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宁德时代为何暴跌?

这个是认证

财经天下周刊

2022-05-07 08:00

52982 0 0

“五一”假期过后首个交易日,有着“宁王”之称的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宁德时代)股价“跌”上热搜,开盘后跌幅一度超过10%。作为创业板市值居首的公司,宁德时代股价的大幅波动,甚至带动创业板指下行。

行业人士认为,此轮股价下跌与宁德时代2022年一季度财报表现不及预期相关。受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宁德时代今年一季度“增收不增利”,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23.62%至14.93亿元。

5月5日下午,宁德时代2021年度业绩说明会在互联网端召开,有投资者提及公司股价大跌的问题,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表示,作为快速成长的高科技企业,宁德时代从2015年至2021年的营收、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6%、52%,估值方式应参考世界级高科技企业早期水平。

但对于宁德时代持续下跌的原因、是否长期估值过高等问题,曾毓群似乎没有正面回应。截至5月5日收盘,宁德时代总市值8764亿元,比去年底的巅峰时期蒸发了超过7000亿元。

尽管股价暴跌,但“宁王”依旧对资本市场拥有极强吸引力。从成交量上看,宁德时代早盘成交量巨大。截至发稿,宁德时代成交量超60万手,成交额超过200亿元,单日成交额创上市以来新高。

这意味着,仍有大量资金涌入“抄底”。

图片

01

“宁王”股价跌去40%

5月5日,宁德时代大幅低开,开盘价365元/股,开盘仅20分钟后一度暴超13%。

事实上,进入2022年以来,宁德时代股价一直呈下降趋势。4月20日,宁德时代不复权股价创阶段新低,收盘报407元,总市值跌破万亿,约为9486亿元。此后总市值持续徘徊在万亿元之下。截至5月5日收盘,宁德时代报价于每股376元,下滑8.15%,总市值8764亿元。

2021年12月宁德时代股价冲至每股692元的顶峰,总市值超1.6万亿元。相比之下,宁德时代股价回调幅度已超40%。

宁德时代大跌,消息面上,公司2022年一季报低于市场预期被认为是主要原因。

根据财报,宁德时代2022年一季度整体呈现“增收不增利”的局面:实现营业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环比下降14.59%;实现归母净利润14.93亿元,同比下降23.62%;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9.77亿元,同比下降41.57%。

对此,多家证券机构分析认为,宁德时代盈利能力下滑,主要受到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成本承压显著的影响。

过去一年,宁德时代主要产品三元锂电池的主要原材料价格经历弹射式上涨。据上海有色金属网数据,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从2021年初的每吨价格不足5万元,飙升至2022年一季度接近50万元/吨,涨幅接近10倍。

反映在财报上,宁德时代2022年一季度销售毛利率仅为14.48%,相较于去年同期下降10.32个百分点。

对此,西南证券认为,宁德时代2021年动力锂电池产品单位利润约为0.08元/Wh(瓦时),若成本压力得不到传导,“仅碳酸锂涨价或吞噬公司全部利润”。

根据宁德时代2021年报,动力电池业务是宁德时代收入来源的绝对主力,占据公司整体营收的七成。

不过,宁德时代早前发布公告称,公司正与合作客户进行协商,预计在短期内将产品涨价落地,以分摊成本压力,维持盈利空间。

作为动力电池行业的巨擘,宁德时代此次业绩变化,究竟是短期现象还是长期变数,自然引发行业关注。5月5日的股价波动,更是直接把宁德时代送上微博热搜,围绕公司的“唱多”及“唱空”,争论不休。

此前,有消息显示,宁德时代第二大股东,副董事长黄世霖减持减持总计约105万股,金额约5.86亿元。对此,宁德时代予以否认。其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黄董并没有减持,请勿以讹传讹。”

事实上,尽管股价下跌,5月5日,宁德时代流入及流出资金均达到百亿元级别。

据万得统计,宁德时代近1日内主力资金总体呈流入状态,显示出市场对宁德时代未来走势观点的分化。

图片

02

宁德时代毛利降低,刺痛投资者

引发此轮股价波动的关键,正是宁德时代2022年一季报。事实上,宁德时代4月20日股价下跌,总市值跌破万亿元,被部分市场认识认为与一季报不及预期相关。

对此,宁德时代于5月5日凌晨发布《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就一季度盈利能力同比、环比下滑明显进行说明。

宁德时代方面表示,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幅度超过预期,客户端价格传导相对谨慎,叠加一季度销量因季节性因素环比下降等,是导致公司一季度盈利同比、环比双降的原因。

面对公司一季度盈利能力及毛利率下滑,宁德时代的解决方法是将风险均摊。

“3、4月份碳酸锂价格较高,对二季度成本有一定影响。”宁德时代在公告中表示,将在接下来对动力电池产品进行相应涨价。

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宁德时代的市占率达到50%左右,合作车企包括特斯拉、现代、福特、戴姆勒、长城、理想、蔚来等主流主机厂。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产品二季度调价,或将引发新一轮的新能源车产品涨价。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份,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已经“剧透”了二季度动力电池的涨价压力。

“目前来看,和电池厂商已经合同确定了二季度电池涨价幅度的品牌,基本就都立刻宣布涨价了。”李想称,其他车企在等待价格谈妥后,也会立刻宣布涨价,“二季度电池成本上涨的幅度非常离谱。”

有业内人士此前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今年部分动力电池企业的价格谈判规则从年单变成了价格每季度谈定,对于车企而言,动力电池的成本压力会更大。

不过,对于此轮动力电池产品涨价幅度几何?宁德时代方面并未作出具体回应。

“每家客户情况不完全一样,涨价是动态调整的。”宁德时代方面透露,目前公司已基本完成与车企的协商调价,将在二季度逐步实施落地。

图片

03

“宁王”缺钱?

去年以来,随着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开始发力,动力电池领域的市场格局变化,成为热门话题。而对于二线竞争对手,宁德时代在多个场合表达“轻松姿态”。

在今年4月底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宁德时代方面回应,“友商扩产不意味着会增加竞争,有创新材料体系、结构体系的产品,才值得竞争。”

而在5月5日凌晨发出的这份最新记录表中,宁德时代再次提及公司对于市场格局的态度。宁德时代方面认为,未来行业竞争不仅是看单个产品或技术,而是综合实力的比拼,比如供应链体系、制造体系以及技术研发实力。

但事实上,巩固城池的压力并不小。比如建立上述体系能力,意味着巨额资金投入。

过去一年,为守住市场份额,宁德时代在技术研发、产能扩张以及上游原材料布局方面持续加码。根据年报,宁德时代2021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较上年增加387.29亿元,增幅达到257.29%。

尽管认为产能并非一切,但在眼下动力电池行业的产能扩张“军备赛”中,宁德时代并不能缺席。公开资料显示,宁德时代目前在建动力电池产能为140GWh,到2025年,公司在动力电池业务、储能电池业务的合计产能将超过700GWh。

有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1GWh动力电池产能的投资额约为4亿至5亿元,产能扩张的背后,企业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司发布2021年报后,宁德时代曾表示“2021年度不派发现金红利”。原因之一,即是“公司预计2022年在产能建设、研发投入以及原材料采购等方面将有重大投资计划和现金支出。”

不过,对于市场竞争,宁德时代依旧乐观。“随着高性价比新产品陆续量产,相比与二线的优势差距在不断加大。”

# 宁德时代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