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分享

欠债2600亿,当街痛哭!给员工送宝马的河北首富,彻底怂了

金错刀

2022-05-28 16:21

58260 0 1

在河北廊坊,没人不认识王文学。

因为在过去3年时间里,他为河北贡献了403亿的税收。

403亿,比整个廊坊一年的公共预算收入还要高。

2016年,王文学抵达人生巅峰,他一手创办的华夏幸福销售过千亿,自己也身价接近500亿,当上河北首富。

赞助马拉松、高铁、投资足球队...华夏幸福的招牌无孔不入。

但从去年开始,华夏幸福欠下了超过2600亿的天文巨债,王文学身价暴跌超过400亿,公司员工更是裁掉了超过一万人。

如今,这个河北首富彻底崩塌了。

01

中国最牛司机,

撑起河北400亿税收

首富很多,但能从一个司机干成首富的,只有王文学能做到。

在成为河北首富之前,王文学平平无奇。

只有中专学历,在廊坊市交通运输局当司机,后来辞职开了家火锅店,丝毫看不出富豪的特质。

高情商,是草根逆袭成首富的敲门砖。

王文学的人缘,是达到“好友收割机”级别的。

由于火锅店开在廊坊市委党校附近的,来吃饭的很多都是廊坊的官员,王文学很快跟他们打成一片,顺便找到了新商机——给办公楼翻修升级。

于是王文学从火锅店老板,又成为了包工头。

一直发展到这儿,其实都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晋升,但接下来王文学的高情商,才真正开启了神操作。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全国财政收紧,财政部明确发文,地方债资金严禁用于修建楼堂馆所。

政策一句话,让王文学无法拿到回款,但施工队的钱还没发。

1998年的春节,王文学东躲西藏,因为上门讨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这时候,王文学觉得反正向继续追讨装修款也不会有什么希望了,竟然干出来一件惊人之举:

他敲开了廊坊市领导的办公室的大门,当着所有人的面,把500万的合同和欠条全烧了。

还放话承诺,“欠下的债,我自己用火锅店挣的钱来还。”

《甄嬛传》里有句著名的话,你的福气在后头。

一年之后,党校北边有一块地,想拿来建设宿舍楼,但当地手里没钱开发,王文学顺利拿到这块土地的批条。

王文学的条件是:宿舍楼我来盖,剩下的地用来盖商品房出售。

到这里,王文学又完成了一次包工头到地产商的进阶,他给第一个地产项目起名为“华夏花园”,不仅把之前欠的债全还了,还大赚了一笔。

情商是敲门砖,要想成为首富,要双商在线。

华夏幸福成立之后,摆在他面前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在廊坊市区搞房地产,二是去做固安开发区。

固安是哪里?

当时的固安,是廊坊市最落后的一个贫困县,GDP在河北排名倒数第一,根本没钱。

但王文学觉得,想要做大规模,享受到北京的红利,就得另辟蹊径。

内部反对,王文学就只身一人赴固安,还决绝的随身带着公司公章。

2003年,各地开发区的建设过热,国务院迅速叫停了开发区建设。

此时的王文学,已经将大部分身家全押在了固安工业园上,得知国务院禁令后,王文学坐在固安街边,当街痛哭。

这次的政策,几乎让王文学崩溃。

但危难关头,王文学在文件中找到了一条例外条款,里面提到省政府认定的开发区可以保留。在廊坊市政府,河北省政府的帮助下,固安工业园终于保住了。

2006年,固安工业园被河北省批准为省级开发区。

固安不再是从前的固安,从一个贫困县变成了廊坊下辖县的GDP第一。

02

用宝马抽奖,拿1000亿撒币

2016年,北京周边的房子涨疯了。

不到半年时间,华夏幸福旗下所有项目都翻了好几番,房价如火箭般一飞冲天,香河半年从1.8万涨到3万,沌洲从6000涨到18000,而且一房难求。

王文学抵达人生巅峰,以485亿的身家成为河北首富。

什么叫躺赚?

当时,在没售楼部,没规划,甚至连户型图都没有的情况下,王文学找了个简陋的农家院当销售中心,单单仅靠一个国土证,房子就卖了个精光。

在接下来的几年间,华夏幸福的销售额从100亿,到300亿,到500亿,直至冲过1000亿大关。

王文学不仅是“有钱任性”,而是宣告豪门立场。

1、史上最奢华年会

巅峰时刻,王文学特地砸了4000万在海南三亚开了个年会,三亚亚龙湾的几个酒店都被包场。

会场设在喜来登酒店的露天花园里,据说来的人太多,酒店不得不把周围的绿植和树都拔掉。

酒店外面,停着几排披着大红花的宝马商务车。

这一年,别的公司奖品iPad mini,华夏幸福是发宝马mini,王文学现场发车钥匙。

光发钱不够,还要有明星站台才够风光。

华夏幸福的员工们坐在海边,龙虾、鲍鱼、烤猪全部不限量供应;王文学还请来了郎朗、汪峰、韩红、崔健、宋小宝给员工表演。

直接把自家年会,办成了跨年演唱会级别。

奢华公司年会上,王文学上台讲着过去创业的辛酸,与台上家人抱头痛哭。

2、史上最大手笔撒币

年会之后,王文学拿着卖房赚来的1000亿开始撒币,他什么风口都想追——LED显示、新能源汽车、孵化器、养老,什么热门投资什么。

有人追风口靠PPT胡吹,王文学追风口砸的是真金白银。

比如搞足球,明明只有球队5个国内球员注册名额,华夏幸福却硬生生斥重金买了7个球员,光张呈栋转会费就给了1.5亿。

但为什么一个房地产商组建的足球队,会穿着汽车品牌的衣服?

没错,就连哪吒汽车也是王文学的。

2017年12月,王文学个人出资3.3亿元收购合众新能源近53.4%股份,成为了合众新能源新任董事长。

王文学说,过去几十年,他解决了很多中国人的住房问题;现在,他想解决中国人的出行问题。

能不能成,赚不赚钱放一边,就是干。

去年5月,合众新能源又与巴歌出行、小二租车、蕃茄出行以及PonyCar四家共享出行公司签署了战略采购协议,达成合作。

2018年的中超赛场上,河北华夏幸福队的球员出场时——正面印着哪吒汽车,背面印着番茄出行。

在风光之时,王文学连续12次出手,最终建立一个覆盖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制造、出行服务、共享汽车等一条完整出行产业链的出行生态圈。

廊坊市市长在发言中公开说,华夏幸福三年累计向廊坊各地政府纳税403亿元,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03

造梦运动,

为何最终变成了资金黑洞?

风口的消耗是有限度的。

华夏幸福人称环京霸主,就是因为它的成功主要享受了北京周围房价暴涨的红利,但国家不可能永远对炒房放纵。

从2017年开始,监管一条条砸下来,多个环京地区都出台了相应的限购政策。

而这些政策的出台,让那些炒疯了的房价来了一次堪称是“腰斩”级别的暴跌。抗风险能力极差的华夏幸福,成为最先一批倒下的房企。

2018年3月,华夏幸福被爆资金链断裂。

其他地产商造房子卖出去,卖得好就行。

但华夏幸福不行,它的核心优势是跟政府合作开发产业园区,不仅要大量垫资,收入也对招商引资的依赖很强。

所以,华夏幸福的命运严重依赖于三件事:

一是外部环境得好,二是能招商,三是公司必须现金流充足,支撑漫长的回款过程。

但华夏幸福这几年,恰恰是这三点全出了问题。

过去的产业新城,成了“吸金黑洞”。

所谓的产业新城,却没有产业。

有人发现,固安产业新城里,航空产业园,偌大的50栋楼,入驻率只有3成。即便是已经入驻的企业,只是在门口挂个牌子,根本看不见人。

在固安孔雀城的网红商业街区里,有KTV、咖啡馆、日料西餐,到韩餐川菜,但最缺的不是别的,依旧是人。

过去的新能源美梦,也成了“吸金黑洞”。

说起新能源造车,心动的不在少数。但造车行业是一项长周期、大投入、慢回报的行业。

无数新能源赔的血本无归,连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说,没有200亿不要造电动汽车。

眼看着新能源出行布局的红利遥遥无期,仅过了一年,华夏幸福便从合众黯然抽身。

恐怕连王文学本人也没料到,他的“出行梦”会如此迅速地草草收场。

巅峰时期,华夏幸福的员工将近3万人,但如今已经裁员了1万多人,销售从2万人砍到连500人都不到。

北京朝阳华夏幸福产业小镇本部,已经人去楼空。

不过,王文学并没有输。

在华夏幸福深陷巨额债务时,王文学将股份进行套现,光2019年的套现金额就高达131亿,是那一年的“第一套现王”。

王文学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春节之前,因为无法兑付赔偿款,他再次被裁员工们围堵在廊坊一家宾馆里。

他承认发展到现在,一是错判了形势,二是新拓展业务不成熟,三是扩张激进。

靠国家政策躺着都能挣钱的黄金时代,结束了。“干到今天这步,我愿赌服输。一是认输,二是灰心。”

2600亿元的债务,华夏幸福艰难的还了434亿元。至于剩下的2000多亿究竟怎么还?

首富光环,恐怕也没招了。

# 王文学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1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