀架在手腕上,歪着头,摆出一副不怕死的表情。


老张顿感无力,这几年和他之间,好像除了钱,就再没别的沟通了,没想到他如今都敢“以死相逼”了。


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这点,老张一直记得。


他叫张康建,是老张的儿子。


小时候的张康建,和老张感情可好了,他最喜欢老张接送他上学。有次老张没空,爷爷去接,这小子居然直接在地上撒泼打滚,嚷着一定要老张来。


路上,他特别积极地背诵新学的古诗,哼唱新教的儿歌给老张听。


那些年,空气中,田野边,小巷口,都是老张父子俩的欢声笑语。


可这一切,都在他上初中后戛然而止。


随着村里一部分人富起来,老张的老婆就开始闹了,她嫌他穷,没本事。有一次,她当着外人的面骂老张是“孬种”。一气之下,老张打了她一巴掌。这一幕,碰巧被放学回家的张康建看到了。


他嘴里喷着怒气,拽着拳头就朝老张扑过去,手脚并用,拳打脚踢,旁人怎么拉都拉不住。


没多久,老张的老婆就跟人跑了,走得悄无声息的。老张这才明白过来,男人没有钱,就连枕边人都会瞧不起。


自从老婆走后,老张和张康建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在张康建看来,是老张把他妈给打跑的。


老婆跑了,儿子叛逆,老张心烦。碰巧那时有几个老乡要去广州打工,老张寻思了一番,决定南下赚钱。


在外打拼多年,经济条件渐渐好了起来,可他和张康建的关系却日益紧张。


为了拉近和张康建的关系,老张只能想方设法地讨好他,但凡张康建要什么,他就给什么。


想着只要物质上满足了,多少也能弥补弥补缺少的陪伴。

02


可时至今日,父子俩之间的相处方式逐渐变成了,一个惹事,一个解决,一个要钱,一个给钱,除此之外,陌生得很。


没想到,张康建现在都发展到为了钱,拿刀威胁起老张了。


前几天,老张发现他经常坐在电脑前傻乐,饭点到了也不出来,于是悄悄凑近一看,发现他在看直播。


女主播一口一个“哥哥”,张康建礼物“唰唰唰”地往外送。


老张不懂,以为那礼物就是图片而已,也没放在心上。


结果今天张康建跟他要钱,一开口就是2万。老张问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他也不瞒着,说自己这几天给那主播刷了3万多块。再刷2万就可以要到对方的微信号了。


老张一听,差点晕厥,坚决不肯给这个钱,还骂了他一顿。结果父子俩争吵时,张康建也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刀,拿命威胁起了老张。


老张说破了嘴皮子也无济于事,他也实在想不出其他解决办法,只好先转钱安抚住他。


给他打赏掉的那3万块,是老张想着快开学了,给张康建的卡里预存的生活费,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花了。


老张决定以后每个月按次转生活费,不再一次性给他那么多钱。


不过,最后老张还是心软,送张康建去学校,见他一路上都不和他说话,脸黑如土。为了改善和儿子的关系,临走前,老张又给他转了一些钱。


老张一个人的时候,想得最多的,还是到底应该怎么管教儿子,他也知道不能次次都靠钱来解决问题。


说到底,还是自己教育出了问题,这点老张是相当自责的。


在张康建的成长阶段,他都在外奔波,父子俩没说过一句窝心话。就连他有没有喜欢过什么女孩子啊,在学校过得开不开心啊,他全都不知。


以前的他总想着,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修复父子关系。可到底怎么修复,他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给钱。给钱,能解决问题就行。


结果,越解决,问题越大。


03


那天,老张在厂里和别人对账对到一半时。手机响了,一看是陌生来电,他便放着没管。等他忙完,居然5个未接,心下一紧,立马拨了回去。


电话“嘟”了一声就接通了,没等他说话,对方就怒不可遏冲他叫嚷道,“张康建是你儿子吧?兔崽子把我儿子都打进医院了,下手可真够黑的……”


老张一滞,抱着一丝侥幸小心翼翼问道,“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儿子他……”


“误会?别废话,赶紧把你儿子带过来,不然我就告到学校去,开除他,让他坐牢。”对方根本不给老张任何说话的机会。


挂断后,老张按了按隐隐作疼的肚子,大气都来不及喘,就连忙打电话给张康建。不接,最后他还是辗转从他朋友那打听到他的住处的。


老张马不停蹄地赶到火车站,买了最快的车次去到儿子上学的城市。他先把张康建从宾馆里揪出来,了解完事情始末后,又和对方联系商讨解决的办法。


经过一番点头哈腰,死告活央,对方才勉强同意以8万作为补偿,答应放过张康建。


父子俩回到宾馆,张康建把自己摔进沙发打游戏,丝毫没有想对老张说点什么。


老张立在他面前,怔怔地盯着他,试图看看他是否有半分悔过的神情。可惜,张康建眼皮抬都不抬。


见他这副吊儿郎当样,好像那8万只是小钱,打人也只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张康建那心安理得的样子,让老张心惊。


老张大步上前,一把将他从沙发拉起来,疾声厉色地质问,“我花那么多钱送你上大学,你不好好学习就算了,还给我整出这种事来,你这样对得起我吗?”


张康建狠狠打掉老张的手,理直气壮吼道,“烦不烦啊?不就几万块吗?”


“你个混球说的什么话?你那么厉害干嘛要躲起来啊,干嘛不自己解决啊?最后还不是要你老子我来帮你擦屁股。早知道,就让你……”老张气不打一处来,扬起右手作势要打过去。


老张原本只是想吓唬下儿子,可看着他那张满不在乎,丝毫没有悔过的脸,老张的巴掌还是不受控制地扇了过去。


一声清脆的响声,父子俩都愣了。老张瞥了一眼张康建,他捂着脸,满眼的恨意。

04


此时的张康建,像是一头即将爆发的小野牛,他前额紧皱,嘴唇绷得紧紧的。


他淬了一口痰,骂着国粹,愤愤转身摔门而出,“砰”,声音震耳欲聋,震得桌上的玻璃杯子也跟着抖了几抖。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老张这才感觉到胃又隐隐做疼了。从早上到现在,他马不停蹄,一口水都没喝,一口饭都没吃,可结果……


老张烦躁地挠了挠头发,落寞地走到阳台上,望着这座城市的万家灯火,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似的。


回老家后,老张去了一趟医院,胃疼得实在厉害。


前些日子,他以为是没按时吃饭引起的,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结果吃了几次药都没见效。夜里疼得睡不着,总是一阵阵的反酸,烧心,恶心。


医生给他开了胃肠镜,做检查的人太多,直接预约排号到下个月中旬。


拿药时,站在医院的走廊,看着玻璃门上那个略显苍老的脸。老张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的老了,身体不如从前了。以前熬夜赶工连轴转,忙得一天吃不上一顿饭,睡不到3,4个小时,隔天照样生龙活虎,可现在他动不动就浑身不得劲。


年纪大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拼命了,况且张康建又那副德行,要是他……那就真废了。


小时候他打架,旷课,惹事,老张无论如何也得赶回来给人家赔礼道歉。这次闹出这样的事,老张还得忍着怒气连夜去给他收拾残局。


可他现在已经50多岁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要是儿子再这样下去,他也没办法替他兜一辈子的底啊。


时间不等人了,等他下次回来,一定要好好和他沟通一下。


转眼就到了做检查的时间,老张一大早自己去了医院,可能是对麻药反应比较大,术后,他在医院的长椅上坐了好几个小时才缓过神来。


初步检查结果是有胃息肉,还有十二指肠溃疡,医生说病理报告还要等一周,让他先回家休息。


老张到家已经是下午4点钟了,还没进门就听到屋里传来嘈杂的游戏声。


“难道儿子回来了?”老张带着疑惑推开门,见到张康建那一霎那,老张惊呆了。


05


张康建的样子狼狈极了,左脸上有一大块乌青,嘴角还有伤口结痂的痕迹。


老张问他怎么回事?他轻描淡写地说,借了高利贷,到期没还钱,被人给打了,跑回家躲债了。


老张原以为自己会气得跳脚,原以为自己会冲过去揍他一顿,可兴许是刚刚全麻过的关系。他的身体有点不听使唤,就只是站在那,一动不动的。


他挪动有些沉重的脚步,走到沙发上在张康建的旁边坐了下来,深呼吸,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出了什么事,你怎么还借到高利贷去了?那利息多高,你不知道吗?”


“一个月几千块的生活费哪里够?你不给我钱,我只能去外面借喽。他们利息实在跑得太快了,才几个月时间,就从几万变成了20万。”张康建嬉皮笑脸,好像说的是别人的事。


“20万?”老张胸中那口气差点没上来,“怎么借这么多?你真是不知道赚钱的辛苦啊?想当年我……”


“行了,方圆百里谁不知道你当年在外赚钱辛苦啊,听腻了。再说,你当年丢下我出去赚钱,不就是想赚钱给我花吗?现在我有难,你就花钱帮我摆平就好了!说那么多干嘛,而且我是你儿子,这些都是你欠我的。”张康建不耐烦地打断老张的话。


老张顿感悲凉,虽然自己做得确实比不上那些陪在孩子身边的父母,但他也真的尽力了。


而老张这些年在外头的辛苦,却成了张康建为所欲为的理由。


老张觉得自己简直失败至极,本以为一次次地替他善后,就是爱的弥补。结果到头来父子俩的关系却越来越僵,而且张康建不仅得寸进尺,惹下的事也越来越过分。


父子俩冷战的那几天,老张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脑子里想的都是事情到底该如何解决。而张康建呢?该吃吃该喝喝,游戏打得震天响。


老张想着事情总得解决,他是当爹的,跟孩子怄气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06


那天老张特地驱车几公里,买了张康建最喜欢吃的叫花鸡。回到家鞋子刚脱到一半,就听到自己卧室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他连忙跑过去,一片狼藉印入眼帘。


张康建正埋头翻箱倒柜,不知在找什么。


“你找什么啊?把屋子弄成这样?”


张康建面无血色,转头愤愤盯着他,“存折呢?藏哪了?”


老张不明所以,“要存折干嘛?”


张康建倏地从地上腾起来,一把揪住老张的衣领,“钱在哪?存折在哪?赶紧给我拿出来。”


被张康建这突如其来一吼,老张僵住了。眼前的张康建张牙舞爪,瞳孔放大,一张血盆大嘴怼在老张面前,好像下一秒就能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儿子啊,这存折爸真不能给你,存折里的钱是留着给我自己看病的。爸得病了,是胃癌。”老张把检查报告递到张康建面前。早上出去买东西,他顺便去了一趟医院,检查报告显示胃癌中期。


没想,张康建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啪”的一把打掉老张手里的报告,“那都癌症了,还浪费钱治什么治啊?”


老张一愣,心寒至极。他万万想不到,张康建会说出如此冷血无情的话。


没等他缓过劲来,张康建突然一脚踹翻旁边的柜子,把上面的玻璃瓶都砸碎了一地,歇斯底里地叫嚷,“高利贷的都快找上门了,你快点把钱给我拿出来,不然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看着他翻箱倒柜,摔摔打打,要死要活的。老张又害怕又疲惫,自己活得真是失败,就连儿子也教育得一塌糊涂。


“好好,我现在就去给你拿。”老张跑去掀开床板,掏出存折。还没等他递过去,张康建就急不可耐地把存折抢过去,翻开一看,脸霎时绿了。


“你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就只有这么点钱?这些钱能干嘛?根本不够我还债的,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存折没拿出来?你别藏着了,都拿出来给我。”张康建青筋突出,暴跳如雷。


“你不是说欠20万吗?”


“现在已经变成80万,是80万,少啰嗦,快点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不管你是卖车卖房卖血卖什么都行,我只要钱。”张康建就像一只失控的斗牛,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暴戾。


看着近似癫狂的儿子,老张死的心都有了。


07


老张压根没有那么多钱,他建议报警处理。


话音落,张康建就吓得两腿发软,他惊慌失措朝老张喊道,“不行,报什么警啊,人家来了第一个抓的就是我。”


老张听出蹊跷,追问张康建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开始,张康建还顾左右而言他,最后实在扛不住了,他才说出了实情。


原来,张康建打赏那个女主播后,还真的要到了微信,两人在网上聊了一阵,就约见面了。


对方告诉他现在有个特赚钱的项目,问他要不要一起。张康建原本高中毕业就想创业,可老张不让,硬花钱给他买了个大学上。现在一听有赚钱的机会,高兴都来不及了。


他找老张要钱,可因为之前乱花钱的劣迹,除了特殊情况,老张只在他生活费的基础上多给一两千块。


没办法,为了从老张那掏钱,张康建就找人演戏,骗老张说他打了人,还威胁要让学校开除他。


他用那骗来的8万块投到这个项目后,果然大赚了一笔,直接翻了翻。赚得多自然就想追加投入,没钱,张康建就借高利贷,钱没了,再投,再借,就这么欠下一屁股债。


而且,他搞的这个项目也不是合法的,今天早上有人发信息威胁要告发他,让他拿钱保命,他这才火急火燎地找老张要钱。


张康建恳求老张给他一些钱,说自己要去外地躲一阵,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老张一边麻木地点头,答应一定替张康建想办法。一边不断地责怪自己,怎么让儿子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他明知他好高骛远,做事不够务实,却还是一次次地纵容他,替他犯的错兜底,以为这样,就是爱,就是伟大。


但万万没想到,却就此养成了张康建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索求无度的个性,甚至还踩了法律的底线。


甚至对他这个亲爹,一点感情都没有。自己生病了,他却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满心满眼只有钱。


钱没了是小事,但人品道德有问题那就大事。


可谁让自己是他爹呢?不管怎么样,还是得管他,只是这次,他不能再用钱去帮他解决问题了。钱还有更重要的用途,他想活着,想活下来,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未来好好管教儿子。


以前,他以为只要让孩子过上好的生活,就是爱。却忘记了,养育孩子,更重要的是要教会他懂得感恩和如何成为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人。


他这个当爹的,不可能一辈子为他保驾护航,也该让他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老张表面假装替张康建张罗,暗地里却偷偷报了警,他不能再让张康建继续沉沦下去了,如果这次帮他,那以后将更加无法无天。


身为父亲,他真的无能为力了,只好借助外力,让张康建长长记性,去体会一下,什么是责任,什么是底线。


张康建被带走的那天,老张哭得嗓子都哑了。


他会好好治疗,等儿子出来,继续当他的父亲。他相信,再硬的心也总会被感化的,只是他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到来。

# 亲情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