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1
分享

关于字节跳动更名的猜想:资本求财,自己求生

财经汇

2022-05-10 11:12

123360 1 1

对字节跳动来说,2020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字节跳动估值达到了1400亿美金,成为国内仅次于阿里和腾讯的互联网巨头。但在海外,其旗下短视频应用TikTok却陷入了一场地缘政治风波。

图片

美国总统特朗普以数据安全为由,要求字节跳动在45天内将TikTok美国业务剥离,否则只能关门大吉。字节跳动被迫就出售进行谈判,潜在买家包括微软、甲骨文、沃尔玛等商业巨头,以及字节的美国投资方。

这一年7月至9月间,TikTok在经历了 CEO离任,起诉特朗普政府,拒绝微软收购等等波折后,整个事件最终以甲骨文成为TikTok“可信技术提供商”而告终。

事件虽已平息,但其后续影响却远未结束。字节跳动自此在全球范围内开启了“数据本地化”之路,即“中国的数据在中国,海外的数据在海外”。

从那时起,字节跳动便注定了未来很难以一个整体的面貌面对世界,业务分拆、国界隔离才是它的唯一出路。

一个标志性事件是,次年4月新加坡籍华人周受资被任命为TikTok首席执行官,外界将之形容为“在西方和中国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

01.

IPO传闻甚嚣尘上

周受资出任TikTok首席执行官的前一个月,已被任命为字节跳动CFO,字节跳动因此被传在为上市做准备,但最后不了了之。如今一年过去,字节跳动最近频繁的动作让关于其上市的猜测再度甚嚣尘上。

图片

5月8日,据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披露,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于5月6日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抖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此外,字节跳动旗下其他数个公司也陆续更名为“抖音”。

字节跳动两次被传准备IPO都伴随着新CFO的上任。

周受资入职字节跳动前,曾是小米高管,历任小米国际部总裁、高级副总裁、CFO等职务,深度参与过小米上市工作,其空降字节跳动被解读为字节谋求IPO亦无不可。但在周受资入职仅一个月后,字节跳动便宣布“经过认真研究,认为公司暂不具备上市条件,目前无上市计划。”

这一回应说至少说明了一点,字节跳动当时确实有上市想法,但出于种种原因最终搁浅了。至于究竟是什么原因,华尔街日报的消息或许值得参考,该报称张一鸣在同年3月底就决定无限期搁置境外IPO计划,因为这与国家对数据安全监管有关。头铁的滴滴同年7月赴美上市后的遭遇多少能说明问题。

这一次的关键先生是4月25日赴任的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准(Julie Gao)。

资料显示,高准曾参与包括美团、京东、拼多多、小米在内多家中国科技公司的IPO,并且他对字节跳动极为熟悉,深度参与过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沐瞳游戏公司,以及几轮私募股权融资。在高准继任之前,字节跳动CFO职位已经空缺5个月之久。

图片

既懂法律又懂金融,还熟悉字节跳动业务体系,字节和高准上演了一场“虚位以待”和“有备而来”。同时,多个渠道消息称,字节跳动在4月开启了新一轮期权回购,价格为每股142美元,相比去年的132美元,提升了7.5%。

加价回购期权,新任CFO到来,旗下公司更名,种种迹象表明,这一次字节跳动IPO要来真的了。但反常的一点是,今年以来全球股市均在持续下跌,互联网科技公司股价跌的尤其惨烈,字节竞争对手Meta股价年初还有330美元,截止上周收盘就只剩203美元,跌幅高达40%。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观点甚至认为“流动性的音乐”即将停止,金融市场10年来的繁荣即将结束。在这样的关头,字节跳动若选择IPO究竟是处于怎样的考量?

02.

关于字节跳动的几个猜想

猜想一:经济下行,估值下滑,股东急于退出

众所周知,二级市场上市是投资机构套现退出的主要方式,但如果企业迟迟无法上市,投资机构资金周转和兑现回报的需求便难以解决,企业自然就会面临来自股东的压力。

字节跳动作为全球范围内的社交巨头,创立至今10年间完成了10轮融资,累计金额超70亿美元,因此在上市的问题上面对的情况更加复杂。比如2021年11月彭博社便曾报道称,字节跳动最最大投资者之一海纳国际集团(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Group)正寻求出售5亿美元股票。

彼时字节跳动估值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滑坡,从同年7月高达5000亿美元的估值,一路下滑至10月的3600亿美元,三个月内估值下跌1400亿美元。

图片

毫无疑问,在金融市场流动性充裕时期,字节跳动是无须急着上市的,自身营收高速增长,现金流充足,资本愿意陪跑。但在全球股市持续下行,国际局势扑朔迷离的当下,留给字节跳动讲故事的时间已然不多,拖得时间越久,估值下挫的风险越高,这是投资机构最怕的。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认为,抖音如若选择现在启动上市,可能并非是最好时机。无论是港股还是美股,当前的流动性都不是很理想,若当下强行上市,现阶段对于抖音的估值难言乐观。

目前字节跳动的重要股东有红杉资本中国、软银愿景基金、云峰基金、KKR。其他参与过融资的资方包括源码资本、晨兴资本、SIG海纳亚洲、顺为资本、建银国际、泛大西洋投资、春华资本、老虎基金等。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字节跳动何时上市关系着大佬们的钱袋子。

猜想二:业务布局放缓,扩张之路受阻

客观来说,字节跳动自抖音之后再未打造出爆款APP出现。在与腾讯竞争的赛道里,无论是飞聊还是多闪等社交类产品,均以失败告终,飞聊团队解散,多闪则被并入抖音。

屋漏偏逢连夜雨。2020年,字节跳动全力押注教育赛道,大量招募员工并推出20多个细分产品,但偏偏碰上了史上最严厉的教育监管政策,大面积裁撤相关业务让字节元气大伤。

显然,除了自家原创型业务受阻外,此前字节跳动依靠并购扩张快速杀入陌生行业的路子也走不通了。除了教育赛道,金融、游戏等板块也都不同程度遭遇阻力。今年年初,字节跳动旗下投资业务被整体裁撤,战略投资部员工并入各个业务线,财务投资板块则彻底解散。

体现在营收业绩上,知情人士称,字节跳动去年营收约为580亿美元,同比增长70%,相比于2020年同比111%的增速,增速显著放缓。

因此,从企业自身发展的角度来看,字节跳动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上市显然是必经之路。只有这样,才能以更高的效率布局自身业务生态,以更大规模实现业绩突破。

对此,财经媒体作者Atacama认为,除了自身业务发展需求,字节跳动更名乃至潜在的上市可能,都可以看作是字节跳动在全球化业务背景下,对自身品牌的整合和风险管理动作。字节跳动在资本市场、业务发展和品牌形象上,有意地进行国内与国际的区分、风险隔离。

03.

字节跳动的未来道路

最后谈谈字节跳动在新兴赛道的布局。目前比较亮眼的是旗下头显品牌Pico所在的AR/VR赛道,字节跳动近日刚刚将2022年VR的销售目标从100万台增加到约180万台,要知道去年整年Pico的出货量在50万台左右。如果2022年能完成出货目标,出货量将实现260%的高速增长。

图片

当然,这与该领域的头部企业Meta还有不小的差距,但依托国内庞大的内需市场,以及整个赛道的高速发展,字节跳动未来未必不能实现弯道超车。

有意思的是,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创业之初就对Facebook十分推崇,曾在内部会议中多次提到“要不我们做Facebook吧”。最后的结局是,字节跳动虽然没成为Facebook,但却逐渐成为如Facebook母公司Meta一样的社交巨头。

一样是全球化路线的社交媒体,一样斥巨资收购VR头显厂商。Meta所图甚大,希望借押注下一代计算机件建立全新软硬件生态(元宇宙);字节跳动则想通过VR/AR将旗下应用的优势延续到下一代终端设备之中。

相比国内其他互联网企业,字节跳动在海外市场社交媒体份额上极具优势,未来随着其VR/AR等新兴赛道的加速推进,依托社交媒体赋能,字节跳动极有可能成为继智能手机浪潮后,率先攻占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

# 字节跳动
# TikTok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1人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热门评论
猫友1470270
资本所示。
2022-06-04 22:49
0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