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正解局】人民大学退出国际大学排名:这剂毒药,早该戒了

正解局

2022-05-12 13:28

121511 0 0

如果中国的高校发展战略方向,接受国外机构的“指导”,可能会危害中国教育和文化的安全。


正解局出品


近日,网传“中国人民大学退出国际大学排名”引发关注。

除了中国人民大学外,南京大学、兰州大学也做出过类似的表态。

南京大学在《南京大学“十四五”规划》和《南京大学“双一流”建设高校整体建设方案》中明确,不再使用国际排名作为重要建设目标。

兰州大学则拒绝向各国际大学排行榜提供数据,不参加排名。

这些高校,为什么要对“国际大学排行榜”说不?

世界大学排名,是指评选机构根据各方面数据对世界各国和地区的大学所进行的排名。

目前,比较知名的国际大学排行榜,共有4家:

分别是QS世界大学排名、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U.S.News世界大学排名和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RWU)。

这些榜单,各有各的量化标准和指标权重,排名也各不相同。

真是这么简单吗?

早在2019年的《德国大学挤不进全球前30:英美大学排行榜藏着什么鬼?》一文中,我便戳破了国际大学排行榜背后的真相。

彼时,对比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与U.S.News世界大学排行榜,我发现了两大疑问:

其一,顶尖高校的排名,差异比较大。

比如2019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排名头两名的是英国的牛津和剑桥。

2019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节选

再看2019U.S.News世界大学排行榜,冠亚军变成了哈佛和麻省,牛津滑落第5,剑桥更是被排到了第7。

2019U.S.News世界大学排行榜节选

其二,德国大学的排名,普遍偏低。

德国排名最高的是慕尼黑大学,在2019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中,位列第32名。

这个排名,显然与德国的经济科技实力不相称。

2019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节选

3年过去了,这两大疑问,依然存在。

背后的原因,便是学术霸权:

英国瞧不上美国大学,美国看不起英国大学,然后,英美一起歧视非英语系国家(地区)大学。

表现在榜单上,就是英国出品的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行榜上,英国大学排名高;美国出品的U.S.News世界大学排行榜上,美国大学排名高;英美出品的大学排行榜上,德国排名都不高。

可见,这些国际大学排行榜,远没有想象中的公正。

不得不承认,这些国际大学排行榜,有着惊人的影响力。

全球大学那么多,到底哪所好?

这个问题,困扰着很多人。

国际大学排行榜横空出世,尝试着给出答案,也借机掌握了话语权。

留学生(高三毕业生)选择学校,要看国际大学排名;雇主评价毕业生,也会看国际大学排名;各大城市筛选人才,也会看国际大学排名。

例如,2021年北京市人社局在发布的《北京市引进毕业生管理办法》中提到,市政府重点支持的企业招聘世界大学综合排名前200位的国内高校本科及以上学历毕业生,或“双一流”建设学科硕士研究生,可直接办理引进手续,符合一定条件可落户。

可以说,国际大学排行榜影响着学生的报考、教师的招聘、毕业生的就业,甚至是资源分配、社会影响力。

这种影响力,也倒逼中国高校,不得不重视国际大学排行榜。

有的高校,想借助排行榜,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和美誉度。

有的高校即便不在乎,也不可能完全放任自家学校处于一个相对较低的名次。

最终,顺应甚至逢迎国际大学排行榜,成为了绝大多数中国高校的选择。

这些国际大学排行榜,多数都是研究机构、媒体甚至是企业,自建一套标准。

有的高校,为了获取较高的排名,就会巴结这些国际大学排行榜的出品方。

比如,QS世界大学排行榜的出品方是QS全球教育集团,其中国总监是一个名叫张巘的人。

通过搜索引擎可以发现,很多中国高校都邀请她到学校访问。这种主动邀请,自然能够增加出品方的好感。

搜索结果

逢迎出品方是小事,逢迎排行榜的标准才是大问题。

国际大学排行榜有量化指标,为了提高名次,很多高校便对照着这些指标办学。

一切“唯指标论”,便出现了急功近利追求规模体量、论文数量等乱象。

最近几年,中国高校频繁曝出的国外留学生乱象,也与此有关。

例如,QS、THE都将国际学生与国内学生比率作为一个排名指标。

世界大学排名主要指标和权重

这种只管数量不管质量的国际学生比率指标设计,极大地刺激了中国高校盲目吸引国外留学生。

很多高校,自身实力有限,原本无法吸引到足够多的国外留学生。

为了增加吸引力,这些高校,便故意降低门槛,放弃底线,甚至异化成了谄媚。

唯指标办学,对中国高校无疑是有害的。

去年3月发生的“新疆棉事件”,暴露了“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etter Cotton Initiative,BCI)”的真面目。

BCI(Better Cotton Initiative)全称是“良好棉花发展协会”,自诩是世界上最大的棉花可持续发展非营利组织。

它制定了相关标准,要求会员必须使用他们认为符合标准的棉花,才能使用BCI标识。

除了所谓的“环保标准”,BCI鼓吹所谓的“提倡体面劳动”,该组织凭空捏造新疆棉花生产中存在“强迫劳动”的谎言,借此封杀新疆棉花。

制定标准,颁发标识,本质是掌握了话语权,借此推行自己的主张。

如有不顺从者,封杀之。

那么问题来了,掌握大学好坏标准的国际大学排行榜出品方,会不会借机推行自己的主张?

显而易见,中国高校要想获得更高的排名,必然要顺从标准,接受指导。

如果中国高校的发展战略方向,接受国外机构的“指导”,那么,可能会危害中国教育和文化的安全。

最后,有可能沦为“教育殖民化”。

正因如此,很多教育界的有识之士,斥责大学排行榜是“一剂毒药”,国际大学排行榜更有可能是一剂包藏祸心的毒药。

相关言论

退出国际大学排行榜,不是要固步自封。

主动参与国家交流、国际评价,本身就是科学研究的内在要求,亦有助于中国高校的成长。

国际大学排行榜的评价标准,其中的可取之处,中国高校也可以拿来借鉴与参考。

但是,无论是借鉴,还是交流,都应该建立在中国高校的教育自主、自信之上。

更为关键的是,中国高校应该如何办学?

我想,应该以国家需要、人民满意为标准。

中国的大学,应该做“中国土地上”的大学,而非“国际大学排行榜上”的大学。

# 中国人民大学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本主题已被锁定,无法回复,敬请谅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