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打游戏”劝退近九成网瘾少年,电竞“劝退班”走红

这个是认证

体育大生意

2022-05-16 17:59

3712 0 0

图片

图片

体育大生意第2901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图片

文|口永

体育大生意记者

电竞作为一个新兴行业,从国家将电竞纳入体育项目,到进入亚运会表演赛,直至2022年成为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再到如今纳入就业统计,电竞不仅受到了国内许多人的关注,也引领了新的风向标,电竞市场份额持续上升。

“电竞教育”的概念在2014年被提出,2016年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成为教育部的增补专业之一。近年来超过50所高职院校开设电竞专业,电竞教育也一度成为了电竞行业的热门话题。

在数字体育产业发展的背景下,电竞专业就业前景持续向好,就业面也十分广泛,主要有电竞IP赛事活动打造、专业战队运营、电竞产业中的教育培训、赛事组织、企业管理、俱乐部管理等方面。

电竞产业发展已经写入了我国的“十四五”规划当中,以至于电竞衍生行业逐渐增多,就在人们认为此时投身电竞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时,电竞“劝退班”却意外走红。

图片

电竞劝退班:让青少年正确认知电竞

随着电竞正规化的发展,很多高校也陆续开设电竞专业的课程,各地的教育培训机构也积极的参与到”电竞培训“中。

由于电竞的影响力日益加大,部分青少年在玩了一段时间的游戏之后,自认为有游戏天赋,自我感觉良好,想要走职业电竞选手的道路。他们当中不乏很多只有十来岁还在上初中甚至是小学的学生。

随着青少年年龄的增长,父母和老师在教育方面的权威性开始不再稳固。比如,打游戏是一件看起来很轻松的事情,部分电竞选手还能年入百万,低要求高收入逐渐在青少年的大脑里刻上深深的烙印,再加上家长对电竞行业缺乏了解,问题便会逐渐暴露出来。

行业分析师尤利乌斯(化名)曾表示:“篮球场上投中三分球,投完就完了。但在游戏里拿到五杀,屏幕上会出现巨大特效,同时会生成一个可以分享的朋友圈截图。这就是为什么现在青少年更喜欢电竞,而不是传统体育。”他表示,与其他休闲运动项目相比,游戏的操作门槛更低、反馈更明确及时、正反馈次数更多,这也进一步造就电竞在青少年群体中的影响力。

图片

四川成都一电竞培训机构“劝退”学员的事情走红网络,该机构的创始人侯旭也因此受到关注。侯旭认为,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孩子,多多少少会认为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沉迷于电竞的孩子却会认为自己打下去可以成名,可以发家致富,“可怕的就是他们认为自己在做正确的事情,可以说99%的孩子都不适合当电竞职业选手,这就需要我们去正确地引导,让孩子走上正确的道路”。

该机构接受训练的青少年主要集中在14岁到16周岁之间,17、18岁也有,甚至也有成年人,但相对来说要稍微少一点。其中,女孩只占5%,多数都是男生。但是培训费用不菲,2个月18000元,3个月20000元,包住不包吃。

图片

在侯旭的基地,每个学员的周期都是两个月。两个月内,他们会严格按照职业电竞的方式训练。上午是针对性练习,下午是训练赛和复盘,每天一小时运动,晚上还要上自习。对照着普通学校的作息时间表来,只是把学习的时间用作训练。

训练营同时承担着一定的为职业战队输送人才的工作。不少家长并不排斥让孩子尝试电竞,却不了解进入职业体系的路径。类似的电竞教育机构正起到筛选阀门的作用,碰到真正有潜力的选手,他们也会代为联系俱乐部试训。

第一次是第一周左右,学员会发现自己技不如人,从而产生自我怀疑,这时教练会鼓励他。第二次是孩子通过努力水平提升了之后意识到实力离职业天差地远,就不着迷电竞了。侯旭说:“我们要做的,就是引导他们认清事实。”

据侯旭介绍,他在2021年共招收了100多位学员,劝退成功率在86%左右,“当然不能保证一定劝退,不过只要家长肯配合我们,我相信这个概率可以接近100%”。

图片

培训营作息时间表

LGD电竞教育总监薛世亮曾表示:“我们做了大概测算,每一万个电竞爱好者中只有两到三个人能达到职业队青训水平。成为后备选手后,依然有超过半数的淘汰率,最终能够成为职业选手的可以说是万里挑一。”

在参加一档综艺时,邓亚萍透露出自己的孩子此前喜欢打游戏,并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她表示尊重孩子的想法,还为儿子考察了两家顶级俱乐部。

结果竟是,邓亚萍儿子即便在某手游角色中拿下了北京第一的排名,还是打起了退堂鼓,原因是电竞选手一天要训练12小时非常辛苦而无法接受。

邓亚萍儿子参加电竞培训被劝退

2021年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网络游戏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延伸阅读:限游升级!国家新闻出版署:未成年人一周只能玩3小时游戏)

一套组合拳下来,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被大幅度缩减,再加上有限水平,青少年逐渐认识到离职业水准还差十万八千里,而“劝退班”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认清现实。

“双减”和”限游“政策下,电竞教育何去何从?

随着电竞企业和项目在各地落地生根,2017年,南京传媒学院就成立了国内首家电竞学院,此后,近30所高校、高职院校成立电竞学院、设立电竞专业。

2021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双减”政策指出,应切实提升学校育人水平,持续规范校外培训(包括线上培训和线下培训),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

图片

在“双减”政策背景下,校外培训行为被严格规范,电竞教育任重而道远,为年轻一代的职业梦想赋能,推动电竞新文创产业可持续发展成为重中之重。

电竞教育的加码在这种情况下则成为了必然,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以现阶段电竞教育的水平难以完成对电竞行业人才的输送。新规之下,电竞培训和专业学习的开展也受到一定影响。

在电竞人才培养方面,培训时间的减少意味着上手操作的时间被大幅度压缩,尤其是电竞选手这样需要长时间经验积累的岗位。但随着电竞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和电竞生态链的完善,电竞与直播、视频的联系更加紧密,同时电竞向周边产业辐射增多,促使电竞产业中的岗位逐渐向细分趋势发展,电竞从业者的选择更为丰富。

其实电竞从业人员缺口非常大,真正专而精的人更是少之又少。电竞被教育部定为高校增补专业,被人社部认可为新职业,其实国家也是希望有更专业的人来引导电竞行业往更好的方向去走。而亚运会则给电竞提供了一个平台,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电竞,当家长和孩子之间有了共同话题可以进行更有效的沟通。(延伸阅读:北京将对电子竞技员、电竞运营师等20个新职业开展技能等级认定)

电竞行业发展过程中,电竞教育无疑是一条新兴且有前途的赛道,但现阶段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各大高校及企业也在不断摸索,而疫情后的新型经济时代,则为电竞教育产业提供了更广阔的行业平台。

# 金猫榜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