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警惕西王食品财务异常风险:长期“大存大贷”,巨额资金流入神秘供应商

易简财经

2022-05-11 08:00

41728 0 0

图片

西王集团是我国最负盛名的村办企业之一,旗下拥有西王食品(000639.SZ)、西王特钢(01266.HK)、西王置业(02088.HK)三家上市公司,西王村曾被媒体誉为“中国上市第一村”。

2017年,西王集团卷入当地另一家明星企业——齐心集团——破产案中,西王集团作为齐心集团最大的担保方,被银行抽走大量资金,从而陷入了债务危机,其破产传闻一度甚嚣尘上。

2020年初,西王集团与主要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债务危机得到缓解。然而最近西王集团被爆出二次违约传闻,据媒体报道,有债权人向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市人民法院申请西王集团破产,邹平市人民法院已于2022年3月7日签收了该破产申请书。

天眼查APP显示,今年4月,西王集团新增股权冻结信息,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其股权数额为6.2亿人民币,被执行人为王勇,冻结期限自2022年4月至2025年4月。

清流工作室独家研究发现,西王食品作为西王集团旗下最核心、最优质的资产,财务业绩存在诸多疑点,比如其2021年年报披露的非关联方第一大供应商兼重要客户,实际高度疑似关联方,而2021年超13亿元的巨额资金流向了该神秘供应商和客户;与此同时,西王食品长期存在“大存大贷”等异常财务现象。

图片

第一大供应商之谜

西王食品是我国最大的玉米胚芽油供应商,公司生产所需的核心原材料——玉米胚芽——主要向关联方西王淀粉有限公司(下称“西王淀粉”)采购,西王淀粉长期以来是西王食品的第一大供应商。

但是2021年情况出现了重大变化。根据年报,当年西王食品除了仍然向西王淀粉采购大量玉米胚芽之外,还向一家神秘的供应商采购了巨额的玉米胚芽,先看下面数据:

图片

资料来源:2021年财报

财报数据显示,西王食品2021年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23.4亿元,占公司年度采购总额比例为45.72%,其中关联方采购金额为零。

首先,关于关联方采购金额占比为零这个数据是有问题的,因为根据公司2021年财报披露(第55页),西王食品2021年向西王淀粉采购玉米胚芽32,464.95万元,这个数据跟第二大供应商数据完全吻合,所以,当年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中,关联方采购占比至少是6.34%,不可能为零。

更值得关注的是,忽然出现的第一大供应商。

西王食品当年向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高达12.92亿,采购占比为25.25%。这个数据一看就显得颇为异常,因为公司往年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并不是很高,比如2018年到2020年,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3.41亿、3.55亿、3.79亿,从未超过4亿。而2021年公司营收同比仅增长9.95%,收入结构也未发生重大变化,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个这么大的供应商?

那么这个供应商是谁呢?

根据2021年12月29日西王食品对深交所关注函回复披露来看,这个供应商应该是青岛荣林盛嘉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荣林盛嘉”):

图片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公告数据显示,2021年1月1日至12月28日,西王食品向荣林盛嘉采购胚芽13.91亿元,与年报披露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相差约1亿元,这个差异要么是后期有退货,要么是增值税差异,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西王食品2021年的第一大供应商是荣林盛嘉。

那么这个荣林盛嘉到底是什么来头?

工商资料显示,荣林盛嘉成立于2020年3月3日,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公司成立之初的名称为青岛荣霖盛嘉贸易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批发零售钢材、铁矿粉、铁矿石、金属材料(不含稀贵金属)、建材、焦炭。

直到2021年3月1日,其经营范围才变更为食品经营等业务,2021年6月9日才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

图片

资料来源:天眼查

这也就意味着,公司从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到成为西王食品第一大供应商,供应价值13.91亿元的胚芽,历时不到7个月。

清流工作室研究发现,荣林盛嘉和西王食品之间关系非同一般。

荣林盛嘉在工商局登记的2020年年报联系电话,可以关联出众多西王集团旗下或与其关系密切的公司;

图片

资料来源:天眼查

其中西王特钢经贸公司、西王国际贸易公司是西王集团旗下产业,与西王食品是兄弟公司,西王特钢经贸公司法人代表王棣是西王集团副董事长,他曾出任过西王食品董事长,目前仍然是西王食品控股子公司西王食品(青岛)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西王物业是西王系成员,为西王建工旗下产业,据财报披露,该公司目前是西王食品债务担保人之一。

荣林盛嘉2021年年报联系电话,则关联西王食品(青岛)有限公司、西王国际贸易(青岛)有限公司。

荣林盛嘉自成立以来一共用过三个注册地址。第一个地址是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长安路6号206室,使用同一注册地址的还有青岛联海食品油脂工业有限公司,该公司控股股东及法人代表是何麒雄,何麒雄同时是西王特钢经贸公司监事、西王物业青岛分公司负责人。

第二个地址是东省青岛市市北区敦化路138号2101室,使用同一注册地址的还有青岛正融嘉霖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唯一股东是夏培剑,夏培剑同时担任西王集团、西王粮油董事。

综上所述,荣林盛嘉与西王集团旗下公司关系匪浅。那么,荣林盛嘉与西王集团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更进一步,西王食品2021年年报披露的前五大供应商采购中,关联方采购金额到底是不是零呢?

更值得警惕的是,荣林盛嘉不仅是西王食品第一大供应商,它还扮演另一个角色,是西王食品的重要客户。

根据西王食品对深交所问询函回复意见,2021年前三季度,西王食品对荣林盛嘉的销售回款金额为8337.89万元,位列第四名:

图片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图片

大存大贷之谜

西王食品账面上长期存在着“大存大贷”的现象,即一方面账面上趴着巨额货币资金,一方面欠着银行巨额贷款。

这个事情的由来大概是这样:2016年西王食品斥资7.3亿美元收购主营运动营养品的Kerr公司,为此西王食品向银行拆借了巨额资金,2015年末公司账面上仅有短期贷款1亿元,2016年末,其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余额分别为12.53亿、17.35亿,另有一年内到期长期贷款0.87亿,净增加额将近30亿元。

2016年和2018年,西王食品分别以补充流动资金和置换并购贷款为由进行定向增发,分别融资4.82亿、16.5亿,合计金额21.32亿。

2016年至2018年,西王食品经营现金流净额累计为14.35亿,同期资本性支出为2.25亿,自由现金流为12.1亿。

也就是说,到2018年底,公司定向增发和经营产生的自由现金流,就足够偿还银行贷款了。但是,西王食品仅偿还了少量银行贷款,截止到2022年一季度末,其短期借款余额仍然高达11.67亿,与2016年末相差无几;长期贷款余额7.2亿,与2016年末相比减少了约10亿。

与此同时,西王食品账面上长期趴着巨额货币资金,截止到2022年一季度末,其货币资金余额高达15.83亿。

但是,西王食品的这些货币资金并没有存在银行,它绝大部分资金存进了西王集团旗下的西王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公司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末存放于西王财务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4.92亿元,占公司当期货币资金余额的比例高达91.03%!

而西王集团自2017年陷入债务危机以来,资金链一直很紧张并几度传出破产传闻。同时,西王集团及关联方山东永华投资有限公司对西王食品的股权质押比例分别高达98.74%、100%,而西王集团实际控制人王勇于2021年9月已成为“失信人”。

图片

资料来源:天眼查

这种情况下,西王食品将自己超过90%的货币资金存放在西王集团财务公司,其资金安全是否存在重大隐患?更进一步,上市公司如何解释长期存在的“大存大贷”的现象?

此外,清流工作室注意到,西王食品通过多种方式向西王集团旗下相关公司输送资金。比如2021年,西王食品对关联方西王淀粉预付款激增,请看以下明细:

图片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2021年4月,西王食品以预付货款为名,向西王淀粉支付预付款2.07亿,但是直到2021年9月底,这些预付款还没有用完,余额为1.54亿,2021年10月,西王淀粉将1.44亿预付款退回给西王食品,但是2021年11月,西王食品又立马向西王淀粉支付了2.45亿元,截止到2021年12月28日,西王食品对西王淀粉的预付款余额仍高达1.86亿。

从其付款金额和采购金额来看,其预付款金额已经明显大幅超出正常的采购金额水平,资金输送的意图很明显。

此外,据公司2020年财报披露,西王食品2020年12月24日和25日,向山东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购买“资产收益权”共计人民币3.5亿元,年化收益率6.0%,其基础资产为山东省邹平当地某从事钢材、焦炭及铁矿石贸易的公司的应收账款。而这3.5亿资金的绝大部分流入了西王食品的兄弟公司西王特钢,流入金额为2.37亿。

综上所述,鉴于西王集团目前极高的债务风险、实际控制人王勇已成为“失信人”、西王集团及关联方对西王食品所持股份几乎质押殆尽,而西王食品绝大部分货币资金又存放在西王集团旗下的财务公司,所以我们郑重提醒投资者们,需高度警惕相关风险。

# 西王食品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