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天选打工人”的上班第一天

这个是认证

字母榜

2022-05-06 10:14

79334 0 0

“天选打工人”的上班第一天

| 人在囧途

节后复工第一天,由于北京多个地铁站点封闭,部分公交甩站、停运,导致一些必须上班的在京打工人只能选择骑车到未被封停的其他地铁站乘车。

中午,#大量北京市民骑行上班#甚至上了微博热搜,一家媒体在报道中写道,“5月5日,北京上班高峰期,温度清爽、气候宜人,在广渠门桥附近,大量市民以骑行方式绿色出行上班”。

“天选打工人”的上班第一天

但这只是打工人上班路上的第一关。

不少人在到了公司楼下后,才发现自己的健康宝弹窗了,只能在突兀而高亢的警报声中打道回府。

“节后复工第一天,就被健康宝弹窗整得又尴尬又心累”,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女孩说。今天一整个上午,她都奔走在解封弹窗的路上,等到一切都处理妥当,已经是下午两点,“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但我已经很累了。”

还有人因为害怕公共交通的风险,不惜骑行17公里,耗时近一个半小时赶去上班。骑行的路上,早高峰时的二环路一片空旷,这种景象,往常也只有在春节期间才会出现。

“行业动荡、疫情影响,大家都难,还有活干就不错”,一位北京的程序员告诉直面派。微博上有人称今天还能上班的人都是“天选打工人”,以后会打一辈子打工,他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好,“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能安安稳稳打一辈子工就很不错了吧。”

以下是他们的口述实录:

A

今天上班,我骑了79分钟的共享单车

冯天,30岁,公务员

我是昨天晚上临睡前忽然有这个念头的。

之前看新闻,北京市公布的确诊人员的流调中有地铁站的轨迹。我家里有老人,也有孩子,就有点害怕。再加上今天部分地铁站封闭,我临时就想骑车去上班。打车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一是距离远,比较贵,二来车内也算密闭空间,也有风险。

临睡前,我就跟我老婆说我明天要骑车上班,她不信,我就有点被激到了,一定要骑车去上班。

我住在海淀的五道口附近,工作在三里屯,平常做地铁的话也就1个小时的样子,今天骑车足足骑了79分钟31秒,把我累惨了。

我早上7点半出的门,下楼后就扫了辆共享单车。我骑得不快,速度基本匀速,算是“休闲骑法”。走的也都是大路,从京藏高速辅路转二环,路上车很少,算是北京少有的早高峰不堵车的时候。

一开始,我感觉还好,骑到一半就有点后悔了——今天太晒了,顶着大太阳骑车,出了一身的汗。但考虑到都骑了这么久了,就一条道走到黑吧。

等我到单位,全身都湿透了,换了身衣服才继续工作。下车的时候,腿还有点发软,膝盖有些不舒服,太久不运动了,偶尔出出汗也好。

我没跟身边的同事说这个事儿,怕引起不必要的讨论,他们可能会觉得我有点过于恐慌疫情了。

今天#大量北京市民骑行上班#还上了热搜,我也算是其中一员。但回头想想,我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大家都骑车了,这时候地铁空荡荡,反而安全了。

今天晚上我准备坐地铁回家了,骑车太累了,实在受不了。

B

上班第一天,奔走在解封弹窗的路上

陈珊,26岁,创意工作者

节后复工第一天,就被健康宝弹窗整得又尴尬又心累。

我住在朝阳北四环外,公司距离住的地方也就一公里的路程,我不会骑车,所以平常都是走路上下班,十来分钟就到公司了。

昨天晚上公司大群里还通知说,今天正常到公司上班。所以我今天十点到的公司所在园区,在园区门口用健康宝扫二维码,结果竟然响起了嗷呜嗷呜的报警声,声音很急促,真的是太尴尬了,旁边的人都看着我。

门卫大叔走过来说,“我看看,谁的健康宝响了?”一看健康宝,弹窗4,就说不能进,让我去做核酸,弹窗消除了才能进园区。可是,我的工作电脑还在公司,我就想着办公室有人的话能帮我电脑送出来,我就回家办公,结果我是我们办公室第一个到的。无奈,我只能回去。

“天选打工人”的上班第一天

等到十一点,公司终于来人了。我想着叫一个闪送,帮我把电脑送过来,结果不到一公里闪送要28块钱,我把数码选项换到了文件,价格还是如此,叫了十分钟,还没有人接单。于是又换了跑腿,跑腿也是十分钟了还没有人接单,我就加了五块钱小费,最后不到一公里的路程跑腿费花了16块钱。

到了园区门口,跑腿小哥给保安大叔看了自己的核酸阴性证明,也不让进去,我只能让同事帮我把电脑送到园区门口。虽然办公室到园区门口只有五六分钟的路程,但是这种大热天,跑腿小哥等在门口焦急,同事放下工作顶着大太阳给我送电脑,我也很焦急。主要是我刚到新公司一个月,和同事还不太熟。

快中午的时候,我出门做核酸,我们小区没有核酸检测点,我需要跑到另一个社区做核酸,结果人家小区说有弹窗做不了,让我去我们居委会解除弹窗再来做。我刚搬过来没有一个月,还不知道居委会在哪里,于是又花了好长时间找居委会,结果居委会又说让去医院做检测。我不想去医院,就查了一下,距离一点多公里外还有一个核酸点,于是就又去那个核酸点,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才做上了核酸。

最后实在是走不动路了,打车回了家,一圈圈折腾下来也快两点了。我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但我已经很累了。

C

“早上六点起床,骑了50分钟的车,得亏了昨晚跟着刘畊宏跳操”

陈宝荣,女,25岁,信息流编导

我就是天选打工人,住在百子湾附近的商业公寓,隔壁都是疫情封控区,公司在海淀区,朝阳区疫情严重以后,公司也没有通知居家办公,依然要求全员到齐,而且不去就算迟到,要罚款。

公司不愿让员工居家隔离,也跟工作性质有关,我的工作是短视频信息流编导,我设计好脚本以后,还要现场带着团队拍摄,居家就没办法工作。

我住的公寓离百子湾地铁站有1公里,平时每天公寓会有班车接送。疫情严重以后,公寓虽然没有宣布封闭,但班车已经停运,何时恢复正常还要等社区通知。雪上加霜的是,5月4日,已经居家隔离的朋友给我发来北京部分地铁站封闭的通知。

看到日常搭乘的百子湾地铁站出入口封闭,我赶紧用导航搜了一下,周围没被封的、离我家最近的地铁站只有呼家楼,距离我公寓10公里,还是比较远,骑车也要50分钟。

预感到百子湾九龙山附近的上班族比较多,上班日可能会“一车难求”,再加上我家附近平时单车就比较少,趁着4日晚上去超市买菜回来,我特意把共享单车推进离我楼道门口最近的位置,也算是给自己提前“囤”了个自行车。打工人不易,别人都是囤菜,我是囤车,目的都是为了能有点安全感。

4日晚上回家以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一边是忐忑,一边是期待,忐忑是怕别人把我的车骑走,期待是想着公司会不会临时来个居家通知,结果等了一晚上,公司的群还是安安静静,我只能老老实实骑车去地铁站了。

上班第一天,我早上六点多就醒了,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六点半出门骑车,一直骑到呼家楼地铁站,骑完以后腿就已经麻了,又继续坐了50分钟地铁,八点终于到了公司,谢天谢地没有迟到,中午吃饭间隙时跟同事吐槽,“上个班上出了长征感觉”,大家都深有同感。

这次骑车经历,算是我毕业以后运动量最大的一次。好在从五一假期以来,我每天晚上有跟着刘畊宏跳操运动,要是以前的我,肯定骑不了这么远。

一天还能坚持,如果天天10公里骑车,腿怕是要废了,希望公司赶紧出个打车报销政策吧。

D

“领导一大早派车接我,结果来到公司一天没事做”

刘茜茜,女,28岁,设计师

我是设计师,公司和家都在朝阳区,五一之前我因为去过光辉里附近被弹了窗,假期在家隔离了几天。

五一假期第二天,我们公司在群里通知员工居家办公,开会全部转为线上,原本以为假期结束以后还能在家继续待着,没想到上班第一天,一大早领导就给我打来微信电话,告诉我来个活,有图要画,具体内容需要到公司商量,说会派私家车来接我。

领导还特意说只找了我一个,如果不是非常时期,以前从来没感觉自己对公司这么重要。

我住的离公司比较近,开车20分钟就到了,早上九点到了公司以后,办公室空空荡荡,没想到领导没来,也没给我安排工作,我在微信给领导发信息,得到的回复是任务临时有变动,今天暂时不需要工作,我就这么在办公室干坐了一天,特别莫名其妙,晚上还得自己打车回去。

我明天绝不会来公司了,谁爱来谁来吧。

E

理论上我去上班了,但又没完全上班

李航,25岁,程序员

我住在昌平,离这次疫情的中心其实比较远。公司没通知居家办公,同事今天也基本都到岗了。

但到了公司我才发现,不知道为什么健康宝弹窗了,不能进公司,公司物业让我去做核酸,核酸阴性才能进。

我问物业:“昨天的核酸行么?”我前天做过一次核酸,昨天出的结果。

物业说不行,我就转头去核酸采集点去做核酸。核酸采集点看我的健康宝弹窗,告诉我弹窗了他们那里做不了。

“天选打工人”的上班第一天

我问核酸采集点:“昨天的核酸行么?”核酸采集点说不行,我只能又联系居委会,打车回家附近做核酸。

做完核酸已经是中午了,北京健康宝每天零点更新,我只能先回家等。早上去公司虽然没进去,但是我在门口打了卡,所以理论上我去上班了,但又没完全上班。

节后第一天上班工作还是挺多的,好多同事找我找不到。其实也不是完全找不到,但公司内网给我的权限到期了,我在家里什么也干不了,唯一能做的是告诉他们我在家很安全,明天应该就能去公司了。

我今天就相当于早上去打了个卡,被迫回来接着放假,这应该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吧。

其实我也想过这种生活,间歇性不想工作。今天听望京的朋友说他们50%人员到岗,他因为弹窗居家办公。我也想居家,但我不想办公。

朋友劝我,这时候还有工作就不错了。想想也是,行业动荡、疫情影响,大家都难,还有活干就不错。微博有人开玩笑说今天还能上班的都是“天选打工人”,以后会一辈子打工。从最近半年这波互联网裁员来看,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能安安稳稳打一辈子工就很不错了吧。

所以虽然嘴上说着不想工作,今晚0点还是得守着健康宝更新,明天正常去上班。

F

被弹窗挡在公司楼下后,怒做两次核酸

文玥,22岁,金融从业者

我住在朝阳双桥这边,公司在建国门,离最近的管控区建外SOHO也就两三公里的样子。原本五一假期的时候,公司就通知了我居家办公——我的工作居家没法做,其实就相当于带薪休假,但是今天早上公司临时有事儿,又把我叫了过去。

双桥地铁站已经封停了,我只好骑车去6号线常营站坐地铁,然后再转两趟车到公司。可能因为很多人都居家办公了,我出门的时候路边的共享单车还有很多。出门前我还专门看了眼我的健康宝,昨天做的核酸刚出结果,阴性,没问题,但我忘了看“本人健康码自查询”。

等到我到公司楼下扫码的时候,就出问题了,手机发出了警报声。那个声音很大,有点像是急促的警铃声,即便你手机是静音也还会响。

我当时还有点不相信,就还想再扫一下试一试,最后才发现我的健康宝弹窗了——因为北京要求“三天三检”我漏了一次。

远远地,我就看见大楼的保安神情慌张地跑了过来,挡在大楼入口处,生怕我混进去的样子。我没办法,只能再坐地铁回家,一来一回花了快3个小时,回到家都快2点了。

骑车回家的路上,我看见路旁有社区在做核酸检测,排队的人不多,我就跟着做了一次;到小区楼下,又做了一遍核酸。现在做核酸的人这么多,万一核酸结果出得慢,明天我还是没法到公司,做两次保险点,总不能明天都不出结果吧?

(上述被访者均为化名)

# 上班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后参与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