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梦断虫草后,青海春天的白酒奇遇记

易简财经

2022-05-19 08:00

10797 0 0

图片

近日,凭借天价酒出圈的青海春天(600381.SH)火了一把。

据说有一天凌晨4点,青海春天董事长张雪峰在椅子上小憩。梦见自己上了雪山。雪山之上,太上老君腰系金绳、白髯飘飘来到他面前,挥起拂尘在他手心写下一个“活”字,翩然而去。

张董醒来,蓦然惊觉:舌边之水不正是口水吗?受到启发的张雪峰脑洞大开,在经过3091次方案试制调整后,“听花酒”诞生了。

得到太上老君指点的“听花酒”,据说能增强免疫功能、睡眠功能和男性功能。当然,它的售价也极具魔幻色彩,标准装零售价5860元/瓶,精品装零售价58600元/瓶。

这样的故事,青海春天讲了不止一次。上一次的主角是冬虫夏草,那次张董遇见的是活佛,活佛看到一匹马,快要死了,活佛喂了它几天虫草,马儿起死回生。受到启发的张董创立了“极草”品牌,一盒售价29888元。

只是,与这些惊艳的故事相比,青海春天的财务业绩显得有点寒碜。

自2014年借壳上市以来,青海春天的业绩以自由落体运动之势直线坠落。2015年至2021年,青海春天的营收从14.02亿下降至1.28亿,净利润从3.58亿下降至-2.49亿,其中2019年至2021年扣非后净利润连续亏损三年,累计亏损金额5.64亿。

2014年,青海春天借壳ST贤成上市,其主营产品为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被媒体誉为“冬虫夏草第一股”。

只是上市后不久,青海春天就遇到了大麻烦。2015年7月11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布文件(食药监药化管函【2015】96号)称,在对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中,检验的产品砷含量为4.4~9.9mg/kg。

砷俗称“砒霜”,是剧毒物质,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为1.0mg/kg,长期食用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存在较高风险。同年10月15日,青海春天的极草产品试点被药监局叫停。

这样的检测结果对于青海春天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2015年至2017年,公司主打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销量分别为2421.41千克、387.72千克、24.46千克,分别同比下降41.95%、83.98%、93.69%。到了2018年,该产品实际上退出了市场,已经没有销量。

2015年至2018年,青海春天的虫草业务收入从11.17亿下滑至0.88亿,2018年的虫草业务以冬虫夏草(原草)为主,该产品贡献营收0.73亿,占其虫草业务比例超过80%。而这种产品的毛利率很低,只有10.24%。

2018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仅为2551.4万元,同比降幅超过90%。而从2019年开始,公司主营业务陷入亏损泥潭,无法自拔。

至此,青海春天的“极草”梦香消玉损,“冬虫夏草第一股”的光环被打碎。

当然,青海春天并没有就此沉沦,在其董事长张雪峰梦遇太上老君,太上老君在其手上写下一个“活”字之后,青海春天似乎峰回路转,开始转战白酒。

而清流工作室独家研究发现,青海春天的白酒业务比其虫草业务更具有传奇色彩,公司自2018年进入白酒业务以来,几波神秘力量轮番登台,演绎出了一幕幕光怪陆离的故事。

图片

“疯狂”预付款

2018年,虫草业务一落千丈的青海春天开始进军白酒。当年3月,青海春天斥资3385万元,收购了关联方西藏正库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西藏听花酒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并于2020年11月更名为西藏春天酒业有限公司,方便起见,以下统称为“春天酒业”。

春天酒业成立于2017年7月,它自身并不生产白酒,而是一家白酒经销商。一开始,春天酒业经销的是低端酒“凉露”,根据宣传,这款酒主要面向吃辣人群,喝了凉露再吃辣,据说70%的人能“减少肛门灼痛”。

无奈的是,消费者对肛门似乎不太上心,这款酒一直没能够火起来。直到2020下半年,得到太上老君指点的“听花酒”横空出世,公司开始主打高端“听花酒”。

2018年至2021年,青海春天酒水销售额分别为2525.66万、5173.71万、1687.26万、2539.48万,累计金额1.19亿。春天酒业同期亏损金额分别为6546.34万、2286.12万、1842.92万、2290.63万,累计亏损1.3亿。

只是,这样的财务业绩虽然惨淡,但还称不上神奇。能称得上神奇的是青海春天对白酒供应商的预付款。

青海春天经销的凉露和听花酒,都来自同一家白酒生产商,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12月,最初叫宜宾市润公坊酒业有限责任公司,2017年更名为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2020年更名为宜宾听花酒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统称为“听花酒业”。

青海春天的白酒主要采购自听花酒业全资子公司——宜宾听花酒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曾用名宜宾凉露酒业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宜宾凉露酒业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统称“听花贸易”。

根据青海春天2020年年报问询函回复披露,2018年至2020年,公司向听花酒贸易公司采购金额分别为3716.31万、1913.69万、949.07万,累计采购金额6579.07万。

而自2018年开始,青海春天疯狂地向该公司支付预付款,2018年至2020年,青海春天对听花贸易公司的预付款余额分别为5576.61万、1.67亿、1.9亿。

在历年采购金额大幅萎缩的情况下,预付款余额疯狂飙升,这样的预付款显然是异常的。以2020年为例,当年采购金额不到950万,而年末预付款余额高达1.9亿,约为当年采购金额的20倍!

截止到2021年底,其预付款余额继续攀升至2.16亿,占公司预付款比例高达85.69%。其中2020年及以前年度支付的预付款1.9亿,全部原封不动地滚动到了2021年。

青海春天宣称,这样做的目的是“用以保证其按我公司要求的口味、规格进行生产,并保证产品质量的一致性”。这样的说法过于勉强,提前几年支付巨额预付款,显然不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

听花贸易不仅是青海春天的重要供应商,同时也是公司重要客户,比如2018年,该公司同时是青海春天第一大客户兼第一大供应商:

图片

资料来源:2020年年报问询函回复

根据2018年年报披露,青海春天当年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4823.29万元,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3716.31万元,跟上述数据完全吻合。

那么,听花贸易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图片

“神奇”的酒水业务

工商信息资料显示,听花贸易成立于2017年12月27日,注册资金仅100万元。说明这家公司成立后第二年就成为了青海春天的第一大客户兼第一大供应商,更神奇的是,对于这样一家注册资金仅100万元的公司,青海春天向其支付了超过2亿元的预付款。

听花贸易是听花酒业的全资子公司,股权穿透之后,背后的两大股东分别是李蓉全和林晓莉,其中李蓉全是控股股东兼法定代表人。

清流工作室研究发现,李蓉全和林晓莉都跟青海春天早有交集。李蓉全曾经是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东极草”)的股东及董事,林晓莉目前仍是广东极草的董事。

广东极草2015年6月成立,当年12月便以1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青海春天全资子公司——深圳极草贸易有限公司。而彼时广东极草的大股东就是李蓉全,持股比例约为61%。

广东极草的另一个重要股东康瑞鑫,他同时是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兼法定代表人,而极草春天(北京)公司是青海春天2012年至2014年的第一大客户,为青海春天成功借壳上市立下过汗马功劳。

最近几年,虽然青海春天的虫草业务一蹶不振,但与极草春天的合作仍在继续,青海春天将其虫草相关专利授权极草春天使用,2018年和2019年的专利授权使用费都是1200万元,但是截止到2020年末仅回款200万元。

图片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也就是说,青海春天的虫草业务渊源极深的人士,绕了一圈后,在青海春天的酒水业务上,又来大显身手。

另外,清流工作室还发现,李蓉全控股的听花酒业,和青海春天的子公司春天酒业,在工商登记中存在非常诡异的细节。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年报信息是由企业提供,企业对其报送信息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听花酒业2018年、2019年、2020年三年,报送的企业电子邮箱,均为“zhonglijuan@verygrass.com;

公开信息显示,verygrass.com这个域名,就是青海春天的官方网站;而“zhonglijuan”,则应该是钟丽娟;2021年底的听花酒业变更记录里,钟丽娟被备案为该公司高级管理人员;

但关键是,子公司是青海春天的供应商、获得超过2亿元预付款的听花酒业,管理人员钟丽娟为何能注册青海春天的公司域名邮箱?钟丽娟难道同时是青海春天的员工吗?

图片图片

还有更诡异的事。听花酒业的网站备案记录显示,有一备案域名chinalianglu.com,公安备案号:51152902000016,备案地公安机关为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网安大队;

而青海春天的子公司春天酒业,历年年报报送的企业电子邮箱,均为tinghua@chinalianglu.com;也就是说青海春天的子公司春天酒业,使用了客户听花酒业的域名注册联系邮箱。

图片

除了酒水业务供应商,获得预付超过2亿元款项外,听花酒业与春天酒业、青海春天之间,在对外联络方面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亲密无间。

当然,青海春天的神奇酒水的故事,还不止于此。

2019年,青海春天出现了一位神秘的大客户,即山西迦馈物贸有限公司(下称“迦馈物贸”)。根据青海春天对交易所2020年年报问询回复意见,公司当年向迦馈物贸销售酒水3067.89万元,为公司当年第一大客户。

图片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工商资料显示,迦馈物贸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29日,也就是说,这家公司成立仅两个月,就成为了青海春天的第一大客户!

而根据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经营酒水需要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迦馈物贸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的时间是2019年12月24日:

图片

资料来源:天眼查

而从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到成为青海春天2019年第一大客户,中间满打满算只有8天时间!

2019年之后,迦馈物贸就像太上老君一样翩然离去,2020年,该公司并没有出现在青海春天前十大客户中,而2020年,公司第十大客户销售金额仅为350.44万,且前十大客户中没有酒水业务。

2021年,由于青海春天没有在财报中披露前五大客户及供应商的具体名单,我们无法确定迦馈物贸是否是其客户。但可以肯定的是,青海春天酒水业务当年销售金额只有2539.48万元,这个金额还不及迦馈物贸2019年短短几天的采购额。

图片

结语

今年一月以来,凭借堪称天价的“听花酒”,青海春天在资本市场遭到爆炒,1月至4月,青海春天股价从最低6.74元炒到最高20.67元,涨幅超过两倍,市值一度超过120亿元。而2019年至2021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619.75万、-3.29亿、-2.29亿,2022年一季度为-2440.52万。

虽然青海春天的董事长张雪峰在太上老君的点拨下弄出了五万八一瓶的白酒,但是太上老君并没有告诉他如何把业绩搞上去。也许张董目前最需要梦见的是万科郁总,郁总会告诉他,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活下去。

# 青海春天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