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分享

马斯克活在旧互联网时代?

这个是认证

字母榜

2022-04-21 18:00

38076 0 0

马斯克活在旧互联网时代?

马斯克购买推特的计划在继续推进。近日传出消息,马斯克计划于10天内对推特发起收购,资金仍在筹措中,他本人愿意出资100亿-150亿美元。

继成为推特最大个人股东的消息后,4月14日,马斯克提出以430亿美元全资收购推特,希望将其变成一个言论自由的平台,“有一个包容自由言论的舞台非常重要,而推特已经成为事实上的城市广场。”

马斯克活在旧互联网时代?

马斯克

要先清除机器人虚拟账号、允许发布长推文、采用更谨慎的封号机制……在随后的TED访谈中,马斯克表现出改造推特的强烈决心,还不忘趁机讽刺扎克伯格对Meta的管控,“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到了扎克伯格十四世都还能传下去。”末了补一句,“推特不会有这种情况。”

不久前,马斯克还声称不会收购推特,“它是我痛苦的来源,每个人都会把所有问题归咎于我。”不过如今马斯克又表示,为了人类文明的未来,他必须这么做。

但另一边,收购展开得并不顺利。推特针对野蛮人马斯克推出了“毒丸计划”,一旦马斯克持股超15%,其他股东就能用折扣价额外购入股份,以此抬高马斯克的购股成本。收购遇到抵抗后,马斯克放话:“如果收购成功,董事会的薪水将会是0,这样一年可以剩下300万美元。”

马斯克是世界首富没错,只是他和特斯拉等公司的财富高度绑定,即使他自信完全负担得起,现金流是否充足仍然会引起外界疑虑。私募巨头阿波罗(Apollo Global Management)也前来凑趣,称可能将为马斯克等买家提供债务支持。

对于马斯克的收购,Wedbush Securities 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Daniel Ives)表示乐观:“任何其他竞标者都很难出现,推特董事会可能会被迫接受这一竞标。”

也有不看好的。到了这份上,收购推特涉及的已经不是某一家公司的命运,还会影响到未来全球社交媒体的格局,这让一部分人感到担忧。《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马克斯·布特( Max Boot )表示:“如果伊隆·马斯克收购 推特 ,对社会和政治的影响让我感到恐惧。”

马斯克活在旧互联网时代?

社交新闻平台Reddit前CEO黄易山则分析称:“如果伊隆·马斯克收购 推特,他将被卷入一个痛苦的世界。”因为他并不清楚内容审核和言论自由意味着什么。马斯克将被迫审查推文,不是因为政治压力,也不是因为用户,而是这是社交网络本身发生的动态变化。

黄易山还认为,马斯克若执意收购推特,不仅不会解决任何问题,还会分走他在Space X和特斯拉上的精力和时间。

以下为黄易山在推特上发表的长文,经字母榜编辑整理:

我被问过许多次,对马斯克收购推特这事怎么看。好吧,现在我就来谈谈我的看法。假设马斯克成功将推特私有化,他将被卷进一个痛苦的世界。而这点,他还没意识到。

大约在Web1到Web2的时代,也就是90年代末到2005年间,互联网有一种源于美国的、非常强大的言论自由文化,甚至可以打破宗教保守派禁止色情的权威和束缚。

马斯克活在旧互联网时代?

如今的很多老一辈科技领袖,像马斯克、马克·安德里森(Marc Andreessen),基本都是在那种旧互联网的环境下长大的。对他们来说,互联网代表自由、代表新的领域,是人类精神的绽放,也是一种巨大的乐观,他们相信,技术可以创造一个新的人类黄金时代,我对此也曾深信不疑。

直到我开始运营Reddit。

Reddit赶在“旧互联网”的最后几年诞生,着手运营几年之后,我发现旧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了。不是因为新兴的平台扼杀了它,而是互联网上涌进了太多人,这衍生了新问题。

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人们可以随意发布任何东西。互联网不再是可供人们寻求自由的前卫之地,而是整个世界力争主导的战场,每一场文化战争都会在上面进行,每一方都在试图剥夺另一方的话语权。

我身边所有左翼的朋友都确信,社交媒体平台支持白人至上主义和厌恶女性的父权制,他们有大量的证据支撑他们的观点。比如,很多时候,平台对他们说过的一些话做了并不公平的判定,却让另一方行为更加恶劣的用户逃过审查,这样的例子很多。

而我所有的中立偏右的朋友也同样相信,社交媒体平台支持与他们观点相反的另一方。他们双方都认为这个平台的制度对他们有偏见,提出类似"所有的高管和董事会成员都是男性"、"硅谷的员工是压倒性的左翼"之类的极端结论。

说到这,我必须揭示脸书、推特、Reddit那样的大型平台普遍存在的制度偏见。

这些硅谷巨头们热衷编写有趣的东西,而非追着用户,管理和监督他们的不良行为。他们希望用户不要再为愚蠢的事情争吵,不要再制造麻烦,这样他们就可以花时间推出更多的功能,而不用去裁决那些愚蠢琐碎的争执。

社交平台不关心政治。脸书的用户群在不同时期都有左倾的,右倾的,Reddit和推特也是,他们并不在乎这些。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是因为右翼的立场被处理的。

他们在乎钱,但更希望用户能闭嘴,保持礼貌。但这是不可能的,创意和想法天生就强大而危险,因为人类的可变性和行为是无限的。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他们不得不假装公平,设置一些成规矩的原则。这并不是因为某些想法是好的或坏的,或正确的或错误的,这纯粹是人们在数字平台上意见不一而产生的运营问题。被审查的不是话题,而是行为。这是社交网络本身出现的动态变化。

我觉得,对待非主流的想法,最佳解决方式不是审查它们,而是允许讨论更好的想法。但运营一个大型社交网络往往会迫使你背道而驰。

举个例子。实验室泄露理论,曾在之前某个时期被审查,不是因为它本身有错,而是它可以被模仿而成为现实。把“实验室泄露理论”替换成任何你认为被不公平审查的话题,它被审查的原因绝不是因为那个话题的内容本身。

运营平台不能什么都不做。所以社交媒体平台们花费了大量时间阻止我们在网上的战争。

这点上,我认为,推特联合创始人、前CEO杰克·多西做得很好。他是一位成熟的高管,他领导的最后几年是推特历史上最好的几年。

马斯克活在旧互联网时代?

杰克·多西

但杰克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他有一套疯狂的冥想程序,每天只吃一顿饭,然后继续进行精神静修,这是有原因的。因为这需要一种非人的精神状态才能运行这样的东西,这可能是职务给他留下的精神创伤。

马斯克和杰克的情况不一样。马斯克很晚才接触到互联网,更早之前,他都一直忙于做更实际的事情,比如造电动车和可以重复使用的火箭,以及游走于女歌手或女演员之间。他不清楚2004年以来互联网文化到底发生了什么。

马斯克是一个关注度很高的人物,任何时候推特做任何事情来解决一个问题,他都会被各方指责,即使他不是 CEO。

总之,这不是一份有趣的工作。马斯克接管推特,不仅不会解决问题,还会分散他在Space X和特斯拉上的时间和注意力,也会损害他的心理健康,这将是全人类的损失。我不认为马斯克应该这么做,他的时间是宝贵和有限的。

我非常反对审查制度。例如,我反对社交网络在疫情期间对每一个话题进行审查,我个人也因此受到了一些影响。在旧互联网的价值观上,我完全赞同马斯克。

但现在,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 马斯克
本文为凯迪网自媒体“凯迪号”作者上传发布,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凯迪网仅提供信息发布与储存服务。文章内容之真实性、准确性由用户自行辨别,凯迪网有权利对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内容进行相应处置。
举报
投喂支持
点赞
发表评论
本主题已被锁定,无法回复,敬请谅解
推荐阅读