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暴跌7000亿!“宁王”崩了,市场在担忧什么?

侃见财经

2022-05-06 11:26

19123 0 0

“宁王”崩了。

一份“爆雷”财报,令宁德时代(300750)遭遇凶猛抛售。5月5日开盘后,宁德时代股价一度暴跌超14%,单日总市值蒸发超777亿元。在前一交易日,宁德时代披露了2022年一季度财报,扣非净利润同比暴跌超41%,令市场诧异。

闪崩13%!8000亿“宁王”突然被砸,都是涨价惹的祸?

市场担忧的是:上游原材料持续涨价的背景下,宁德时代对上下游的议价能力正在减弱,赚钱能力正在下降。

其实,拉长周期来看,市场资金对宁德时代的抛售更为坚决。自2021年年底以来,宁德时代的股价创出692元的历史高点后,便一路走低,累计跌幅已高达45.7%,总市值累计蒸发高达7369亿元。

“宁王”崩跌

五一小长假后,A股如期开盘,宁德时代的14万股东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5月5日开盘,宁德时代大幅低开10.83%,盘中一度暴跌超13%,随后稍有回升,截至收盘,宁德时代跌幅仍高达8.15%,总市值降至8764亿元,相比前一日,总市值蒸发超777亿元。

闪崩13%!8000亿“宁王”突然被砸,都是涨价惹的祸?

股价大跌的同时,市场资金对宁德时代的分歧正在加大,5月5日,宁德时代单日成交金额高达222.6亿元,创下上市以来单日成交金额新高。

外资成为砸盘的主力军,据Wind数据显示,北向资金5日净卖出23.62亿元,宁德时代遭净卖出37.08亿元,居两市首位。

如果拉长周期来看,宁德时代的跌势更为凶险。自2021年年底以来,宁德时代的股价创出692元的历史高点后,便一路走低,累计跌幅已高达45.7%,总市值累计蒸发高达7369亿元。

其实,宁德时代的新一轮大跌,市场早有预料,主要是因为一则“爆雷”的财报。

在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宁德时代披露了2022年一季度财报,这是一份让市场略感失望的成绩单。

今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但一季度的净利润为14.93亿元,同比下滑超23.6%,扣非净利润更是不足10亿元,同比暴跌超41%。

闪崩13%!8000亿“宁王”突然被砸,都是涨价惹的祸?

对于市值体量一度超过万亿的宁德时代而言,单季度净利润不足15亿元,属实有些难看了。

锂矿涨价惹的祸?

尽管营收仍在快速增长,市场担忧的是:净利润迅速下滑,宁德时代的议价能力正在减弱,赚钱能力正在下降。

这一点,从宁德时代披露的销售毛利率也可以得到验证。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的销售毛利率仅有14.48%,首次跌破20%,创出历史新低。而在此前,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常年维持在30%以上。

闪崩13%!8000亿“宁王”突然被砸,都是涨价惹的祸?

对于净利润、毛利率下降的原因,宁德时代的解释是,主要因为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大涨。在一季报中,宁德时代表示,营业成本随销售增长相应增加,且部分上游材料价格快速上涨造成成本增加,宁德时代营业成本同比增加了198.66%,增幅明显超过了营收的增长。

而宁德时代管理层给出的解释是,电池厂商都面临供应短缺和价格上涨的挑战,宁德时代为了维护产业健康发展,在价格方面是非常谨慎的,和客户维护了很好的关系。

言外之意便是,涨价的压力自己扛了,没有向客户大幅度涨价,守住了市场份额。

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一季度,宁德时代的装机量高达24.43GWh,市占率超过50%,而在全球市场占率也从2021年底的32.6%进一步提升至35%。

此外,宁德时代的期间费用也明显增加,一季度销售费用为15.33亿元,同比增长121.68%,主要因为计提的售后综合服务费较上期增加;管理费用为12.46亿元,同比增长73.73%;研发费用为25.68亿元,同比增长117.49%。

其实,宁德时代的困局,几乎是所有锂电池企业正在面对的。欣旺达、亿纬锂能、国轩高科、孚能科技的一季度营收分别增长35%、128%、203%、317%,净利润却分别下滑26%、19%、33%、39%。

有人跌倒,有人吃饱

很显然,宁德时代一季报“爆雷”的导火索主要是,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快速上涨。

2022年以来,动力电池产业链上游的锂、钴等上游材料价格,都在疯涨。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自2021年至2022年3月,正极三元锂材料均价由12.4万元/吨上涨至36.8万元/吨,累计涨幅接近200%;磷酸铁锂材料均价由4万元/吨飙升至16.2万元/吨,涨幅更是超过300%。

涨价最疯狂的是,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据生意社的数据显示,2022年3月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一度突破50万元/吨,甚至触及52万/吨的高位,相比年初,国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的涨幅一度超67%,相比2021年同期的累计涨幅超过500%。

闪崩13%!8000亿“宁王”突然被砸,都是涨价惹的祸?

另外,受俄乌冲突的影响,2022年一季度,镍的价格一度上演史诗级疯涨。3月初,伦镍期货合约价格从5万美元/吨一路飙涨至最高超10万美元/吨,短短2天的涨幅高达233%。

需要指出的是,动力电池的制造成本中,原材料的占比高达八成,锂电池、镍作为三元锂电池的重要原材料之一,其价格的上升给锂电池企业带来巨大的成本压力。

而这一波锂价暴涨的盛宴下,上游玩家却赚得盆满钵满。

A股的锂矿巨头业绩都迎来了爆发式增长,2022年一季度,赣锋锂业、天齐锂业、永兴材料、盛新锂能、雅化集团、中矿资源、西藏矿业的扣非净利润均超过了2021年全年的总和,同比增速分别高达956%、1883%、757%、952%、1301%、954%、520%。

很显然,在这一波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背景下,宁德时代几乎扛下了所有压力。

锂、钴等原材料的需求持续放大,在市场供不应求的局面下,各大动力电池企业对上游的议价能力越来越弱,难以从原材料供应商方面争取到降价空间。

下游的电动车企业,更是动力电池厂商“必争之地”,直接关系到市场份额的高低。当前,正处于动力电池市场扩张期,对于动力电池厂商来说,抢占市场份额是首要任务。这种情况下,大部分动力电池厂商宁愿承担上游的成本压力,即使是短期亏损,也要维持与车企的良好关系。

几乎所有的动力电池厂商,都在赌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周期。因为,以过往的经验来看,周期性决定了原材料价格必然会回归,原材料具有强同质化,价格暴涨会刺激上游原材料厂商扩产,继而供给增加,价格下跌。

所以动力电池厂商宁愿忍受短期的亏损,也要守住下游的客户,抢夺市场份额,一旦原材料价格见顶回落,未来便能够享受几乎垄断的受益,更何况,新能源赛道正处于加速初期。

# 宁德时代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