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沪上皇”秦奋之谜,终于浮出了水面

这个是认证

智谷趋势

2022-06-06 10:43

114799 0 0

这个市场连内幕消息都赚不到钱了,咱们小散还勾心斗角个什么劲啊。

2014年的时候,首富之子王思聪在微博上说了那句名人名言:

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都没我有钱。

在当时的评论区里,一位叫秦奋的网友回复说:“那我呢?”

据说思聪当时没有回复,随后悄悄删除了微博。

用网友的话说,这是一个“王思聪都不敢跟他比有钱”的人。

在圈内号称“沪上皇”的秦奋是个有名的公子哥,家财无数,绯闻不断。至于他的家世,连最八卦的营销号都讳莫如深。

思聪发微博的那一年,秦公子名下一辆价值1300万的保时捷918,撞到了沪上街边的一棵树上。

据说,秦公子的千万座驾是借给朋友开的,出事后面对手足无措的友人,秦公子大气地说:

车无所谓,人没事就好。

你们这些富二代怎么回事?既然交朋友都不在乎钱,为什么不看斯基一眼?

坊间喜欢传“南秦奋,北思聪”的说法。但熟读金庸的韭菜斯基说,英雄一旦要南北齐名,那其中至少有一个是打肿脸充胖子的。

前两天,这位号称“沪上皇”的身世之谜,因为一则证券违规处罚,浮出了水面。

事情不复杂,不过得从2016年说起。

那一年的6月份,上市公司鑫茂科技打算收购另一家公司微创网络,两家实控人前前后后讨论下来,初步的收购方案已经谈得七七八八了。

到了2017年初的时候,鑫茂科技的董事长徐洪找上了20多年的故交秦嗣新,为的是伸手来借钱。

这一段在证监会的通告里是这么描写的:

秦嗣新知道徐洪是鑫茂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向徐洪询问鑫茂科技的运作情况,徐洪做了介绍。此后,秦嗣新向徐洪提供了大额借款。

既然是20年的故交,两个叙旧的人哪能不聊自己的产业。至于聊了什么内容,聊得有多深,咱们外人不得而知。

只知道秦嗣新前脚把钱借给徐洪,后脚就安排从他人账户,给儿子秦奋的户头上转了8000万。

秦奋拿了这钱,扭头就给自己的证券账户充了5000万,买入了“鑫茂科技”。

事后证监会调查发现,从2016年初到被调查,秦公子的证券账户里一共才买了两只股票,除了鑫茂科技,还有个三夫户外。

但三夫户外这只股票只花了秦公子133万,而在鑫茂科技上,秦公子出手就买了678.15万股,压上了5017.89万元。

比起1000元买20只基金的00后们,秦公子显然没有做到分散风险,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

事后证监会给出的调查结论是,在认定期限内,秦奋买入鑫茂科技的行为,存在买入时间集中、成交金额显著放大、首次买入即大额买入等特点。

但面对这么明显的内幕交易,秦公子却辩称,自己对资本市场没有兴趣,不知道基本市场概念,随意看行情软件看到了“鑫茂科技”这只股票。

用他的话说:没有做过研究,像买彩票一样买了,凭感觉决策。

斯基想劝秦公子少说两句,人都杀了,还要诛心?

出来炒股的,谁还不是抱着买彩票的初心?

但像你这样看着开奖号码下注的,掰掰指头算能有几个人?

但饶是在内幕消息加持下,花5000万凭感觉“买彩票”的秦公子,一通操作下来竟然是:

无获利。

这下换广大吃瓜群众迷惑了,磨刀霍霍的股市里,还第一次见这么仁义的镰刀,人家不割冤死的韭菜。

莫非在买股票这件事上,秦公子还真是抱着买彩票的心思,有草没草打一耙子?

当然比秦公子还惨的还另有其人,案卷里还提到了当时广州证券的一名叫唐云的员工。

这位仁兄显然要激进得多,在得知内幕消息后,他动用了近10亿资金操纵24个账户内幕交易鑫茂科技。

结果一通操作下来,老唐的账户反倒亏损了超5000万,清仓出局,事后还被证监会拎出来处罚。

秦公子和老唐不知道是记性太差还是刚入股市,不知道听没听过那句股市名言:

听董秘的赔一半,听董事长的全赔光。

像你们这样拿到个消息就当宝贝,上来就急吼吼地梭哈的,隔壁那帮炒空气币的人看了都摇头。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咱们这些指望炒股发家致富的,现在都该醒一醒。

这个市场连内幕消息都赚不到钱了,咱们小散还勾心斗角博弈个什么劲啊。

对于秦氏父子内幕交易的行为,证监会最终做出了罚款60万元的决定。

韭菜斯基看了说,这个处罚挺严重的,起码秦公子今晚去夜店的消费指定是没了。

据说秦公子在刘畊宏刚爆红的时候,曾经空降直播间,一个半小时里硬是刷了80多个嘉年华,算下来价值25万左右。

刘畊宏现在一周跳5天的《本草纲目》,秦公子要是悠着点花,60万勉强够打赏。

但对于这个罚款金额,网友们显然是有异议的。

远的不说,拿今年首例内幕交易判罚案来说,上市公司青海华鼎一位任职多年的董事,把内幕消息透露给自己的亲妹妹,助她短线操作获利。

监管层最终给出的处罚是,15.57万元的盈利全部没收,同时还罚款50万元。

但这起内幕交易中,董事的妹妹前后也只动用了115万资金。

像秦公子这样动用了5000万买彩票的行为,最后罚款60万。这钱,连买球鞋都塞不满少爷鞋柜的两排格子。

该不是因为秦公子内幕交易没能获利吧?

要是秦公子内幕交易一进一出下来还倒亏了钱,是不是还要申请补助去?

都说处罚的目的是警示,但对秦氏父子的处罚,怎么倒像是在警示那些不敢内幕交易的人:

都出来炒股了,你们还差这60万吗?

但韭菜斯基反复翻看了这个案情通报,觉得这个事情还没那么简单。

罚款60万倒在其次,这个消息主要是讲给大家听:

秦奋的爸爸究竟是谁?

没出事之前,秦公子的身世坊间都讳莫如深,有人说他是家大业大、腰缠万贯的富二代,也有人说他是根深叶茂、世卿世禄的贵公子。

营销号为了形容秦公子多有钱,专门把思聪拉来当参照系,标题上来就叫:

《秦奋家族背景深不可测,王思聪都不敢吱声!》

现在案情公布,富二代秦奋的老子,不是什么深不可测的富商巨贾,是一名名叫秦嗣新的、被湖北十堰公安抓过的赌博集团首要分子。

而秦嗣新早年在澳门做叠码仔起家的往事,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扒出。

这么看来,当年微博上斗富思聪没有吱声,原来不是不敢,而是不屑。

叠码仔的背景能有多深不可测,怎么能和全国几百个万达广场相提并论?

韭菜斯基说,罚款60万这点钱对富二代来说,也就夜场多开几瓶黑桃A的事儿。

但扒出身世害富二代丢了面子这件事,是秦公子摆多少桌都赚不回来的。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监管层里,还是有高人啊。

《世说新语》里,讲过一个石崇斗富的故事,大富豪石崇和皇帝的舅舅王恺以奢靡相比。两个人一会儿砸珊瑚,一会儿拿蜡烛当柴烧,搞的满城风雨。

石崇赢了一时的面子,最终却因露富落得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要斯基说,这个小秦还是年轻气盛。

世家公子哥纨绔到了头,圈子里也就送了个“京城四少”的称号自娱自乐一番。

上海滩的水那么深,藏了多少呼风唤雨的真龙,长着多少根深难撼的大树。

你们倒好,上来就封他当“沪上皇”。

这得要多硬的命格,才能担得起啊。

# 沪上皇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